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沒有能會繪畫的人,使得我沒辦法突破到眼前這個困局。
 
但我未打算放棄,因為我知道在學校之中還存在希望。
 
昨天因為被老師罰站而錯過了社團活動時間,但今天不會了。
 
既然談及到小說插畫,很自然就會扯上美術。
 
所以,我打算在今天放學之後,在社團活動的時間裡,到美術部尋找可以幫我畫插畫的人。
 


另外,我想要的插畫風格,比較接近於日本輕小說的萌系動漫風格。
 
寫實的不適合我,半寫實的也不是很適合。
 
唯獨是那種風格,才是我希望,才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打算之後也到動漫ACG同好會,尋找可以幫忙我的人。
 
雖然距離香江文創截稿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能夠尋找到幫我畫插畫的人的時間不算少。
 


但是我擔心着花時間去尋找幫忙的人,會讓我沒辦法集中精神去寫小說。
 
小說故事才是重點,如果因為點綴而大傷元神,使故事創作質素下降,那就弄巧成拙了。
 
越是快解決這個問題,我也好決定寫作方向。
 
到底是不是要加插一些笑料,自己又要作出怎樣的改變以迎戰香江文創的篩選,這都是我得決定的事情。
 
所以越是快解決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是越有利。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星期五了,錯過了今天,又要等兩天過去。
 
我可沒這麼多的時間可以等待,所以,我希望能在今天尋找到願意幫助我的人。
 
可是,如果到最後都沒有人願意幫我…………
 
放棄所有方法,以最原本的方式去近戰香江文創,這是我的最壞打算。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事情要這樣發生。
 
當放學的鐘聲打響後,我就收拾好東西,馬上離開課室。
 
我先把書包等的東西放在戲劇社那裡,畢竟背着書包在學校走來走去實在辛苦。
 
在戲劇社放下了書包等東西後,我就先向在學校舊翼的美術部前往。


 
沿着學校走廊走,不用一會便到達了美術部的活動室前。
 
美術部的活動室,其實即是學校的美術室。
 
因為是一間教室,所以設備挺完善,環境是挺潔淨的。
 
自從升上了四年級後,美術科或視覺藝術科已經從時間表中除去了,所以基本上是沒有到美術室的必要。
 
現在可是我升上四年級後第一次到美術室去,但我沒甚麼感概就是了。
 
隔着美術室的半身高玻璃窗望向裡邊,就見好幾個成員正進行物品的繪圖掃描。
 
好幾個人以正在萌芽生長的小植物,埋首地畫呀畫呀,並未注意到我在玻璃窗外偷望。
 


看到他們聚精會神地繪着畫,大家都是不可打擾的模樣,我實在是不敢去打擾他們。
 
但我還是鼓起了勇氣,輕輕地打開美術室的門,用手敲了敲門然後再進去。
 
「不好意思,我想借點時間和大家說幾句話。」
 
在班上進行專題報告的會報,就算面前是待過三年多的同班同學,也少不免會緊張。
 
更何況現在是向不認識的人們說話,請求他們幫忙。
 
我的說話引起了社員們的注意,他們都停下了繪圖,全望向我。
 
「我…我是『小寫會』的成員,目前正在尋找可以幫忙畫插畫的人幫忙,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呢?」
 
我這句話話聲都未落下,事情就立即發生。


 
我被社員們用掃把趕出去了嗎?
 
不,社員們竟然一湧而上,把我包圍着,簡直是十個人同時向我「壁咚」。
 
「我!選我!選我就對了!」
 
「讓我來做!讓我來做!我最會畫,甚麼都會!」
 
「閃開!讓專業的來!」


 
情況和我所想像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現在的場面實在叫我無法控制。
 


「我就知道小說是離不開插畫,愛恩大人終有一天需要一個人來為她畫插畫,而那個人就是我了。」
 
「只要是為了愛恩大人,就算用我的血來畫畫,我也願意!」
 
「我不單單要為愛恩大人畫畫,甚至要把耳朵切下來送給她!」
 
直到聽到他們說出這幾句說話,我才明白到社員們為什麼會反應激烈。
 
原來他們都是愛恩社長的愛慕者,怪不得有這樣的反應。
 
「你們誤會了,不是愛恩社長需要人幫她畫插畫,而是我需要啊。」
 
上一秒激動,下一秒冷靜。
 
我瞬間就體會到這是怎麼的一回事。
 
「…………」
 
「…………」
 
「…………」
 
所有社員全部都沉默,而且快速散去,如同聽到槍聲的鳥兒一樣。
 
「那…那個…各位…可不可以…」
 
我想叫住他們,和他們談一談關於幫我畫插畫的事情,可以沒有人在理會我。
 
社員們各自返回坐位,繼續進行未完成的畫作,我的存在完全被無視了。
 
「唉。」
 
各種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向我襲來,我只好嘆氣並離開。
 
向美術部的求助以被無視宣佈失敗,但我還有動漫ACG同好會。
 
當我離開了美術部,我就向動漫ACG同好會的活動室出發。
 
動漫ACG同好會是個浮動社團,即沒有固定的活動室。
 
那裡有空置的課室或房間,該社團就會出現在那裡。
 
還好先前有做個調查,知道該社團今天有活動,現在於六年級的一間課室進行活動。
 
穿過走廊,走過樓梯,我來到了學校六樓。
 
六年級的師兄師姊,早就放了應付文憑試的假期,所以課室都沒有人。
 
照理來說,課室應該是暗的,但其中一間卻傳出淡淡的光。
 
另外,在該課室的門前,更有個頭戴兜帽的學生,看起來似是守衛。
 
想必那間課室就是動漫ACG同好會正在使用的活動室吧。
 
我走了過去,想要進去,但馬上被頭戴兜帽的學生攔住,他以沉厚的聲音對我說:
 
「暗號。」
 
「暗號?」
 
「What is the music of “live” ?」
 
這是甚麼問題?我真的不會答。
 
「是鳥兒的歌聲?」
 
「What is the music of “live” ?」
 
「是流行歌?」
 
「What is the music of “live” ?」
 
「對不起,我沒有空猜謎語,我有點趕時間,可不可以讓我進去?」
 
「What is the music of “live” ?」
 
那個人是不是還要一直問下去啊?如果我不答出正確答案,他就不給我開門。
 
雖然我是個文人,但不代表我沒有底線,不代表我不會生氣。
 
下一刻,我沒有理會這個不斷問問題的學生,一手推開他。
 
大概是我的動作太突然,又或者是他太弱不禁風,他沒法穩住身體,馬上就被我推開。
 
免得被他麻煩下去,我立即推開門,並說:
 
「不好意思,我是…………」
 
我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因為我被眼前的這個場面嚇得呆住。
 
在我的眼前,是一個只點亮些微燭光的課室。
 
所有的桌子椅子被搬到一邊,騰空出一個大空間。
 
在這大空間中,有好幾個動漫少女角色的全身立板站於其中,而在場所有人,都朝着這幾個少女角色的立板跪拜叩頭。
 
其中更有些人正對着少女角色的腿甚至私處位置舔着舔着,一滴滴口水在那位置慢慢地流下來。
 
先不說衛生不衛生,也不說這些人是不是智障,也不說跪拜動漫角色是不是個有病的行為。
 
打死我也不會把自己的小說角色讓他們來畫!!
 
如果讓他們來畫,我完全想法他們會怎樣對待我的「女兒」。
 
我轉身就走,但這時候,那些朝動漫少女角色跪拜的發現了我。
 
接下來,他們站起,向着我迫近。
 
「你!!」
 
「嗚……!?」
 
「阻礙了敬拜儀式的進行!你!將會得到懲罰!」
 
為求自保,我連救命都不叫,直接轉身就跑了開去,三步拼兩步逃走,直到到達安全地方才停下來。
 
耶穌基督,那班人到底是不是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