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集 ~ 雞︰點解七彩嗰邊咁多高手嫁,大鑊喇!
 
「我哋夠有火鳳派後人,又有西斜余二十,驚咩啊?就去博一博啦!」
 
上一次嘅討論之後,我哋幾個決定咗一齊去「七彩武林大會」…
 
為嘅就係要到時打敗朱謀秉,令佢喺眾目睽睽,各派壓力之下…
 
交出解救師姐嘅方法。
 


雖然我哋明知當日會有好多高手到場,但係我哋嘅目標就只有一個…
 
打敗朱謀秉,逼到佢交出解救方法就夠。
 
「係呢,其實點解會有個咁嘅比拼聚會?」二哥問。
 
「你哋都後生,唔知嫁喇,等我講啦。虹﹑鏟﹑皇﹑錄﹑清﹑蘭﹑子,呢七個所謂嘅名門正派早兩三代的確係幾正氣吓,七個門派都各有所長,各自以看家本領立足道術界,捉邪殺鬼斬妖除魔都做得好好。但係即使只係殺吓妖魔鬼怪,佢哋都認為殺戮太多,對自己,對人哋,對後人都唔係一件好事,所以其他六派都決定借當時嘅錄欽城城主陸海空嘅家傳捉妖塔,七重妖塔嚟困住D被佢哋捉咗嘅妖魔鬼怪,而陸海空當時亦應承咗。妖怪越捉就越多,本來都冇乜問題,但係去到第二代之後,D二代開始互相猜忌,尤其係虹霞門同清明寺嘅人,佢哋都認定咗陸海空有利用七重妖塔D妖怪幫自己做事,開始唔相信佢,所以之後都冇再俾妖怪入七重妖塔,甚至逼使陸海空交還所有妖怪,但係根本瘋狂黐線,你俾我做陸海空我都唔會咁做,而陸海空當時冇辦法底下,唯有開出一個日期,只要到時邊個贏咗,七重妖塔就屬於佢,所以先有呢個聚會…」
 
醫神佢解釋得好詳細,我哋都好用心去聽,之後佢仲繼續講︰
 


「陸海空真係正派之仕,佢驚有人會想利用七重妖塔,同時,佢始終認為邪不能勝正,只要係最終贏咗嘅人攞到,對七重妖塔同人世間都應該係最安全嘅,所以佢咁樣決定,之後嘅日子佢仲好用心咁訓練佢個仔,陸羽石。」
 
「陸羽石…貪財好色。」十九哥突然咁講。
 
「阿哥,你知道D咩啊?」二哥問。
 
「聽賣餸D人講,D小朋友都識得唱嫁…」
 
「點唱啊?」
 


「錄欽城,陸羽石,貪財又好色,個樣又招積,用七重妖塔,練屍練招式,心腸歹毒仲未夠,行為行徑似禽獸…eee…之後係咩我唔記得嚧。」
 
「就咁聽落去,似係有人惡意利用小朋友中傷陸羽石多D噃。」二哥講。
 
「你果然係有經歷嘅人,一聽就知,冇錯,最少我都係咁認為。雖然D人咁唱衰佢,但係佢面對嘅方式同我一樣,一於好少理,清者自清,睬佢哋都傻,由得佢哋講,而佢自己,就每日練功,我對上一次見佢,已經係大約兩三年前嗰陣,其他嘢我唔知,但係講內勁同靈力,計到而家嘅話,我相信佢應該比起你同你都更加強。」
 
醫神所講嘅兩個「你」,係鳳光大哥同余二哥,佢搭住佢哋兩個膊頭講。
 
大家講完有關「七彩武林大會」嘅嘢之後…
 
大哥開始咗駁手手術,要襯呢段時間多D休息…
 
而我就同二哥去再練練《伏魔劍十九式》…
 



 
練咗兩三日之後嘅一個朝早…
 
「嘩,三弟你後生,精力都好D,雖然我以前都係高手,但而家成三十歲人,體力真係開始滑落啊,我休息吓先。」
 
二哥練到攰攰地就行埋咗一邊,而我就繼續領悟呢套劍法。
 
「有咩方法可以令呢套伏魔劍法再勁D呢?」我自言自語。
 
「請神咪得囉。」金玉麟,即係我把金劍回應我,佢一直陪住我練劍。
 
「但係咩神啱用呢套劍法啊?」
 
「伏魔劍式,梗係要伏魔大師啦!Eee…有邊D架?」
 


「鍾…鍾馗?」
 
「咪試吓囉。」
 
我一聽完立即就試…
 
「好!天靈靈,地靈靈,請驅魔帝君,鍾馗大師上來。」
 
鍾馗其實我早喺練習召神術嗰陣已經好熟,所以召喚佢真係話咁易…
 
但係要神仙配合,人類自己本身身體狀態好更要,雖然力量強好多…
 
但係消耗會好快同好大,所以之前傷殘嘅我根本冇可能咁做…
 
不過而家就唔同,而家就配合鍾馗大師嚟練練《伏魔劍十九式》啦。


 
「嘩,三弟好勁啊,睇嚟我哋要打敗朱謀秉好有希望喇。」二哥講。
 
「但係…」十九哥行到二哥旁邊,之後佢哋做咩我都冇理嚧,專心練劍。
 
不過其實…
 
我另一邊係留意緊師姐,佢好乖,淨係喺旁邊同醫神食緊嘢…
 
所以我都可以安心練劍。
 

 
點知練咗冇耐之後…
 


「喂!大件事啊!」靈兒去完山下買嘢之後,一返嚟就大叫。
 
「咩事啊?」醫神問。
 
「師父,我去山下買嘢,順便有打探一吓七彩嘅動態…」
 
「咦,死喇!」
 
「醫神你又咩事啊?」鳳光大哥原來都俾靈兒嘅聲音引咗出嚟。
 
「我唔記得咗樣嘢,你哋要參加七彩嘅聚會,必須係七彩嘅人先得。」
 
「咁有咩方法啊?」二哥問。
 
「Eee…虹﹑鏟﹑皇﹑錄﹑清﹑蘭﹑子,七個門派,虹霞門有自己弟子,自己本身又陰險奸詐,幫不得﹔鏟家自命清高,自視過高,一門金刀後人,唔可能會要我哋幫手﹔皇即係朱謀秉,又唔得啦﹔陸羽石份人好硬頸,雖然佢要贏,但係肯定係想用自己實力去贏,唔易氹得掂佢﹔清林寺要和尚,我諗大家咁多頭髮肯定唔捨得﹔蘭花山莊莊主係一個好選擇,不過我同佢冇乜交情﹔剩返就係子水樓樓主劉紫千,呢個人好紳士,同我有D交情,不如就搵佢試試啦。」醫神一輪嘴咁講。
 
「點解我覺得你講咁多嘢都只係想介紹你識得劉紫千嘅?」我問。
 
「呵呵呵。呢度我幫吓你哋攪掂啦,靈兒講返你打探嘅嘢先。」
 
「係,師父!其實咁嘅,佢哋七個門派好多都已經開始準備,虹霞門原來早兩代嘅人都仲未死,即係洪連夏嘅師父﹑師公同師伯,三條舊友都會當日到場…」
 
「嘩,洪連夏自己冇六十都有四五十歲,佢師父要傳位,起碼大佢四五十年,咁佢師公咪成百幾歲?」我問。
 
「又唔係噃,聽講佢師公好細個就繼承掌門,但係二十歲就潛心修練,傳位俾佢師父,佢師父亦都大約二三十歲就傳位俾佢,點解就唔知喇,佢哋嗰度,洪連夏係做得最耐嘅掌門。」
 
「咁樣,佢師公應該有八九十歲,練咁多年,唔通真係高人中嘅高人?」二哥問。
 
「唔知,但係我都覺得佢唔會咁易對付。至於金家嗰邊,金產家金刀傳人D前人早就死晒喇,不過繼承人金產權手金刀,聽講好似去到另一個境界,好似好犀利咁。」靈兒繼續講。
 
「咁其他嗰D呢?」大哥問。
 
「「皇」同「錄」唔講住,賣個關子先。清林寺清明大師嗰邊呢,本來佢就一直冇傳過位,自己都幾十年歲,功力有返咁上下,但係聽講近年佢嘅寺廟仲出咗個唔錯嘅徒弟,淨係講武力,佢試過一個人打走一幫黑幫攪事份子,真係唔係小嘢。至於仲有一個…師父嘅朋友,劉紫千樓主,佢…就係唯一一個乜都冇做過嘅一派之主囉。」
 
「吓!?咁吊詭,呵呵呵。」醫神仲好意思笑。
 
「咁「皇」同「錄」點啊?靈兒,你講埋先丫。」大哥講。
 
「佢哋兩派就勁喇,皇族後裔朱謀秉佢拉攏咗鐵扇神臂車魯毛﹑鬼頭佗後人鬼頭仔,仲有西斜余二十幫手啊!」
 
「西斜余二十,本來係我,而家即係講緊打殘咗我,取代咗我嘅未來嗰個我…」
 
二哥自言自語,而我就有所疑問︰
 
「車魯毛唔係邪派衰人咩?點解可以加入去幫手?」
 
「你估做戲咩?佢哋七派冇呢D規矩,拉攏到高手都算係自己實力之一,所以係可以咁做嫁。」醫神回應。
 
「咁唔公平都有嘅?咁…靈兒,不如你講埋「錄」嗰邊又點先丫。」大哥講。
 
「你話朱謀秉嗰班人已經夠唔公平嘅話,可能陸羽石仲嚇到你啊,佢竟然請咗…
八扇其中五扇…
變臉大師易面容﹑
雙面神偷申月兒﹑
鬼相怪物錢阿土﹑
煽風點火周白波﹑
羽扇綸巾諸葛象,
聽講仲有一個女子高手添,呢班人都已經應承咗幫佢手。」
 
「嘩,黐線嫁!」我大嗌。
「根本發癲!」二哥。
「真係有D離譜。」大哥。
「我﹑你﹑佢﹑細佬﹑醫生﹑劉紫千﹑靈兒妹妹,仲有隻狗,我哋唔係仲黐線同發癲咩?」十九哥。
「…」靈兒。
「汪~」師姐。
「呵呵呵。」醫神。
 
 (待續)
 
下集預告︰
 
我記憶裡面嘅師姐,喺比而家更早嘅時間已經俾南龍父子殺咗…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