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集 ~ 龜︰三個男人,我就只在乎佢。
 
「方家呢度件事留返俾我講丫。」
 
上集我同鳳初講過呢句,之後佢就讓返呢段情節俾我講。
 
咁好啦,而家就講吓方家呢邊先啦。
 
我離開咗七重妖塔之後,同幾位高手講聲再見就返咗去方家…
 


返到去之後,分別見過「低域」同西施嬸嬸…
 
講咗幾句我就走返去訓咗嚧。
 
點知第二朝一早起身,行到去後花園,見到僕人大嬸,佢就同我講︰
 
「…夫人佢…唔見咗人嚧。」
 
於是乎我咪試吓周圍搵吓睇吓咁囉…
 


我發現咗大宅裡面嘅一個拜神偏廳…
 
我諗住無事得閒拜吓神啦,點知俾我發現咗地板原來係有暗格嘅…
 
我仲喺嗰度搵到…
 
「方夫人!?發生咩事啊?」
 
佢睇嚟好虛弱,仲好似好驚咁…
 


而見到我嘅佢,流完一殼眼淚就講︰
 
「低…低域,佢…佢強姦咗我啊,佢…佢黐咗線啊!」
 
我一時之間完全成個腦都空白,根本唔知點回應佢好…
 
因為我根本唔知點相信我眼前嘅所見,更加唔知點相信佢所講嘅嘢…
 
一切都嚟得太突然喇!
 
我淨係同佢鬆綁,而佢就周圍望,好似好驚咁。
 
我帶咗佢返上嚟,就喺神像面前同佢講嘢︰
 
「方夫人,究竟發生咩事啊?」


 
「低…低域,佢…佢強姦咗我,佢…佢黐咗線…」
 
基本上,佢又係重覆返頭先嗰句,仲不斷咁重覆咗好多次添。
 
我見佢咁,都冇辦法唔信佢所講,唯有先帶佢離開呢度,去一個安全嘅地方…
 
我下意識帶咗方夫人向住我以前住嘅地方行去,仲嚟到一個樹林。
 
我見應該都差唔多,呢度附近都冇乜人,於是乎我哋停低落嚟,我就同佢講︰
 
「方夫人,你冷靜D先,呢度安全嫁喇,你講清楚發生咩事先。」
 
「係…係,低…低域佢強姦咗我,佢黐咗線。」
 


「咁佢…做乜要強姦你啊?」
 
我冇辦法都要咁問,唔引導佢,佢根本就只有重覆。
 
「佢黐咗線。」
 
「咁佢點解黐咗線啊?」
 
「佢強姦咗我。」
 
唉 ~ 睇嚟我要再諗諗點樣問好D先…
 
「低域佢係咪發生咗D咩事啊?有妖怪上咗佢身?定係你哋之間仲有D咩係我唔知嫁?」
 
「佢…佢黐咗線。應該你講得啱…佢…佢係有妖怪上身,唔係冇理由連自己親生媽媽都…都強…強姦…」


 
「咩話!?親生媽媽!?冇…冇理由嫁…佢…低域佢話你唔係佢親生媽媽嚟嫁喎,仲話…你叫蔣盈,係大戶人家嘅女,佢細個嗰陣,你已經成年,但係佢對你一見鍾情…仲話方老爺佢唔係真心鍾意你…佢話…只要日日偷睇到你都已經好開心嫁喎。」
 
我諗到呢度,身體都突然打咗個冷震,種感覺好陰寒咁…
 
所有事情而家就好似話俾我聽,「低域」一直講大話呃我,佢好恐怖啊。
 
而喺我面前嘅方夫人而家就呆咗…
 
好似唔知係唔信我所講,定唔敢信我所講嘅咁。
 
我對佢及咗吓頭,表示一齊都係我真確聽過「低域」講。
 
「係…係妖怪!」佢將一切都訴諸妖魔鬼怪嘅。
 


而我反而係覺得…
 
「低域」佢係真黐線,神經病,根本佢自己就係一隻惡魔。
 
(嚓 ~ 嚓 ~)
 
「邊個?」我聽到我哋背後有人踩到地上面枯葉嘅聲,所以立即轉身。
 
「唔使緊張,係我。我係清明大師大徒弟,我叫自慧。」
 
「自…自慧大師?你唔係清明大師咩?」方夫人問。
 
「係你哋一直話我係喳嘛,加上上一次面對住變臉大師易面容,我冇辦法唔扮住師父先。」自慧大師回應。
 
「唔係出家人唔講大話嫁咩?」我問。
 
「講呢句嘅本來就講緊大話啦。唔講大話嘅人,根本就唔使同你講佢係唔講大話嘅。如果講大話唔係傷害人嘅話,又怕咩講啫?哈哈哈。」
 
「咁你跟住我哋係想點啊?」我再問。
 
「我唔係淨係跟住你哋,而係我一直都有留意方家嘅人。」
 
「留意我哋?」方夫人問。
 
「冇錯,正確D嚟講應該話我學緊感應氣牆,所以先留意你哋。」
 
「感應氣牆!?」我好疑惑。
 
因為以我所知,我自從有咗鳳初嘅靈力之後…
 
感應人類同妖魔鬼怪嘅氣牆,都好似係好自然嘅事,乜要練習嫁咩?
 
「你個樣好似話俾我聽我呃你咁,哈哈哈,咁嘅,我感應到你氣牆,你係火屬性派別嘅道人呱,啱嗎?」大師講。
 
我及咗吓頭回應。
 
之後佢再講︰
 
「你咁嘅樣,即係你應該唔知感應力係要練習,或者你係冇錯嘅,妖魔鬼怪精屍人靈等等,當中妖有妖氣,人﹑鬼﹑精﹑靈有靈氣,屍勉強亦都有屍氣可以感應,但係魔同怪嘅氣牆係好唔同嫁,我要練習嘅就係感應佢哋。」
 
「咁…關我夫家咩事啊?」方夫人問。
 
「因為我喺練習途中,感應到你哋屋企嘅魔氣係附近區域之中最強最惡嘅,所以我曾經嘗試過接近你哋,不過之後因為變臉大師易面容同佢嘅妖法出現,攪到我仲以為係我自己練習未成熟,感應錯咗,令我離開咗你哋一段短時間,以致造成而家咁嘅慘況,雖然冇死人,但係始終係出現咗D令人唔開心嘅事丫。」
 
「你點知嫁?」我問。
 
「你睇吓方夫人而家個身咁樣,再睇過你咁樣帶佢嚟呢度,我即使唔知全部,都最少估到一二啦。」
 
我顯得尷尬。
 
而自慧大師就再向住我講︰
 
「方家出咗隻惡魔啊!魔,本來就係由人嘅邪氣衍生出嚟,方家有人已經邪氣蓋過人性喇,要打贏魔道,體力比靈力更加重要,不如我同你合作,一齊收拾佢啦!」
 
大師嘅意思就係收拾「低域」,而我就係想救返「低域」,所以我及頭回應佢。
 
之後,我哋三個人一齊返去方家大宅…
 

 
不過估唔到…
 
我哋一返到去就喺亭園度,就見到…
 
僕人大嬸死咗喺地下,仲滿頸鮮血,似係被野獸咬死嘅咁…
 
而當我哋想進一步入去大宅嗰陣…
 
「你哋返嚟喇?哈哈哈。」一個滿身血漿,滿口鮮血嘅「低域」行咗出嚟。
 
方夫人驚到縮咗喺我哋後面,而自慧大師立即衝上前一掌打埋去…
 
(爬 ~) 「低域」回敬咗一爪,大師就退返埋我哋度。
 
「呢次大鑊,方少爺魔氣好強,年青人,精力又旺盛,我怕我體力應付唔嚟。」
 
連大師都咁講,咁點算好呢?
 
「大師!要唔要我幫手?」我問。
 
「好!但係要小心D,唔好當佢係人喇,佢而家利牙就好似一隻豺狼一樣,雙爪就好似黑熊咁,俾佢爪中一吓或者咬中一啖就大鑊喇!」
 
「係!」
 
雖然話想幫手啫,但係面對而家咁款嘅「低域」,我真係唔真點出手好…
 
因為佢而家成隻人狼咁款。
 
「唔使顧慮太多!打得暈佢就打,就算有可能唔小心打死佢都要打,因為佢係唔會同你留情嫁!」大師係咁大嗌。
 
但係…
 
「你哋點解要咁對我啊?」低域突然變返好冷靜咁,變返佢正正常常嘅樣。
 
「龜匙,我同你講過嫁,你唔記得喇咩?我係鍾意方夫人嘅,你都知嫁,我承認,我係做咗錯事,一時之間性急咗,強姦咗佢…」
 
「廢話!死癲佬!唔小心強姦婦女!?唔小心用口咬死人?你呃鬼食豆腐啊!」
 
大師好嬲咁鬧佢,而我亦唔係細路哥,點會俾佢氹到,我只係覺得…
 
佢好恐怖,因為好明顯…
 
就連佢自己講出嚟都知道,根本冇人會相信呢堆廢話,我感覺到…
 
佢之所以咁講,係喺度取笑緊我,取笑我當初信任佢…
 
竟然相信佢講嘅故仔,相信佢係真心愛方夫人。
 
「哈哈哈!我知丫!信我都係白痴!」
 
佢一大嗌完就一吓衝埋我度…
 
而自慧大師亦都立即跟上,保護好我…
 
「魔道!睇我點打殘你啦!」
 
(爬 ~ 爬 ~)
 
「低域」打起上嚟並冇任何招數,但係每吓都勁力十足…
 
睇得出自慧大師佢唔頂得太多吓…
 
「蝦!」我見佢咁,唯有立即跟上幫手。
 
我哋三個打到有D混亂,我主要保護方夫人,而大師主要保護我…
 
「乜你哋兩個得幾多料咋?」
 
「伏魔金剛掌!」大師使出絕招。
 
「癲佬黑熊爪!」低域只係猛力一爪,個名就係我作嘅。
 
「降妖劈掛!」
 
「癲佬豺狼咬!」
 
而我又使出我嘅「美女四式」。
 
點知「低域」嘅體力太大喇,耐力又強,即使大師有打中佢幾吓…
 
但係佢個強壯嘅身體都可以抵擋得住,反而…
 
大師根本招架唔嚟佢嘅猛力攻擊…
 
佢左一吓「癲佬豺狼咬」,右一吓「癲佬黑熊爪」,而我哋更加估唔到嘅係…
 
佢竟然識得…
 
一招超越一般癲佬,近乎係妖術嘅絕招…
 
「狼牙癲奴!」
 
佢製造咗一個替身,由得自慧大師打中…
 
之後自己就從後以一招「狼牙」攻擊大師背脊…
 
(爬 ~) 而且佢真係擊中咗大師嘅要害,大師倒地…
 
而我就…
 
冇咗大師幫手,就只好俾佢一手抓住咗喉嚨…
 
不過佢冇直接傷害我,反而…
 
「有人嚟咗!」佢咁講。
 
話口未完…
 
(嘭 ~) 大門就俾人打開咗…
 
係西施嬸嬸同埋…
 
鳳初!?
 
「方夫人,方少爺咩事啊?做咩捉住我哋瑞基啊?」大嬸好驚咁問。
 
「…我都想知發生咩事啊?」方夫人回應。
 
而鳳初就乜都冇理,見到「低域」望咗去方夫人嗰邊,立即就…
 
「瑞基!」鳳初佢一聲大嗌就想衝嚟救我,但係…
 
我諗全場人都估唔到…
 
包括鳳初,包括癲咗嘅「低域」,仲包括埋我自己…
 
因為…
 
(嚓嚓 ~ 嚓嚓嚓 ~)
 
一連五吓刀影,將一個喺我身邊完整嘅「低域」…
 
迅間斬成五份,「低域」死去。
 
而呢個出手俾起鳳初更快嘅人係…
 
歐陽巨!?
 
佢冇出一句聲,只係擺咗個懶有型嘅甫士…
 
背住我哋側側地頭另過嚟望咗我一望…
 
之後就好似一陣風咁向另一個方向離開咗…
 
「吓!?條紫色光頭佬攪乜春啊?」西施嬸嬸先出聲。
 
「而家大家都安全就好喇。」自慧大師坐咗地度講。
 
「但係…但係…」方夫人雖然俾低域蝦過,但係佢依然有為「低域」傷心…
 
而我雖然唔知歐陽巨攪乜,不過總算有D想多謝佢…
 
當我見到死喺地上嘅「低域」,亦有D黯然神傷,佢始終係我第一個喜歡嘅人…
 
「無事就好喇。」鳳初講完,仲好似想另轉身就走。
 
雖然而家百感交集,但係我曾經講過,只要有機會,我係唔會再放棄鳳初…
 
所以…
 
「咪走住!」
 
「吓!?」鳳初另返轉頭望住我。
 
我抖咗一啖大氣,再講︰
 
「七彩武林大會,你知唔知係咩啊?」我問。
 
佢及頭回應我「知道」。
 
「你會唔會去啊?」我再問。
 
佢笑住咁及頭回應我「會」。
 
「你知唔知道規矩啊?」我再問。
 
佢再笑咗一吓,及頭表示「知道」。
 
「我,龜匙,陸瑞基,要同你,陳鳳初打賭,只要我喺當日打敗你,你呢一世都只可以愛慕我,保護我,直到永遠。」
 
佢笑咗一吓,及咗吓頭,再同我講︰
 
「如果你打真係敗咗我,咁仲使乜我保護你啊,不過點都好,我接受你嘅挑戰。」
 
 (待續)

下集預告︰
 
當年四劍平天下最後生嘅一個劍客,當時佢好似得十幾歲,各門各派得知有佢呢個少年奇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