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觸手群一步一步走過去,而觸手群也一點一點向我迫近。
 
身後的大家,雖然還能見得到,畢竟這裡是個平原。
 
但因為距離的關係,已經變得矇矓不清,身影也變得細小。
 
我漸漸靠近觸手群,最後停在觸手群前邊不遠處。
 
抬頭望着那些粗大高聳的觸手,心中不禁感到懼怕。
 


我竟然會害怕自己夢境中的東西,這一點實在是可笑。
 
但正因為那些觸手的真實,才讓我感到害怕,以此證明了即使是存在於夢境,但牠們還是有生命的。
 
在那觸手群的倒影下,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大叫:
 
「停手,小嗯!」
 
我叫出我筆下的那位女孩的名字,不過這名字並不是她真實的名字。
 


她的名字到底是甚麼,我是完全沒有頭緒。
 
或者,我根本沒有為她取名字,就算有也可能是隨便地取命,小白,小黑,小黃……甚麼的。
 
觸手群就在我眼前,但牠們未有發動攻擊。
 
觸手群只是站在我面前,緩慢地蠕動着,就似是在觀察我下一步的行動。
 
「小嗯,是我錯了,我已經明白到我的過錯了。」
 


我繼續對由她化身而成的觸手群放聲叫話,我相信我的聲音一定會被她聽得見。
 
「我拋棄了妳,這是我的錯,妳的心意,妳的想法,妳對我的憎恨,我也接收得到了。」
 
這一句話的話聲落下後,觸手群的蠕動稍微加劇起來。
 
看來我的話聲,真的傳得到她那裡去。
 
「我保證,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了,所以,小嗯,停手,不要傷害大家。」
 
又在這句話的話聲落下後,觸手群的蠕動變得更加激烈。
 
情況就似是食道在翻滾,某些東西要被吐出來之前的一樣。
 
看到那激烈的蠕動,我不禁膽怯了,不自覺地退後了一兩步。


 
就在這時,觸手群中其中一條粗壯的觸手蠕動着向我伸過來。
 
我以為牠要攻擊,反射性地把雙手擋在自己身前。
 
但是,觸手只伸到我身體不遠處,激烈地在那邊蠕動着。
 
隨後!
 
咔滋咔滋!!
 
一個人從觸手的前端出來,那是小嗯,是我那位筆下的女孩。
 
現在的情形就似是有甚麼東西從蛞蝓的口中鑽出來,看得我有點噁心。
 


她從觸手中出來的,就只有上半身,由胯下開始依然陷入觸手裡處。
 
從觸手前端出來了的小嗯,變得黏乎乎。
 
毛髮的尖端,耳的端位,手,肩,被撕成兩邊的水手服,無數黏乎乎的汁液在她各部份上滴落游走。
 
如果以被恐龍吞下然後吐出來形容,絕對會很貼切。
 
另外,她的身體,依然是沒有。
 
她欠缺了的身體,就似是指責着我一般出現在我眼前。
 
良心責怪起我自己,她之所以會這樣,全因為我以前所犯下的過錯。
 
我用我的筆,讓她誕生於世上,可是我卻拋棄了她,把她和她所屬的小說故事拋棄。


 
「小…小嗯……」
 
我拿出了勇氣,站前了一步,面對着她。
 
她標準動作般對我歪了歪頭,而黏乎乎的汁液貼跟隨着她歪頭的方向滴落。
 
「你,明白我的感受?」
 
她歪過頭後對我問道。
 
「是,我明白到你對我的憤怒和憎恨,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拋棄妳的。」
 
我挺直身子,正面地回答。
 


「你知錯了?」
 
「是的,我錯了,我知錯了。」
 
「你以後也不會這樣做?」
 
「是,絕對不會。」
 
小嗯淡淡地笑了笑,然後說:
 
「騙子。」
 
她陰聲細氣地對我說,聲音沒有起伏,很平淡,就似是如實地宣佈一個事實一樣平淡。
 
「你從青蛙那裡,了解到這個世界的真相,你害怕了死亡,所以你才會向我認錯。」
 
「不對,不是這樣的!」
 
絕對不是這樣!
 
我回來這裡,是為因為要補救我所犯下的過錯。
 
我是為了拯救和我同樣有生命的大家,才會回來這裡。
 
要不然,我早就讓我自己清醒過來,讓這個夢境消失。
 
「你拋棄了我,一次又一次地。我出生了後,你拋棄我,在守衛面前,你拋棄我。」
 
「不是的,妳聽我說!」
 
「不,我不會再相信你。」
 
「聽我說呀!」
 
「不論我怎樣做,你都不會喜歡我,因為我只是個『錯誤』的存在。」
 
當下這一刻,大地震動起來,使我差點就要跌倒在地上。
 
接着,無數的觸手從我身旁四周聳立而起,把我重重包圍,當下我是無法逃走了。
 
好幾條觸手如同貓要作出攻擊時豎立起尾巴的一樣豎立起來,隨時要對我作出攻擊。
 
「不對,我回來,正是為了妳啊!」
 
「騙子。」
 
小嗯留下了這一句話,然後就回到了觸手裡邊去,如同被觸手吞食掉的一樣。
 
觸手就如同她的怒火,或是憎恨的意識,把她吞噬掉。
 
是我傷得她太深,使她不再相信我嗎?
 
「小嗯!不要走!回來呀!」
 
我下定了決心,我要用我這一支筆,去拯救大家,包括小嗯她在內。
 
我相信着自己心中的那一支筆,於是我向前踏步,朝把小嗯吞下去的那條粗壯的觸手衝過去。
 
「還給我!你這怪物把她還給我,她是我的人物呀!」
 
我衝到觸手身前,決要給牠一拳,好讓牠把小嗯吐出來。
 
但是,觸手已經發動攻擊了,一條觸手在我背後朝我襲擊過來。
 
很是想說憑着我苦練的身手,我把這一次攻擊給閃躲過。
 
然而,事實是我根本不是甚麼戰鬥系小說的主角,我只是一位文弱書生。
 
在觸手迅雷不及掩耳的襲擊之下,我立即被纏上,被綁住。
 
「嗚…!」
 
被纏住了後,我立即被提到半空中去。
 
在這種情況下我的眼鏡還未有飛脫掉,實在不得不佩服眼鏡工匠的厲害。
 
觸手緊緊地纏着我腰間,把我勒得發痛,嘴巴不自覺地吐出酸痛的呻吟聲。
 
「傻B!傻B!可惡!快放開他呀!」
 
小翠的聲音傳來耳邊,看來她察覺到事情不對勁,所以過來幫助我。
 
我明明是叫過她不要過來的,怎麼就是不聽話。
 
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包圍着我的觸手,使我無法見到她,她也無法清楚知道我的位置。
 
我想要發聲,好讓小翠知道我的位置,但此刻事情發生了。
 
在我眼前蠕動着的觸手群,竟然扭曲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嘴巴。
 
有牙齒,有舌頭,有喉嚨,更有消化的唾液。
 
不必多想,牠是想要吃掉我,之前所有被捲走的人都是被吃掉的嗎?
 
這一下糟糕了,這樣子我不就得死?
 
可惡,明明這是我的夢境,為什麼我沒辦用我的意識去控制事情的發生?
 
心中的抱怨還未落下,纏着我的觸手已經有所行動。
 
我還未看清楚觸手的行動,自己就已經朝着觸手群幻化成的嘴巴飛去。
 
求生反應都未來得及出現在腦海中,我就眼前一黑,最後一刻映入我眼睛的,就只有觸手的口腔深處的畫面。
 
…………………………
 
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事情是怎樣,也不知道我是否死去。
 
當再次有影像映入我眼睛時,我見到的是一個街景。
 
我也發現我正身處一條街道上。
 
四周的景物皆是光光朦朦,給了我一種「虛」的感覺。
 
這個地方看起來就似日本動畫中常見的街道,然而卻除了我之外,就沒有一人,非常安靜,或是死靜
 
這裡是天國嗎?我心存疑問。
 
就在這時候,有甚麼東西在我眼前不遠飄落,飄落在地上。
 
那不是樹葉,那是一張紙,而且是一張被填寫上文字的作文紙,更似是某作品的稿子。
 
我撿了起來,然後發現了《警察叔叔!就是這個蘿莉》小說標題,以及其作者的名字。
 
羅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