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本週某日的放學後,我來到了戲劇社,而愛恩社長突然地說:
 
「現在是連載第二百回,所以今天進行久違的小說接龍活動。」
 
「甚麼連載第二百回了?」
 
「身為主角的你,給我有點自知自明。」
 
到底愛恩社長在說甚麼,為什麼我總是不明白她的說話。
 


「不對的,愛恩的,現在其實只是連載到一百九十八回的。」
 
「那是因為作者刪減了兩個章節,錯在作者的一方。」
 
我以為肥宅師兄會為我翻譯一下愛恩社長的說話,誰知道他竟然和愛恩社長一起莫名其妙了起來。
 
接着,肥宅師兄自動自覺地搬來了一張桌,和四張椅子,以及找來了鉛筆和作文紙,準備開始活動。
 
我覺得奇怪了,「小寫會」經常出現的露面的成員,就只有我、肥宅師兄、愛恩社長,一共三個人。
 


為什麼肥宅師兄要搬來四張椅子呢?難道今天有新成員?
 
我的問題還未提問,就見小翠坐了下去,參加了小說接龍活動。
 
「喂!妳在這裡做甚麼?」
 
「哼,你是盲的對不?我當然是在參加小說接龍。」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會是妳參加,而且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問題一個一個來。」
 
小翠繞起了二郎腿,雙手抱胸,氣定神閒地對我說:
 
「我會在這裡,是因為我是戲劇社的一員,主要負責編劇,而今天因為道具組對劇本有疑問,我好心去指點一下,另外,我參加小說接龍,是因為我被邀請,懂了沒有?我是貴賓。」
 
她這囂張極了的臉和態度,看了叫我火大。
 
雖然我不想和她一起進行小說接龍,但沒辦法了,現在只好忍耐。
 
當我們幾個都坐好後,愛恩社長便宣佈這次小說接龍的起首題目。
 
這的的題目是關於辦公室裡的戰爭。
 
以「起」「承」「轉」「合」作為崗位書寫,字數不限,但過份地短是不可以,過份地長也不可以。


 
活動無分輸贏,目的是在於娛樂和互相切磋。
 
「現在是公佈先後次序,首先是…」
 
我有意見要提出,但我知道直接說出來,把愛恩社長的說話打斷,後果不會好。
 
所以我很有禮地先舉手,而愛恩社長也比了比手,請我發言。
 
「我希望能夠讓愛恩社長當第一個。」
 
對上一次的小說接龍,愛恩社長完全無視上文和下理,以她女王式的寫作方法,寫出了其他的內容。
 
為免她這次的女王式寫作影響了小說接龍的故事,我認為應該讓愛恩社長當第一個去寫。
 


那麼接下來就可以無視她,讓接龍故事不會突然被打亂。
 
這個原因我當然沒有說出來,我只以「因為愛恩社長是社長,所以就由社長開始」作為理由。
 
沒有人異議,而愛恩社長也很樂意作第一個。
 
所以,今次的小說接龍的次序是愛恩社長、肥宅師兄、我、小翠。
 
而現在,將先由愛恩社長開始。
 
她拿起了筆,以辦公室戰爭為主題,開始進行書寫。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就會有戰爭。
 
然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愛。


 
在這個名為辦公室的戰場裡,我不感到害怕,因為你就在我的身邊。
 
你說過,你會守護我,你會保護我,而我也知道,你會這樣做,對此不存絲毫懷疑。
 
我說過,我會在你背後支持你,照顧你,呵護你,而你也知道,我會這樣做,對此不存疑。
 
無論戰火再怎樣燒燬家園,也燒燬不了我對你的愛。
 
既然我們相遇在這個戰場上,那麼,請你拉起我的手,和我一起暢遊。
 
愛恩社長寫的通常是愛情小說,而現在出現這樣的內容,我覺得是很正常的。
 
我反而是好奇肥宅師兄要怎樣接下去,因為愛恩社長都寫得這麼可歌可泣了。
 


她停下了書寫,然後把作文紙交給了肥宅師兄。
 
肥宅師兄看了看,呵呵地笑了兩聲,然後就拿起鉛筆開始書寫。
 
谷花約瑟,通稱為谷先生,他看着歐陽兆億,在心中不禁想起了電影《攻與受》中的幾句對白和場面。
 
兆億並未留意到谷先生在他的身後,他只注意着微波爐的倒數器。
 
還有五秒,還有四秒,還有三秒,還有兩秒,還有一秒。
 
「叮!」的一聲響起,兆億的便當加熱好了。
 
兆億打開了微波爐,把加熱好的便當拿出來。
 
而當他轉身的一刻,他和谷先生四目交投了。
 
在這一瞬間,兆億不自覺地衝口而出,說:
 
「好…好男人…」
 
谷先生聽到了,他也見到了,所以他解開着自己的西裝領帶,也解開着鈕釦,說:
 
「不.做.嗎?」
 
這種感是就是叫作小鹿亂撞嗎?兆億對於現在的感覺感到難以理解。
 
他想要上前,他想要撲上去,他想要-------
 
「你們休想!」
 
突然間,老闆衝了出來,攔在兩人的中間。
 
我望着肥宅師兄,看他投了過「這到底是甚麼鬼」的眼神,同時也向愛恩社長投了個「這樣沒問題嗎」的眼神。
 
肥宅師兄托了托圓圓的眼鏡,呵呵地笑了兩聲。
 
而愛恩社長則點着頭,說甚麼愛是沒有限制。
 
真是夠了,既然現在故事落到我的手,我就有責任寫好它。
 
我拿過了筆,也拿過了作文紙,開始書寫。
 
「小菊,你不是說過,你只愛我一個的嗎?」
 
謝老闆激動地說着。
 
「啊,對,小陳,我說過,我只愛你一個。」
 
謝老闆突然的出現,把兆億小鹿亂撞的感覺弄得破碎了,同時一種名為憤怒的感情充斥着他心中。
 
「谷先生,你…你欺騙我的感情,我不會原諒你的。」
 
這一刻,生氣了的兆億的身體產生了異變。
 
他的肌肉變得發達,上身同時變得巨大,上下身不成比例,一雙手更似是吸盡了身體的養份而變得強壯。
 
是怪物,生氣的兆億變成了怪物,那是一隻災難級的怪物,大家都稱之為Tank
 
他把身穿的衣服除四角內褲都撕裂,怒氣沖沖地向着谷先生和謝老闆進攻過去。
 
「小菊由我來守護!」
 
謝老闆播在谷先生前邊,與變成怪物了兆億展開了戰鬥。
 
好,總算是變成了戰鬥的故事了,雖然和辦公室是扯不上關係。
 
我對自己的書寫感到滿意,然後我就把作文紙交給下一個負責書寫的人,也就是小翠。
 
作為事故結尾的小翠,在接過了作文紙後,忽然揚起了嘴角。
 
她對着我笑,不懷好意,我頓時打了個冷顫。
 
小翠保持着笑容,然後開始書寫。
 
背景音樂響起,戰鬥開始,野生的Tank出現了。
 
「就決定是你了,羅天從!」
 
謝老闆把一個球投擲出去,名為羅天從的小伙伴就從球裡借着光芒飛出來。
 
「羅天!羅天!」


 
小伙伴羅天從已經準備好戰鬥,牠發出着咆哮的聲音,警示着對手。
 
野生的Tank首先出招,Tank使用了口臭攻擊,但羅天從更為口臭,Tank的攻擊無效並使自己混亂了。
 
「好機會!上吧!羅天從!用自爆!」
 
「羅天!羅天!羅天從!」
 
訓練員謝老闆下攻擊命令,而羅天從如實執行。
 
接下來的一瞬間,爆炸發生。
 
小伙伴羅天從對Tank用了自爆,效果十分顯著,Tank陷入了低血量狀態。
 
現在!現在是好機會,訓練員謝老闆立即投擲出個球。
 
然後,成功了,野生的Tank被成功收服。
 
「羅天從,因為你的死亡,我才能收服這牠,但是,收服了一隻Tank,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隻Tank,所以,羅天從,你要去死一死。」
 
成為訓練員大師這條路是十分漫長的,加油吧!謝老闆!
 
「你這妖女!!」
 
要不是肥宅師兄拉住我,我早就扯掉她的雙馬尾螺旋卷。
 
這妖女是故意的,她絕對是故意的,從她現在的奸笑我就可以知道。
 
「嘿嘿,為了世界,傻B你就去死一死吧。」
 
小翠掩着小嘴,狡猾地笑着。
 
接着,她抱持着愉快的心情,哼着小曲離坐去。
 
同時,時間剛好來到四時正,也是愛恩社長離校的時候。
 
就算我想要再來一次小說接龍,也不可能了。
 
不過,我不會善罷甘休,我一定會報仇啊!
 
「哎啊,羅天從怎麼你還未去死一死?」
 
「妖女!我不會放過妳的啊!」
 
瘋狂到連青蛙都GAP一聲的小說接龍活動暫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