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又一頁的白紙被我用鉛筆填滿,一個個文字在紙上結合,變成了一段段的情節。
 
不知道在幾深夜幾點的時候,我曾回去病房,看看明悕的情況。
 
明稀依然很沉穩地睡着,和幾小時前沒有改變。
 
不過,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卻不同,一直守護在明悕身邊的他們兩個,不知不覺就睡着了。
 
肥宅師兄靠着牆,發出着輕微的「呼嚕呼嚕」的睡覺聲。
 


而愛恩社長,則沒有離開過病床半點,就把頭伏到明悕的病床上睡着了。
 
愛恩社長對明悕的愛到底有多大,看到這個場面,我心裡很清楚。
 
看到他們兩個就這樣睡着了,我便找來了兩張毛毯,分別為他們兩個蓋上,然後又繼續到外邊去寫作。
 
接着,故事結束,我的小說寫作完成了。
 
漫長的一個夜晚,隨着我的書寫而過去。
 


望望時鐘,現在已經是清晨五時,距離上次睡覺,差不多相差了二十四小時了,我的眼蓋現在如同掛起了鉛塊的一樣。
 
我返回了病房,把被我修改好的《和男朋友一起做的十件事情》放進明悕的手中,希望藉此讓她吸收到小說中的希望。
 
現在,我能夠做到的事情,已經全部做完了。
 
接下來,就是神明的時間,盡人事,安天命。
 
一整晚都在想小說寫小說,腦袋實在不聽使喚,自己想都沒有想,就像愛恩社長一樣,伏到病床上睡了。
 


才剛閉上眼睛,我就已經睡着,因為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實在使我非常疲累。
 
我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好真實的夢。
 
在夢中,我矇矇矓矓地睜開雙眼,依稀地看見明悕。
 
她很健康,很精神,就跟一個睡飽了的孩子沒兩樣。
 
明悕坐在病床上,她清醒過來。
 
我留意到一件事,她翻閱了小說,是被我改寫了的那本小說。
 
應該是被明悕讀畢了的那本由我改寫的小說,被明悕隨隨放到一旁。
 
而她向我伸手,就似是在摸小朋友的頭一樣,很溫柔的。


 
明悕的一雙手很溫暖,也很柔軟,很舒服,舒服得讓我在夢中睡了過去。
 
隨着我的閉眼,矇矓的明悕身影漸漸消失,四周都被眼皮下的黑名單所包圍。
 
當我在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我聽到了明悕對我說了句話。
 
「謝謝你,小從。」
 
說出了這句話的明悕,對我歪了歪頭,露出了個微笑。
 
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這個夢境很真實,真實得跟明悕真的醒來便撫摸過我頭髮的一樣。
 


但是,真的有發生過嗎?
 
我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當時我真的好疲倦,好想睡,沒有去理會太多。
 
不過,到底這件事情是夢境,還是被我誤會成夢境,又有何重要。
 
重要的是,當太陽出來了後,明悕便清醒了過來,就如同睡公主被王子親吻了而醒來的一樣。
 
彷彿是魔法,彷似是夢想成真,彷如是希望成為了事情。
 
經過了這一晚,在眾人的祈求下,明悕在日出之後就醒來了,我們每個人的希望都成真了。
 
這是眾人的祈求所帶來的結局嗎?還是小說中存有了魔法使我寄託的希望實現了?
 
沒所謂,真的沒所謂。


 
只要明悕醒來就好,只要像由我所修改的小說中最後的結局一樣是個團員結局就好。
 
數日經過。
 
明悕終於可以出院,不過只是回到她本來住的聖本善醫院而已。
 
雖然是醫院,但對明悕來說,這裡和家沒有分別,因為這裡有關心她和愛護她的人。
 
我和愛恩社長及肥宅師兄一同接送明悕回去,過程相當順利。
 
回到聖本善醫院,明悕的主診醫生為我們說明了明悕當時的情況。
 
原來,明悕之所以會突然病發,是因為芥末味冰淇淋,是因為食物中毒。
 


當日過後,有好多進食了芥末味冰淇淋的人,都出現腸胃不適,該食品公司經被起訴。
 
腸胃不適激發了明悕的病,使她發病得比平時的激烈,引起了各種未知的情況。
 
所以害明悕發病的人,並不是我,而是該食品公司。
 
知道明悕發病不是我害的,自己的安心了不少,不過愛恩社長依然把罪名全部強加到我身上,理由是「如果我沒有和明悕外出,明悕就不會吃到芥末呼冰淇淋」。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但我沒有抱怨或者異議,因為當我背負起這罪名,愛恩社長和我的關係便回到了以前的那樣。
 
雖然她還是對我的所作所為很不滿,但總算願意和我對話,就像以前一樣。
 
「哈!回家了的感覺真好呢。」
 
回到明悕那間病房的感覺,使她高興得叫了出來,馬上就飛撲到睡慣了的病床上去。
 
「小悕,剛剛康復了就不要太大動作啊!」
 
「沒問題的,小恩,我的感覺很好呢。」
 
「就算是這樣也得要小心身子,妳可是大病初癒。」
 
「沒問題的,小恩,我感覺比以前更好啊。」
 
兩位女生就在病床上邊吵來吵去,我和肥宅師兄都不禁苦笑。
 
這時候我想起了一件事。
 
雖然我知道對一個剛出院的病人講這些話,不是很得體。
 
而且愛恩社長又在場,我怕自己在講話過後又會被她一個巴掌摑過來。
 
但我想起來了的這一件事,對於我來說是非常重要,所以我還是戰戰兢兢地向明悕問:
 
「明悕。」
 
聽到我的說話,在病床那邊的兩位女生都停下了爭吵,把目光都放在我身上。
 
明悕投來了「怎麼了」的目光,相反,愛恩社長則投來了「別亂講話」的尖銳目光。
 
愛恩社長的女王氣息恢復過來,我被這氣勢嚇得打了個冷顫,但我還是繼續說:
 
「那個,雖然現在提及這種事情不是很好,但我想問一下,關於插畫方面的事情。」
 
我和明悕有個約定,只要我當她一天的男朋友,和她去約會,事後便會為我畫插畫。
 
但是,現在發生了意外,不知道大病初癒的明悕願意不願意為我畫插畫。
 
我很是擔心明悕會拒絕我,因為增加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的可觀性,就只有明悕的插畫。
 
要是明悕因為發生了意外,以休養身體為理由而拒絕我,我便無計可施。
 
以休養身體為理由而拒絕我,我更是無法反駁,畢竟我怎麼可以強迫一個病人為我做事?
 
然而我的擔心是多餘,因為明悕很爽快就答應我。
 
「當然沒問題。」
 
「真…真的!?可是,明悕妳身體……」
 
「小從,我不是說過了嗎?要把我當一般人看待呀。」
 
明悕對我微笑着說,而我則衷心地感謝她,可是愛恩社長卻對提反對。
 
「我反對!」
 
愛恩社長舉起了右手,斬釘截鐵般喊出「反對」,然後說明理由。
 
「小悕妳得好好休養,要是因為插畫而疲勞過度,從而發病,這樣就很危險。」
 
「小恩!我能自己照顧自己的呀!」
 
「如果是這樣的話,小悕妳便不會發生之前的意外。」
 
「那是因為食物的問題,是.食.物.的.問.題!而且,再怎麼說,我已經向小從承諾過,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難道小恩要打破約定,讓我當個反口覆舌的女孩嗎?」
 
「嗚……!」
 
身為女王的愛恩社長被說得無法還擊,然而女王就是女王,就算無法還擊,依然拒絕。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小恩!!」
 
果然插畫的事情還是算了,再這樣下去,明悕和愛恩社長的關係便就會出意外了。
 
我想要說話,阻止這場可能會發生的意外,但是肥宅師兄比我早一步開口講話了:
 
「不如這樣的,如果小悕因為插畫的事情而累倒的,以後便不能再做的,這樣好的?」
 
愛恩社長聽到了肥宅師兄下台階一樣的提議,也望到對自己露出「請讓我去做吧」眼神的明悕。
 
然後,愛恩社長無奈地同意了。
 
「好吧,我同意了,不過,如果有發甚麼意外,便終止,以後不能再插手於插畫的事情之內。」
 
「好耶!」
 
得到了愛恩社長的同意,明悕高興得從病床上彈了起來。
 
她更走到我的身邊,握起了我的手,說:
 
「小從老師,以後多多指教。」
 
老師?雖然我是寫小說故事的,但我覺得自己是不能接受老師這個稱呼,相反,我更應該稱呼明悕為老師。
 
「多…多多拍教了,合作愉快,明悕老師。」
 
大概是聽到了我同樣以老師來稱呼,明悕開心得歪着頭發出了「嗯」的一聲笑了。
 
就這樣,我和明悕開始了合作,她為我繪畫小說的插畫,為我的小說增加了可觀性。
 
和明悕於病房內的相聚到了探訪結束的時間。
 
我們一一向明悕道別,而在道別的時候,愛恩社長千叮萬囑地叫明悕不要因插畫的事情累壞了身子,然後離去。
 
真不知道愛恩社長是明悕的媽媽還是朋友,她們兩個的友情真的好奇妙。
 
然後,我伴隨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離開病床,但當他們兩個踏出病房後,明悕叫住了我。
 
「嗯?」
 
「吶,小從,我想問你個問題啊。」
 
「關於插畫的事情,以後電話聯絡好了,畢竟今天的探訪時間……」
 
「不不,我是想問啊,經過這次約會,小從,到底有沒有喜歡了我?」
 
「沒有。」
 
「好失望………難得我開始對小從你……」
 
我不是很聽得到明悕的說話後邊的部份,因為她說得輕聲了,如同蚊子拍翼的一樣。
 
另外,在明悕的臉頰上,忽然泛起了淡淡的紅暈,這是怎麼回事,要不要通知醫生?
 
在我有這樣的想法時,明悕繼續說話,把我的想法打退。
 
「小從,這次的約會,謝謝妳,我真的玩得好開心啊。」
 
不知幾時,明悕抱起了她的那本小說《和男朋友一起做的十件事情》,並歪着頭的向我微笑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