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挺好的嗎?小從的歌聲。」
 
兩個小時後,卡啦OK的時間結束。
 
雖然職員說因為沒有人排隊,我們可以繼續唱,不過為了接下來的行程,這好意就心領了。
 
離開卡拉OK店後,我們再一次乘坐地鐵,前往同羅彎。
 
為什麼要前往那裡去,因為根據明悕那一本愛情小說《和男朋要做的十件事情》,第六件要做的事情是逛街購物。
 


既然是逛街購物了,那就做得有意思一些。
 
所以我決定帶同明悕前往有香江書城之稱的成品書店。
 
比起逛汪角的市集,逛書店不是更好嗎?
 
一來我可以尋覓一下有沒有小說適合我,二來我可以找個靈感,三來可以讓明悕逛得舒服,實在是一舉三得。
 
而且逛書店,感覺整個人的文化氣息都提高了,不是嗎?
 


所以我和明悕便乘坐趕鐵,前往位於同羅彎的成品書店。
 
而在趕鐵上,我們找到個位置坐下來,開始閒聊着,就着剛才唱卡啦OK的事情。
 
「才不好!我都不會唱歌,害羞死了。」
 
「小從臉都紅了呢。」
 
「拜妳所賜。」
 


「有件事我不知應不應該告訴小從知道。」
 
「吓?」
 
「嗯。還是不說比較好。」
 
神神秘秘的,到底明悕有甚麼事在隱瞞我?
 
閒着閒着,我們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同羅彎車站。
 
離開了車站後,我們便前往成品書店。
 
雖然成品書店在香江是有書城的稱號,但實際上,它只是一個購物中心的一部份,只佔幾層。
 
幾年前爸爸帶我們一家人到內地去玩,有到位於少年宮車站的書城走一轉。


 
和那裡相比,有香江書城之稱的成品書店,實在是不值一提。
 
雖然未算得上是蚊比和牛比的程度,但也是小巫見大巫的級數。
 
所以稱它為書城,我是覺得有點言過其實。
 
但相比起位於香江的各間書店,確實是大多了,或者說香江的書店其實都很小。
 
是怎樣都好,我和明悕總算是來到了成品書店所在的樓層。
 
一陣陣書卷的氣味撲面而來,對我這種書蟲來說,是種香味呢。
 
「小從要不要牽手?」
 


突然間,明悕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牽手?怎麼要牽手?」
 
「先不說小說裡邊有講道和男朋友要手拖手一起逛街,而我是擔心小從走失啦。」
 
老實說,我不擔心自己會走失,我倒是擔心明悕會走失。
 
她就似是一直被養在深閨的女孩,對世面一無所知,坐個趕鐵都比我媽媽還要烏龍百出。
 
試問我又怎麼能不不擔心她?
 
「所以小從要不要牽手?」
 
「不要吧,我們又不是真正的情侶。」


 
「但不牽手的話,就不算是沒有完整體驗到小說囉。」
 
其實由最初開始,我們就已經沒有完整地體驗過《和男朋友做的十件事情》這本小說。
 
剛才的卡拉OK也只是最接近而已,因為我是被迫才唱歌,而且我兩個小時內只唱了一首,也沒有合唱過,嚴格來說不是一起唱卡啦OK。
 
所以,即使現在沒有完成體驗到小說情節,也沒有所謂。
 
就算這一刻是完整地體驗到了,我們也沒辦法在今天之內把小說體驗一次,因為我們沒有這樣的時間。
 
但當然這些說話我只會收在心底裡,不能直接告訴明悕知,不然她會很傷心的。
 
「可…可是,對了,我手汗大啊。」
 


始終,自己和明悕不是情侶,這些親密的接觸,我覺得是不可以的。
 
所以,我對明悕撒了個謊。
 
「這樣啊,拉衣袖可以嗎?」
 
「拉衣袖啊……」
 
明悕願意退一步,如果我還是拒絕,就不是個男生了。
 
我同意了,於是伸出手,給明悕拉我的衣袖。
 
「難得我主動提出要牽手,結果小從都走寶。難道是小從真的喜歡了我,所以害羞得不敢和我牽手嗎?」
 
「不,沒這回事。」
 
「嗚嗚…好失望。」
 
直到現在,我對明悕還是沒有半點喜歡的意思,真的好奇怪。
 
當明悕拉起了我的衣袖後,我們就開始在書店裡閒逛。
 
「小從小從,走這邊走這邊。」
 
「別走太快呀!」
 
走着走着,明悕就突然把我拉到一邊去。
 
她很是興奮,似是發現了甚麼,使我在被她拉走的時候,擔心她會不會太興奮而引致病發。
 
不過看見明悕的臉色還不錯,我就知自己是白擔心了。
 
再說,明悕叫我不可以太關注她,要把她當平常人一樣看待,所以我還是別去擔心了。
 
「啊哇!這本書我想要買好久了!」
 
明悕把我拉到我書櫃前,然後她就仔細審視,最後被她發現了個寶物。
 
逛書店的樂趣之一,就是有種尋寶的感覺,這是在網路上買書是給不了的。
 
她把書櫃裡的書本取了出來,而這是一本關於電腦繪畫的書籍。
 
「沒想到在這裡會找這本書呢。」
 
「明悕,妳不是已經畫得很好嗎?為什麼還要買教學書?」
 
「嘖嘖嘖,這點小從就不懂啦。」
 
明悕沒有打算解釋給我聽,可能她是覺得我聽了之後也不懂。
 
她現在把書本包在胸口前,一臉「必須要好好愛惜」的模樣,仿佛這本書會因為她沒有抱緊而飛走。
 
「裡邊的內容都很精彩的嗎?」
 
「精彩這個詞語用得不對,這裡應該要用上『實用』這個詞語。」
 
「繪畫人在捉寫書人的語病。」
 
「呵呵,其實我寫作也不差的呀。」
 
總之,明悕就是一臉高興的樣子,和一個得到了最喜歡的娃娃的女孩子沒分別。
 
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的心裡便有一個想法。
 
想法現於腦海之中,隨後我問明悕借了她那本繪畫書看了看。
 
「明悕,這本書就讓我送妳吧。」
 
沒錯,我想把這本書送給明悕。
 
明悕以為有病情惡化了,得了幻聽,所以讓我再說一次,而我當然照樣把話再說一次。
 
聽過了我重複的說話,明悕便是一臉驚喜的,但不知道是受寵若驚,還是喜出望外。
 
「怎麼可以啊,要小從送我。」
 
「行了,又不是很貴,就當是我答謝妳會幫忙我畫插畫的小小謝禮吧。」
 
「啊…這樣啊,好吧,那麼,謝謝了,小從。」
 
自己這個小小的舉動,就讓明悕的臉上流露出笑容,心裡邊不禁湧現出一種開心的感覺。
 
果然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話是錯不了。
 
隨後,我和明悕就到了付款處。
 
不過那邊付款的人比較多,好像是一邊的電腦發生了故障,才使得排隊的人數增多了。
 
話雖如此,這條人龍其實也不是很長,和明悕閒聊幾句,就可以消耗完。
 
「說甚麼謝禮,其實是小從送我的暗戀禮物吧,我猜對了。」
 
「為什麼妳總是覺得我會喜歡妳?」
 
「因為我可愛又漂亮囉。」
 
「竟然這麼描述自己……」
 
「不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但就算妳這麼描述自己,我也沒有喜歡妳。」
 
「好失望啊,小從至少也欺騙一下我,說句我想聽的話啦。」
 
「妳想聽我說甚麼?」
 
「我愛你,說給我聽啦。」
 
我沒有說,只是給了她一個擠出來的苦笑,而明悕則對我的反應有點不滿地微微鼓起臉頰,瞥着我。
 
和明悕有說有笑的聊着聊着,很快就排到去付款的櫃檯前,大概還差四個人左右。
 
看到快到自己付款了,我就掏出錢包,準備好付款。
 
而就在這一個時候!
 
「羅…羅天從!!你!!」
 
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並傳來了我和明悕的耳邊,望向聲音來源,一個熟識的人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