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住有容及其「娘娘」團隊攤位的布被揭開,他們的攤位盡收在各人的眼中。
 
有人的反應是興奮,有人的反應是跪拜。
 
更有人的反應是尷尬,例如我們這一邊的小朋友們。
 
好幾個女孩子臉紅紅,雙手遮住眼睛,不願去看。
 
好幾個男孩子別開了臉,不想去看。
 


也有幾個男孩子,因為被醫生和護士用手遮住了雙眼而看不到。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那是因為有容那邊攤位所賣之物及其佈置。
 
雖然我在較早前已經知道有容那邊的內容物不是甚麼好東西,但也沒有想過是如此不好。
 
一張又一張強調着胸部及臀部的萌少女插畫被製作成立板,並放於攤位前。
 
一張又一張強調着裸露的萌少女插畫被製作成掛畫,掛於攤位附近。
 


一張又一張強調女同性戀的萌少女插畫被製作三角旗幟,掛於攤位上去。
 
還有更多強調女性不同部位及姿態的萌少女插畫被製作成各式各樣的東西,實在是多不勝數,很不好說。
 
此外還各式各樣的特別商品。
 
那些強調裸露、胸部、臀部的抱枕已經不在話下,更有是強調某個女角色穿着的內褲被公開販賣。
 
還有襪,還有衣服,更可怕的是還有汗水。
 


此外還有賣男性穿的四角內褲,特別的是,四角內褲左右兩邊的褲管被印刷上向褲中間吐舌的女角色,到底是在強調甚麼,唯有小朋友不知道。
 
擺出性感姿勢或是穿性感泳裝的女角色手辦模型也是不在話下,被稱作龜甲綁的,被麻繩吊起的,被布帶拘束的,都可以見得到。
 
更可怕的是,還有在大小便的,及各種凌辱羞辱的。
 
另外還有各種書籍售賣,能夠想像到的種類都有賣,沒能想像到的都有賣。
 
這林林總總的東西,就隨着布被拉落,在眾多的人面前一一曝光。
 
「各位粉絲,讓你們久等了,多謝你們對『娘娘』及『廚娘收藏』的支持,賣物即將開始,希望大家多買一點啊。」
 
作為那邊攤位的代言人,有容拿了麥克風,左右抱着兩個進行着角色扮演的女模特兒向所有人如此宣佈。
 
他竟然扮作義賣會活動的主持人,作出這樣的宣佈,實在過份。


 
而且在宣佈之中,更不提及到身為主辦機構的聖本善私家醫院,只說他的團隊及其下創作。
 
簡直是鳥巢鳩佔,喧賓奪主,把這次的義賣會化身成他和他團隊的賣物會。
 
而更過份的是,在場上就只有我們這一邊的大家覺得有容是太過份,等待着買物的一眾人,就卻歡呼叫好。
 
「小唐菜,我要來了。」
 
「櫻花蝦,今晚哥不讓妳睡了。」
 
一眾等待買物的人叫喊出應該是「廚娘收藏」裡邊的角色名字,猶如呼叫女神。
 
他們都整裝待發,只要正式宣佈義賣會開始,他們就會像發情狗公衝向母狗的一樣衝到來買下那種東西。
 


「不…不行…我想要嘔……」
 
我們這邊有一位護士實在是受不了,立即急奔到洗手間去。
 
自己不多不少也想要嘔,但我今早沒吃早餐,沒有甚麼東西可以嘔出來。
 
小朋友們繼續尷尬着,有些莫名其妙地哭了,被醫生和明悕安撫着。
 
我和肥宅師兄還有愛恩社長,就坐在我們的攤位上,準備開始義賣會。
 
然後,我們就以這樣的姿態,見證今天義賣會的開始。
 
「時間到,賣物會開始!」
 
有容宣佈了,義賣會開始了。


 
一眾男生歡呼,然後直衝入場,搶先走到有容及他團隊的攤位那邊,搶購着東西。
 
搶閘情況混亂,簡直是把一群發情狗公放出來,看誰最快衝到那幾隻母狗後邊去。
 
還好後來總算是有了個隊伍形態,不然就要生意外。
 
不消幾秒,有容及他團隊那邊的攤位就已經排了一條人龍出來,反觀我們這一邊空空無一人。
 
好幾個男生已經買到了心頭好,正抱着一袋二袋回家享受。
 
有些買了衣服的,立即就穿起來,宣示女神。
 
有些買了限量版手辦模型的,竟然用吞頭去舔,像狗撒尿的一樣表示所屬地盤。
 


每個人在離去的同時,也不忘記對他們的女神立板跪拜,有些甚至對女角色立板的私處舔一次,胸也一次。
 
先不說衛生問題,這種情況實在噁心。
 
「對不起,我先走,實在看不下去。」
 
有兩個護士已經受不了,當場離去。
 
這種買物情況繼續了下去,三十分鐘,一小時。
 
有容他那一邊依然旺場,反觀我們這邊是水靜河非,由開始到現在一個客人都沒有。
 
一直都沒有客人,醫生和幾位護士已經坐到一旁去聊天。
 
好幾位小朋友們拉了肥宅師兄去玩,肥宅師兄過去了幫忙照顧小朋友。
 
在場就只有我、愛恩社長及明悕,努力照顧着攤位。
 
但是,所謂的照顧,就只不過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客人到來。
 
明悕因為要向醫生表現健康,所以時不時就去為醫生和護士遞水,而我和愛恩社長就真的坐下來,等待客人。
 
實在是很悶,實在是很無聊,由開始到現在連一個客人也沒有。
 
在我等待在客人到來,就已經把明悕和小朋友一起繪畫的畫冊,細閱了好幾十次了。
 
「哈囉,你們好。」
 
就在我打算以細閱一百次作為目標時,有容的聲音傳來了耳邊。
 
抬頭望過去,就見有容沾沾自喜的從他那邊的攤位走近了過來。
 
我留意到他,愛恩社長也留意到他,因而把目光落在他身上去。
 
誰也知道有容走過來,很明顯是要嘲笑我們,更是要衝愛恩社長嘲笑過去。
 
但即使是知道,也無法不理他,於是愛恩社長說:
 
「有事快說。」
 
「不用心急嘛,反正你們有的是時間。」
 
「如果你只是來說廢話,你已經說過,請離開。」
 
「冰屬性也挺萌萌的嘛,妳害我來了創作靈感,就決定在下次的『廚娘收藏』更新裡邊,追加冰塊娘,而且以妳為藍本。」
 
愛恩社長沒有回應,她只以看待蟑螂的目光看待着有容,而我也一樣。
 
把別人畫得可愛,任誰都喜歡,但是出自像有容這種人的手中,畫出來的女角色只會淪為男人的視姦之物,沒有人會喜歡被這樣對待。
 
有容似乎還想要說甚麼來刺激一下愛恩社長,大概是說「現在妳還敢不敢少看我的畫作」。
 
但當有容要發出聲音的時候,在我們這邊本來跟護士聊天的醫生走了近來,並對有容說話。
 
「能不能請你停止這樣的賣物?」
 
「吓?我不是很聽得清楚啊。」
 
「這次的義賣會是為了籌集資金,以改善兒童病房之用,並不是你宣傳的地方,更不是這些淫褻之物的售賣地。」
 
「淫褻?你講話小心點,我可會告你誹謗。」
 
富二代說出了標準的富二代對白,醫生「嗚」了一聲,馬上不敢說話。
 
「我已經拜託了各大律師,對『她們』進行了查明,以證並非淫褻、不雅及色情物品,你要不要看證據,我可以給你。」
 
富二代嘴角上揚,自豪地笑着說。
 
我不知道有容是如何讓那些律師判斷那些東西並不是淫褻、不雅及色情物品,我也對法律的事情好不熟知。
 
但我知道。
 
這些東西,這種東西,很明顯是走了法律的灰色地帶,才能夠在這裡出售及發佈。
 
這種除了乳首之外整個胸部都要露出來的插畫不算色情?
 
這種讓性徵之處沾上牛奶的掛畫不算淫褻?
 
這種標明是某個女角色的內褲、襪子、汗水、以及特別的男性四角褲不算是不雅?
 
任誰都知道答案,但就因為那種東西走了法律的灰色地帶,所以能夠隨意發佈及售賣。
 
「再說,『她們』是創作,創作是自由的,誰都不可以握殺創作的自由。」
 
有容更說出一句叫人感到的說話。
 
的確,那些插畫,無可置疑的算是創作的一種,屬電腦繪畫的創作。
 
但是,這樣就沒有問題了嗎?只要灌上創作之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大學生因為灌上了創作之名,就可以在公開的大學音樂會上唱粗俗的歌曲?
 
作者因為灌上了創作之名,就可以寫人身攻擊的作品?
 
畫師因為灌上了創作之名,就可以繪畫並公開這些意淫不雅的作品?
 
任誰都知道這些事情都很有問題,任誰都知道這是不對。
 
但是,因為法律有灰色地帶,無法阻止這些人任意妄為,這些東西才會事無忌大地被公開公佈發售。
 
正因為這些人拿着創作之名去為所欲為,才會令到「創作」飽受污名的傷害。
 
情況就好像一個攝影師以攝影之名侵犯了模特兒,讓所有人都認為攝影是污穢的,是色情的。
 
那些拿着創作之名去胡作非為的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做任何創作。
 
我有寫小說,我也有進行創作。
 
所以當我聽到有容這麼說,我實在是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