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識的聲音響在耳邊,而且我的名字被呼叫出,使我嚇了一大跳。
 
最初我以為是好死不死,如同小說情節一樣,此時被愛恩社長撞見。
 
但聽清楚,呼叫我全名的聲音,並不是女生的聲音,是男生的聲音。
 
所以不可能是愛恩社長,所以會是肥宅師兄嗎?
 
也不是他,肥宅師兄說話的時候有個特點,就是會最尾會加上「的」這個字音。
 


所以到底是誰呢?
 
是誰都不重要,因為只要是熟人,撞見我和明悕扮着情侶約會,事情便是大條。
 
而當我望到呼叫我名字的那個人,就知道,這下悲劇了。
 
比起撞見媽媽和小紫,撞見了他,更為不幸。
 
「怎麼會是一心他……」
 


我無奈地抱怨着。
 
沒錯,出現在我眼前的,正是在班上和我混得挺熟的一心,不過只限「生意」上。
 
一心出了名和家寶是班上的滋事份子,也是講是講非的高手,也是個大喇叭。
 
不知道實情的一心,見到了我和明悕在一起,必定誤會我和明悕的關係,然後在班房上四圍傳開去。
 
到時候,班上的大家對我的誤會,便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被班上的大家誤會,我可不擔心,最擔心的是,今天的事情會傳到愛恩社長耳中去。
 
如果愛恩社長知道今天的事情,知道我私下與明悕接觸,而且是外出約會,她非殺了我不可。
 
我實在是想要告訴一心知道,他是認錯人了。
 
但是當我聽到他的呼喚聲而作出反應望過去,我就已經回不了去。
 
「羅天從!果然是你!」
 
「一…一心,你怎麼會在這裡?」
 
「喂,你怎麼一臉『這下悲劇』了的表情,很不想見到我嗎?」
 
「怎麼可能呢。」


 
沒錯,我完全是不想在這一刻見到一心。
 
面對着一心,我只好苦笑,而面前着過來搭話了的一心,明悕則是一臉,不知道現在發生了甚麼事。
 
此時,一心把視線落在明悕的身上,把明悕打量了一下。
 
接着就對我說:
 
「我懂了,怪不得你這傢伙不想見到我,原來你在跟女朋友約會。好壞啊,你這傢伙,怎麼從來都沒有聽你提起過你有女朋友的呢,而且還長得很漂亮。」
 
「一心,你誤會了,我和她的關係是……」
 
「甚麼!已經到了情定終生的關係了嗎!?那可是大新聞來的耶!」
 


我試着去解釋,但使得一心的誤會更深,這下子和真相相差越來越遠了。
 
一心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眼神了,我相信在下次上學的日子,將會把他今天的誤會傳開去,而且是誇張化。
 
當一心對着我笑了笑後,又再一次打量着明悕。
 
「唏,小妹,要不要跟哥一起啊?別理那邊的羅天從了。」
 
「哈哈,不了,謝謝。」
 
「是嗎?真可惜。」
 
明悕苦笑着回絕一心,雖然一心表面上說可惜,但他的心裡並沒有這樣想過。
 
自己是有點壞心眼,想知道如果明悕回答「好,我就跟你了」的話,一心到底會有何種反應。


 
把視線從明悕身別開去後,一心突然拍了拍我的肩,有點感嘆地對我說:
 
「唉,天從啊天從,我知道左擁右抱是每個男人的夢想,有那個男人不想開後宮呢?可是,一腳踏兩船,小心一失足成千古恨。」
 
「等等,我那裡有左擁右抱?」
 
「你真是貪新忘舊,把巫小翠玩弄完了就拋棄她。」
 
「巫小翠!?我!?我拋棄她?」
 
我要綁起她都來不及,我怎麼可能會拋棄她,她可是恢復我媽媽和妹妹身體的關鍵。
 
要是她逃跑了,我也必定會把她追回來。
 


再說,我和小翠從來就沒有那種愛情關係。
 
沒有開始,那來結束?這是個基本道理,所以我又怎麼能拋棄她?
 
「我和那傢伙可沒有感情的呀。」
 
「啊?我看你們最近不是走得挺近的嘛,至少在班上,你是最能夠和她說話的人。」
 
我真想告訴一心知道,如果他的家人也被身體調換,他也必定可以像我和小翠一樣對話自如。
 
「羅天從,你敢說你對巫小翠沒有半點感覺?」
 
一心手摸下巴,投來了個懷疑的目光。
 
我對小翠有沒有愛情的感覺?這條問題是我出生以來聽過最容易答的問題,比起一加一等於幾多還要容易。
 
「我對她沒………」
 
「嗯?」
 
「我說!我對她沒……」
 
「吓?你話能不能說全句啊!」
 
「我對她沒……」
 
發生甚麼事?為什麼我沒能把話正常地說出來?
 
我想說的話,明明在大腦中整理好,只要我願意,我就能說出來,但為什麼我就講不出話來?
 
「羅天從,難道你,真的對巫小翠?」
 
「我對她沒……」
 
又是這樣,我想要說話,彷彿是被甚麼截停了的一樣,完全說不下去。
 
一心繼續對我投來可疑的目光,而我則是一副超想逃走的表情。
 
但接下來,一心已經不在懷疑我了,因為他從我的言行中得出了個結論。
 
「羅天從你喜歡上了巫……」
 
「嗚……!」
 
就在一心要宣佈他的結論時,突然一把聲音叫住了他。
 
「一心!你在那邊做甚麼!」
 
「嗚!媽媽!」
 
「還在站在那邊打混!給你老媽我滾過來!」
 
「喺!」
 
望向聲音的來源,就見一位胖乎乎的女士站在那裡,手上捧着一堆書,而從對話中得知,這是一心的媽媽。
 
一心見到她,就如同見到惡鬼一樣。
 
只要一心媽媽下命令,一心就即時做,不敢違抗。
 
一心飛奔了過去,而他媽媽就把一堆書讓一心去捧,把他當工作般使。
 
這個場面真有夠滑稽呢。
 
明明在班上是個滋事份子,但在家裡卻是怕媽媽怕得要命的人。
 
看到這個場面,我腦海中打起了個激靈,想到一個阻止一心在下個上學日把今天的誤會傳開去的方法。
 
「一心,拜拜!」
 
我對一心道了個別,但道別只是個表面,暗地裡我向一心傳了個訊息。
 
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說了出去,我也會把你今天的洋相說出去,你這個媽媽奴-------這就是訊息的內容。
 
一心完全接收到了,所以他也回了我一聲:
 
「拜拜!」
 
君子之約,誰破了誰就是契弟!--------這是一心回覆的訊息內容。
 
收到了這個訊息的我,當場是安心了,同時我也在心中偷笑着這個一心。
 
身旁的明悕完全不知道我們暗地裡在交換訊息,以為我們只是在禮貌上的道別,所以也跟着一起道別,就了聲「拜拜」。
 
「噗!」
 
待一心和他媽媽一起走了後,我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對於我的笑,明悕很不懂,於是問道:
 
「天從你在笑甚麼了啊?」
 
「沒,有些男生和男生之間的事情,妳們女生是不懂了。」
 
「吓?」
 
明悕皺起了眉頭,歪着頭,對於我的說話一臉不懂,不過我沒打算解釋給她知道就是了。
 
這時候,在我們身後正在排隊付款的客人傳來了催促的聲音。
 
原來在我忙於應付一心時,前邊的幾個客人已經付好錢了,現在換我去付錢。
 
不知為何,帶着愉快輕鬆的心情去付錢,感覺是開心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