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你是瘋了是不是?」
 
青蛙大驚,牠對我着大聲咆哮道。
 
「要是有個萬一,你會死的GAP,你會死在自己的夢中GAP!」
 
「我知道,但我必須要去做,因為只有我才能做到。」
 
「GAP!」
 


「這裡是我的夢境,我要讓它以『正確』的方式結束。」
 
就正如我的小說一樣,我要讓小說以『正確』的方式結束,為自己的小說故事寫上句號。
 
「因為我是我夢境的主人。」
 
因為我是我小說的作者。
 
我下定了決心,對着青蛙如此說道。
 


不會讓夢境中的大家以這種有始沒終的方式結束,我不會把陪伴着我的大家以這種沒有尊嚴的方式離去和消失。
 
就正如我的小說故事。
 
我不會再拋棄她,我要讓她以一部小說故事應有的方式結束。
 
我不單單要回去拯救大家,也要回去拯救那個我筆下的小女孩。
 
青蛙咬緊着牙關,猛地瞪着我,從牠的眼神之中,我可以清楚地感覺我到牠在對我說「你真是瘋狂到連青蛙都GAP一聲」。
 


而在下一秒,牠瞪着我的眼神放鬆了。
 
「既然你決定了,那你就去吧,GAP。」
 
青蛙就似是認同了我的想法般說道,而能夠叫醒我自己的那團白光,則在這一刻消失。
 
四周又變回了星海,四方八面都同一個模樣,就快要分不清楚上下左右。
 
我自己都尋不着回去的道路了,這樣的我,能回到大家那邊去嗎?
 
可以嗎?
 
可以,因為我清楚知道要怎樣做才能回到大家那裡去。
 
思想充滿力量,思想是有生命的。


 
在這裡,我強烈的思想會得到實現化,所以那條能把我帶到大家身邊去的通路,必定會出現。
 
我現在只需要去思考,只需要去想。
 
腦內一個激靈打響,靈感猶如水泉一樣,湧入乾涸的大腦。
 
緊接着,一個東西出現,把我身旁的那隻青蛙嚇得GAP了一聲。
 
是鐵皮屋,那是讓我跌進這個世界那間無地板的鐵皮屋,它就出現在我後方的星海之中。
 
「我上了。」
 
我留下了這一句,然後就轉身向鐵皮屋邁步出去。
 


青蛙沒有發聲,牠只望着我,望着我重返充滿危險的夢境,放棄從夢境中清醒過來的機會。
 
我站到了鐵皮屋前邊,望向那個無底的地板。
 
說真的,多少是感到害怕。
 
除了投身下去的那種離心力外,我更害怕的是以後我得要面對的困難事情。
 
但為了夢境中那些陪伴在我身邊,實在地存在過的大家。
 
也為了我曾經拋棄過那位我筆下的女孩。
 
即使再困難,我也得要向着我的目標前進,奮進到底。
 
因為我是小說的作者,這是我得要做的事。


 
當下,我深呼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奮力一跳,朝鐵皮屋一跳,瞬間便向下墜落下去。
 
經過不斷的墜落,環境有所改變。
 
四周不再是星海,而漸變成雲內的環境。
 
下一刻,我已經回到了被我稱之為裡世界的香江,我從一團雲中穿過。
 
從高空墜下之中,我可以看得見被觸手群吞食着的裡世界香江。
 
由我筆下那位女孩變化而成的巨大觸手,就在香江城裡聳立着。
 
現在猛向下墜落的我,正是向着巫小翠的牧場急墜下去。
 


被染上了暗紅暗紫的天空與我越來越遠,地面與我的距離變得越來越近。
 
不要說撞到地面,就算是撞在水裡去,我也如同撞落在硬地上,必死無疑。
 
但是我有信心,她一定會接住我。
 
那位在我第一次來到這裡世界香江的時候,就已經和我撞上了的那個她。
 
那位當我在篩選場的觀眾席跳下到十米地面的時候,立即用魔法巫術接住我的那個她。
 
「巫小翠!!!!」
 
這個和我淵緣不少的女生,她一定會接得住我。
 
果然,當我還差二十米就要撞上地面時,一個個肥皂氣泡飄向着我。
 
肥皂氣泡向着我擁擠過來,不消一刻便把我全身包裹起來。
 
向下墜落的速度急速減退,一直襲向我的離心力變得相當微弱,微弱得幾乎感覺不到。
 
「傻B!」
 
包裹着我的氣泡漸漸下降到地面,當氣泡觸碰到地面去後,「卜」一聲的爆開,我便着地了。
 
身後傳來小翠的聲音,當我回頭望過去,便立即被她抱緊住。
 
「傻B,我還以為你要離開我…你這個傻B!!」
 
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雖然是夢境,但夢境中的小翠是對我有感情,她是有生命的。
 
我不自覺地摸着她的後腦杓,在安慰她的同時,也真真實實地感受着她的生命。
 
「喂!你們搞甚麼鬼呀!」
 
小紫、柳娘、家寶、以及幾個守衛,這時候出現在我的眼前,他們正跑過來。
 
看這個樣子,他們是因為見到了小翠很急趕地跑過來,所以也跟着跑過來。
 
這一份出自擔心而出的舉動,更叫我認知到他們是活的。
 
「害我衝過來,甚麼嘛,原來是要放閃光彈,可恨啊!」
 
小紫他帶着不憤的感覺對我和小翠說。
 
「愛的抱抱,啊,我也很想要呢。」
 
柳娘帶着羨慕的感覺對我和小翠說。
 
「嗚嗚……」
 
家寶因為失去了一心這位夫君而一時觸景傷情,傷心的落淚。
 
「啊啊。」
 
守衛們因為在世界末日前還能見到這麼溫馨的場面而讚嘆。
 
這些喜,這些怒,這些哀,這些樂,都是真實的。
 
大家不是單單只是夢境裡的人,也是真真實實,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就正如我筆下的那個女孩一樣,她也是有感情的,她也是會憎恨我的。
 
對她曾做過的事,我做過的那一件錯事,我感到相當慚愧,所以我決定不可以一錯再錯。
 
「各位,你們先到安全地方去吧。」
 
和小翠的擁抱過後,我對着眾人說。
 
小翠馬上就察覺得出我有個不得了的打算,她知道我要去做一件她不能汲於其中的事情。
 
「傻B,不要,你不要去做那種事了。」
 
雖然她未清楚知道我的決定,但已經要阻止我。
 
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樣,要阻止我鋌而走險。
 
「我必須要做,我是為了妳,也是為了大家,更是為了小嗯,甚至是為了我,我要阻止那些怪物。」
 
這一切的出現,其實是因我而起。
 
既然是這樣的話,也應該要由我來結束它。
 
我向着漸漸地迫近過來的觸手邁步出去,但小翠卻捉住了我的手。
 
「不行啊,沒有人能夠阻止那些怪物。」
 
「那個,能夠拯救世界的鉛筆已經掉失了,真的有方法可以做得到嗎?」
 
柳娘補充的一句話,使眾人點頭同意。
 
的確,那支鉛筆,已經不知道身在何處了。
 
可是,鉛筆的話,要多少有多少。
 
鉛筆根本不是拯救世界的武器或工具,其背後的意義才是能拯救世界。
 
鉛筆所代表的,就是那一顆寫作的心,代表那一個書寫的意志。
 
愛恩社長說過,一個有怎樣資質的人,就會做怎樣的事情。
 
而我,就正正是有這樣資質的人,所以我要做這樣的事。
 
我是一個作者,所以,我寫作。
 
去為我還未完成,被我拋棄了的故事,寫下最終的結局,畫上句號。
 
「我就是那支鉛筆。」
 
我對眾人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就甩開了小翠捉住我的手,向着那些觸手邁步過去。


 
沒有人再說話,沒有人再阻止我,大家只望着我下定決心的背影遠去。
 
「傻B,你會回來嗎?」
 
小翠對我說的話,我沒有回應。
 
因為,回去,是必然的。
 
而且我不會是一個人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