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寫小說故事,只要想到故事題材,接下來的事情便會一帆風順。
 
但原來依然是會碰上各式各樣的問題,就例如我現在面對的這一個。
 
屬於後期類別的我的小說,面對香江文創的篩選,使我不得不增加自己小說的趣味性和可觀性。
 
然而我未有想到可行或適合我的解決方法。
 
肥宅師兄提議我為小說故事增加笑料,以及試着用倒敘法。
 


而媽媽就提議我從文字方面着手,讓文字成為一個特點。
 
這些都是可行的方法,但似乎是不太適合用在我的小說故事之上。
 
雖然目前未有尋找到可行又適合的方法,但我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一定會有解決到問題的方法。
 
有些人面對困難,只會選擇逃避。
 
逃避是一個方法,但它不是一個有效的好方法。
 


逃避問題,問題就依然存在,唯有克服問題,問題就不會再存在。
 
我沒有打算要逃避,這是為了讓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也是為了我的小說故事。
 
回到家裡,吃過晚飯,洗過了澡,也完成了今天份量的小說故事後,我就繼續思考着增加可觀性或趣味性的方法。
 
我打算問問小紫的意見,而且我也得通知她電腦我已經用完,換她用了。
 
來到小紫的房門前,我敲了敲門,說:
 


「小紫,是我,我有事找………」
 
「OH NOOOOOOOOOOOOOOOOOOOO!!!!!!!」
 
我話都未說完,從小紫房間中便傳來了一聲慘叫聲。
 
不過這慘叫聲有夠奇怪,因為小紫是把聲音壓成男生的聲音,然後再叫出來。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難道是小翠施加在小紫身上的巫術發生了異樣!?
 
如果是這樣就糟糕了,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被調換了後,生活就亂成一團。
 
而如果巫術發生了異樣,其他事情發生,我可能就受不了直接昏過去。


 
是怎樣都好,現在是十萬火急。
 
我未有多思考,也未有等小紫批准我進她的房間,就立即衝進去。
 
「小紫!發生甚麼……哎呀!」
 
我瞬間就被個枕頭擊中臉部,眼鏡差點被打飛。
 
「你要等我批准了才可以進來呀,哥哥。」
 
「還不是因為妳剛才的慘叫聲。」
 
我提及到那慘叫聲,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馬上想起了她發出慘叫的原因。
 


想起了原因後,她就在床上邊抱頭打轉,就似是武俠小說中受到魔音攻擊而滾來滾去的人一樣。
 
到底我要不要阻止她,還是讓她繼續在那邊抱頭打轉比較好。
 
媽媽那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都因她的打轉而變得一團亂了。
 
正當我阻止她的想法浮現的時候,她的打轉也停了下來。
 
「妳到底在做甚麼了,發生了甚麼事啊。」
 
看來事情和小翠施加的巫術沒有關係,但到底是甚麼原因使得小紫這樣打轉慘叫,我多少是好奇。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盤起了裸足坐起來。
 
她抓了抓亂糟的黑長秀髮,用她的五指梳整理着。


 
同時,她把一本跌在到地面上去的書本撿了起來,那是一本漫畫書。
 
「你看這裡啊!哥哥,這超過份的!」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把漫畫書翻到有故事的最後一頁,猛地向我遞過來,我的鼻子差點要和漫畫書撞上。
 
我用手接過了漫畫書,然後看了看。
 
立即,我雙眼瞇成一線,說:
 
「就因為這個?」
 
「吓!你這是甚麼意思啊,哥哥,怎麼說得這是一件小事似的!」
 


「因為這真的是很小的事情。」
 
「你這就不對了,哥哥,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這可以要了人的命呀!」
 
這是一種很厲害的手法。
 
在故事迎來高潮位時,就突然停住。
 
這樣的方法,的確挺吸引人,叫人心癢難耐,不得不繼續追看故事。
 
無疑的,這是一招只有創作故事的高手才能使用得好,與我就無緣了。
 
「嗚哇!!」
 
突然,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我面前大叫一聲,我差點就把拿着的漫畫書掉到地上去。
 
「沒辦法!現在只能先看『生肉』版。」
 
如果我沒有記錯,「生肉」在這裡是指未翻譯的版本。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個轉身,背朝天地躺在床上,並拿出智能手機瀏覽着漫畫資源,尋找她要的生肉。
 
「妳看得懂嗎?」
 
我追問,因為我知道小紫根本看不懂外語。
 
小紫也知道她自己是看不懂外語,不過她沒在意,依然繼續尋找着資源,更對我說:
 
「沒所謂啦,反正看畫面我已經能夠懂八成多了。」
 
「單是看畫面就懂八成多?」
 
可能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因為小紫看的是格鬥漫畫。
 
「哥哥你懂甚麼,看漫畫當然是看畫面,文字只是輔助!是輔助!」
 
「說得妳好像很有研究。」
 
「我是沒有研究過啦,不過道理不是這樣嗎?」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轉過臉望向我,說:
 
「如果漫畫是靠畫面來點綴,我倒不如學哥哥你一樣看小說算了。」
 
就她這一句,一瞬間,我腦內打起了個激靈。
 
我不知道實情是不是這樣,也不知道認同小紫所說的人有多少個。
 
但是如果文字是漫畫的點綴,反過來說,圖畫是小說的點綴………
 
如果我現在的這一想法,不是因為被小紫擲過來的枕頭擊中而錯誤地出現。
 
那麼就是我找到了一個行得通的方法,一個可以為我的小說增加可觀性的方法。
 
「喂,哥哥。」
 
突然間,小紫叫住我,把我從思潮中叫醒。
 
「嗯?甚麼事?」
 
「你問我甚麼事?應該是我問你甚麼事啊?是你來找我的耶。」
 
「對,對,其實我是來想問問妳的意見。」
 
「問小說的?」
 
「嗯,是這樣的,我的小說……」
 
「不知道,不懂,不認識。」
 
我話都還未說完,小紫就立即給了我一個「三不」。
 
我半瞇起眼睛望着她,而她則繼續躺在床上。
 
晃着小腿,用着手機看漫畫,悠然自得。
 
不過沒緊要,即使小紫沒有意見可以給我,但我也在剛才和她的對話之間,想到了一個可行的方法。
 
所以我就說,辦法總比困難多。
 
讓小說故事堵加趣味的方法,絕對不會是只有一種,也不會是賣肉賣萌。
 
「算了。電腦我用完了。」
 
「好耶!」
 
比起看漫畫,小紫更是喜歡玩電腦遊戲。
 
我的話聲都未落下,她就已經床上躺着跳起,這種動作到底是怎麼做到,比盤腿跳起還要厲害。
 
起來後的小紫,就已經衝了出去,去到電腦前邊啟動遊戲了。
 
順帶一提,不知道由幾時開始,小紫的電腦已經長期駐守我的房間。
 
她似乎已經煩厭了把電腦搬來搬去,懶得再去搬動,所以就直接放在我房間去。
 
看來她的電腦會在我的房間,將會直到巫小翠事件完結。
 
不過自從巫小翠事件出現,我就開始跟爸爸一起睡。
 
所以即使小紫再怎樣玩電腦遊戲,我也不會受影響,相反,睡我房間的媽媽就會受到影響了。
 
一想到「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也難敵電腦遊戲,我就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
 
嘆過了這一口氣後,我就收拾好心情,離開小紫的房間。
 
接下來,我得為着剛才想得出的方法做一個調查。
 
我用我自己的智能手機,啟動了網上瀏覽器,對香江文創的規則展開了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