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藏頭露美,也即是有容這位敗家富二代離開之後,大家也回去做本來應該做的事情。
 
小朋友在繪畫,而明悕則從旁協助,醫生則回去工作。
 
我和肥宅師兄以及愛恩社長,則坐在一起,談論着剛才的事情。
 
安坐下來了後,我半抱怨地向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問道。
 


抱怨是因為現在搞出了個麻煩事。
 
為了讓明悕在義賣會有良好表現,以達到她的主診醫生認為她可以外出,相信不會是件輕鬆的事情。
 
而現在「錦上添花」「畫蛇添足」,發生了與有容這敗家富二代較技的情況。
 
實在是雪上加霜了。
 
肥宅師兄托了托圓圓的粗框眼鏡,呵呵了兩聲,然後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告訴了我知道。
 


在娛樂室中,明悕本來正協助着小朋友繪畫以制作義賣會用的畫冊。
 
但是,應該是最近才入院的有客少爺,便走了過來,無事生非,取笑着小朋友的畫作。
 
起初明悕沒有理會他,叫小朋友們繼續專心繪畫,不用理會有容。
 
正因如此,這傢伙更是歡喜,隨處說三道四,指指點點,以取笑小朋友的畫作。
 
明悕依然是沒有理會他,甚至把小朋友集中在一起,排擠着有容。
 


但有容的惡行還是繼續下去,結果惹怒了同樣在場的愛恩社長。
 
女王一樣強氣的愛恩社長,當話二話不說就批評有容的行為,兩個人就此吵架起來。
 
肥宅師兄正如我所想的一樣,怕會發生意外,所以急急走尋找像警察一樣存在的醫生過來,說有人在搗亂。
 
而在這段肥宅師兄跑了開去的時間中,我就到來了,然後就是之前我所見到的情況。
 
「所以為什麼要和有容較技了?基本上他玩夠了就會乖乖閉嘴吧?而且愛恩社長妳到底有何打算啊?」
 
過後的事情知道了,所以現在該是面對現在和將來的時候。
 
「問題每次問一個。」
 
愛恩社長回答我。


 
「為什麼要和有容較技?」
 
「沒有牙的鯊魚,不值得害怕。」
 
愛恩社長回答了我的問題,但我完全聽不出當中的意思。
 
肥宅師兄呵呵了兩聲,然後為我翻譯,說:
 
「愛恩的意思是的,唯有在他專長的領域上勝過他的,才能挫他的銳氣的,像他這種持才傲物的人必須要以這樣的方式給他上一課的。」
 
我聽話過後,忽然想起了我和小翠的事情。
 
面對小翠,我也是有這一個想法。
 


唯有在小翠專長的領域上勝過她,才能算是完全的勝利,才能把對方徹底打敗。
 
正因為這一個想法,我才會以小說創作去挑戰小翠。
 
「但是,愛恩社長,妳有把握贏得到嗎?」
 
我提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現實是,從明悕口中得知道,有容是個繪畫的材料,也曾經得過獎。
 
或者有容得到的獎,只是用錢買回來,但至少,他的作畫水準也是一定程度的高。
 
若果一張「小雞吃米圖」來參賽而贏得比賽,任誰都知道是作幣,不能服眾。
 
但是平反賽果的事情並沒有出現,除非有容用錢收買了所有參賽的人,否則只會是他的作畫很是有水準。


 
之前有容更說過,他要帶同他的製作團隊一同參與這次的較技。
 
有容一個人的實力已經是不容少觀,更何況是他的製作團隊?
 
他和他的製作團隊也是同樣得過獎的,好像是精美手遊獎吧?總之就是很有實力,除非這個獎依然是用錢買回來。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在這次的較技中贏過有容,到底有多少機率?相信在坐的小朋友都計得到。
 
我和小翠的小說對決,是因為我自己本身也有些寫作才能,有機會贏,才能夠和她比下去。
 
但現在是站於必敗之地,到底能夠靠甚麼去獲勝?
 
既然愛恩社長提出較技,那麼她應該是有必殺技之類的東西,足以讓和有容及其製作團隊抗爭吧?
 


所以我才會這樣問,畢竟愛恩社長並沒有把事情全數告知我。
 
聽到我的提問後,愛恩社長翹起了二郎腿,雙手抱胸,說:
 
「沒有。」
 
果然是有贏的把握,我就知道會這樣。
 
不…等等,我好像聽到了與我預計中完全不同的說話。
 
「愛恩社長,可不可以再說一次,妳有把握贏出這次的較技嗎?」
 
「沒有。」
 
我望了望肥宅師兄,希望他為我翻譯一下愛恩社長這句話。
 
但肥宅師兄只回了我一個眼神,以眼神說「她真的沒有把握」。
 
當下,我不禁想高聲喊道「沒把握妳較個甚麼技呀」。
 
但我想到,如果我叫了出來,必定會惹愛恩社長不滿,所以還是收在心裡算了。
 
「所以愛恩社長,妳打算怎樣做了?」
 
我按捺住想要叫喊出來的心情,繼續向愛恩社長提問。
 
「做我們自己就好。」
 
「這是甚麼意思?」
 
「字面意思。」
 
「那到底是甚麼啊?」
 
「你的提問太多,已經足夠了,我就簡單地回答你所有問題。」
 
「吓?」
 
愛恩社長開始不耐煩,不想再和我繼續一問一答。
 
她只呼出一口氣,然後為整件事情做個總結。
 
「在當時,當務之急是要阻止他把事情發大,利用激將發阻止像他這樣的人,是最好的做法。
 
高傲狂妄的人,必須要懲罰,即使我們或許會失敗,但無需在意,因為誰都沒有押下勝負的賭注。萬一真的輸了,道歉吹虛他便好。
 
另外,這次義賣會,主要是為聖本善私家醫院籌款,參加義賣的人越多,越是籌到更多的款,便是一件樂事,所以,也讓同樣使用兒童病房的那男生一同參與。
 
因此,即使是較技,也是慈善性質,有沒有把握取勝,也沒有關係。」
 
在剛才的情況,愛恩社長竟然在這麼緊張的情況下考量到這麼多的事情,現在知道了實在不佩服她不可。
 
因為是慈善性質,所以輸贏都沒有關係。
 
而且,有容認真起來面對這次的較技,應該會使這次的善款數字很可觀。
 
怪不得愛恩社長根本毫不在意輸贏,就算沒有把握也提出和有容進行較技。
 
做我們自己,就如同愛恩社長所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現在我們做我們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努力為義賣會做好準備。
 
完成繪畫冊。
 
「我想我明白了。」
 
我回以一句,當愛恩社長聽過了後,便放下了被煩擾的心情。
 
她站了起來,忽然就拍起了手,得到了娛樂室的各人注意。
 
看到自己得到了注意後,愛恩社長說:
 
「各位,讓大家一起努力,完成畫冊。」
 
一起製作畫冊的小朋友望着愛恩社長,但對於她的說話,似乎沒有特別的反應。
 
氣氛就似是在週會上,聽到校長對我們說要努力讀書的一樣,大家毫無反應。
 
然後,這個情況是愛恩社長的預計之內,所以她補上一句:
 
「把剛才欺負明悕姊姊的壞蛋打倒!」
 
「嗨!!」
 
「嗨!!」
 
「嗨!!」
 
只是一句提及到明悕的說話,一班小朋友就變成了戰意高昂的小戰士。
 
小戰士們的鬥心燃起來了,大家都變得更努力去繪畫,氣氛變得很好。
 
有好幾位小戰士也已經去尋找明悕的意見,希望能夠改進自己的圖畫。
 
明悕苦笑,沒想到自己的影響力是這麼大,竟然只是一句提及到自己的話,就使得小朋友們激動起來。
 
對於現在的情況,愛恩社長感到很滿意。
 
她雙手抱起胸,滿意地點着頭,然後對我和肥宅師兄說:
 
「走,做我們自己的事。」
 
「是的。」
 
肥宅師兄很了解愛恩社長說話的意思,但我完全是不懂。
 
「我們要做甚麼事?」
 
「宣傳。」
 
「宣傳!?」
 
「有問題?」
 
愛恩社長露出了「話別這麼多,趕快去做」的眼神瞪了瞪我,使我只好順應她的意思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