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一心和家寶都把我派給他們的傳單取走。
 
理由是傳單後邊附送的地圖以及前往方法。
 
聖本善私家醫院位置偏僻,聽聞其名卻不知其在何處。
 
傳單上的地圖和前往方法剛好幫到了一心和家寶,所以他們才不客氣地取走。
 
他們兩個甚麼要多取好幾張,說甚麼賣地圖是條財路,可以賣給那些想去但又不懂得如何前往的人。
 


我沒有理他們太多,反正我的工作就是要派發所有傳單。
 
既然一心和家寶想要更多的傳單,我給他們更多,甚至全部又何況?
 
最後,經一心和家寶,我不久前從愛恩社長那裡拿取到的傳單,只剩下十張左右在我手上,其餘的都給了他們兩個去做賣物。
 
「唉。」
 
我不禁嘆氣,因為這些傳單是愛恩社長為了明悕和小朋友一起搞的義賣攤位而製作,為了他們而宣傳。
 


但現在,卻變成了為有容及其「娘娘」製作團隊進行宣傳,完全是變成了另一回事情。
 
這只好叫人無奈地嘆氣,畢竟自己對這件事情做不了甚麼。
 
「娘娘」這個製作團隊雖不是龐大,但規模也不算少,支持者也很多。
 
一舉手一投足,都足以造成不小的波動,被受觸目。
 
在情況以及先入為主的觀念下,叫小規模的人能夠做甚麼去喧賓奪主?
 


我覺得,現在派不派傳單已經沒有關係。
 
因為隨着「娘娘」公佈了會參與聖本善的義賣會活動,很多人都知道了聖本善有義賣會活動了。
 
所以,對於我的宣傳,完全是多一個不會多,少一個不會少,可有可無。
 
不過我還是幫忙好了,畢竟是我自己說過要幫忙,現在又怎麼可以偷懶。
 
而且被愛恩社長知道我偷懶了,不管理由,她一定會很不滿。
 
心中想起了她用女王的氣勢瞪我,心裡不禁有些虛,我還是趕快去派傳單了。
 
我再次離開課室,回再戲劇社拿取更多的傳單,然後去到學校門口派發。
 
在校門跟校工和校園警衛說過我為義賣會發派傳單而得到批准之後,我便開始工作。


 
為義賣會派發傳單,是一件好事,所以誰都沒有阻止的理由。
 
在校門派發傳單,不知為何我有一種不太好受的感覺,那種感覺應該是害羞。
 
會感到害羞,可能是不習慣的關係吧?
 
畢竟我從來都沒有做過派發傳單的事情,沒有試過很厚臉皮地叫別人拿傳單去看看。
 
雖然是很害羞,但我在害羞的同時努力地感受着這個感覺。
 
有人說,小說內容源於生活,沒有生活沒有小說。
 
說不定那一天會有派傳單的情節會寫到,到那時候今天的經驗便可以大派用場。
 


同學一個一個地在我面前經過,我一次又一次地遞上傳單。
 
有的沒有理會我,有的拿取過,有的拿來讀過了又退回給我。
 
偶爾也和幾位老師見面,我點頭說早後就遞上傳單,讓老師接過去。
 
不知不覺上課的鐘聲便響起,我早上的派傳單工作就結束了。
 
然後,接下來的幾天,我都進行着派傳單的工作。
 
早上返校時段,下午午飯時段,放學回家時段,在這三個時段裡,都能見到我在校門附近派傳單。
 
有時候我會擔心被媽媽知道我派傳單的事情,所以預先想了個欺瞞過去的劇情。
 
但媽媽竟然沒有察覺到我在派傳單的事情,到底是我隱藏得好,還是媽媽犯小糊塗了呢?


 
總之,派發傳單的工作繼續到星期三。
 
可能是有努力地派發,或者是「娘娘」製作團隊的效應,在戲劇社裡眾多的傳單竟然只剩下四分一。
 
愛恩社長說要加印,嚇得我要命,還好肥宅師兄為我說了幾句好話,把愛恩社長加印的想法打消。
 
現在,依照傳單拿取的速率,應該在今天放學後,就能把所有傳單發派完成。
 
於午飯時段派發過傳單的我,是這麼想。
 
一想到傳單能夠派發完成,我就是如釋重負,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帶着愉快的心情,我返回課室,把傳單收好後安坐到坐位上,哼着小曲等待班主任到來點名。
 


「天從發生甚麼開心事嗎?」
 
「秘密。」
 
「呃!?」
 
看到我心情如此的好,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是非常地好奇,不過我並沒有把事情告訴她知道就是了。
 
隨後,班主任到來,為班上的大家進行點名。
 
當老師喊到同學的名字,同學就說一聲到「到」,很普通的日常光景,沒有特別。
 
然而,在點名的途中,發生了一件事。
 
「打擾了,我是來找羅天從同學。」
 
就在班主任完成了點名的時候,有一位女老師敲門進來了班房。
 
女老師指名道性地說要找我,班房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去。
 
我認得那位女老師,她是訓導處的老師。
 
對於學生來說,訓導處是鬼門一樣的存在,無事不登,登必出事。
 
而現在,我不入地獄,牛鬼蛇神卻親自來找我。
 
因為傳單快要派完而得到的好心情,一瞬間掃走。
 
現在於我腦海中,就只有不安和恐懼,我到底是做了甚麼招引了牛鬼蛇神了?
 
在我的記憶,是完全沒有做出犯校規的事情,我可是一個乖學生啊。
 
在聽到了訓導老師的點名後,我便從坐位站起來,說了聲「喺」,然後戰戰兢兢的走到訓導老師身前去。
 
訓導老師說想要跟我來個私人對話,於是和我來到課室外的走廊。
 
出來了走廊後,我不安地等待着她說話,而當她確認過這裡是適合對話的地方後,便對我說:
 
「放鬆點,老師我不是因為你犯了事而要對你責備。」
 
「呃?」
 
確實,正如訓導老師所說的一樣,她並不是因為我犯了校規而責備我。
 
因為在她身上並沒有散發訓導老師責備學生時的氣勢,我是因為她這句說話才留意得到。
 
「其實,老師是因私人的事情而找你。」
 
「私人事情?」
 
那些甚麼晚上的私人補習,甚麼身體健康檢查,這些事情只會發生在賣肉賣萌的小說身上。
 
所以當我想到訓導老師說因私人事情而找我,就想到會不會是想要一張傳單。
 
我班的中文老師是小翠的書迷,開學的那一天就已經放下身段去求簽名。
 
訓導老師是「娘娘」的支持者,想要一張傳單以便知道前往義賣會的方法,不是沒有可能。
 
為免老師尷尬開口以求一張傳單,我便主動地問她是否要一張傳單。
 
但是,原來是我自作聰明。
 
訓導老師的確是為了傳單的事情而來,但不是要向我索取。
 
「我就開門見山直接說話,我希望羅天從同學你不要再派發傳單。」
 
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一句話說,也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幾天前,我說要傳派單,卻沒有人要阻止我。
 
老師沒有,校工沒有,校園保安沒有,風紀沒有,大家甚至歡迎我派發。
 
為何時至今天,訓導老師突然到來,說不希望我繼續派發傳單?
 
難道是「學生的工作是讀書而不是兼職派傳單」的事情?
 
「老師,我……」
 
「羅天從同學,老師希望你是知道你是為誰在派傳單,進行宣傳。」
 
「嗯?」
 
「學生當義工,是好事,但為那種東西當義工,就不是好事。」
 
一時間,我是不懂得老師在講些甚麼話。
 
「恕老師直言,羅天從同學你現在進行宣傳的東西,老師認為對正值青春期的學生,特別是男生,有害而無益。
 
老師不希望男生建立了錯誤的價值觀,以女性為樂,沉迷於女色之中,老師也不希望女生建立錯誤的想法,以坦胸露臀吸引男生,賣肉求榮,淪為玩樂品。
 
如果可以,老師甚至不希望還是年少氣盛的青年接觸這種東西,建立錯誤的觀念,但始終資訊科技發達,沒辦法可以阻止接觸,但是我希望羅天從同學你不要再於校園裡散播。
 
另外,同樣身為女性,我對這種東西感到十分噁心,坦胸甚麼的,露臀甚麼的,破衣爛布甚麼的,牛奶液甚麼的……」
 
訓導老師一邊說一邊緊緊地握住自己的手臂,眉頭緊皺,完全是一臉不想回想起甚麼事情的臉。
 
說到這裡,我已經清楚發生了甚麼事情。
 
很簡單的一件事,先入為主,訓導老師以為我在為「娘娘」進行着宣傳。
 
我不知道「娘娘」的作品是怎樣,我沒有接觸過,但聽老師最後的描述,以及我過往了解到的那些娘化產物。
 
我便知道當中的內容,是跟賣肉有關係,完全是游走於法律灰色地帶的意淫內容。
 
訓導老師肯定是接到我之前派的傳單,在傳言之下,調查過「娘娘」的作品,然後感到心理不適,並認為內容對青少年及學生實為不好,所以才阻止被誤會成為「娘娘」進行宣傳的我。
 
這個誤會實在大,因為我真的不是為「娘娘」為進宣傳。
 
真實是,我是為一班小朋友繪畫的畫冊進行宣傳。
 
我想要解開這個誤會,於是我說:
 
「老師,妳誤……」
 
「羅天從同學,難道你自己沒有覺得,那種東西的內容真的很差勁嗎?把物件少女化,然後收集,把女性當作物品這個觀念,還有那些意淫的插圖。難道你沒有覺得很有問題的嗎?」
 
「老師,請聽我說……」
 
「羅天從同學,老師來問你,你能夠把這種東西分享給小朋友嗎?而且是在小朋友的父母面前?如果你認為這些東西會影響小朋友的心智發展,為何會不認為會影響正值青春期對異性產生好奇的少年少女的心智發展?」
 
「那個…我…」
 
「羅天從同學,你撫心自問,真心說,這種東西真的沒有問題嗎?」
 
「我……」
 
「羅天從同學,我希望你不要再派發傳單,希望你能夠合作,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