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要由義賣會開始前一個星期說起。
 
就是在我偷偷與明悕見面,請她幫我繪畫插畫的那一天,故事要由這裡開始說起。
 
我請求了明悕為我繪畫插畫,而明悕答應了,不過前題是我要扮演她的男朋友,和她進行一次小說體驗約會。
 
為了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我必得借助明悕的插畫,所以我答應了。
 
因為明悕是聖本善私家醫院的特別病人,所以無法自由出入醫院,想到外出去進行小說體驗約會,就必須要得到主診醫生的同意。
 


為了得到同意,明悕必須要在義賣會中有良好的表現,證明她適合外出。
 
如果沒能成功外出,進行小說體驗約會,關於插畫的事情,明悕會向我表示「回家等消息」。
 
所以,為了讓明悕在義賣會有良好的表現,即使我不願意,也必須前往幫忙。
 
關於這次的義賣會,其實是院方為了改善兒童病房的環境而義賣籌款。
 
所籌得的款項,扣除成本後將會全數用於改善兒童病房的環境,至於要改善些甚麼,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餐食?
 


然後,時間來到了義賣會開始前的七天,當天是星期日。
 
較早前我向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說了我要幫忙義賣會的事情,因為這是善事,也是義工,所以沒有受到反對,相反是被歡迎。
 
雖然我會去幫忙義賣會,但並不只是單純地在義賣會當日去幫忙。
 
義賣會開始前還有很多準備的功夫要做,如果事前的準備做不好,說不定會影響明悕的表現。
 
場地佈置,攤位搭建,並不是我要幫忙的事情,這些事情是由專人去做。
 


而我要幫忙的事情,就是協助明悕和一班小朋友製作畫冊。
 
在義賣會中,明悕和小朋友們一同製作畫冊義賣,這是明悕的提議。
 
做小手工的話,靈巧不足的小朋友做起來會有點難,沒辦法樂在其中。
 
但是,一同製作畫冊的話,小朋友就能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在畫紙上繪畫,大家都能盡情參與在其中。
 
所以,明悕這個提議很小朋友受歡迎,而且繪畫這種事情很符合聖本善私家醫院的心理治療方針,立即就被批准了。
 
院方為了支持這個畫冊的製作活動,甚至承包了當中印刷和釘裝的事情。
 
而我今天要去幫忙的事情,其實只是當個雜工。
 
我不知道自己能幫上甚麼,因為繪畫的事情我一概不懂,但能夠幫忙就盡量幫忙。


 
在醫院北翼的入口處登記過後,我便前往升降機大堂,乘坐升降機前往明悕和小朋友一起製作畫冊的地方。
 
伴隨我乘坐升降機的,還有兩位護士。
 
不是我八卦,也不是她們講話太過大聲,而是乘坐升降機時實在很空閒。
 
就算是無心,也會不自覺地把別人閒聊的聲音收進耳內。
 
「所以我說,有錢少爺真麻煩,這裡是醫院不是他家嘛,對人呼呼喝喝的,都把我們護士當傭人了?」
 
「妳抱怨個甚麼!那位大少不是有給你小費嗎?而且是百元紙幣。」
 
「是這樣沒錯,但那個大少爺,真是煩死了,要不是給錢銀的面子,我才不理他。」
 


「妳不理,我理,幫大少倒個垃圾就有百元小費,我可以幫他洗腳的話,說不定要被帶回他家去。」
 
「醒吧,別發夢了,他腳都打石膏了,妳洗甚麼洗。」
 
從兩位護士的對話內容中得知,北翼這裡似乎入住了個有錢少爺。
 
不知道這個有錢少爺犯了甚麼事,腳打石膏了。
 
他人到底現在是躺在病床上,還是坐着輪椅走呢?
 
不過是怎樣都好,都與我無關。
 
隨着「叮」的一聲響起,升降機來到了我要去的樓層,升降機門慢慢打開。
 
步出升降機後,就再沒聽到兩位護士的閒聊,而且她們的話題早就換了,不再是講那位有錢少爺。


 
離開了升降機後,我就沿着走廊走到尾,在那裡是娛樂室。
 
今天明悕依然會在娛樂室教小朋友繪畫,會在那裡和小朋友一同製作畫冊。
 
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今天也會到來幫忙,相信他們兩個已經比我要早到。
 
明悕已經在開始繪畫了嗎?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在做甚麼呢?小朋友們畫得高興嗎?
 
我幻想像各種快樂高興的場面,然後推開了娛樂室。
 
然後,剛才幻想的各種快樂場面被粉碎。
 
不是因為明悕發病了而使得大家好擔心,也不是有小朋友因為畫筆的事情而打架。
 


而是娛樂室裡多出來的一張陌生臉孔。
 
「給你機會,重新說一次。」
 
「要我說幾多次都沒有問題,這種東西叫畫?猩猩都畫得要好,根本搞笑。」
 
我不如明悕一樣,對北翼的醫生和病人都有所認識,但我可以肯定一件事。
 
現在以囂張的態度跟愛恩社長講話的男生,絕對是最近才進院的病人。
 
即使是身穿病人服,但他的樣子還是使他散發出一種不正不經的感覺。
 
髮色略褐,穿載耳環,一看就知道不是一個正經人家。。
 
而且,他因為一隻腳打上了石膏,所以正坐着電動輪椅。
 
看到這張電動輪椅,不必多說就知道是個敗家富二代。
 
我忽然間就回想起在升降機中兩位護士在講的那位少爺,難道就是他?
 
這個少爺,現在似乎是和愛恩社長在對嗆,娛樂室內的氣氛充滿了火藥的氣味。
 
本應該是在繪畫的小朋友們,現在與明悕退到一旁去。
 
明悕就似老鷹捉小雞遊戲中的母雞,保護着身後的小雞。
 
不過在場未見肥宅師兄。
 
「所以你畫的就是畢卡索級數的作品?」
 
「唏,美女,我告訴妳,本大爺我就是藏頭露美。」
 
藏頭露美?這很明顯是一個女性的名字,而且聽起來就似是個日本人的名字。
 
但在眼前的少爺,很明顯是個男生,而且是本地人。
 
藏頭露美,這個名字和他完全不相配。
 
聽到這個名字,愛恩社長單手插腰,瞥着少爺,擺出一張覺得眼前的人理應送進精神病院的表情。
 
相反,聽到這個藏頭露美這個名字後,明悕竟然抽了一口氣。
 
抽了這一口氣的原因不是病發,而是吃驚,明悕對這個名字有所反應。
 
愛恩社長很敏感的留意到明悕的反應,然後問:
 
「小悕,妳認識他?」
 
愛恩社長指了指少爺,而明悕點了點頭。
 
「嗯,藏頭露美,是個筆名,主要進行繪圖創作,是現屆新進繪畫師獎得主,也是現屆精美手遊繪畫得獎團隊『娘娘』的成員之一。」
 
「繪畫的?」
 
「嗯,沒錯啊,小恩。」
 
可能明悕同樣的喜歡繪畫,所以對於繪畫界的事情比我們一般人要清楚。
 
對於藏頭露美這個名字,我相信我和愛恩社長只會想到「藏頭露尾」這個正字。
 
聽到明悕的介紹,少爺似是遇到了知音人或者是支持者的一樣高興地笑了,他說:
 
「呵呵,沒想到這裡還有些知識份子,我還以為這種醫院只會收留粗糙的病人。」
 
愛恩社長氣得從太陽穴冒出青筋了,不過她並沒有回嘴,因為她並不打算對號入坐。
 
話後,少爺推了推電動輪椅上的控制杆,猶如玩電玩遊戲一樣控制輪椅移動。
 
他移動到明悕身前,明悕不知他打算做甚麼,不過還是先張開手,保護身後的小朋友們。
 
「唏,別這樣嘛,我不是壞蛋呢。難得你是我粉絲,要不我即席揮筆,把妳萌化收藏?」
 
「不要。」
 
「別這樣嘛,十五分鐘我就能完成了,能夠得到我原稿是機會難得啊。」
 
話後,少爺便露出一臉色迷迷的表情,把明悕全身打量過一次。
 
被這個男生如此打量,任何女生都會覺得不安,明悕也是一樣。
 
為了保護明悕,愛恩社長一個箭步走了過去,擋在明悕身前,保護着明悕。
 
「人渣。」
 
「女王加毒舌?嗯…這種屬性組合不太好啊。」
 
現在氣氛惡劣到極點,再這樣下去,我心怕會搞出意外。
 
我想要轉身跑開,叫醫生或者警衛過來幫忙,但當我轉身時,已經見到肥宅師兄和一位醫生急步過來。
 
「肥宅師兄?」
 
「天從的,你來了的。」
 
「肥宅師兄,裡邊到底發生甚麼事?」
 
「十萬火急的,等等再跟你說的。」
 
肥宅師兄與我擦身而過,連同醫生一起走進娛樂室裡。
 
聽說,動物會對即將發生的災難有所感覺,會趁早逃走或作出反應。
 
人類也算是動物。
 
當我看到眼前這一連串的場面,心裡邊頓時泛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即將有事情發生。
 
雖然不會是發生甚麼導致傷亡的天災人禍,但也會是一件麻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