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息過後,我回到課室繼續上課。
 
可是,無法利用加入插畫這個方法來突破眼前的困局,使我在意得很,根本沒有心機上課。
 
老師講了甚麼我幾乎是不知道,課堂的筆記只能靠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了。
 
「真的不可能嗎?」
 
我望着黑板,扮作聽課,但其實心裡是想着插畫的事情。
 


真的不可能?讓自己在這兩個月內變畫得出能登堂的插畫?
 
說不定,其實繪畫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就似是使用個電腦軟件一樣,只要多用幾次,就能夠很快上手。
 
有着這麼想法的我,再次拿起鉛筆,在課本的空白位置上準備開畫。
 
或者企鵝傻B本來就比較難畫,因為我對企鵝的印象不太多。
 


如果是畫愛文又如何?
 
我自己本來就是個人,畫人體應該比較好掌握。
 
這麼一想,我就在腦內想像一下愛文,然後就開始畫。
 
察,察,察,察。
 
鉛筆尖在紙上畫過的聲音細細地響起。
 


一條一條粗糙的線條便出現在眼前。
 
最後就是象皮擦把痕跡擦去的聲音響起。
 
課本上空白的位置只留下畫痕,條線隨之而去。
 
「我剛才創造了甚麼怪物?」
 
我自問着,然後立即放棄由今天開始練習繪畫這種事情。
 
也放棄了「我會突然變成能畫出可愛少女的插畫師」這種奇蹟般的想法。
 
「唉。」
 
我不禁為事情的不順利嘆了口氣。


 
忽然在想,如果我從小就接受繪畫的訓練,從小就被迫參加那些繪畫興趣班,那麼現在就把問題解決了。
 
古人云:書到用時方恨少。
 
我多少是明白到這種感覺是怎麼一回事了。
 
「天從,怎麼了,不舒服嗎?」
 
本來正留心聽課做着筆記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可能是聽到了我嘆氣的聲音,所以注意了我。
 
「不,我沒事,只是有點煩惱。」
 
「有沒有媽媽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啊?」
 


我望了望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望了望剛才用象皮擦擦過的位置。
 
或者媽媽真的可以幫到我。
 
自古大家閨秀都要精通琴棋書畫,媽媽是標準的少女派,說不定對繪畫有幾手實力。
 
一思及此,我臉上便流露出希望的光彩。
 
然後,我把鉛筆和課本遞到媽媽手上去,說:
 
「來,試着畫個人來看看。」
 
「人?」
 
「來,試試看。」


 
「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點了點頭,然後就開始着手畫。
 
當鉛筆尖觸碰到紙面的時候,媽媽迅速的動着手,一條又一條的線條立即就被畫出來。
 
不出五秒,媽媽就作畫完成了。
 
「鏘鏘~怎樣了?這是天從啊。」
 
畫在紙上的,確實是個人沒錯,但那是一個火柴人。
 
「唉。」
 


我用力地嘆了口氣,充滿了希望的臉容立即沉下來。
 
媽媽似乎來了興志,她繼續在我的課本上畫着火柴人,嘴巴天真的彎着,十足個小女孩。
 
「這是小紫,這是爸爸,這是我,一家人呢。」
 
我不知道媽媽是怎樣分辦每一個火柴人是誰,因為看起來都一樣。
 
至少也加上每個人的特徵,例如我是配戴眼鏡的,小紫是綁馬尾的,爸爸是要拿着報紙的。
 
「對了,這個呢……」
 
她的興志還未完,還再畫了一個。
 
「這是小翠。」
 
「吓?為什麼要把她加進來。」
 
小翠可是我的敵人,她是這件身體調換事情的罪魁禍首。
 
如果要把她加進來,那麼我就應該是要擺出打飛她的動作。
 
我一手拿過課本,然後用象皮擦擦去代表我和小翠的火柴人,更新畫過一組動作,而這組新的動作是我把小翠打飛的動作。
 
「啊!不可以使用暴力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又把課本搶回來,把我畫上去的動作組合擦掉。
 
更改成我和小翠相親相愛地拖着手的動作,在我們兩個中間更有個愛心標誌。
 
誰要和小翠有這種關係,我才不要。
 
「我要把她趕出去。」
 
「不行啊,不可以用暴力,要相親相愛啦。」
 
「把課本給我,我要擦走她!」
 
「不行,不行,不行啦。」
 
「給我。」
 
「要聽媽媽的話啦。」
 
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變成了你爭我搶的局面。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搶着課本,就是為了這張火柴人畫的內容。
 
明明是這麼小的事情,但我們竟然這樣搶起來,甚至忘記了這裡是課室,而現在是上課中。
 
「咳嗯!」
 
當老師的咳嗽聲音響起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才發覺到大事不妙。
 
「羅天從,羅紫蘭,你們兩個放學後來罰站!」
 
各個同學都以奇怪的目光望着我們兩個。
 
就只有小翠她,在我斜後方發出着「嘰嘰嘰」的奸笑聲。
 
她的笑聲就似是對我在說「活該啊,活該!」的一樣,聽到了就叫人火大。
 
可惡,今天的事我要全都怪責在小翠身上去了。
 
放學之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去了職員室門前罰站,直到社團活動完結的鐘聲響了方能離去。
 
該死的妖女,竟然還在離校前過來見我一眼,故意地來取笑我。
 
和她相親相愛甚麼的,還不如一槍斃了我。
 
因為罰站的事情,使得我和媽媽都沒辦法前往社團。
 
所以當社團活動時間完結後的鐘聲響起了後,我們便回家去。
 
雖然是發生了一點小事,不過並沒有傷及感情。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依然一邊回家,一邊閒聊。
 
我們閒聊了甚麼,就乏善可陳了,回到家後,吃過晚飯後,洗澡過後,完成今天的寫作量後,我就去找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來到妹妹總是閉起的房門前,我叩了叩門,直到小紫叫我進來。
 
進去之前我還故意說一句「我進來了」,免得她又有甚麼理由用枕頭打我。
 
「吶?電腦用完了?」
 
「嗯,用完了,換妳用了。」
 
「好耶!」
 
「小紫,等一等,有件事想要你幫幫忙。」
 
「呵?需要我幫個怎樣的忙呢?哥哥。」
 
「妳幫我在這裡畫個東西好嗎?」
 
「繪畫嗎?OK,OK!」
 
我把紙和筆交到小紫手上去,而她則先躺回到床上去,在床上畫着東西。
 
小紫雖然不是標準少女派,但她經常看動漫,應該對插畫有所了得。
 
然而,我錯了。
 
「看吧,哥哥,畫得不錯吧。」
 
「啊哈哈,這隻甚麼的,畫得不錯啊。」
 
「吓?神馬甚麼的?」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插着腰,直瞪着我。
 
「哎呀,這個呢,啊哈哈……」
 
我已經試着努力去看了,但我根本看不出小紫畫的是甚麼。
 
原來經常看動漫,和繪畫行不行,是沒有關係的。
 
「嗚哇!哥哥你好討厭呀!」
 
結果我今天逃不過被枕頭攻擊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