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裡,我完成了今天的寫作量後,便開始整理着我炸出來了的想法。
 
這個想法關乎到明悕,也關乎到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明悕叫我下週日來幫忙進行賣物活動,而因為「幫忙」這兩個字,使得我這想法炸了出來。
 
增加我的小說故事可觀性的方法,我是想到。
 
答案是在我的小說故事中加入「插畫」這一個原素。
 


但問題是,我做不了來。
 
我不會繪畫,而我身邊也沒有人懂得繪畫。
 
我是放棄了這一個方法,但隨着今天我見識到明悕的作畫技術後,死灰便復燃。
 
我是可以找明悕來幫忙我。
 
讓明悕幫忙我畫插畫。
 


這無疑是一個絕讚的方法,我本應該在當時直接跟明悕說,請求她幫忙我畫插畫。
 
但我一想到,明悕是一位病人。
 
她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工作。
 
再說,我和明悕又不是很熟絡,突然就請她幫忙我,好像太合理。
 
正因為這兩個原因,我當時沒有直接向明悕提出要求,請她幫忙我繪畫。
 


我需要想清楚,我需要一點冷靜,我需要想清楚自己這個方法有沒有問題。
 
而現在,我想清楚了。
 
我需要明悕的幫忙。
 
要我由現在開始學習繪畫,是沒可能趕上香江文創的篩選截稿日。
 
找別人來幫我畫,在我所認識的人之中除明悕會繪得一手好畫之外就沒有別人。
 
就算可以在網上招募有心人,我也不會這樣做。
 
先不說到底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有心人存在,我把自己的角色交給他畫,誰知道他會怎樣做代我的角色。
 
我的角色就等同於我的子女,我才不能把我的子女交給素未謀面的人呢。


 
萬一他跟我校的那個ACG同好會那班怪人一樣,對我的角色又跪又拜又舔………我不敢想像下去了。
 
相反,把自己的角色交給明悕,我真在放心。
 
她連我的那張畫作也不願拋棄,還化腐朽為神奇的把我那張畫作變成一張佳作。
 
這樣珍愛每一張畫的畫師,還可以在那裡找得到?
 
因此,我只能拜託明悕,拜託她幫我畫小說的插圖。
 
這件事不可以給愛恩社長知道,她絕對不會同意明悕幫我畫插畫,因為她知道明悕需要的是休養。
 
肥宅師兄也不可以知道,我怕在愛恩社長的迫令下,他會把一切都告訴愛恩社長。
 


正因如此,明天,我要比愛恩社長早一步到達醫院,並找到明悕。
 
愛恩社長每天都準時四點正離校,而放學時間是三點三十五分。
 
要趕在愛恩社長之前見到明悕,絕對是有可能的。
 
然後,時間來到了第二日。
 
「抱歉,我今天有事忙,媽媽妳不用等我了。」
 
「天從,你去那裡啊?」
 
在老師宣報下課之前的幾分鐘,我已經收拾好東西,準備隨時下課。
 
而當老師宣佈下課並敬禮過了後,我就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留下了這句話,隨即離校。


 
我三步拼兩步的離開了學校,似乎趕上了放學大隊的先頭部隊。
 
離開了學校,我馬上走到附近了馬路,截下了一架的士。
 
在放學時間截下的士,並不是甚麼難事。
 
很多司機都會趁這個時間賺一轉趕着去玩的學生的錢,而今天,司機賺到了我的錢。
 
「小哥,去那裡了?」
 
「聖.本善私家醫院。」
 
在的士上對司機說過了目的地後,司機便駕駛着的士,往目的地前進。
 


不消一會,的士便到達目的地,而現在的時間才四點零五分。
 
雖然比我預期中遲了五分鐘,但是愛恩社長要候車轉車,沒這麼快就到達,最快也要三十分鐘。
 
有三十分鐘的時間是足夠了,我要捉緊時間去見明悕。
 
下車後我直奔北翼,差點忘記叫司機找零錢。
 
來到了北翼,一陣醫院獨有的氣味直撲鼻子。
 
櫃檯前負責登場的職員還未對我投來「請先登記」的目光,我就已經走到櫃檯前說: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登記一下嗎?」
 
職員好像未有認得我,沒有和我寒暄,但我沒在意,因為我不想寒暄,現在也不是寒暄的時候。
 
「請隨身配帶訪客證,也請保管好,如………」
 
「行了,我會保管好。」
 
未等職員把官方式說話講完,我就已經從他的手上拿走了訪客證,並立即掛在胸口前。
 
然後,我走到升降機大堂,等待升降機到達。
 
乘坐升降機時,我是第一次覺得升降機是如此的慢,不知道是我太心急還是這是個事實。
 
「叮」的響起,升降機門打開,我便來到明悕的病房所在的樓層。
 
快速步出,穿過走廊,很快就來到明悕的病房前邊。
 
我敲了敲門,說:
 
「明悕,我是天從,妳在嗎?」
 
我在想她會不會又去了娛樂室,在那裡和小朋友一起繪畫。
 
但沒有,她正如我昨天說的一樣,在這裡等我到來。
 
「小從?啊,我在啊。」
 
門後邊傳來明悕的聲音,她是聲音聽起來相當精神。
 
知道到她在裡邊了,於是我就推門進去。
 
不知為何,此刻我的心情很緊張,緊張得全身都發燙。
 
這種感覺就似是要向一個女生表白的一樣,希望和她成為情侶。
 
「小從,有甚麼事嗎?昨天那麼突然。」
 
進到了病房後,就見明悕坐在床上,正利用電腦進行繪畫。
 
我看到了她正在繪的畫作,心中不禁在想,拜託明悕幫忙我畫插畫是個好決定。
 
「那個,明悕,其實我………」
 
我要把此行的目的告訴明悕知道,但我突然就住了口。
 
因為我忽然間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明悕不答應我,我應該怎麼辦?
 
關於這一點,我昨天完全沒有想過,「會被拒絕」這一個想法在這一刻才出現。
 
被拒絕之後,我應該怎麼面對?
 
這是有機會發生的,而且機會相當大。
 
我和明悕相識才兩週,算上這一次,我們才見過三次面。
 
試問在這個還不熟識的關係下,她會答應我的機會有多大?
 
行不通的,行不通的,行不通的。
 
在和明悕的關係沒有熟絡之前,請求她幫忙我畫插畫這件事會被拒絕的。
 
被拒絕的話,臉就被丟了。
 
如果被拒絕了,說不定她可能會對我起了戒心,就算以後熟絡了,也不打算幫忙。
 
甚至可能會害怕了我,不願再和我見面。
 
這個情景不是見過嗎?電視劇在表白後被拒絕是這麼演,小說劇情也是這麼寫。
 
雙方的關係會變得尷尬,然後來往就會漸漸地減少,最後疏遠。
 
有些人不敢向心儀的對象表白,就是因為害怕失敗後的各種結果。
 
而現在,我在因為這些可能會出現的結果而感到害怕,打算就此回頭算了。
 
可是!
 
當我想到小紫和媽媽被交換了身體,我就知道我得硬着上。
 
能夠和小翠進行對決的機會,這次說不定就是最後一次,為了幫媽媽和小紫恢復身體,我一定要在小說創作上贏過她。
 
不可以失敗,我一定要贏過她。
 
勝率能增加多少,就增加多少,只要有增加勝率機會,我都要做。
 
鼓起勇氣吧,羅天從!
 
告訴眼前這個女生知道,你需要她,只有她才能幫到你。
 
「小從?怎麼了?不舒服嗎?」
 
見我突然住了口,明悕一臉不解。
 
「小從,要不要我幫你叫醫生,你的臉色很……」
 
「明悕!」
 
「喺!?」
 
「其實…其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