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在學校的小息時間,我來到了戲劇社。
 
我想要把自己調查的結果,以及想到的方法告訴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知道,讓他們給點意見。
 
於是我們三個人圍着坐起來,而我就把想到的方法說出來。
 
「是插畫。」
 
沒錯,我想到的方法就是插畫。
 


插畫,不論是兒童小說,青年小說,成年小說,都可以見得到插畫的影子。
 
封面的圖畫,關於故事內容的圖畫,頁面修飾的圖畫,在書本中都可以見得到。
 
特別是兒童小說,插畫的表現更是豐富。
 
成年人讀的小說,雖然插畫未及兒童小說這麼多,但也是有的。
 
至於青年小說,插畫更是精美。
 


有些青年小說更是主打插畫,就似是這一部小說是為了配合插畫而生,本末倒置。
 
從修辭造句的寫作技巧方面入手,可能弄巧成拙,要駕馭這些技巧可是需要很高的能力。
 
從文字形體方面着手,雖然很見效果,但就使我的小說偏離了行道,變成了兒童向。
 
但加入插畫,既可以使我的小說不必偏離行道,同時增加趣味及可觀性,更有助角色和場面的表現。
 
昨晚,小紫說的話讓我想到了「文字是漫畫的點綴」這一點。
 


而換句話說,同樣是故事創作的小說,就會是「圖畫是小說的點綴」。
 
我相信,加入插畫這一個點綴,絕對有助於我。
 
我已經調查過香江文創小說組的規則,以及追加的篩選規則。
 
關於文字是有所規限,文字體只限「新細明體」、「細明體」、「楷體」等等的常用文體。
 
如果投稿人使用了以外的字體,大會將會自己轉換文體到新細明體,同時會將投稿人之作品列為次等入選名單之中。
 
但是,規則並沒有寫不可以加入插畫。
 
唯一有相關的字樣,就只有限定原稿不能為文字檔之以外格式遞交,例如PDF和JPG等等。
 
我原以為自己有遺漏,所以再重閱規則數次,但未有發現說明不得加入插畫這條規則。


 
為求清楚,我昨晚用手機發出電郵查問到底能不能加入插畫。
 
而在較早的時間,我已經收到了香江文創的查詢回覆。
 
回覆的內容是「原稿請使用文字檔之格式,如docx或txt,除此以外無限制創作」。
 
雖則未有清楚說明可以或是不可以加入插畫,但已經是可以感覺得到大會官方是批准許可的。
 
換句話說,不論是加入插畫,還是加入音效檔,甚至電腦病毒也可以。
 
當然,音效檔加入了有何用就不知道了。
 
加入電腦病毒這種事情當然是不可以做,這可會觸犯法例。
 


總之,加入插畫這種事情啊。
 
是官方沒有明文規定的潛在規則,所以我是可以在自己遞交的小說故事加入插畫。
 
我把所有事情告訴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而他們都對這提議點頭。
 
「實在是個不錯的想法的。」
 
肥宅師兄有點喜出望外地對我稱讚。
 
不知道他起初是認為我沒能夠想到這潛規則,還是沒有這麼快想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而這個時候,愛恩社長突然站了起來。
 
她走到了正在忙的思賢那邊,問了他借了點東西。


 
是畫家帽、調色盤,鉛筆、紙張。
 
接着,愛恩社長走近了我。
 
她把鉛筆、紙張、調色盤交到我手上,也替我載上畫家帽。
 
「給我畫點甚麼。」
 
最後她回到位子上,雙手抱胸地對我說道。
 
「畫…畫點甚麼?」
 
「隨便給我畫點甚麼。」
 


愛恩社長命令着我,要我畫些甚麼,不過突然間要畫甚麼好?
 
我望了望肥宅師兄,希望他指點我一下。
 
不過肥宅師兄沒有對我說話,只對我「呵呵」的笑了兩聲。
 
「我應該要畫甚麼才對?」
 
「就叫你隨便畫。算了,你就畫自己小說故事中的角色,就那隻企鵝。」
 
愛恩社長很不滿地對我罵了一聲,然後才點題要畫。
 
有時候,當自由太多之時,人總會無法作出選擇。
 
如果有一天考試作文是給出「自由題」,到底會有幾多人會花在選擇主題之上呢?
 
既然,愛恩社長點題要畫,我就給她畫。
 
我拿起了鉛筆,也把調盤當作底板,把白紙放了上去。
 
企鵝傻B是我的角色,而我也實實在在地見過牠,要畫出來有多難?
 
閉起了雙眼想了一想,回想起企鵝傻B的各種姿態。
 
接下來,我動手了,鉛筆尖畫落到白紙上。
 
可是,就僅此,沒有一條線被拉出來,被畫出來。
 
不是鉛芯斷了,也不是白紙穿了,也不是誰叫住了我。
 
而是……
 
「是要怎麼畫的?」
 
我腦海裡是有個畫面,可是我不知道應該要從那裡開始畫下第一條線,也不知道之後第二條線是畫在那裡。
 
簡單一點來,我是沒有概念。
 
就似得到了一部分體冷氣機,但不知道如何安裝,開始不來。
 
我握住鉛筆呆住了,肥宅師兄則臉無表情,而愛恩社長則「哼」一聲的笑了,就似是她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隨便畫,畫點甚麼。」
 
愛恩社長催促我,但我還是不懂得要怎麼畫。
 
「天從的,其實愛恩她的意思是……」
 
「那個…其實我明白了愛恩社長的意思。」
 
愛恩社長的意思簡單易懂,但我唯有現在才明白到。
 
愛恩社長是想要我知道,加入插畫這個方法是可行,但問題是我做不了來。
 
我沒有繪畫的能力。
 
即使我再多麼想做,沒有繪畫能力的我,就只有握着鉛筆對着白紙呆着的份。
 
就似是我和小翠在舞台劇進行劇本創作時的一樣。
 
在劇本的最後一幕,劇情上是適合,實際上是可以演出來,但又有誰做得到?
 
愛恩社長不直接把話說出來,就是要我親身去體會這個事實。
 
「這下子清楚了不,你自己的事情。」
 
「喺…加入插畫這個方法行不通了。」
 
再次說明清楚。
 
不是加入插畫於小說之中以增加我小說可觀性這個方法行不通,而是我自己不會繪畫,使得這個方法行不通。
 
最初想到了方法,我很是高興。
 
高興得把頭腦都熱了,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得來。
 
不用想多,由現在開始練習繪畫,這種臨急抱佛腳的事情,絕對是徒勞無功的。
 
一張精美的插畫,是用好多好多的時間和努力所建立出來。
 
還不少得長年累月所累積下來的經驗和汗水。
 
要我在兩個月內修練得可以登堂的畫作,實在沒可能。
 
就算我二十四小時不停地練,刻苦練習,也是絕對沒有可能畫得出一張能夠登堂的畫作。
 
但我並不打算就此放棄。
 
加入插畫,是我一個突破口。
 
既然自己做不來,何不找人幫忙。
 
在昨天的規則調查中,香江文創小說組的規則中並沒有說插畫不能請外援,規則中對插畫的事情更是隻字未提。
 
為什麼會把插畫的事情變成潛規則,我就不知道。
 
但,這確實是我一個大好的機會。
 
「我不會幫助你。」
 
「我還未提問啊,愛恩社長。」
 
本來還打算請愛恩社長幫我忙,但話都未說就被她拒絕。
 
我把眼睛瞄向肥宅師兄,而他說:
 
「我不會繪畫的,抱歉的。」
 
明明已經找到了突破口,為什麼我還未能突破到眼前的局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