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巴上,我和明悕討論着這次約會的事情,也再次確定我們的第一站。
 
依照明悕那本愛情小說《和男朋友做的十件事情》,我們的第一站,也即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共同在情侶餐廳用餐。
 
說句實話,我不知道情侶餐廳在那裡會有。
 
而且我也不知道情侶餐廳的食品價錢是多少,不過不便宜這一點我是知道了。
 
我是個中四生,沒有打工,零用錢只有爸爸每個月給的,還有自己在學校幫忙做作文功課賺的。
 


明悕「沒有」父母,也沒有工作,她的私己錢其實也只是新年利是錢一直存下來。
 
我們兩人的資金有限,沒辦法完美地體驗到「在情侶餐廳」用餐這件事情了。
 
不過一起用餐我們倒是可以做得到。
 
情侶餐廳我是不知道在那裡找得到,但我知道快餐店在那裡找得到。
 
現在還是吃早餐的時間,我們等等可以吃個歐式早餐了。
 


「沒辦法啦,張就一下好了。」
 
明悕同意了,所以我們的第一站是附近的快餐店。
 
醫院的專線小巴來到了位於城市中的總站,當停好了後,我們便下車。
 
接着就由我來帶路,帶明悕前往一個商場裡的快餐店。
 
我和明悕肩並肩的走着,我看着走在久違了的城市中的她臉上所流露的表情,不知不覺就聯起我媽媽。
 


因為我媽媽沒有讀過中學,所以對校園生活非常的憧憬。
 
每當她到來學校,就似是個小女孩走進娃娃屋,對於一切的事物都驚奇有趣。
 
而現在,明悕是和她沒兩樣呢。
 
不過,因為現在還是早上的關係,大部份的商店還未營業,所以看到的東西並不多,然而明悕還是很高興的。
 
我就沒有她這樣的表情了,畢竟眼前這些商店,對我來說還是同一個樣。
 
每天見,每日見,已經習慣了它們的存在,所以並不覺得驚訝。
 
就似是每本小說都是用同一個公式所寫,賣萌、賣肉、後宮、妹控等等,看多了也只會令人生厭,覺得煩躁。
 
和明悕肩並肩地走着,不出一會便到達了快餐廳的面前。


 
我打算走進去,先去佔個位子,畢竟在早上吃早餐的不單有我兩。
 
但當我邁步出去時,明悕拉住了我。
 
「怎麼了?」
 
「小從!我想吃這個!」
 
在我們面前,其實是有兩間快餐店。
 
一間是主打歐式早餐的「大家食」,另一間是主打漢堡包早餐的全球化連鎖快餐店「牡丹樓」。
 
而明悕想要吃的那一間,不是大家食,而是牡丹樓。
 


「妳想吃牡丹樓的早餐啊?」
 
「小從不想吃嗎?」
 
「我是沒所謂,只是對妳的選擇是出乎意料。」
 
聽說,在國外的牡丹樓是發薪了才吃,這只是聽說。
 
不過,在香江,牡丹樓是沒發薪才吃,這是我所見所聞。
 
在香江的牡丹樓,除了是「低層」的象徵,也是「燥熱食品」的象徵。
 
正值妙齡的明悕,照道理來說應該想吃點層次較高的早餐,而且也不想吃煎炸油膩的食物。
 
但真的沒想到,她會主動提出吃牡丹樓的早餐。


 
對於自己的選擇超出了我的預料,明悕笑了笑,然後說:
 
「因為從小到大,我父母都不批准我吃的呀,難得現在有機會。」
 
明悕突然提到她的父母,我多少是愣了一愣。
 
因為明悕的父母,因為她的病以及她的學業失敗所帶來的不完美,而拋棄了她。
 
所以,我覺得說到明悕的父母,她應該會很傷心,或者憤怒。
 
但明悕卻笑着提及了。
 
「啊,這樣我們吃牡丹樓的早餐吧。」
 


我回了句話,也點了點頭,接着我們就轉身向麥記走去了。
 
花了點時間找到了個二人坐位,也花了點時間在點餐方面,最後,我們終於可以坐下來一起吃早餐了。
 
「哇!這就是傳說中的牡丹樓的套餐了嗎?」
 
「那有傳說級,妳太誇張了。」
 
對於明悕的描述,我不禁苦笑。
 
不過,對於從只聽過而未接觸過牡丹樓的女生來說,的確是個傳說。
 
明悕充滿期待地把套餐盒上的蓋子,本意為她又會哇的一聲,感到喜出望外,不過這次在她臉上的是失望的表情。
 
「吓?甚麼啊,跟電視廣告裡的完全不同,都兩個樣的。」
 
明悕有點不滿地說道,她更把臉頰微微地鼓起,把眼睛瞇起來,變成了「=3=」這個模樣,很是搞笑。
 
「廣告是廣告,現實是現實。」
 
我扮作大師一般講話,把明悕點個清醒。
 
講話過後,我也把我的那個套餐盒蓋子打開,開始享用我的早餐。
 
因為明悕從來未吃過牡丹樓,所以她的餐是由我來幫她點,我兩的早餐都是同一個樣。
 
包面和包底、漢堡扒、炒蛋、熱香餅兩塊,可樂,這就是我們套餐內的食品。
 
確認過食品齊存後,我就打開刀叉包,從中取出餐具以及調味料,開始享用早餐。
 
反而,明悕就坐在那裡,「嗯……」地盯着眼前的食物,一絲不動。
 
「怎麼了?是不是有醫生說不可以吃的東西?」
 
如果吃了使身體過敏的食材而使得明悕發病,這樣就麻煩了,所以我擔心地問道。
 
不過明悕沒有回答我,她只拿起了套餐內的包,分別把包面和包底用左右兩手拿住。
 
「明…明悕?」
 
我不解她在做甚麼,但下一刻答案就來了。
 
明悕把包都放下,然後取來了餐具和調味料。
 
接着,她把鹽和黑椒平均地灑落在炒蛋和漢堡扒上,也把果醬分別搽到包裡去。
 
最後,她把東西都整合。
 
漢堡扒炒蛋包,就被明悕創造了出來。
 
「鏘鏘,厲害吧,是我剛才想到的。」
 
明悕很自豪地說,而我就回答:
 
「才不厲害,這種事情早就有人做了。」
 
「哎!?小從是笨蛋,就算事實如此也應該對我撒個謊嘛,說『明悕好聰明』『明悕好厲害』『好喜歡明悕』才對。」
 
「我應該這樣做嗎?」
 
「對,我們再來演一次。」
 
話後,明悕扮作已經把食物組裝好,對我說:
 
「鏘鏘,厲害吧,是我剛才想到的。」
 
我望着明悕,心裡不禁一陣無奈。
 
「明悕好聰明,明悕好厲害。」
 
「還差一句啊。」
 
「不行,那一句我是說不出口。」
 
「小從害羞了?難道說小從真的喜歡上了我?」
 
「沒有。」
 
「好失望啊。」
 
就是因為沒有喜歡上明悕,所以這種說話才不能說。
 
雖然明悕開朗活潑,漂亮可愛,但我並沒有對她有萌生過喜歡的念頭。
 
其實說起來真是奇怪,我竟然面對明悕這麼可愛的女生沒有萌生念頭。
 
到底是明悕對我來說沒有吸引力,還是心中的那個位置,早就被誰佔領了?
 
一個人名在我腦來浮現,我馬上用力搖頭,把那可惡的名字甩開,那是小翠。
 
肯定她的問題,要不是小翠搞出一堆事情,我絕對不會有「無心戀愛症」。
 
「小從,你有在聽我說嗎?」
 
「吓?甚麼?」
 
「啊!我剛才說啊,你現在是扮演我男朋友,至少也哄哄我,說聲我愛妳啦。」
 
「快點吃早餐,涼了就不好吃。」
 
「喂啊,不准扯開話題呀。」
 
我繼續看明悕在我眼前嘰哩呱啦,同時繼續享用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