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不知道是不是被神明保佑了。
 
義賣會雖然發生了一點小插曲,不過還是順利的完滿結束。
 
明悕在義賣會上沒有病發,而且精力充沛的,完全看不到她是帶病在身。
 
之後在她主診醫生的評估下,明悕得到了一次外出的機會。
 
聽明悕說,她能得到機會不單單只因為她身體狀況良好,也是一次實驗。
 


是對明悕的康復程度的一個測試,也是試驗香江綜合症對醫院以外的城市環境有向種反應。
 
所以,明悕這次外出有兩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必須要有十六歲或以上的人陪同,包括接送往返。
 
這是當然的,先不說醫院方面也擔心着明悕,我身為明悕的扮演男朋友,是必須要在她的身邊。
 
第二個條件,每一個小時必須要致電醫院,報告情況,以及六時半之前必須返回醫院。
 


這兩個條件明悕同意了,而我也同意了。
 
另外,明悕和我都知道,這次的事情不可以讓愛恩社長及肥宅師兄知道。
 
所以明悕要求了醫生為她外出的事情保密,而醫生也同意了。
 
最後,我和明悕,為了體驗小說情節而展開的假約會,開始了。
 
時間來到了假約會的那一天。
 


今天的天空不錯,雖不是萬里晴空,但雲薄無雨,也可以見到藍天。
 
經過了上一次和愛恩社長的「約會」,有了經驗的我,知道今天應該穿怎樣的衣服了。
 
我穿起了簡單的便服,外配一件背心,很是平常。
 
再像上一次這樣穿西裝,我非死不可,是自殺死。
 
因為小說體驗約會的第一站是一起在情侶餐廳用餐,所以我就空了肚子,沒吃早餐,直接前往醫院,和明悕會合。
 
「小從,早安。」
 
「早上好,明悕。」
 
來到了明悕的病房,就見醫生為明悕在最後的狀況檢查。


 
而早就換好了衣服的明悕,就乖乖地接受着着檢查。
 
不再是穿病人服的明悕,充滿了新鮮感,看起來和病人是扯不上關係。
 
明悕所穿的是無肩連身毛衣,很平常不過的服裝。


 
「好,沒問題了,去跟妳的小男友去玩吧。」
 
醫生宣佈了他的診斷,不過說話的尾部份很叫人在意。
 
明悕「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然後就走到我面前,說:
 


「走吧,小從。」
 
「嗯。」
 
急不及待的明悕比我還要快踏出病房門口。
 
看來她對於今天的外出是感到相當高興呢,不知道昨晚有沒有像小學生去旅行一樣開心得不能入睡。
 
我準備身離去,不過這時候醫生叫住了我們。
 
醫生叫住了我們的原因,是要作最後提點。
 
他叫我隨時留意明悕的狀況,也提醒着明悕要按時吃藥,注意身體,也提醒我們準時返回醫院。
 
對醫生表示過明白後,我們離開了病房,向着醫院外邊走去了。


 
「哇!我是第一次走到距離北翼這麼遠的地方耶。」
 
才來到醫院的專線小巴站,明悕就已經覺得是走了很遠的地方,開心得合不上嘴。
 
「來到外邊的感覺很好吧?」
 
我問道。
 
「嗯,超級好的,等等的體驗我是超期待的呀。」
 
原來比起外邊的世界,明悕更期待的是體驗得到愛情小說裡邊的情節。
 
對於明悕這麼強烈的少女風格,我不禁苦笑。
 


而在這時,我忽然想起了個問題。
 
「說回來,金錢方面……?」
 
「啊,這點不用擔心。」
 
「不用擔心是指?」
 
「小從雖然現在是我男朋友,但也只是扮演的,所以等等的一切消費都是自付的,如果有難以計算的,就用AA制。」
 
「可是,明悕,妳有錢的嗎?」
 
「嘖嘖嘖,小從太少瞧我了,我當然是有私己錢的啦。」
 
這樣我就放心了,我剛才還在害怕明悕會說今天所有支出由男方負責這種江女的說話,還好她是明白事理的女孩。
 
並不是我自己沒有風度,而是風度這種事情,也需要視自己的能力。
 
包起了今天的一切支出,我是沒有這能力了。
 
「呀,小巴!小巴!」
 
和明悕說着說着,小巴就已經向我們駛過來。
 
雖然我們是身處小巴總站,不用伸手去截下小巴,小巴也會停在我們的身旁。
 
但不知幾多年沒有試過截小巴的明悕,就是忍不住去截,害司機有點莫名其妙。
 
即使舉止古怪,但我沒有阻止明悕,這件事沒發生甚麼危險,就讓她去做吧。
 
今天過後,不知道幾時明悕才能去截小巴了。
 
「司機叔叔早安啊!」
 
「啊,早。」
 
登車後,明悕在付車資的同時跟司機打招呼。
 
大概是從未試過被乘客說早安,司機是有反應不過來,但被說早安了,司機先生是很高興的。
 
都付過車資後,我和明悕就坐到小巴最後邊的二人坐上去。
 
明悕坐窗口位,我坐走廊位。
 
不出一會,小巴就開動了,向着位於城中的總站開去
 
在小巴開動後,明悕便一直注視着窗外的風景,看着她久遺了的風景,感覺相當高興,嘖嘖稱奇。
 
「明悕,要不要把我的背心給妳?」
 
「嗯?怎麼突然說要給我。」
 
「因為小巴的冷氣有點冷。」
 
我擔心着明悕會因為這些冷氣而着涼,然後引起甚麼事情,例如病發。
 
所以我才會這麼說道,但是,明悕卻對我有點不滿。
 
「小從,我不是說過了嗎?」
 
「嗯?」
 
「不.要.關.注.我。」
 
明悕突然就靠到我面前,她的臉直迫過來,迫近得我能從她的眼睛中見到自己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從一定要把我當作一般人一樣看待,不可以把我當作病人一樣看待。」
 
「可是,這裡的冷氣……」
 
「如果我覺得冷的話,我會自己關掉的呀。」
 
話後,明悕把臉縮回去,並舉起了手,把小巴上針對每個坐位而設的冷氣開關器關上。
 
「雖然過了好多年,但還是記得位置呢。」
 
把開關器關上,就沒有冷氣吹向明悕的坐位。
 
對於能夠成功關上冷氣,明悕感到很開心,不過她並沒有因此而不再對我訓話。
 
「看到了嗎?小從,我自己也可以做得到的啊。」
 
「是…對不起。」
 
「會說對不起就是好孩子,好吧,我原諒你了。」
 
說話過後,明悕竟然摸了摸我的頭,就像是真的把我當小朋友看了。
 
雖說我未成年,但我也不是一個小朋友,我今年已經讀中四了呢。
 
「可不可以別再把我當小朋友了?」
 
「嗯?小從不喜歡這樣嗎?」
 
「不喜歡。」
 
「這樣的話我更想要這樣對待小從呢。」
 
說話過後,明悕又再一次摸我的頭,好像是故意要惹我不滿。
 
「我倒是想看看小從生氣時的模樣。」
 
「哼,我生氣時連我自己都覺得可怕。」
 
「有這麼恐怖嗎。」
 
「當然。」
 
「這樣說反而使我更想要看呢。」
 
突然,我的視線變得相當矇矓,因為明悕竟然頑皮得搶下了我的眼鏡。
 
「喂,妳啊。」
 
「呵呵。」
 
記得和愛恩社長的那一場「約會」,我是非常地緊張,但和明悕的這一次,卻是可以輕鬆得如此交流玩耍。
 
到底是我有了經驗,把事情處理得更好?
 
還是因為這次根本不是個約會,只是陪個認識了一個月都不夠的朋友做些事情,體驗小說。
 
抑或是明悕在我心中是個病人,而且也是即將為我的小說繪畫插畫的人,所以我對她千依百順?
 
又或者是明悕就是一個可以給人輕鬆感覺的女生,所以我們才能這麼交流玩耍?
 
我不知道答案,不過,我和明悕這場體驗愛情小說的約會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