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綜合症,這一種由心理引起的病,很不幸地發生在明悕的身上。
 
這個病令她無法上學,也失去了父母。
 
還好她還有愛恩社長這一位知已,否則我是不敢想像。
 
生日會在黃昏時間結束,各位病人都得返回自己的病房去。
 
我伴隨着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他們,送明悕回去她的病房。
 


明悕的病房和其他病房的大小無異,不過明悕是長期住院的關係,所以病房佈置得像睡房一樣。
 
玩偶和明星海報,手提電腦、衣櫃、化妝台,另外還有一些動漫掛畫。
 
如果不說,實在不知道這裡是病房。
 
明悕的病,似乎是要保持心情愉快和輕鬆,才能有效地阻止發病。
 
聽肥宅師兄說,如果明悕的心跳得太快,就很容易發病。
 


不論心跳加速是因為運動,還是因興奮而起。
 
「明悕的,我們要走囉。」
 
「拜拜啦,承澤。」
 
「小悕,我改天再來探妳,今晚好好休息。」
 
「行啦,小恩,妳越來越似個大媽囉。」
 


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都向明悕道別,在道別過後就離開病房。
 
我和明悕今天才認識,而且以後可能都不會見面,我就對她點點頭道別。
 
不過,明悕對我輕輕的揮手道別,說:
 
「拜拜,小從。」
 
這個女生,我覺得她真的好厲害。
 
明明發生了這麼多不幸的事情在她身上發生,但她還是笑容滿臉的。
 
到底應該是說她樂觀開朗,還是堅強比較好?
 
「拜…拜拜。」


 
我緊張地回應着明悕,然後就和愛恩社長他們一同離開病房了。
 
接下來,大家一同乘坐小巴,離開了醫院,從戴帽山山腰回到城市去。
 
回到城市去後,就各自回家,今天的行程就此結束。
 
我回到家裡,吃過飯,洗過澡,然後進行今天份量的小說寫作。
 
對於增加小說可觀性的事情,我已經沒在想了,現在只專心於內容的寫作,盡能力把故事寫到最好。
 
不過在寫小說的時候,我在想,到底能不能加入一個像明悕一樣的角色呢?如何要加入的話,劇情又如何安排呢?
 
雖然和明悕相識不夠一天,但是她卻在我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特別是她的笑容,那種雖然身於疾病之中還露出的開朗笑容,真的好美麗。
 
比起小翠真的好上數百倍!
 
那傢伙一整日就板起臉,似隻刺蝟一樣豎起尖刺,時不時就插我,唯有嘲笑我的時候才會笑,實在可惡。
 
想起那妖女就火大了,不過,我怎麼突然就想起她呢?
 
「繼續寫作,繼續寫作。」
 
我整理好自己的思潮和情緒,把剛才提及的事情甩開,重新投入寫作。
 
不過,家裡總是有很多叫人分心的事情發生。
 
例如我妹妹。


 
「哥哥。」
 
「哇!怎…怎麼妳走路都沒聲音的!」
 
「甚麼!哥哥回想今天的約會想得太過入神連我進來了都不知道!?」
 
「所以妳是來做甚麼的?」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嘿嘿」地笑了笑,然後坐到床邊,手肘壓大腿,手托頭,一臉聽故事的樣子,說:
 
「沒啦,就是來八卦八卦。」
 
「八卦甚麼?」
 


「當然是哥哥的約會囉。」
 
我的約會故事沒甚麼好說,乏善可陳。
 
簡單來說,就是自己表錯情,痴心妄想了,然後被帶到生日會去了。
 
我半瞇起眼望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心中不禁在想這個妹妹幾時變得這麼八卦。
 
「沒有,沒有妳想聽的事情。」
 
我簡單地說了一句,然後繼續寫作。
 
「怎麼會沒有,一定有甚麼的,告訴我啦,哥哥!」
 
「真的沒有。」
 
「說啦!大家都想聽!」
 
「大家!?」
 
我對這個字詞起了反應,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是一臉「漏嘴了」的表情。
 
從小紫的用詞,再加上她的反應,有一件事情我是肯定了。
 
我再次半瞇起眼睛,然後望向房門,就見有人在偷聽着。
 
「啊哈哈,被天從發現了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在門外偷聽着,此刻被我發現,只好搔着後腦杓苦笑。
 
「唉。」
 
面對着她們兩個,我只好嘆氣。
 
時間來到了兩週之後。
 
媽媽和小紫對於我始終沒提起過的約會事情已經失去興趣,不知道是她們腦補了我的約會劇情,還是怎樣了。
 
我的小說進度不錯,依照這個速度,是可以在香江文創截稿前完成並遞交。
 
愛恩社長依然每日四時正準時離校,而原因當然是去探望明悕。
 
對於愛恩社長每日都準時離校之謎,現在可算是解開了。
 
肥宅師兄只會在星期日與愛恩社長去探望明悕,沒有像愛恩社長去得密。
 
明悕應該只有星期六沒有被探望,有一點屬於她自己的私人時間和空間。
 
自己雖然對明悕印象深刻,但從那天之後,就沒有再見過面,我也沒有再去過探望她。
 
畢竟,自己和明悕是沒有甚麼關係。
 
我不是她的青梅竹馬,也不是她的玩伴,更不是她的再生父母。
 
如果硬是要扯上關係,就只能說是學弟與學姊的關係,但我們從來沒在學校裡見過面就是了。
 
和明悕不會再見面,也不可能再見面。
 
我是這麼認為。
 
不單只是我,就連愛恩社長也是這麼認為。
 
但天意弄人,上天突然給了我一個機會。
 
「雖然我不想拜託你,然而現在只有你能夠做到。」
 
在星期四的放學後,我如常到戲劇社,而還未離去的愛恩社長突然對我說這樣的話。
 
「甚…甚麼事?」
 
「把今天的功課交給明悕。」
 
「我?我去?」
 
「有問題?」
 
「為什麼會是我去?」
 
「戲劇社今天有表演,校方選上了我作舞台司儀,同時,承澤他進行了補課輔導。現在唯有你能夠把今天的功課交給明悕。」
 
我望了望肥宅師兄平常坐的位置,現在才發現他原來不在場。
 
一旁的戲劇社成員也在作最後準備,準備等等的演出。
 
我以為小翠會在場,畢竟她也是戲劇社的成員,不過她並不在場,不知道是去了做其他準備還是回家去了。
 
「愛恩社長,妳覺得由我去沒問題嗎?」
 
聽到我的提問,愛恩社長雙手抱起了胸,樣子是有點不滿。
 
「說實話,我會親自前往,如果能夠拒絕校方的話。」
 
換句話說,愛恩社長是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下,才讓與明悕有一面之緣的我代替她。
 
「羅天從,幫助與否,一句話。」
 
愛恩社長已經沒有耐性,她要求我作出決定。
 
「行,我去就是了。」
 
我回答。
 
這決定去把功課轉交到明悕手上,並不是因為愛恩社長非常壓迫的女王氣勢,雖然這是原因之一,但不全然是。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明悕在我心中的印象。
 
她沒有因為病症而放棄學業,反而像一般學生一樣努力學習。
 
這樣的一個女生,沒有我不幫忙的理由。
 
於是,我答應了愛恩社長,把今天的功課帶到明悕手上,隨後,我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