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天過後,我從電子郵件中收到了明悕為我繪畫的第一張圖。
 
雖然只是每個主要人物的設定圖,但當我見到自己所描寫的人物以圖像的方式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心裡邊是一陣感動。
 
這樣說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但當我見到以圖像出現的大家,心裡是高興如同抱住了剛出生的女兒一樣。
 
我覺得一個作者,最開心就只有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自己的作品得到了別人的認同,第二件事就是能夠和自己的小說人物見面。
 


不過,寫恐怖小說的作者,應該不會想跟自己小說的人物見面吧?
 
自己的想像成為了真實,自己人物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是叫夢想成真嗎?
 
當下我立即拿出手提電話,致電給明悕。
 
我是興奮得很,完全忘記了現在是晚上,明悕可能在休息或是睡覺。
 
而我這樣撥號過去,很可能阻礙着明悕休息。
 


直到明悕接聽了我的電話,我才想起了這件事情,但反正是撥號了也被接聽了,這些事情就別多想。
 
「喂?小從?」
 
從電話中聽到了明悕開心的聲音,而且聽起來還未有去睡覺。
 
「真的好厲呢,妳畫的和我所想的都一樣啊!」
 
我興奮得有點抑制不住聲量。
 


「愛文的服裝畫得很漂亮呢,還有傻B企鵝,感覺很搞笑可愛。」
 
「聽到小從你這麼說我就安心了,之前還擔心着小從會不喜歡這樣的人設呢。」
 
「怎麼可能會討厭啊。」
 
主角的突出感覺,配角的協調感,魔法獸的可愛感,奸角的邪惡感,都在明悕的繪畫下,發揮得很好。
 
當然,明悕的繪畫水平還不及以繪畫插圖糊口的插畫師水平。
 
但是現在在我眼前的人物設定圖,已經是很好的了,也是超出預期。
 
至少,我連繪畫自己小說主角這種事情也做不到。
 
要是換我去畫,可能只有火柴人了,而且是粗糙版的火柴人。


 
到底明悕是發了多少時間和精神去畫我眼前的人物設定圖?
 
她又是花了幾多的時間,把自己的繪畫水平提升到現在這個地步?
 
一張畫作背後的到底存在了多少汗水,相信只有繪畫的人才會知道,所以,我覺得明悕真的好厲害。
 
這麼厲害的明悕為我繪畫的人物圖,我又怎麼可能會討厭呢。
 
「這樣的話,我就以這樣的設定開始正式繪畫了啊。」
 
「嗯,拜託妳了。」
 
「小從打算怎樣答謝我呀?」
 


「請吃飯?」
 
「當我男朋友,一起來約會吧。」
 
「不要。」
 
「好失望啊。」
 
就這樣,再和明悕閒聊了幾句後,便就此掛線。
 
掛線了後,我開始期待着明悕下次的插畫,下次的插畫可是故事裡的內容呢。
 
我沒有和明悕討論那一個情節需要插畫的事情,插畫的事情我全權交給她負責了。
 
因為,如果明悕對一個情節有感覺,這樣繪畫起來不是更得心應手嗎?


 
就好像自己對一個題目有感而發,書寫出來的文章才會精彩。
 
我不相信無病呻吟會比有感而發來得要好。
 
可惜的是,現在的中文作文教學,每每要求學生無病呻吟,試問香江學生又怎麼可能會寫得出一手好文章?
 
思潮就此停住,我重新細閱明悕的繪畫的人物設定圖。
 
在一邊細閱的同時一邊用力去記住每個人物繪畫化的模樣,以便我將來描寫各種場景。
 
我相信對自己的小說人物有更深入的了解,以及深刻的印象,對於寫小說會更有幫助。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房門外窺探着我。
 


應該以「就似小貓一樣好奇地窺探」,還是以「像老虎一樣虎視眈眈地窺探」來說她現在的表情才對?
 
望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我說:
 
「有甚麼事情了?」
 
大概是知道被我發現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大大方方步了出來,來到我身邊,說:
 
「喂喂,哥哥啊。」
 
「嗯?」
 
「剛才你聊電話的對象,是女生吧?」
 
「是,沒錯。」
 
「那麼,會是這張照片中的誰呢?」
 
突然間,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身後取出了一張照片,而且很狡猾的對着我笑,不懷好意的。
 
我看了看這張照片,然後大吃一驚,叫道:
 
「妳怎麼會有這張照片!?」
 
我立即就想要搶回來,但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反應比我要快。
 
當她看到我的手要伸過來搶時,已經把照片收回去。
 
「呵,今早收到了一封寄給哥哥的信,寄的就是這張照片。」
 
「小紫,妳竟然私自打開我的信,甚至不通知我。」
 
「因為我很好奇會是誰寄信給哥哥嘛,所以就先打開了,然後立即發現哥哥這張照片。」
 
「嗚………」
 
「喂喂,哥哥,介紹我認識啦,這邊抱住你手臂擺出V字手勢的是誰啊?」
 
「與妳無關。」
 
「是嗎?那麼我拿着這張照片去問媽媽囉。」
 
「停手!不要!」
 
如果被媽媽看到這張照片,我一樣會被她煩個不停。
 
只要是涉及到兒子的戀愛事情,媽媽就會很興奮,然後就會搞出各式各樣的事情來。
 
之前和愛恩社長的誤會約會,我那套穿得四不像的服裝正是媽媽的傑作。
 
所以,除非我真的交到了女朋友,否則我都不想讓媽媽知道。
 
小紫知道我很怕被媽媽因為戀愛的事情而煩個不停,所以現在就要惡戲我。
 
「我投降了,妳到底想要我做甚麼了?」
 
以此手段來攻擊我,想必一定是有甚麼要我幫忙,不想我拒絕。
 
「不,我只是純粹好奇哥哥最近的情況。」
 
「我最近的情況有甚麼好好奇的,快說,有甚麼事情要我幫忙了?」
 
「沒啦,自從身體調換了後,對於哥哥的交友情況越來越不了解,竟然在我不幫忙的情況下加入了社團、參與了舞台劇、甚至約會、現在還拍下了這張和女生親密的照片。」
 
「用『親密』這個詞語很容易叫人誤會。」
 
「連手臂都抱住了,還不叫親密!?」
 
「不是妳所想的那樣,妳誤會了。」
 
「呵?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哥哥給我解釋看看。」
 
為什麼現在的情況會變成了我被老婆抓到外遇的證據?
 
小紫向我遞過照片,交到我手上,要求我解釋。
 
我看着那張照片,想着應該要怎麼對她說才好。
 
這一張照片裡抱住我手臂,並且擺出了V字手勢的女生,正是明悕。
 
而這張照片,是拍於義賣會當時。
 
照片裡不單單只有我和明悕,還有我們的一個義賣團A隊。
 
和明悕關系很好的小朋友們、愛恩社長、肥宅師兄、明悕的主診醫生,都在照片裡邊,真不明白為什麼小紫只看到我和明悕。
 
會不會是我和明悕是位於照片的正中間?
 
就算是這樣,也看得出這是義賣活動過去的大合照吧,就連背景都是我們的賣物攤位。
 
是怎樣都好,我看着這一張照片,不斷回想起義賣會當時的情況。
 
當時所見的一切,當時所聽到的一切,當時所感覺到的一切,一一在腦海內重播起來。
 
雖然和大家進行了一整天的義賣活動,在義賣開始前還有各種準備,使我十分疲累,但感覺還是不錯的。
 
「妳看這個。」
 
為了讓小紫更明白這張照片的背後,我從書櫃取來了一本書,那是一本畫冊。
 
「這是甚麼?是哥哥你畫的嗎?」
 
「是照片裡的大家一起畫的。」
 
「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坐到床上去,盤起了裸足,一臉待聽故事的模樣。
 
而我,則利用這張照片和畫冊,向小紫說着關於當時義賣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