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說過我畫畫很不行……」
 
「怎麼會呢?這個土豆很可愛啊。」
 
「那是一隻企鵝……」
 
「呃……」
 
「我根本不應該畫畫!」
 


因為被一班小朋友熱情地邀請了,所以自己就自然地坐了下來,開始跟大家一起繪畫。
 
我嘗試把自己小說中的企鵝傻B畫出來,但卻被明悕誤認為土豆。
 
真是太叫我丟臉,我早就說不應該畫畫的。
 
我都盡出洋相了啊!
 
明悕知道她誤認了我的作畫,一時語塞,只好搔着頭髮苦笑。
 


我瞥了她一眼,然後就想要把自己那張畫揉成一團,掉到垃圾桶。
 
但明悕阻止了我。
 
她察覺到我的舉動,在我要把畫揉成一團的時候,她就已經從我手上搶走了畫。
 
「妳怎麼了?」
 
「其實也不是畫得很差呀,你把它掉了,它會好慘的啊。」
 


「我畫得這麼差,為什麼還要留下來?」
 
「不是啦,小從,你看。」
 
話後,明悕把我的畫作放到桌上去,整齊放好。
 
我看到自己的那隻被誤認為是土豆的企鵝,身體頓時一陣燙,感覺十分尷尬。
 
自己真在是想要對它視面不見了,恨不得馬上把它撕碎掉。
 
但是,明悕沒有因為我那張不堪入目的畫作而別開眼睛。
 
她反而注視着它,甚至拿起了附近的一支鉛筆,在我的作畫上繼續繪畫下去。
 
我看得呆眼了。


 
在明悕手上的鉛筆,猶如在起舞一起,多姿多彩。
 
鉛筆尖劃過白紙的聲音響起,一條又一條的線被拉出畫出。
 
線條被連接,被結合,她在把腦海中的影像,透過鉛筆重現出來。
 
簡直是在變魔術,本來被誤認為是土豆的企鵝畫作,隨着明悕翩翩的起舞,竟然變成了一張動漫風格的畫作。
 
明悕讓「土豆」真的變成了企鵝,不過是個企鵝娃娃。
 
而在企鵝娃娃的後方,有一個小女孩開心愉快地抱着它,就似是收到了喜歡的生日禮物一樣。


 


「雖然只是個草稿,不過大致上是這樣的構圖了。」
 
明悕「鏘鏘」地對我展示了全新的畫作,滿意地笑着,又說:
 
「這就是小從和我一起的合繪了,畫冊裡一定要有這一張才行呢。」
 
要不是我親眼見到,我才不會相信。
 
自己那張不堪入目的畫作,搖身一變,竟然變成了這樣的一張佳作。
 
「好…好厲害…雖然我不懂,但真的好厲害。」
 
「小從,謝謝你的稱讚。」
 
什麼叫化腐朽為神奇,今天我親眼見識到了。


 
在我還因為明悕的技術而驚訝得未有完全回神過來時,好幾位小朋友已經走近了過來,看看明悕的作畫。
 
「哇,明悕姊姊好厲害啊。」
 
「明悕姊姊,妳到底是樣做到的啊?」
 
聽到了這些稱讚的說話,就有更多的小朋友圍了過來,欣賞着明悕的畫作。
 
小朋友們都覺得明悕十分厲害,無一不哇言,還嚷着要明悕教他們。
 
明悕笑了,被小朋友包圍的她露出着愉快的笑容,隨後,明悕便一一的教導着小朋友們,直到病人返回病房的時間來到。
 
我竟然不知不覺就待到這個時間,明明我還趕着要完成今天寫小說的量。
 


是因為我被明悕的笑容吸引住,所以忘記了回去的想法?
 
病人返回病房的時間已經到了,負責帶領小朋友回去的護士和醫生,也一一把小朋友帶回他們的病房。
 
「拜拜,明悕姊姊。」
 
「拜拜。」
 
小朋友們對明悕說再見,而明悕也輕輕地揮着胸口前的手,一一和小朋友道別。
 
明悕看起來就像個幼稚園老師,或是是小學老師,我是這麼覺得。
 
雖然明悕患上了香江綜合症這個稀有的病,不過她的臉上總是有着笑容,到底是四周的環境影響着她,還是因她的樂天開朗性格?
 
「小從。」
 
「啊,喺?」
 
「可以麻煩你送我回病房去嗎?因為醫生都在送小朋友回去呢。」
 
明悕跟愛恩社長同年齡,不過香江的制度是十八歲才屬於成年,所以未滿十八歲的明悕,還是偏入了兒童病房。
 
基於照顧兒童的原因,所以往返病房或者出入任何地方,也需要醫生護士接送。
 
不過因為明悕又不是六七歲的小朋友,所以在有十六歲或以上的人陪同下,也可以往返病房,無需醫生護士在場。
 
平時有愛恩社長在,明悕便可以和愛恩社長一起返回病房。
 
不過今天愛恩社長不在,而似乎明悕想我代替她一下。
 
送明悕回去病房不會花我太多時間,所以我答應了明悕。
 
於是,明悕通知了醫生說由我陪同她往返病房後,我們便離開了娛樂室,回到病房去了。
 
和兩週前一樣,明悕的病房沒有甚麼改變。
 
依然是掛着動漫的海報和掛畫,就是一個喜歡動漫的女孩子房間。
 
只是房間有點亂,似是進行過一些創作而沒有把地方收拾好。
 
「謝謝你了,小從。」
 
「別客氣,那麼我也該走了。」
 
「嗯,謝謝你代替愛恩送來了功課呢,也謝謝你參與了畫冊的繪畫啊。」
 
明悕拿出了我和她一起合繪的那張畫,在我面前展示着。
 
我那有參與甚麼繪畫,整張畫我內容,我只佔了百份之十,其他都是明悕畫的呢。
 
對於明悕的說話,我苦笑以對,然後說聲再見便轉身離去。
 
「小從,等等啊。」
 
「嗯?」
 
「賣物活動你也來參加吧,大家都會好開心的。」
 
「賣物活動啊。」
 
「嗯,下星期日啊,記得過來啊。」
 
「我考慮看看吧。」
 
「嗯!」
 
明悕歪着頭笑,表情看起來是聽到我「我當然會來」的答覆一樣。
 
她到底是會錯了我的意思,還是很有信心我一定會出現呢?
 
當她這一聲落下之後,就是和我道別的聲音,而我也說了聲再見,接着便轉身離去。
 
但我再一次停了下來。
 
是明悕又叫住了我嗎?
 
不是,明悕沒有再一次叫住。
 
反而是我叫住她,因為在這一刻我腦內非常突然地打起了個激靈。
 
一個想法從我腦海之佈炸了開來。
 
「明…明悕!」
 
「嗯?怎麼了?」
 
「妳…那個,明天還會在這裡吧。」
 
「呃?基本上我都會在醫院啊。」
 
「我是指在病房裡。」
 
我得問清楚,免得發生誤會,讓我以為明悕發病暈倒然後找人求救。
 
「嗯,明天都會在病房裡,如無意外的話。」
 
「很好!明天,我應該會再來!妳等我。」
 
「呃?小從,怎麼突然就…?」
 
我留下了這句話,然後就走出了明悕的病房。
 
我的心跳得很快,全因我腦內突然炸出了個想法,而這個想法關乎到明悕。
 
也關乎到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