第五十四集 ~ 龜︰我哋搵到申月兒喇!但係點解…
 
「求你,求你留低鳳初丫。」
 
我見住仙女佢想帶走鳳初,當然係唔捨得…
 
我同鳳初咁難先可以重逢,但係…
 
「放棄陳鳳初嘅係你,唔係我。」佢咁同我講。
 


我當場呆咗,因為我發覺自己再講咩都冇用,我只要同佢一比上…
 
我乜都唔係,我完全輸晒。
 
因為…
 
「曾經有一個女仔好欣賞一個男仔,仲決定咗呢一生呢一世都跟隨佢,要幫佢搵返佢呢位師姐,希望佢哋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而我…就係嗰個女仔。」
 
佢唔單止冇介意過鳳初心裡面有另一個女人,仲願意無私咁奉獻一生俾佢。
 


講到呢度,我真係…我真係…
 
好慚愧。
 
「我哋要走喇。」仙女講。
 
於是我,除咗眼定定望住佢帶走鳳初之外,根本冇嘢可以做。
 
「妹妹,你做乜唔出手啊?你係出手嘅話,我哋一定會幫手。」白波姐姐講。
 


其實除咗我覺得自己比唔上仙女之外,仲有另一樣嘢要我留喺度…
 
就係阿土同易面容,喺呢幾日裡面,我已經認定咗佢哋係我朋友…
 
對鳳初嘅係愛,對佢哋呢兩位朋友嘅…
 
就係義,我應承過佢哋嚟呢度幫佢哋救申月兒…
 
所以我如果走咗,我諗白波姐姐亦會跟住我走…
 
到時候,我就會言而無信,對唔住佢哋兩個…
 
我望住佢哋兩個嘅眼神,我過唔到自己嗰關,所以最後…
 
我決定留低。


 
心裡面雖然知道同鳳初再喺埋一齊嘅機會渺茫…
 
但係我仍然有寄盼再同佢重逢嘅一日…
 
可能呢個就係我倔強嘅性格…
 
「出發!救申月兒啦!」我含住包眼淚講。
 
阿土同易面容都顯得一面尷尬,似係當咗我係因為佢哋而留低咁…
 
白波姐姐就戥我唔抵,所以行埋我度安慰我…
 
「原來你哋係去救雙面神偷申月兒呀?佢都竟然要你哋去救?」諸葛象咁講。
 


「其實我哋都唔知發生咩事,只係月兒佢唔見咗,又有小鬼同我哋講話月兒佢俾陸羽石困咗喺度,而我哋兩個又去質問過陸羽石,佢要我哋攞錢嚟贖月兒,唔係就…就…」阿土講。
 
「就將佢姦完再姦。」易面容講。
 
「嘩,玩咁大?」諸葛象講。
 
(吱吱…) 突然有D聲音。
 
「邊個?」白波姐姐大嗌,同時立即一個火標指,射咗條小火去聲音方向。
 
(蓬 ~) 小火好似被同化咗咁。
 
喺我哋面前,而家出現咗隻…
 
「火焰彌猴?」諸葛象講。


 
但係唔知點解,隻火焰彌猴好似好驚咁…
 
「火焰彌猴,你做乜咁驚啊?」阿土問。
 
隻火焰彌猴望來望去,之後好似唔敢唔講咁,用把猴子聲講俾我哋聽︰
 
「頭先啱啱離開嗰位高手,佢就連守護屬龍石壁嘅火狂龍都殺咗,我仲邊敢出嚟獻醜,頭先你哋打鬥我都睇到,你哋是但一個都夠我打,何況而家咁多個,我真係唔敢啊,請饒小猴我一命,好嗎?」
 
其實又的而且確係,唔知佢哋幾個實力就話啫,知道嘅又點會得罪佢哋…
 
佢哋四個高手真係唔係人咁款。
 
「咁我哋上去啦。」易面容講。
 


我哋一齊行上第六層,就連諸葛象都冇走到…
 
我估佢係想攞呢層條鎖匙同埋睇吓申月兒點解會被捉…
 
而白波姐姐就好小心,雖然一直跟住大家行,不過就同時一直望住火焰彌猴…
 
似乎係驚佢有詐咁,不過事實証明,呢隻火焰彌猴的確只係驚咗佢哋。
 
我哋好快就行到去第六層。
 

 
「畫廊?」諸葛象一嚟到第六層就大嗌。
 
「唔單止,仲廢墟…」阿土講。
 
「同埋黑洞?」白波姐姐講。
 
呢度好奇怪,我哋又一個天窗型嘅出口出咗嚟,係呢層嘅地下…
 
眼前係一個好華麗嘅西式…丫唔係…中式畫都有嘅一個畫廊…
 
右邊手背後係一個只係見到灰色嘅廢墟…
 
左邊手背後係一個完全漆黑一片,乜都睇唔到嘅空間。
 
「咁而家走邊度啊?」阿土問。
 
「一個灰,一個黑,梗係先去畫廊睇睇畫啦。」諸葛象回應。
 
「睇唔係唔得,但係我諗你叫定五虎出嚟都得喇。」白波姐姐講。
 
「叫五虎得,但係唔好亂嚟,周白波你都小心D,唔好郁D就放火,唔知人哋乜頭乜路,一陣燒返自己就弊。」易面容講。
 
「使你教?」姐姐回應。
 
之後我哋一齊行入畫廊…
 
「人像畫?」我見到開頭幾張都係人嘅頭像畫。
 
「咪行住。」姐姐出聲。
 
「做咩事?」阿土問。
 
「我都係覺得燒咗D畫會好D。」姐姐回應。
 
「你哋覺得呢?」易面容問。
 
阿土同諸葛象喺度諗諗,之後回應︰
 
「唔好,術裡面其中一科係以火召喚靈魂,如果D畫係咁,我哋會捉虫。」
 
「無錯,仲驚會引發連鎖反應,全部召喚晒就弊。」
 
「就係喇,呢層應該五行齊全,到時候即時打贏,我哋都肯定會受唔少傷,我怕最後救唔到月兒,仲俾其他所謂正派人仕嚟到突襲就弊。」易面容講。
 
不過…
 
「丫!你做咩啊?」阿土突然大叫。
 
原來姐姐冇理佢哋,一早隻手就著咗火,仲點著咗第一幅畫…
 
問題係…
 
D畫真係好似佢哋咁講,會召喚畫魂,仲有連鎖反應…
 
而家一次過出現咗十隻妖怪…
 
我俾返D名佢哋先,包括︰
 
爛肉老人 — 全身腐爛,頭髮稀疏,但係長到落地下,個樣就鹹濕猥瑣﹔
無眼珠人 — 對眼淨係得返個眶,冇眼珠,口裡面冇牙,淨係得個黑洞﹔
尖面人 — 成個人好似俾人兩邊夾匾咁,個鼻有我成塊面長,尖削到令人心寒﹔
闊面人 — 成個人好似俾人上下壓匾咁,矮得嚟嗰種奇形怪狀好恐怖﹔
三手人 — 個樣同身體都正常,係腦後面凸出咗第三隻手出嚟﹔
曲尺人 — 寒起個背,兩隻手好似曲尺咁插咗入地裡面﹔
藏獒人 — 人頭狗身,身型龐大,非常怪異﹔
百足人 — 人頭人身,但係有過百隻腳,好嘔心﹔
進步人 — 佢八尺光頭,頸長一闊步﹔
血口人 — 血盤巨口,滿佈利齒,佢唔向我擘大口,我仲以為佢係正常。
 
「哈!擘大口丫拿,食火屎啦!」白波姐姐隨手掟咗D火頭入去血口人個口。
 
其實佢哋本來個頭像都淨係得個頭,喺畫嘅角度,十個都係正常人…
 
但係估唔到佢哋真身咁恐怖,比起阿土同易面容,佢哋真係過之而無不及…
 
我就連掂佢哋都唔夠膽,太核突喇!
 
「周白波,你攪咩啊?佢哋好核突啊!死啦,藏獒!」阿土嗌。
 
阿土佢一舊土化巨石掉埋去藏獒人度。
 
「你咪又係同類!柒都有火!燒你條死百足!」姐姐回應。
 
白波姐姐兩臂著火,一連六七個火球掉埋去百足人度。
 
「做乜嘢要放十隻怪出嚟啊?你冇理由唔知嫁!死啦,光頭佬!」易面容講。
 
易面容佢一連十幾吓鬼影手刀斬埋去進步人條頸度。
 
「你哋講嘅嘢我都知,仲諗好晒,我睇過晒環境,呢波最多就係十隻,如果而家唔先打,一陣再打就仲弊,可能加埋下一波打,到時候可能一次過打二三十隻。打你個耙丫!整污糟老娘條裙?死啦,爛肉老嘢!」姐姐再講。
 
姐姐佢見條裙污糟咗,順勢嚟招「火辣紅衣」,突然,佢變成…
 
前面DEEP V,後面大露背,大脾開叉開到上蘿友…
 
剎那間,全場十四個男人全部鼻血長流,噴射咁噴出嚟…
 
我冇講錯,你冇聽錯,十四個男人包括︰
 
十隻妖怪男,易面容,錢阿土,諸葛象,仲有一個係「黃忠」。
 
「呢次含銀喇!老黃忠失血過多啊!」諸葛象突然大嗌。
 
「哼!」姐姐。
「我覺得你睇返你自己好D,你都仲流緊鼻血呀,諸葛象。」阿土。
「呢D時候就放D後生D嘅出嚟啦!」易面容。
「你歧視老人家呀?你遲早都會老嫁!」爛肉老人。
「老嘢就死開D啦,阻住晒個畫面。」曲尺人。
「咪臭係!」三手人。
「你隻手做乜?」藏獒人。
「咪同我D腳想做嘅嘢一樣,摸索女囉。」百足人。
「好在我夠高,風景無限美,正啊!」進步人。
「我睇唔到。」無眼珠人。
「咁你學咩人流鼻血呀?」尖面人。
「你就好啦,個鼻窿咁細。我個鼻好闊呀,呢次死得。」闊面人。
[email protected]#$%^$!#^&@」血口人俾姐姐燒完,講唔到嘢,但係似乎係講緊粗口。
 
佢哋亂晒龍,所以我就唔好意思咁…
 
出招喇!
 
「沈魚,落雁,閉月,收花收花再收花…」
 
佢哋嘅下場同之前隻「農夫」一樣。
 
估唔到我咁痕,十爪十個男人器官。
 
「阿妹,做得好!」姐姐讚我。
 
易面容,阿土,諸葛象,就連暈咗嘅老黃忠都用手噤住下部。
 
而家十隻妖怪死晒,而易面容都忍唔住口問我︰
 
「陸小姐,估唔到你咁痕,十舊嘢咁核突你都夠膽爪。」
 
「車,講真,呢十舊嘢仲好樣過佢哋個樣。」我回應。
 
「有道理,我BUY你。」姐姐再講。
 
「「BYE你」係咩意思啊?姐姐你唔想再見到我?」我問。
 
雖然我本來住喺山區,但係HI同BYE我係識嫁,有時會聽到西施嬸嬸講。
 
「唔係,即係我贊同你嘅做法。」姐姐回應。
 
「佢根本就係周白波二號,你點會唔贊同丫。」諸葛象收起老黃忠再慢慢起身。
 
我望一望姐姐件衫,原來又遮返晒所有重要部位,真係彈性。
 
「妹妹,教你一樣嘢,女性要善用自己長處啊。」
 
「哦,呢招我嬸嬸有教。」
 
「估唔到你屋企仲有個同我所見略同嘅英雄噃。」
 
之後我哋就諗住去打第二波畫…
 
但係突然…
 
我哋只係行咗唔夠數十步,轉咗個彎…
 
就喺我哋前面出現咗…
 
另一個對手!?
 
「月…月兒?」
「小…小月?」
「申月兒?」
「雙面神偷?」
 
我見到一個母夜叉咁款嘅人,白髮長長,恐怖鬼面,太可怕喇…
 
根本完全唔係想像中嘅申月兒,我仲感覺到一份好強嘅殺氣。
 
(待續)

下集預告︰
 
師父,我去山下買嘢,順便有打探一吓七彩嘅動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