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明悕相見,事隔兩個星期。
 
雖然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但前往的方法還是記得的。
 
從愛恩社長口中得知,學校附近有個「久巴」巴士站,在那裡可以乘車到私家醫院專線小巴站,然後我就能乘小巴到醫院去。
 
依照着愛恩社長給的乘車資料,久良,我來到了聖.本善私家醫院了。
 
「再回來了。」
 


望着這個地方,我不禁想起之前自己想過的事情。
 
之前一直在想以後都沒有機會會再來到這裡,也不會再和明悕見面。
 
但誰知道,今天竟然發生了這一種事情,使得我和明悕會再次見面。
 
怪不得曾有人說「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自言自語地說過話後,我就向着醫院的北翼前進。
 


來到了北翼,我便記起需要登記才可進入,於是自動自覺地走到櫃檯前去,進行登記。
 
櫃檯前的職員我記得他,他是和愛恩社長聊天的那一位職員。
 
不過他沒有認得我,所以不像和愛恩社長見面時的一樣,和我寒暄幾句。
 
花了點時間進行登記,完成過後我就得到一張訪客證。
 
「請隨身配帶訪客證,也請保管好,如有遺失,罰款五百,多謝合作。」
 


職員把訪客證交給我後,也投來了一句官方式的說話。
 
從這句話中,很明顯他是沒有記得我之前是愛恩社長的同行者。
 
記得不記得,我沒所謂了,反正我又不想和他寒暄。
 
接着,我把訪客證掛到胸口前,然後前往升降機大堂。
 
「叮咚」
 
升降機到達的聲音響起,升降機門隨隨被打開,而我進去。
 
當升降機門再次打開之時,已經是到達明悕的病房所在的樓層。
 
「病房號碼…01、02、03、04……」


 
一邊沿走廊走着,一邊看着掛在病房門前的號碼牌,不出一會就到達明悕的房門前。
 
「是這裡,沒錯了。」
 
確定過後,我就敲了敲門。
 
然而,門裡邊並沒有傳來「進來」或者「是誰啊」的聲音,只有一片安靜。
 
明悕是沒有聽到敲門的聲音嗎?
 
於是我再次敲門,這次比較用力,不怕明悕沒有聽見,我甚至補上句說話:
 
「明悕,我是愛恩她的同學,羅天從,我是替她送來今天的功課呀。」
 


我連自己的身份都表明了,但門裡邊卻沒有傳來任何的回應。
 
是發生了甚麼事嗎?
 
我不禁想起電視劇的情節,說不定明悕在裡頭發病暈倒了?
 
在生日會的時候,本來毫無發病徵兆的明悕,突然就發病,全然脫力。
 
現在會突然發病,實在不出奇。
 
一瞬間心跳狂亂,心臟怦怦怦地跳動着,胸口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跳。
 
下一刻我已經推門,不再等任何回應。
 
如果這裡是日本輕小說,我推門進去就會推見明悕在更衣的場面。


 
如果這裡是電視劇,我推門進去就會見到明悕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但這裡並不是小說世界,也不是電視劇世界。
 
我推門,但門是上了鎖,推不動。
 
門沒有被成功打開,我心裡更是急,不知道怎麼做才對。
 
現在是要打九九九嗎?還是叫白車?還是叫醫生?先撞進去會不會更好?
 
就在我急得亂了步調的時候,一位負責做清潔的阿姨推着清潔車過來。
 
有救了,來得真合時。
 


「阿姨裡面好像發生了事!」
 
「嗯?發生甚麼事?」
 
「不知道,但沒有人應門!說不定明悕她是暈了過去!」
 
我一臉氣急,但清潔阿姨卻一臉氣定神閒,在她聽到我說話後更添了一份疑惑。
 
「暈了過去?奇怪了?我剛才還見她在娛樂室那裡教小朋友畫畫的呀。」
 
「娛…娛樂室?畫畫?」
 
「你不知道嗎?明悕這個時間會教小朋友畫畫的呀,在娛樂室那裡。」
 
我希望只是自己虛驚一場,我希望事實正如這位清潔阿姨所說的一樣。
 
聽到了阿姨的說話後,我馬上前往娛樂室,也即是之前舉辦生日會的那裡。
 
而當我來到娛樂室,推開了門之後,就見這一個場面。
 
「明悕姊姊,妳看我這個畫得怎麼樣?」
 
「嗯,這隻獅子畫得好可愛啊。」
 
「明悕姊姊,我這個呢?」
 
「不錯呀,如果這裡加個花花的話,哈,這樣不就更好嗎?」
 
「哇,明悕姊姊畫得好漂亮呢,可不可以教我畫這個花花。」
 
「當然可以囉,等等就教大家畫這朵花花吧。」
 
受到小朋友歡迎的明悕就在娛樂室裡頭。
 
她被小朋友包圍着,小朋友問着她關於畫畫的事情,而明悕則笑着一一回應。
 
小朋友就在裡頭畫着畫,而明悕就教導他們,娛樂室變成了一個小畫班。
 
看到這個場面,知道明悕沒有發生意外,我頓時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呃?小從。」
 
明悕留意到我的出現,便對我打起招呼,同時揮動在胸口前的手。
 
「妳好,又見面了。」
 
我走近了過去,同時把愛恩社長交給我轉文的功課交到明悕的手上去。
 
「愛恩她今天有事忙,所以學校今天功課拜託我轉交了。」
 
「是這樣啊,謝謝你了,小從。」
 
明悕對我歪了歪頭,笑了笑,看見她這個動作使我聯想起小嗯,也即是我小說的女主角愛文。
 
一思及此,我就想到得盡快回家,完成今天寫小說的量。
 
於是,在我把任務完成後,我就對明悕說:
 
「那麼,我先走了。」
 
話聲落下後,我就轉身離去,但這時,明悕竟然叫住我。
 
「小從,等一等啊。」
 
我轉身望向她,就見她遞來了白紙和顏色筆,說:
 
「小從一起來畫畫吧。」
 
「吓?」
 
「是這樣的,醫院將會舉辦個賣物籌款活動,我和一班小朋友,還有幾位醫生,打算一起推出畫冊,幫忙賣物呢。」
 
「吓?」
 
「所以小從也來一起畫吧,幫忙增加數量啊。」
 
叫我畫畫?
 
如果我會畫畫,我早就把增加自己小說可觀性的事情解決掉了。
 
叫我畫個火柴人,我還是可以,但要我正正常常的畫個人或物,我是做不了的。
 
「對不起,繪畫的事情我……」
 
「不用擔心自己畫不好,隨心而畫就可以了啊。」
 
話後,明悕望了望一旁的小朋友。
 
小朋友雖然畫得東歪西倒,也有些根本不知道在畫甚麼,但每個小朋友都畫得相當開心,臉上是帶着笑容的。
 
我想,他們能畫得這麼開心,是因為他們是隨心而畫。
 
不在意別人的見光,我喜歡這樣,我就這樣畫。
 
這一份心境實在難得呢。
 
「不了,繪畫我實在是……」
 
明悕沒有把我的話聽完,她突然就拍了拍手,吸引了小朋友的注意,說:
 
「各位小朋友,一起來邀請這位天從哥哥一起畫畫好嗎?」
 
「好!」
 
接下來,小朋友都來到我面前,不斷叫着我一起畫畫甚麼。
 
每個小朋友都充滿了熱誠,有些小朋友甚麼說要教我畫畫,也有些已經對我說着一些畫畫的知識。
 
被包圍之下,我不出幾秒就投降。
 
而明悕,就遮着小嘴,發出着「行動成功」的輕輕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