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哇,今天我是水手耶!」
 
「我是掌舵的水手,也是發射大炮的水手!」
 
「我是船長,你們要聽我命令,我們出發囉!」
 
「嗨!!」
 
來到義賣會會場跟明悕和一班小朋友會合了後,肥宅師兄便讓大家換上水手服。
 


起初讓擔心小朋友們會不喜歡,誰知道大家都爭着要穿。
 
穿起來之後,便在一邊等待義賣會開始,一邊玩水手遊戲。
 
換上了水手服的不單單只有小朋友,就連我們也有份,一同參與義賣的幾位醫生和護士也有,因為我們都是坐同一條船。
 
換上了水手服後,我們這個團隊便有了個全然不同的光景,更有團隊的感覺。
 
「小恩穿得很好看呢。」
 


「有嗎?小悕。」
 
「有啊,有啊。」
 
愛恩社長本來就是個美人胚子,除非那件衣服不漂亮,否則她穿甚麼衣服都漂亮。
 
明悕穿起水手服也是十分好看,充滿了校園青春的氣息,感覺十分可愛。
 
兩個女生走在一起,看起來就是個校園青春少女組合,就是會在舞台上唱歌跳舞迷倒一眾男女生的那一種組合。
 


兩個女生在那邊拿出手提電話,開始自拍留念。
 
而同樣也換上了水手服的我和肥宅師兄,則一起合作把一箱又一箱的義賣物運出來,幾位醫生也一同來幫忙。
 
把好幾箱義賣物運到我的話的攤位後,便進行開箱的工作。
 
這一刻,一本又一本由小朋友及明悕一同繪畫的畫冊,就放於攤位的賣桌上面去。
 
幾天前明明還是幾張畫疊起來的東西,現在已經變成了一本畫冊呢。
 
硬身帶膠質的書面和書底,硬卡紙的書頁,有板有眼。
 
封面和封底的圖畫是明悕繪畫的,我認得出封面那一張畫作,是明悕和我一起畫的那一張,其實我就只有畫幾條線。
 
內容物都是小朋友的繪畫作品,有些畫作很簡單,有些很抽象,有些很複雜,但全部都是小朋友們用心畫出來的作品。


 
畫冊的名字是《我有一個夢》,就着標題,小朋友畫出自己的夢想,或是將來想當的職業。
 
消防員、警察、醫生、律師、飛機師、巴士司機,郵差………
 
看着小朋友充滿了童真的畫作,自己不禁回想起小時後想要當的職業。
 
記得那時候想要當的職業是……游泳池的救生員。
 
真是沒有大志的小孩呢。
 
看着畫冊的內容,想起自己那沒有大志的職業夢,都會心一笑了。
 
接着我也開始幫忙把畫冊放好及整理好,幫忙着義賣會的事情。
 


至於小朋友倒,依然在那裡玩着扮演水手的遊戲。
 
他們一個人搭着一個人的肩,一起走來走去,帶頭的小朋友時不時發出「呠呠」的叫聲,而後邊的小朋友則會以同樣的聲音作回應。
 
真是奇怪了,水手應該是駕駛船,為什麼我看起來他們似是在駕駛火車?
 
這樣天真的遊玩,我認為才是小朋友。
 
比起讓小朋友學這個學那個,然後到舞台上爭名奪利,要他們像星星一樣閃亮,這樣天真地遊玩的小孩更是小孩。
 
「哎呀哎呀。」
 
投入於遊玩中的小朋友,一個不小心便撞到了個人,而他正是今天的一位關鍵人物,有容。
 
「一大早就中二病病發了嗎?小朋友。」


 
已經不用坐輪椅的有容,站立在小朋友的面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嘲笑着小朋友的天真。
 
小朋友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好人,是幾天前引發吵架的壞人,瞬時不知道如何應對,心感害怕。
 
我想要過去打完場,不過明悕已經比我早一步走了過去,一手把幾個小朋友抱住。
 
「太過份了,竟然說小朋友的天真幻想是中二病。」
 
「中二病就是中二病,沒有分是小朋友還是誰的幼稚想像,有病就記得吃藥和求醫啦。」
 
留下了這句話的有容,哈哈大笑的轉身離去,回去他自己義賣會的那個攤位。
 
和我們的義賣會攤位不同,有容與他「娘娘」團隊的義賣會攤位非常神秘。
 


早就準備好一切的他們,用了眾多的白布,把攤位遮住,保持神秘。
 
他們似乎是想要利用這份神秘感,引起在義賣會會場外的粉絲注意,使粉絲們更為興奮。
 
情況就如有容的筆名一樣,藏頭露尾,目的就是要引人注意和在意。
 
另外,有容和他的「娘娘」團隊並沒有穿甚麼制服,但他們每個人的衣裝都是特別。
 
因為全部都印上了各自的代表動漫少女人物,似乎是以此來分辨插畫師。
 
對於有容及他團隊所義賣的內容物,我一概不清楚。
 
但是,之前在學校裡發生被老師要求停止宣傳的事件,我相信內容會是好極有限的東西。
 
至少不可能像我們這邊小朋友繪畫的畫作一樣,是充滿了童真和夢想。
 
接着,明悕為着受驚的小朋友們安慰安慰,叫他們到一旁去繼續玩,小心別撞到誰。
 
這一刻我走到明悕身邊,對她說:
 
「明悕,情況如何了?」
 
「嗯,很好啊,大家的作品都被印刷成書了,印刷了五百份,每份只賣成平價加二十元,不過我在擔心會不會印得太少。」
 
「我不是在問畫冊的情況,我是在問妳的身體情況。」
 
今天這個義賣會,除了是以義賣的方式為醫院籌錢之外,也是決定了明悕能不能外出,和我一起進行小說體驗的約會。
 
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能不能增加可觀性,就全靠明悕的了。
 
如果在這次義賣會途中,明悕發病了,使她沒有得到好評而不能外出的話,我便麻煩了。
 
聽到了我的說後,明悕捲起了衣袖,向我露出二頭肌,說:
 
「沒問題,我今天很精神啊。」
 
「這樣就好了。」
 
「我會盡量在主診醫生面前爭取好表現,放心吧,小從。」
 
「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請隨時來找我。」
 
「當然啦,小從。」
 
看到明悕一臉精力充沛,我多少是放心。
 
「有甚麼好說?」
 
忽然間,愛恩社長的聲音從我後邊響起,以聲音的響亮度來聽,愛恩社長就在我身後。
 
我轉頭望去,真的就見愛恩社長在我身後,有點不滿地瞪着我。
 
事出突然,而且我和明悕正在說的話題是不能讓愛恩社長知道,我當場被嚇得「哇」一聲,心臟像是離身了一下。
 
「羅天從,你這是甚麼反應。」
 
「這…這是很興奮的反應。」
 
愛恩社長並不相信我,從她直盯過來的眼神中,我就知道她已經發覺我是因心虛而嚇得叫了一聲。
 
正當愛恩社長想要迫令我把真相說出來時,明悕走了出來,把話題扯開。
 
「對了,小恩,有甚麼事嗎?」
 
「嗯,我是來告訴小悕妳知道,如果身體有不適,一定要講。」
 
「哈哈,小恩妳太緊張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擔心我啦。」
 
「不,正因為妳不是小孩子,所以我才擔心。」
 
「好啦好啦,如果我有不適的話,就會告訴醫生知道,好嗎?」
 
「嗯。」
 
對明悕的說話,愛恩社長點頭同意。
 
「羅天從。」
 
「喺!」
 
「去準備義賣會的事情,還有幾分鐘義賣會就要開始。」
 
「是,我立即去做。」
 
明悕真有一手,她只是和愛恩社長說了幾句話,就把愛恩社長對我起的疑心打消,讓我順利逃走。
 
對不起,愛恩社長,我不是想要欺騙妳。
 
只是,讓妳知道我要和明悕進行小說體驗約會以換取她為我繪畫插畫,妳絕對會因為擔心明悕的安全阻止這件事。
 
明悕在愛恩社長沒留意到的情況向我打了個眼色,而我也趁機逃去,回到攤位去,準備開店。
 
正如愛恩社長所說,距離義賣會開始的時間還有幾分鐘。
 
我們這邊的小朋友都已經返回攤位,準備好開始義賣的工作。
 
而另一邊,有容及其「娘娘」團隊,也準備好要開始義賣工作。
 
這一刻,他們準備好要揭曉攤位,把叫一眾粉絲在意的秘密揭曉。
 
「三!二!一!」
 
隨着有容的倒數,他那邊的人們便把遮住攤位的布完全拉落。
 
在義賣會場外的粉絲發出了興奮的哇言,一臉猶如見到女神一樣的幸福,更有人跪拜起來,十分噁心。
 
而在義賣會場內的小朋友,也發出了叫聲。
 
不過是叫小朋友尷尬得叫出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