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小說和電影劇中總會有入世未深的千金小姐和平民男一起生活的劇情,又或者是千金小姐體驗平民生活的情節。
 
而當中,最常見的情景,就是帶着個千金小姐去乘坐平民的交通公具。
 
今天,我也體驗到這個情景。
 
「小…小從啊!」
 
「唉。」
 


在入閘機前,明悕因為不知道要插入車票,而被閘門擋下來,一臉不知所措。
 
「小…小從啊!」
 
「唉。」
 
因為不准超越黃線,對於不知道要怎樣登上即將開出的趕鐵的明悕,一臉心急如焚。
 
「小…小從啊!」
 


「唉。」
 
列車上擠滿了人,明悕對於在列車開出時不知道應該站到那裡才算不靠近閘門感到一臉擔心。
 
「小…小從啊!」
 
「唉。」
 
明悕以為車票只用來入閘,所以就把車票掉了,無法出閘的明悕一臉不安。
 


「小從啊,到底趕鐵是要怎麼乘搭的呀,嗚嗚…」
 
我是打從心底裡佩服明悕,比大鄉里還要大鄉里,我是頭一次搭趕鐵覺得辛苦。
 
不好容易乘坐過趕鐵的我們,終於來到了一間位於商場裡的卡拉OK店。
 
雖然今天是假日,但卡拉OK店並沒有客滿,所以我們馬上就找到個房間。
 
職員帶着我們兩個沿店舖的房間走廊前行,沿途經過好多個房間。
 
有的未被使,有的正在使用,有的在清潔中。
 
這裡的隔音還算可以,但還是稍微聽得到別人的歌聲,當然只是在走廊的時候。
 
有的客人唱得不錯,有的唱得走音,但不管如何,兩者都投入地唱,很是開心的。


 
隨着職員的帶領,我和明悕來到了一間不大的房間。
 
這裡連半間課室都沒有,似乎是專為二人同行的二人房間。
 
房間內有張兩人沙發,也有張桌子,當然有電視機,而且是大尺寸掛牆,另外也有幾組掛牆喇叭。
 
「兩小時任唱,飲品無限飲,食物另收費,請享受。」
 
職員把我們留下在這個房間,也留下了這句官方式的說話後便離去。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來到唱卡拉OK的明悕對一切都充滿好奇,就似隻小貓一樣周圍探索。
 
我沒有理會她在探索甚麼了,我自動自覺就為麥克風套上麥克風套,這是為了衛生而設。
 


「哇,小從,你看啊,這個燈可以調光亮的。」
 
「別玩那個燈光了,來看看小說裡有沒有說要唱怎樣的歌吧。」
 
聽到我這麼說,明悕便拿出了她的那本小說,開始讀着卡拉OK的章節。
 
「這裡沒有清楚說明呢。」
 
「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說唱甚麼歌都可以,清唱、個人、合唱,兩重唱,都可以啊。」
 
話後,明悕便是欲想一試的模樣。
 
她利用遙控器,啟動了歌曲目錄,尋找着她想要唱的歌。


 
既然小說中沒有指名要唱那種歌曲,明悕就很自然地選她喜歡,毫無顧忌。
 
她馬上就選了幾首,然而李明悕拉闊演唱會就在我眼前開演。
 
「擁抱我!飛到銀河的盡頭啦!」


 
就像個動漫角色一樣,明悕充滿着青春氣息般說出了她的開場白。
 
然後音樂播起,MV也在大尺寸電視機上播着。
 
明悕很投入地跟隨節拍擺動身體,然後開始歌唱。
 


而我,則像個小小的粉絲一樣,跟着節拍拍手,聽着明悕唱歌。
 
雖然不是大歌星,但明悕唱出的聲音實在不錯聽,感覺還不錯,不知道她在醫院裡是不是經常和小朋友一起唱歌的呢?
 
最初,我以為明悕這類型的少女,會比較喜歡唱國語歌,或者唱連歌詞都不懂的日韓語歌。
 
畢竟在香江這裡,本地歌其實不太受歡迎。
 
少女喜歡國語歌,不論是內地或是台灣,台灣由其熱愛,當然韓語歌也喜歡。
 
少年喜歡日本歌,不論是來自動漫還是少女團體。
 
在這種情況下,本地歌還有多少人喜歡呢?我多少是不敢去想。
 
畢竟,本地人連自己本地文中文都不受重視,人們都跑去學英文,認為英文才是王道。
 
自己的本地歌曲會受到的喜愛,實在是出奇。
 
然而,明悕唱的不單單只是本地歌,而且是改編自兒時動畫的兒歌。
 
「~百變小櫻魔法神奇誰可阻擋~」
 
我多少是感到愕然了。
 
唱着唱着,明悕已經把好多少女系動畫改編的歌唱出來。
 
雖然自己小時沒有很喜歡少女系動畫,但聽着這些歌,多少勾起了些回憶。
 
小時在暑假裡,我們都一家人一起看「兒歌金曲頒獎典禮」,這是我那時候最期待的節目。
 
還記得小時候和媽媽和小紫一起跟着唱呢。
 
不過,到底是從幾時開始,這個節目已經消失在暑假之中?自己真的完全沒有發覺到。
 
現在的小朋友又是會聽怎樣的兒歌?
 
說到底,在每日得學這樣學那樣的日子下,現在的小朋友還有沒有聽兒歌也是一個問題。
 
有沒有童年也是一個問題。
 
「小從。」
 
在我想着這些有的沒的問題時,把所點的歌都唱完的明悕突然叫了叫我。
 
她走到我身邊,坐到沙發上,唱了杯水,繼續說:
 
「小從,你一首歌都沒有唱。」
 
明悕半瞇起眼睛,有點不滿的瞥着我。
 
「唱歌這回事,我是不懂了。」
 
「啊?」
 
「所以,明悕妳就盡情地唱,我聽就好。」
 
「怎麼可以,這樣的話根本不是一起!!唱卡拉OK。」
 
她很強調「一起」這個兩個字,還刻意提高了幾個音讀出來。
 
剛才這句話更是用麥克風說出,使得我耳裡以及現場迴響着這句話的聲音。
 
「放過我吧,我不會唱歌啊。」
 
「我們今天是來體驗小說,所以答案是!不行!」
 
明悕把整張臉迫過來,對我施壓。
 
「我都不聽歌,現時的流行曲我一既都不懂。」
 
「不一定要唱流行曲,誰說一定要唱流行曲?好,我來幫小從點唱。」
 
「別!」
 
「男生都看怎樣的動畫呢?啊,這個!就選這個!」
 
拿着遙控器的明悕,沒有理會我的意願,已經為我點選了一首歌。
 
「這是我親自點選,要是小從不唱的話我可會生氣啊。」
 
除了在音樂課時唱唱歌,我就從來沒有在其他地方唱歌。
 
在洗澡時不會,在廁所裡不會,在只有自己一個人時也不會。
 
但萬萬沒想到,我現在竟然被眼前這個女生迫得到非唱歌不可。
 
算上這一次,我一生之中,竟然會被女生迫唱歌兩次!
 
第一次是關於小紫,小學的音樂課考唱歌,小紫就拉了我出去,唱她自選的歌。
 
而第二次,就是這一次。
 
最巧合的時,她們兩個人都是選同一首歌。
 
沒有理會我意願的明悕,把麥克風擠到我手中,然後坐到一旁,準備聽我唱歌。
 
螢光幕上表示所點選的歌曲要開始播放,下一秒,音樂響起,MV也播起。
 
可惡!實在可惡!我就說我根本不會唱歌啦!
 
「呀!無論是山還是海還是銀河都聽我唱歌啦!」
 
「YEAR~!」
 
「~若被傷害夠~就用一對手~痛快的割開~昨日咀咒~」
 
被迫得走投無路的我,把一切都棄之不顧,放開聲線來唱歌。
 
房間內瞬間充斥着我的歌聲音,以及明悕跟隨節奏的拍掌聲。
 
記當時被小紫強迫去和她一起唱這首歌來應付音樂考試的時候,我也是這一個表現。
 
結果,在那以後,小紫以後就再沒有跟我一起唱。
 
因為那一次我是考得了歌唱部份的全班第一,也是唯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