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發生的事情,使得大家非常緊張。
 
明悕在坐沙發上,喘着粗氣,呼吸非常素亂。
 
在這麼緊張的時刻,唯有醫生比較冷靜。
 
他迅速地從明悕的病人服褲袋子中取出了個東西,這個東西呈「L」的形狀,就似是哮喘噴劑的樣子。
 
接着,醫生把噴劑放到明悕的口中,就似含着浮潛呼吸管的一樣,讓明悕含在嘴裡。
 


然後醫生按下噴劑上的按鈕,一下噴發的聲音傳到大家的耳中去。
 
在醫生把噴劑從明悕的口中拿去後,就在明悕的耳邊說:
 
「呼,吸,呼,吸,呼,吸。」
 
醫生有節奏地說着,而明悕也跟着醫生的節奏去做。
 
果然,接下來明悕的呼吸平穩起來,呼吸也不再粗糙,也不再嗉亂。
 


當明悕重新調整好呼吸之後,她對醫生慢慢地說道謝。
 
一旁的護士準備好血壓計,接下來就為明悕進行檢查。
 
檢查需時,大家都屏息以待,氣氛比起在考試時派發試卷還要叫人緊張。
 
我留意到愛恩社長的表情,她現在的表情是多麼的不安。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有這樣的表情。
 


平時愛恩社長總是女王的模樣,總是自信十足,就似是所有的事物早就被她所凌駕,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但現在,不安流露在她的臉上。
 
就似是在說發生在明悕身上的事情,是她沒有辦法凌駕得到,她沒有辦法去控制,也超出她知識的範圍。
 
現在,唯有醫生才能幫到明悕。
 
就算愛恩社長的女王氣勢再強,在此刻也是無力。
 
「醫生,一切正常。」
 
護士向醫生報告,而醫生點頭以示了解。
 
「安全了。」


 
當醫生如此宣佈後,大家都呼出了一口氣,一時緊張起來的氣氛總算是緩和下去了。
 
護士為了讓氣氛恢復到事情發生前的那樣,便說要和小朋友們去玩遊戲。
 
醫生則留在明悕身邊,確認着明悕的情況,待明悕的情況平穩了才作其他的事情。
 
「明悕,怎樣了?沒事吧?有沒有那裡覺得不舒服?胸口有痛嗎?這裡有問題嗎?」
 
愛恩社長上前了去,對明悕猛地問道。
 
「哈哈…沒事啊,妳看啊,我不是很精神嗎?」
 
「嚇死我了,小悕,我不是要求過妳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嗎?」
 


面對愛恩社長,明悕只好摸着後腦杓苦笑。
 
待明悕的情況平穩下來後,醫生分咐着明悕,叫她休息,別讓自己太過激動。
 
隨後醫生收拾着東西,從一旁暫離。
 
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剛才緊張的氣氛已經完全散去,現場變回了歡樂愉快的氣氛。
 
生日會在歡樂的笑聲之下,繼續舉辦下去。
 
而接下來的活動,就是生日會的高潮位,切蛋糕。
 
「各位小朋友的,送蛋糕的哥哥來了的。」
 
一把熟識的聲音傳到耳中,一個熟識的人出現在我眼前,送蛋糕來的人,竟然是肥宅師兄。


 
「哇,肥哥哥!」
 
「呵呵,生日快樂的。大家一起來切生日蛋糕的。」
 
「嗯。」
 
壽星在從肥宅師兄手上捧過了用盒裝起的生日蛋糕,並在護士的幫忙下放到餐桌去,開始插上蠟燭。
 
「肥…肥宅師兄?」
 
「啊?天從的,也在這裡的。」
 
絕對沒有認錯人,在我眼前的人是肥宅師兄。
 


不論是外形,還是聲線,甚至尾音,都肯定是肥宅師兄。
 
「承澤,好久不見了。」
 
「小悕的,身體好的嗎?」
 
「哈哈…其實我剛剛病發了。」
 
肥宅師兄才剛來,明悕就似是見到了個老朋友一樣走了上去聊天。
 
明悕同樣被稱為「小悕」,從這種稱呼來看,他們兩個人是認識,而且是熟識。
 
愛恩社長和明悕是熟識的關係,肥宅師兄和明悕也是熟識的關係,莫非!?
 
「你們三個,難道是……」
 
我的雙眼來回望着他們三個人,而關於他們三人的關係,有一個答案湧現在我心中。
 
他們三個人一同點了點頭,而明悕代表了大家說話。
 
她抱住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的手,左擁右抱,對着我說:
 
「我們從小時候就待在一起的朋友呀。」
 
明悕很自豪地說。
 
事情的一切,來龍去脈,在切蛋糕和唱生日歌過後,肥宅師兄一邊吃着蛋糕一邊告訴我。
 
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以及明悕,是三個從小就待在一起的好朋友。
 
不論是幼稚園,還是小學,甚至是中學,三個人都是讀同一所學校。
 
所以,明悕也是香江中學的學生。
 
不過,她從未到過香江中學上課,原因是她的病。
 
她患上的是一種罕見的病------後天香江綜合免疫力缺乏症,簡稱香江綜合症。
 
這個病並不是由病毒所引起,而是從心理引起。
 
明悕自小就接受嚴格的教育,她的父母都是完美主義,凡事要求明悕做到一百分。
 
接受最好的教育,考取最佳的成績。
 
比鄰家的同年齡小孩參加更多更好的興趣班,比同年齡的孩子更早學習新事物。
 
少玩耍,多學習,勤有功,戲無益。
 
和肥宅師兄及愛恩社長一起玩耍的時間,隨年齡增長而不斷減少。
 
在讀小學的時候,就只有在小息時能夠一起玩樂。
 
所以,明悕受到的壓力,比誰都要來得大。
 
而升中試,就成為了壓力的引爆點。
 
明悕的父母對她的期望相當大,認為她一定能夠應要求考入香江最好的學校杏壇中學。
 
但明悕這次失手了,未能考入杏壇中學,僅能考入香江中學,無法完成父母的要求。
 
明悕這次的失敗,使父母對其大失所望,把父母的期望都辜負。
 
在心理上無法接受「辜負」和「失敗」,從小到大一直累積的壓力,終於在這次的「失敗」中爆發。
 
香江綜合症引起了各樣的並發症,使明悕一度陷入危險期。
 
上天沒有帶走她的生命,不知道是慈悲還是殘忍。
 
因為當明悕渡過危險期並恢復了神智後,被告知她的病是一種罕見病,為了長期觀察和研究,也是為了明悕的生命,她被禁足,必須長期住院。
 
而明悕的父母,不知道是怎樣,在明悕得病的半年後,就再沒出現過。
 
至於住院的費用,因為是院方強迫明悕留下進行觀察和研究,所以費用全免。
 
結果上學這回事,已經與她無緣。
 
不過,香江中學並未除去明悕的學位,反而為她進行電腦視像教學。
 
而愛恩社長,從中一開始,每日放學後都會去探望明悕。
 
和她聊天,和她說說笑笑,指導她學習,愛恩社長不辭勞苦做着這些事情。
 
愛恩社長之所以每日四時正準時離校,就是為了明悕。
 
醫生對此非常歡迎,因為保持心情偷快似乎對病情有幫助。
 
這樣一做,就直到至今。
 
現在的明悕,病況比當年的要好了。
 
視情況而定,她偶爾還能外出,但必須要有十六歲或以上的人伴同。
 
不過,當她的血壓上升許多的時候,就會病發,引起各種症狀。
 
要是病發了,有研究出來的那些噴劑可以幫明悕抑壓病情。
 
另外,明悕也能透過藥物,控制及預防病情。
 
把肥宅師兄的話聽完後,我覺得愛恩社長和明悕她們兩個人之間的友誼,雖然沒有詳細說明,但我知道是非常的深厚。
 
不知道是不是兩個人都同病相鄰?
 
我的意思是,她們兩個都曾有過不好的經歷。
 
不管是怎樣,愛恩社長一直以來待在明悕的身邊,支持着她,真是很了不起。
 
雖然愛恩社長表面是個女王,但其實很關心人,對小孩子也很溫柔,有情有義,不是一個冰屬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