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本週的星期五晚上。
 
今天的小說章節好不容易才寫完,其實不只是今天,這個星期的小說章節也不好容易才寫完。
 
在翻看檢查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寫得不是很好。
 
會有這樣事情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尋找不到增加可觀性的方法。
 
也不是我沒有靈感,更不是讀書測驗的影響。
 


剛才完成了今天小說份量的章節的我,全身靠在了椅背去,並嘆了一口累氣。
 
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提電話,然後打開了螢光幕,按出不久前愛恩社長寄給我的訊息。
 
「星期六,下午一時正,汪角,趕鐵出口。」
 
我讀出訊息的內容,同時撫摸着自己怦然跳動的胸口。
 
愛恩社長竟然說要和我約會,是我聽錯了,還是她搞錯了。
 


愛恩社長可是校花之一,追求者和愛慕者多得要很。
 
追求者之中,有高大威猛的,有富貴迫人的,有帥氣滿滿的。
 
但愛恩社長不單單沒有接受過那些男生的心意,甚至把他們拒之千里外。
 
反而,我這種相貌平平,沒有特別之處,和高富帥扯不上關係的男生,竟然被愛恩社長主動邀請。
 
當中必定是搞錯了甚麼,一定是。
 


但是…但是…但是……
 
但是如果沒有搞錯呢?
 
小說中的千金小姐,不都是與平民一樣的男生談戀愛的嗎?
 
愛恩社長的思想這麼獨特,說不定她就像小說裡的千金小姐一樣,喜歡我這種平民男生。
 
面對愛恩社長的心意,我要接受,還是拒絕?
 
愛恩社長太漂亮了,一副模特兒的身材,我怎麼能配得上她啊。
 
可是,如果我拒絕愛恩社長………
 
這次是難得的機會,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


 
不要說校花喜歡我,一般女生喜歡我都已經是好難得。
 
如果我拒絕的話,絕對會被神明懲罰的。
 
怎麼辦?怎麼辦?青春真叫人煩惱啊。
 
不過最煩惱的並不是要不要接受愛恩社長的心意,現在最叫我煩惱的事情是,我應該要穿怎樣的衣服去應約。
 
明天可是我第一次去和女生約會,我要怎樣穿才不失禮?小翠那一次才不算數!
 
一思及此,我就放下手提電話,走到衣櫃前,開始左翻右翻。
 
我是記得有幾件挺不錯的褲和上衣,到底放那裡去了?怎麼現在需要的時候才找不着?
 


「媽媽!妳有見過我挺喜歡的幾件衣服嗎?」
 
我叫喊出廳,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回應了我,向我問着我所說的衣服的特徵。
 
我依照自己的記憶,快速地描述出來,告訴了媽媽知道。
 
然後媽媽「啊」了聲,似是恍然大悟,說:
 
「原來那幾件衣服褲子不是小紫的啊?」
 
「怎麼可能是小紫她!那都是男裝啊。」
 
「啊哈哈,對不起呢。」
 
從小到大,媽媽的小糊塗都沒有改變過。


 
我害怕有一天某個人拿着鮑魚刷告訴她知道這是海膽,而她卻相信起來。
 
知道了媽媽犯了小糊塗把我的衣服給錯了小紫後,我就去了小紫的房間。
 
依照規矩,我先敲門,然後等小紫說可以進來後,才正式進去。
 
「嗯?怎麼了?」
 
小紫把門打開後對我說話,沒有邀請我進去。
 
「媽媽又把衣物搞亂了,我有幾件衫褲去了妳那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後發出「啊」的一聲,接着走了開去。
 


不出一會她就回來,還提着幾件衫褲。
 
「哥哥,是不是這幾件呀?」
 
我接過了衫褲,檢查着。
 
「對,是這幾件了。」
 
「我就覺得奇怪了啊,怎麼我衣櫃裡會有這麼怪模怪樣的衫褲,原來是哥哥你的。」
 
我的衫褲那裡怪模怪樣,它們都好正常。
 
「妳自己有怎樣的衣服,妳自己不知道的嗎?」
 
「怎麼可能記得清楚,我衫褲都比你要多。」
 
所以說,少衫褲有少衫褲的好處,至少不會忘記自己有那些衫褲。
 
我謝過了小紫,也告訴了她我電腦已經用完。
 
但當我轉身就走的時候,我想起了一件事。
 
「小紫。」
 
「嗯?怎了?」
 
「妳給我點女生的意見,這樣配搭好看嗎?」
 
我把一些沒有選上的衫褲放下來,然後把選上的衫褲放到身前,讓小紫看一看我選的配搭。
 
小紫看了看我選的配搭,也看了看我。
 
可是,她沒有說話,反而半瞇起了雙眼,望着我不放。
 
「怎…怎麼了?」
 
被她這樣望着不放,一種癢癢的感覺即時走遍我的全身。
 
「哥哥。」
 
小紫保持着半瞇眼,淡淡地開口對我說話,她叫了叫我,然後繼續說:
 
「你和巫小翠約會去是吧?」
 
「怎…怎麼突然就提到她!?」
 
再怎麼想,我也不可能和那傢伙約會去。
 
雖然以前是有和她約會過,但只是為了增加我們的默契,以便我們合著。
 
「啊。看這樣的反應,是別的女生,對吧?哥哥。」
 
太…太可怕。
 
雖然我們打從在娘胎就已經待在一起,多少會明白對方的想法,但她到底是怎樣從我的言行之間推測到這些事情。
 
「呃…呃…是約會沒錯,不過是和……」
 
「和誰啊?」
 
「可以不說嗎?」
 
「不可以。」
 
大概可能是尷尬心作怪,使得我不好意思把愛恩社長的名字親口說出來。
 
這個情況就似是一個小學生,因為暗戀着一個女生而不敢叫她的名字。
 
說到底,我自己沒有喜歡過愛恩社長。
 
雖然她是漂亮,而且身材又好,但我對她沒有萌生過暗戀的念頭就是了。
 
到底是她不吸引我,還是「那個位置」,早已填入了一個人?
 
「哥哥,快說。」
 
「嗚……」
 
面對迫人的小紫,即使我不太想說,但還是抵受不了的說出來。
 
「施愛恩…我明天要和愛恩社長約會去。」
 
這是發生於我還未把「我」這個字說出來時所發生的事情,小紫在聽到了「施愛恩」這個校花的名字後,便大叫出一聲:
 
「納尼!!??」
 
這大驚的叫聲,不單單因為太過吃驚而變成了日語,也深深地刺痛我的耳朵。
 
「痛痛痛…妳反應也太大了吧!」
 
「說!你到底做了甚麼!為什麼可以和校花約會的呀!」
 
「我甚麼都沒有做。」
 
「不可能!我要告訴媽媽知道。媽!哥哥要跟校花約會啦!」
 
我想要阻止小紫,但已經太遲了。
 
當我有阻止這個想法出現的時候,她已經衝到了客廳,把我要和愛恩社長約會的事情告訴了媽媽知道。
 
知道了兒子終於和女生去約會了,媽媽非常地高興。
 
接着,她開始為我打點一切,就似是為個小學生去旅行前打點一切的一樣。
 
「天從明天穿這件好嗎?這樣看起來比較斯文啊,還是這件比較好呢?絕對不可以失禮啊。」
 
雖說子女在父母的心中永遠都是小孩,但沒有必要真的把我當作小孩照顧,連穿的衫褲都為我準備吧。
 
我嘆了口氣,心想接下來還有得煩了。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不問小紫穿衫褲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