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明悕一邊有的沒的閒聊着,我不知不覺就把早餐吃完了。
 
不過明悕卻未有吃完,或者她是吃完了,只是胃部不大,未能把食物全部吃光。
 
她把以為是原創的漢堡扒炒蛋包吃完了後,就已經覺得飽了。
 
兩塊熱香餅都未有吃過,就連牛油和糖漿都未有加上去。
 
「小從的胃到底有多大啊?」
 


「是妳太少吧。」
 
「是食物太多。」
 
明悕摸了摸肚子,表示已經吃不下了。
 
其實不能怪明悕,這個個套餐的份量的確是有點多。
 
除非接下來要做很多消耗體力的勞動,否則午飯可以不用吃,直撐到晚飯。
 


我想說既然飽了就別吃了,否則過飽會對身體不好,吐了就更麻煩。
 
但突然地,明悕似是想到了甚麼的雙手合十拍了一下,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了她的那本小說。
 
「在用餐時餵食男朋友,『呀~~』甚麼的,好想試試。」
 
隨着明悕讀完之後說出的這句話,我腦內便即時打起了個激靈。
 
「明悕…難道妳想!?」
 


明悕對我笑而不語,使我不禁打了個顫。
 
接着,她把牛油和糖漿都加到熱香餅上去,再來就是把熱香餅切成幾個小塊。
 
「小從~~」
 
明悕以不懷好意的語氣叫着我的名字,而我完全是知道她下一步是甚麼。
 
「呀~~~」
 
果然不出所料,明悕把一小塊熱香餅用叉子插住,然後向着我遞過來。
 
她期待着我會發出「呀~~」的聲音,然後吃下遞來的熱香餅,就像她那本小說裡邊的男朋友一樣。
 
真是的,不管是那本小說,只要關於年輕人的甜蜜愛情,就是要有這個場面嗎?


 
「明…明悕,這樣不太好吧。」
 
我把頭仰後了,盡可以能拉開距離。
 
「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妳看,這裡有好多人啊。」
 
「所以說,只要去個人比較少的地方就沒問題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可是呢,小從,我們是來體驗小說故事的嘛,所以應該要跟故事一樣啊。呀~~~」
 


雖然我們是來體驗小說的故事,但某些事情就是不能越過那一條線。
 
我和明悕不是真正的情侶,有些事情絕對不可以做。
 
「明…明悕,其實我也飽了,吃不下,再吃下去非壞肚子不可。」
 
自己是有想過把真正的想法告訴明悕知道,但我更覺得,如果我把真正的想法說了,明悕會討厭我。
 
即使明悕對人是多麼的切親,是很容易讓人和她熟絡起來的女生,但不代表我能夠毫不顧忌地對她說真心話。
 
所以我撒了個謊,說自己肚子飽,雖然事實是我也有八成飽肚。
 
也是為免明悕繼續把注意力停留在這個話題上,我立即把話題扯遠:
 
「話說回來,下一個要做的事件是?」


 
聽到我這麼一說,明悕一臉「啊,下一件事呢」,然後她放下叉了,把小說翻到下一個章節。
 
「唉,小從真是的,都這麼害羞,害小說都不能完美地體驗呢。」
 
「對不起。」
 
「嗯,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是………看電影。」
 
很標準的動作,在一對情侶會做的事情之中,看電影簡直是必然中的必然。
 
不過我想到了一個問題。
 
雖然看電影要花比較多的錢,但問題不在這裡。
 


「明悕,請問一下,第三件要做的事情是甚麼事情?」
 
「嗯…第三件事情是去主題樂園。」
 
「那麼,第四件事情呢?」
 
「我看看啊……是去海邊漫步。」
 
明悕把她的小說讀到這裡,便明白到我想要表達的是甚麼事情,因而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想要表達的事情很簡單,那便是我們的時間很有限。
 
在有限的時間裡,我們沒可以做得完十件事情,我們只能挑其中幾件能夠實行的事情去做。
 
「雖然很可惜,但我們只能選擇能在外出限時內做到的事情去做了。」
 
「嗯,只能這樣了。」
 
明悕的表情有點可惜,因為她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可以完美地體驗到她的那本愛情小說。
 
看到她一臉可惜,臉帶失落感,我便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件不好的事情。
 
多少是於心有愧的我,馬上就對明悕說:
 
「來吧,看看我們能夠做甚麼事情。」
 
我指了指她手上的那本愛情小說,示意來找一些可行的事情來做。
 
在她那本小說中,現在要做的事情是看電影。
 
看電影不是問題,但在時間分配上可能會有問題,在這有限的時間中,必須要好好善用。
 
時間爭取得當的話,雖然不是會是全部,但我們也能體驗到更多小說裡的情節。
 
明悕拍了拍臉,振作起來,然後開始翻着小說,尋找可以做的事情。
 
不出一會,她就發現了甚麼,對我說:
 
「唱卡拉OK如何?」
 
「卡…卡拉OK!?」
 
「小說中要做的第五件事情,就是一起唱卡拉OK啊。唱歌加看MV,就是把第二件事和第五件事組合起來一起做。」
 
看個MV就等同了看電影,不知道說明悕是太樂觀,還是太隨便。
 
不過,既然明悕沒有介意,打算就這樣把卡拉OK和看電影組合在一起,我也沒有異議。
 
「雖然不是完整的把小說體驗,而且也有點勉強,但還是這樣做吧。」
 
我同意了明悕的提議,同時打開自己的電話,看看現在的時間。
 
現在差不多要到正午,卡拉OK店應該都開始營業了。
 
我自己是記得附近是有一間卡拉OK店的,但不知道有沒有結業或者搬遷。
 
畢竟現在要唱歌,在家裡都可以,不一定要到卡拉OK店。
 
希望那間店舖還在吧。
 
「對了,明悕,快過一小時了,得向醫生報告情況。」
 
「啊啊!我差點忘了。」
 
原來明悕也忘記了,我自己是剛才在看時間的時候才想起來。
 
在遊玩時,這些定時報告的事情總是很容易叫人忘記。
 
隨着我的提醒,明悕拿出了手提電話。
 
她的手提電話只舊型號的揭蓋電話,僅有電話的基本功能以及低像素的拍照。
 
可能是她本身的經濟問題,使她不可能購買時下的手提電話。
 
又或許是,她沒有購買的必要。
 
是怎樣的理由都好,反正不太重要。
 
「喂喂,陳醫生,我是明悕呀,嗯,情況很好啊……開心,當然開心啦,不過原來廣告和現實是差好遠的啊!」
 
聽到明悕乖乖地報告情況,我自己也上網搜尋一下卡拉OK店的情況。
 
當明悕的報告結束後,我的搜尋也同時結束。
 
在我向明悕說說卡拉OK店的情況同時,明悕也按時吃個藥。
 
她服用的藥依然是那一支噴劑,就似哮喘噴劑的那支藥。
 
兩次空氣噴出的聲音響起後,明悕的服藥便結束。
 
「我剛剛上網搜尋過,附近的卡啦OK店早就結業,最近的卡啦OK店得要乘車才能到達。」
 
「是小巴嗎?」
 
「不,這次是坐趕鐵。」
 
突然間,明悕的臉上出現了興致勃勃的表情。
 
這種感覺就似是個小女孩知道等等可以乘飛機的一樣,既興奮也期待。
 
我看到明悕這個表情,就想到了一件事,然後問:
 
「明悕,難道,妳從未坐過趕鐵嗎?」
 
「趕鐵和火車是不是一樣的呀?」
 
被她這樣反問,我就知道她從未坐過趕鐵,就連香江的火車和趕鐵公司合拼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