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導老師並沒有把我的解釋聽進耳內,她只對我爆發出一連串說話。
 
她並沒有聽我多說任何一句話,不知道是她發現自己控制不了情緒,還是覺得我像病毒一樣,會傳染。
 
其實我是很想告訴她知道,我很明白她的想法,而且我也覺得這些東西很不對勁。
 
自從和小翠進行過以校刊作為舞台的寫作對決後,我心裡便對這一點清楚不過。
 
這些賣肉賣萌的內容物,正如我自己曾說過的一樣,是連「三小」都比不上的東西。
 


但是訓導老師心怕我如病毒一樣會傳染,把話說過後就逃走,我又怎麼可能告訴她知道。
 
眼見老師遠去,被誤會成跟「娘娘」同夥的我,只好返回課室。
 
課室裡早就開始上課了,我敲了敲課室門,說了聲「打擾了」,在老師講課的同時安靜地返回坐位。
 
坐下來後,我不自禁就嘆了口氣,是無奈的一口氣。
 
自己早就跟那些賣肉賣萌的事情脫了鉤,但現在卻被誤會成我跟那些東西是一夥,無奈。
 


明明只是和訓導老師講了好幾分鐘的話,但就似是做了數十份的數學試卷一樣,身心皆疲。
 
安坐下來後,我跟本就無心聽課,心裡只想着要如何處理剩下來的四份一傳單。
 
經過了這件事,我已經沒有心情繼續派發剩下的傳單。
 
第一是因為我認為已經沒有必要為義賣會再進行宣傳,「娘娘」那邊已經做了非常足夠的宣傳了。
 
第二是因為再這樣派傳單下去,只會為「娘娘」做更多的宣傳,然後我就被當作他們的同夥,被當作病毒看待。
 


我不是為「娘娘」而派傳單,我可是為了明悕和一班小朋友所努力繪畫的畫冊而派傳單的啊。
 
然而現在卻被當成是「娘娘」的同夥,被當作病毒看待,現在是要把感冒藥當作毒品一樣了。
 
以上兩個理由,夠足讓我不再派發傳單下去。
 
但是,卻因為派傳單的工作是因為我答應了要幫忙義賣會而接下來,現在又怎麼能夠半途而廢?
 
再說,我這樣半途而廢,被愛恩社長知道,她一定會很不滿的。
 
想起了她那張不滿的表情,以及那凌厲的眼神,我實在是受不了。
 
而且,傳單只剩下四分一,這個數量只要再花一點時間,就已經可以派個清光。
 
現在可是情感和道理的爭執,使我不知如何是好。


 
應該繼續派下去,為「娘娘」做更多的宣傳,然後被更多人當作病毒;還是要停止派發,失去自己的人品,惹愛恩社長不滿?
 
我一邊煩惱着,一邊用手轉動着鉛筆,而坐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留意到我現在的表情。
 
雖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並不知道剛剛召見我的那位女老師是訓導處老師,但被老師召見,始終讓她感到擔心。
 
而且,她見到我和老師對話前和對話後是兩個表情,更加感到擔心。
 
於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我問:
 
「天從,那個,發生了甚麼啊?」
 
「沒,沒有發生甚麼事。」
 


「真的?可是,天從你的表情。」
 
「沒甚麼的,只是老師見我的成績不錯,叫我要更努力讀書,考上大學,我是為此感到有點累而已。」
 
「是這樣啊。天從的努力得到了賞識呢。」
 
才不是這樣,真實是我被誤會而被當作病毒一樣看待。
 
我只是因為不想媽媽擔心,也不想被她知道義賣會的事情而隨便編了個故事。
 
是我的寫作技巧提高了嗎?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編到個故事出來,把媽媽欺騙過去。
 
這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我不給評論,我只想說,寫故事的人,真的不能夠完全相信他。
 
知道了並沒有發生特別事情,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感到很是安心,繼續認真上課,做下筆記。


 
而我,則繼續煩惱下去。
 
不過,當我看到坐在我斜後方的小翠,我腦海裡便打起了個激靈。
 
無心上課的我,只等待着時間過去。
 
而很快的,下課鐘聲打響起了,宣佈下課的老師收拾好東西後便離開。
 
因為下一個課堂的老師還未到來,使得有一段空閒休息的時間。
 
我就在這段時間,拿起了剩下來的傳單,然後走到巫小翠身邊去。
 
「喂。」
 


「滾。」
 
我和小翠已經是不需打招呼而是出口就叫對方滾的關係。
 
「這個給妳,這些也給妳。」
 
當下,我把所有的傳單都放到她的書桌上,我還故意放到她的教科書上,使她無法不理會。
 
「拿開你的臭東西!傻B!」
 
「東西我都給妳了,妳喜歡的話就拿去做草戒指。」
 
「哼,我為什麼要做草戒指?」
 
「我給妳找了個理由,因為妳想要和企鵝玩偶一起戴…等等,那個企鵝玩偶好像沒有手指…」
 
「啊呵,我有個更好的點子,就是用來作符咒,咀咒你這傻B。」
 
「妳這妖女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反正我都給妳了。」
 
「趕快把你的臭東西拿走!」
 
再這樣說下去,可能又要和小翠吵起來。
 
我的目的已經達成,已經把所有傳單硬擠給了小翠,所以沒有必要和她吵。
 
她的怒吼我當作耳邊風,然後轉身就離去,返回坐位,準備好下一課的教科書。
 
「真是的!」
 
只見小翠在她的坐位上不憤的抱怨着,但她還是把我放在她桌子上的傳單一一收好。
 
「咀咒你!咀咒你!咀咒你!死傻B!咀咒你!」
 
她一邊把傳單收好一邊這麼喃喃自語,多少是叫我不寒而慄。
 
果然,硬是把傳單擠給別人,實在會使人不滿,但對方是小翠,這種事情就別在意就好。
 
她害我媽媽和妹妹調換了身體,給了我一大串麻煩。
 
現在我硬擠給她傳單,迫她要下,一點也不過份。
 
傳單處理完成,心情輕鬆了不小,相信接下來的這一課能夠集中精神上課。
 
隨後,這課的老師到來,這節課便馬上開始。
 
我聽着課,做着筆記,偶爾指點一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感覺實在不錯。
 
然而這個世界總有事要麻煩我。
 
「哎呀…」
 
正當我抄着老師寫作黑板上的內容當作溫習筆記時,我的後腦忽然被甚麼東西撞了一撞。
 
撞我的東西很輕,而且也不結實,所以沒有很痛。
 
我回頭望了望,想要查明發生了甚麼事,然後便發現撞到我後腦杓的是一架紙飛機,而且是用我派發過傳單摺成。
 
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誰做的事情。
 
我抬頭一看,便見兇手,她正以托着下巴,不悅地望着我。
 
真是的,都中四了,還摺紙飛機在上課時搔擾別人,小學生嗎?
 
我撿起了紙飛機,然後放到桌面上去,用螢光筆寫上了「妖女」兩個大字。
 
瞄準老師轉身,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着小翠擲飛過去。
 
帶着我不滿的投訴的紙飛機,準確地抵達指定為位,那就是小翠的額前。
 
猶如神風敢死隊的戰機一樣,我的紙飛機直撞到她的額前去,以報我剛才被襲擊的仇。
 
紙飛機命中敵人,但戰爭並未結束。
 
小翠打開了紙飛機,看到了「妖女」兩個字,在咬牙過後便把紙反到背面去,寫上了字,再摺回來。
 
再次瞄準老師沒注意的時候,小翠把紙飛機擲飛了過來。
 
我早就知道她會還擊,所以我已經做好準備。
 
雖然自己的運動能力和反應沒有小紫一樣好,但要接下小翠飛過來的龜速的紙飛機,我還是做得到。
 
一個空手入紙飛機,輕鬆做到,看到我沒有被紙飛機撞到,小翠都氣得握拳了。
 
我打開紙飛機,看看她剛才到底寫了個甚麼。
 
「你這妖女…!」
 
太過份了,她竟然把我的全名寫了上,然後畫了個豬的樣子到旁邊。
 
我二話不說再次拿起螢光筆,把「巫小翠」三個字寫上去,然後畫一坨豬的排泄物在旁邊,又再次瞄準老師沒注意的時候擲回去。
 
紙飛機飛過去,小翠一手就接住,當她看到了內容後,氣得快要把紙握得皺起。
 
立即,她再寫了些甚麼,然後待老師沒有注意時擲飛過來。
 
我做好了準備接下來,把她的神風隊打垮。
 
突然間,課室的風扇一個吹,紙飛機竟然吹離了軌道,乘着這陣風飛向另一個地方。
 
「「糟糕!!」」
 
我和小翠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因為飛向的那個地方實在是個糟糕的地方,那是老師的背部。
 
我立即向小翠打了個眼色,叫她用巫術魔法做點甚麼。
 
但已經太遲了,紙飛機撞落在老師的背部,這輕輕的一撞,使老師發出了「嗯?」的一聲。
 
下一刻,紙飛機被發現了,老師拿起了來,打開了來,讀了裡邊的內容。
 
老師笑了笑,然後說:
 
「羅天從,巫小翠。」
 
「「喺!」」
 
「你們兩個放學來罰站啦!!」
 
該死的妖女,她真的沒有好事帶給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