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嘴巴張大,眼睛也睜大,眼鏡差點就要滑過鼻子。
 
對於明悕這一個要求,我被嚇得手足無措。
 
「那…那個…這樣一點…我…我這個呢…呃…我……」
 
我想要說些甚麼,但就似是忘記了如何說話般擠不出任何一句話。
 
我嘗試着用身體語言去表達,手舞足蹈,指手畫腳,就似是猴子上身的一樣。
 


明悕對我這麼說,算是向我表白嗎?
 
我應該又要怎麼回應她?
 
小說和電視劇通常都在這個時候暫告一段落,又或者換成另一個場面。
 
但在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暫告一段落這種事情,難道我現在跑出去,明天再來嗎?
 
看到我都急慌了,明悕做着叫我冷靜的動作,同時苦笑。
 


「小從,吸氣,呼氣,吸氣,呼氣,吸氣,呼氣。」
 
「嗄!呼!嗄!呼!嗄!呼!」
 
我按住胸口,開始依照明悕的說話的節奏進行呼吸。
 
慢慢地,心情是平伏了一些,沒有再太過緊張。
 
話雖如此,但我還是處於一個緊張的狀態,只是比剛才好一點而已。
 


「明…明悕!」
 
「喺?」
 
我靠近到明悕面前,嘗試把我的想法說出來:
 
「雖…雖然明悕妳很漂亮,人又好又溫柔,可…可是,我…我們才認識了好幾天,所…所以我覺得,那個,我們是不是應該再加深認識一下,然後再講男女朋友呢?」
 
「啊?」
 
「我…我不是說明悕妳不好,妳是很好的,但是,這樣的展開,那個,實在是…妳明白吧?哈哈。」
 
「小從,你……」
 
「不,不是的,我…我沒有討厭妳的…明悕妳這麼好,我又怎麼會討厭呢?但,但是啊,這麼突然的發展,那個我…」


 
「小從,小從呀。」
 
「而,而且呢,愛情不是遊戲來的呀,不應該隨便就與別人一起,妳明白嗎?喜歡啦,迷戀啦,愛啦,這些都是不同的,我覺得,應該先搞清楚,妳明白嗎?就是這樣,對,就好像……哎呀!!」
 
突然間,我的耳珠傳來了一張劇痛,這一陣劇痛打我的說話打斷。
 
也是這一陣劇痛,讓我回過神,發現了明悕正在捏我的耳珠。
 
「痛!痛!痛!」
 
「要換我說話了嗎?小從。」
 
「對…對不起。」
 


這似乎是明悕對付小朋友的招式,是讓一個吵吵鬧鬧的小朋友停止說話的招式。
 
明悕鬆開了手後,就開始說話。
 
而我,因為被她捏過,才冷靜了一點,不再吧啦吧啦地講話去說明自己的想法,安靜下來聽明悕講話了。
 
「小從,有一件事,我想你是誤會了啦。」
 
「誤會?」
 
話後,明悕從床頭取出來一個東西,並「鏘鏘」的遞到我面前。
 
那是一本書,而且是一本小說,標題是《和男朋友做的十件事情》。
 
「其實呢,我一直都好想體驗一下書裡邊的情節了,所以才拜託小從你當我的男朋友,讓我體驗一下,不覺得小說裡邊的情況發生在自己生命之中是件好浪漫的事情嗎?」


 
我想告訴明悕一件事。
 
如果發生在生命中的小說情節是浪漫的愛情故事,那麼的確是很浪漫。
 
但如果發生的是魔幻小說的情節,例如巫術,身體調換,那就只會帶來各種的麻煩和悲劇。
 
如果事情是活在了小說世界又如何呢?
 
看起來的確挺浪漫,但深入去想一想又如何呢?
 
自己只能依照故事發展走下去,失去了自由意志,主角要經歷甚麼,自己就要經歷甚麼。
 
故事的女主角喜歡自己,只因為故事的發展,與自己本身無關,與愛情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試問在沒有愛情沒有自由的故事世界生活,又有何意思?
 
「所以,明悕妳的意思是想我扮妳的男朋友?」
 
從思潮中離開,返回現在的話題,我對明悕這麼說。
 
而當明悕聽到我這麼說後,她笑着說:
 
「BINGO!就是這樣了。」
 
不知為何我沒有感到失望,反而感到有一點安心。
 
「只要小從答應扮我男朋友,讓我體驗過這本書的劇情,我就會幫小從畫插畫。」
 
「好的,我答應了。」
 
如果明悕剛開始時就這麼說,說得詳細一點,剛才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要扮明悕的男朋友,這件事我答應了,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件能力以外的事情。
 
而且,為了得到明悕的幫助,為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加上插畫,增加可觀性,我非做不可。
 
但是,在這裡,我有一個問題。
 
「不過,我到底要做些甚麼才對?」
 
我沒有讀過明悕手上那一本《和男朋友做的十件事情》,而且我也從未見過這一本書。
 
不論在二手書店,還是書局,甚至圖書館,我也未曾見過這一本書。
 
可能是我不常在愛情小說區游走吧,畢竟男生都比較喜歡讀冒險的小說故事。
 
在我沒有讀過這一本書的情況下,我根本不知道我應該要做點甚麼。
 
「嗯…讓我看看啊。」
 
明悕聽到話後,便打開了小說,翻到講述和男朋友要做的第一件事情的那個章節。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到情侶餐廳用餐。」
 
好的,現在已經把第一個問題解決掉。
 
扮演着明悕男朋友的我,根據她手上的小說,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她到情侶餐廳用餐。
 
而即時的,第二個問題來了。
 
去那一間餐廳?是用早餐午餐晚餐?幾時?
 
這些時間地點的事情並不是第二個問題,應該說,這些根本不是問題,就連由誰來付錢也不是問題。
 
「即是說要離開醫院?」
 
「沒錯。」
 
對於我提出的問題,明悕肯定地回答。
 
「明悕,話說在前,我不是因為妳有病而關注妳,但問題是,妳是醫院的病人,怎麼可能外出?」
 
這就是第二個問對的問題,我把這問題說了出來。
 
我不相信醫院會就這樣給個病人外出,特別是明悕這樣特別的病人。
 
如果沒辦法外出,那麼小說裡的故事就沒有辦法體驗得到。
 
而我敢肯定,之後會出現和男朋友要做的第二件事、第三件事情、第四件事情,直到第十件事情,也是在醫院外進行的事情。
 
沒辦法離開醫院的明悕,那有辦法去做這些事情?
 
「嗯,其實呢,我自己也有想過這一點。」
 
明悕合上了小說,然後繼續說:
 
「突然向我的主診醫生說要外出,他是絕對不給批准。」
 
「所以明悕……」
 
「所以啦,只要表現良好的話,說不定就能換取一次的外出機會。」
 
「表現良好。」
 
「就是沒有病發,而且精神滿滿的。」
 
接下來明悕把一個想法告訴了我知道,她打算利用下週日的義賣活動。
 
在良好狀態下參與活動,然後當活動大功告成後,再向主診醫生提出外出這個要求。
 
她認為,醫生說不定會因為她的「良好表現」,而判斷適合外出。
 
我聽完了明悕的計劃和想法,不禁說:
 
「這樣真的有用嗎?」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眼前只有這個機會了啊。」
 
「我想問,如果最後沒有得到外出的機會,那個插畫的事情……」
 
「這樣我的答覆就是『回家等消息』吧。」
 
回家等消息------是出自工作面試時的對白,基乎是和「你不會被取錄」一樣意思。
 
我聽到了明悕這麼說,心裡不禁一陣慌。
 
「明…明悕,拜託妳不要這麼說好嗎?」
 
「呵呵。所以呢,小從,你就好好祈求事情順利吧。」
 
明悕有點壞心眼這樣說。
 
之前明悕邀請我下週日一同參與義賣活動,我當時並沒有參與的想法。
 
但現在我知道,我是非參與不可。
 
神!請袮保佑一切順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