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肥宅師兄遞過來的盒子,是一個很一般的盒子。
 
不過以金絲線來封起,實在使這個盒子帶出不平凡的感覺。
 
我看着這個盒子,心頭湧上了各動難以言喻的感覺,就似是有一股清泉即將要在乾旱之地湧出來。
 
「你也該是時候回去了。」
 
見到我已經收下了盒子,愛恩社長便這麼說道。
 


她現在的表情就似是已經把我需要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我,而接下來就是我自己的事情,她不會插手。
 
當這句話的話聲落下後,在我身後那屋子的門便打開。
 
愛恩社長沒有再說話,她開始享用着她的牛扒。
 
從她的行為舉止,我覺得即使我現在再向她提問甚麼,她也不會再理我了。
 
因為她認為我需要知道的,都已經知道。
 


就似老闆已經向員工解釋過工作程序,之後怎樣做就是員工自己的事情,老闆不會再理會。
 
我拿過盒子,站起來,向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道過謝後,便轉身離去,離開屋子。
 
在我踏出屋子前,肥宅師兄終於開口對我說話。
 
我不知道他是為我翻譯愛恩社長一大串莫名其妙的說話,還只是單純對我講話,他對我說:
 
「你有這樣的資質,所以你做得到。」
 


聽後我更是摸不着頭腦了。
 
取得盒子並離開了屋子後,那道門便關起來。
 
隨後見柳娘扶着思賢從山下來到山頂上,剛好和我碰過正着。
 
「那個,有見到智者大師嗎?」
 
才剛見面,柳娘便馬上向我問道,我道是想先問問看思賢的情況。
 
雖然他的情況有好轉,但還是不便行動。
 
可是,愛恩社長真的沒有錯,她就知道思賢會自動復原,所以沒有擔心過。
 
我把手中的盒子遞出了來,說:


 
「她說,答案就在裡邊。」
 
柳娘很是吃驚,可能她並沒有想到,拯救世界的方法就在這個小小的盒子之中。
 
思賢也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不過他是在吃驚甚麼。
 
「可以打開來看看嗎?」
 
「呃…可以吧。」
 
柳娘從我手上接過盒子,她把盒子放在手掌上,小心翼翼的解開打起結的金絲線,把盒子打開。
 
與此同時,思賢帶着擠出來的聲線,向我問道:
 


「不是吧…你,你真的見到智者大師?」
 
「嗯?她人不就在這裡邊嗎?」
 
我指了指身後屋子的那道門,並同時奇怪着思賢這位智者大師的守門人為何會這麼問道。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見過智者大師。」
 
「嗯!?」
 
「雖然我是智者大師的守門人,但這是世襲傳承下來,我們一族可以說從來沒有見過智者大師,我甚至懷疑有沒有這個人存在。」
 
如果思賢是說真的,那麼我剛才到底是見到了甚麼?
 
我背脊不禁冒出了冷汗,「鬼」「妖」「靈」這三個字在我腦海中猛起浮現出來。


 
「那麼後邊這間屋子是甚麼?不是智者大師的專用屋子嗎?」
 
「那是我家啦,不然我要怎樣住在山頂。」
 
我大驚,大驚得發不出聲來。
 
思賢不像是對我撒謊,而且他也沒有必要對我撒謊,他的樣子是在說真話。
 
在我還未回過神的時候,柳娘那裡傳來了「這是!?」的一句吃驚之話。
 
我把視線轉到柳娘那裡去。
 
馬上就見柳娘已經解開了金絲線的結,把盒子順利打開,更取出了盒子中的東西。
 


劍,那是一把劍,是石中神劍。
 
不是,那東西很明顯不是一把劍,那東西甚至不是甚麼刀刃利器。
 
那是一支鉛筆。
 
是一支已經被削好了的鉛筆。
 
是一支可以在紙上書寫繪圖的鉛筆。
 
而這一支鉛筆,就正正是拯救世界的東西,這支鉛筆就是拯救世界的希望。
 
「開門!給我開門!這是甚麼鬼玩笑!」
 
當下我立即敲打身後屋子的那道門,雙手用力的敲,敲得「砰砰」作響。
 
這是耍我嗎?
 
這樣的一支鉛筆可以拯救到世界?
 
這支鉛筆,我用力便可以折斷了。
 
如果這就是拯救世界的東西,那麼我就是拯救全宇宙的英雄了,這是甚麼鬼話。
 
「喂喂,你是要把我家的門都敲破了對吧。」
 
思賢叫住了我,而柳娘也捉住我的手,阻止我不斷敲門的這個舉動。
 
「那個甚麼智者大師就在裡邊,我要和她說過清楚啊。」
 
「朋友,我剛才說過,這屋子是我家,如果智者大師就在裡邊,我怎麼會不知道。」
 
思賢在說話過後就拿出了鎖匙,並放到門上的鎖裡去。
 
「咔察」的一聲響起,思賢隨後用力一推,門便被打開。
 
門打開後,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普通極了的單人住所。
 
各種和裡世界香江的年代一樣的物件,床,桌子,椅子,還有一旁的火爐。
 
之前我所見到的那個撲朔迷離的昏暗環境,那些燭光,以及那張宴會餐桌,不復存在。
 
「怎麼會這樣……」
 
我整個人呆住了,大腦完全沒有辦法理解到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我剛才見到的愛思社長,還有肥宅師兄,以及那個環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活見鬼?異空間?思覺失調?我解釋不了自己所經歷的事情。
 
但這些經歷可不是假的,最好的證明就是那支鉛筆和那個盒子。
 
我是實實在在地從那個地方,從愛恩社長手上取得盒子,也從那個盒子中取得鉛筆,這不會是假的。
 
但既然那是真的,那麼為何現在回到屋子,見到的卻是另一個環境?
 
「愛恩社長!肥宅師兄!你們出來好嗎?這支鉛筆是甚麼意思呀!」
 
我從柳娘手上取過鉛筆,又在屋子中高舉它,大喊大叫的說話。
 
可恨的是,沒有人對我的說話作出回應,我的提問並沒有得到回答。
 
「這鉛筆是甚麼意思?我完全不懂,拜託你們出來解釋好嗎?」
 
我再一次叫喊,可是沒有回答。
 
一旁的柳娘看着我,覺得很是擔心,她是在擔心我是不是精神失常。
 
但另一邊的思賢,卻很冷靜地對我說:
 
「我不知道朋友你見到了甚麼,可是這裡真的是我家,錯不了。」
 
「可是我在之前……」
 
「重點不是你看到甚麼,而這裡又是何處,重點是你已經拿到了鉛筆。」
 
「吓?」
 
我望着高舉在屋子裡的鉛舉,而思賢對我說:
 
「你有幸見到智者大師,而從那裡得到了鉛筆,想必這支鉛筆必有意思的。」
 
「有意思?」
 
「智者大師不會做沒有意思的事,既然你要求得到拯救世界的答案,而智者大師也給了你這支鉛筆,這支鉛筆就會是拯救世界的答案。」
 
「思賢,請你清醒一點,這支用力便能折斷的鉛筆會是拯救世界的東西?」
 
「我深信,智者大師給你這支鉛筆是必有理由的。」
 
有些神職人員是這麼說,我們所經歷的,自有神給它的意思。
 
不過,我沒能明白到現在的意思就是了。
 
我不想再和思賢爭論下去,打算就此離去,回去跟王后報告我們被擺了一道。
 
就在這一刻,「碰」的一下巨響傳了過來,然後嘈吵的聲音也隨即傳來。
 
「這些聲音是!?」
 
聽到了這些聲音,柳娘瞬間就露出了大事不妙的表情。
 
因為她清楚知道,事情起了突如其來的改變,有些事情發生了。
 
我們走出了思賢的屋子,從山頂望下去。
 
這刻,映入我們眼前的,正是來早了的最終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