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文創官方於昨日寄出小說篩選的通知信,不過我還沒有收到。
 
小紫給了我很多個原因,讓我知道為何即日寄出的信件透過香江郵政未必會即日收到,特別是像我們這種住宅大廈。
 
她還叫我等到今天,今天應該就會會收到。
 
我期待着郵差在早上來到我們這座大廈派信的時間,我急不及待的想要收到香江文創寄給我的信。
 
這一封信,決定了我能否通過篩選,影響着我和我小翠之間的小說創作對決。
 


收到了信,就說明我已經通過了篩選。
 
但如果沒有收到信,就是說我沒有通過篩選。
 
所以,我已經在自家住宅大廈的郵箱面前,等待着郵差的到來,等待着應該要來的信件。
 
可是,我等了一小時多,還未見郵差的身影。
 
是今天的郵件比較多嗎?還是現在還不是我們這座住宅大廈的派信時間?
 


為了求得答案,我向大廈的保安先生問了問情況。
 
當情況問到了後,我就立即衝回家,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
 
「淦!騙我!」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對我吐了個舌,還扮作不知情的對我說:
 


「甚麼騙你了?哥哥。你可別把我的電腦拋出街啊。」
 
「妳還在裝,妳騙我。」
 
「是嗎?呵呵?被發現了。」
 
直到我問保安先生才知道,原來我們這座大廈的派信時間是十時半左右。
 
另外我還知道,原來香江郵政局星期日是休假的呀!!
 
小紫昨天還叫我今天去等信件派來,她明明是知道今天不會派信,但竟然這樣惡整我。
 
她真的不知道香江文創的信件對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啊。
 
「我都被妳氣死了。」


 
「不要死,不要死,來來,我請哥哥吃巧克力啊。」
 
我收下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遞來的巧克力條,也多拿一條,以作懲罰。
 
一次過把兩條巧克力條吃下,我的心情才緩和了過來。
 
巧克力的確是能夠把人的心情好起來。
 
這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盤着裸足對我說:
 
「說到底,哥哥怎麼心急着信件的事情啦?」
 
「難道妳考試後,都不想立即看到自己的成績?」
 


「不想,因為我都心裡有數。」
 
「特別是考英文的時候。」
 
我會這樣說,還不是因為小紫的英文考試每次都是不合格。
 
所以對於英文考試,她的成績很自然就心中有數。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知道我在笑她成績不好,有點不滿的「哼」了一聲,之後繼續說:
 
「要來的信件始終會來,沒必要心急啦。」
 
「話是這麼說,但始終還是想第一時間拿到信件,這是給自己一個安心。」
 
「安心?難道哥哥你感到很不安嗎?」


 
聽到了小紫這一句說話,突然間,我的心臟「怦怦」了兩下。
 
這「怦怦」的兩下心臟跳動聲,雖然不是很響亮,但卻在我身內迴響過不停。
 
不知道是不是這突然的兩下心臟的強烈跳動影響,我覺得自己的呼吸有點點困難。
 
胸口鬱鬱悶悶,喉嚨那裡似是有甚麼東西卡住,感覺好不舒服。
 
「哥哥,喂,哥哥啊。」
 
「嗯?喺,喺?」
 
「你怎麼了?哥哥?忽然間就發呆。」
 


「不…我沒事。」
 
「我說你啊,哥哥,你是很不安吧?」
 
「我那裡有?」
 
「有,哥哥你有,女生的直覺都很準,而且我和哥哥你是雙胞胎,所以更加準確。」
 
「根本沒有根據,非常不科學。」
 
「總之,我覺得哥哥你是對香江文創感到很不安,是你心裡沒底吧?」
 
我嚥了一下口水,不禁去想這一個問題。
 
自己是否不安着,是否心裡沒了個底。
 
在一個漆黑的森林之中,突然響起了個怪聲,人就會很自然感到不安,除了想加快腳步逃後外,就是想立即知道這個怪聲是甚麼,讓自己安心。
 
但如果,在怪聲響起時,就已經知道這個森林之中沒有兇猛和有毒的生物,心裡有了個底,就自然對怪聲沒有感覺,知道與否都不緊要。
 
小紫對於她自己的考試成績已經心裡有數,所以對於有幾多分數,她並不會急着要知道。
 
有些人正因為心裡沒有底,才會急着知道分數,好讓自己安心。
 
難道我現在就是因為心裡沒有底,才會急着要知道自己有沒有收到信,讓自己感到安心?
 
我是在不安?
 
不,不會,我怎麼可能在不安。
 
我為着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已經非常的努力,投入了很多心機。
 
先是去加入「小寫會」,通過愛恩社長的測試,借着交流去提升自己的寫小說技巧。
 
我甚至拜託了明悕為我繪畫小說插畫,在香江文創的潛規則中着手突破。
 
自問自己的小說主題也挺好,故事中包含了我在夢境中領悟到的事情,絕對是個有意思的故事。
 
我有着這麼好的小說故事,怎麼可能還會對香江文創的篩選感到不安?
 
不會,絕對不會。
 
「不,對於我的小說,我最清楚不過,它絕對會入選的。」
 
我帶着堅定的眼神,充滿決心的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道。
 
我深信,這一部由我所書寫的小說,它不單單會從篩選中脫穎而出,甚至會幫我贏過小翠,使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讓我的生活變得正常。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聽到我說,但是她看起來並沒有十分地相信。
 
大概是打從在娘胎時我們已經待在一起,所以我能夠從她的雙眼之中,感覺到她在懷疑我。
 
小紫依然認為我心裡沒底,對於能否通過篩選感到很不安。
 
「呼。」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呼出了一口氣,說:
 
「既然是這樣的話,哥哥你根本沒有必要急着收信,反正你自知道你會贏嘛,信件早一刻來到,還是遲一刻來到,對哥哥你來說完全是一樣呢。」
 
「話是這麼說,但我還是很想早點收到信。」
 
「所以說哥哥你是不安,你覺得你會輸。」
 
怦悴!!
 
心藏突然又猛地跳動了兩下。
 
這是甚麼感覺?這種感覺就似是心裡收藏起來不願面對的秘密,被別人揭曉了的一樣。
 
就似是一個內向的小男生,被朋友說出他所暗戀的女孩沒兩樣。
 
「不,我並不覺得我會輸,我有好幾個我必贏的理由。」
 
我搖了搖頭,把剛才那種古怪的感覺甩開。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有點無聊地扶住大腿前後擺動身子,說了「是啊是啊」。
 
看她的表情以及聽她的語言,根本是沒有相信我。
 
然後,她又說道:
 
「或者哥哥因為以前輸過了一次,所以擔心現在會歷史重演?」
 
怦怦!!
 
又來了,那種古怪的感覺。
 
小紫的這一句說話,讓我想起了第一次和小翠進行小說創作對決的事情,讓我回想起當時被校刊副編念慈隻字不提的慘敗。
 
可是,當時歸當時,現在還現在。
 
我才沒有因為當時的慘敗,從而留下陰影,卻覺自己會再輸。
 
沒有!
 
「我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了。」
 
我呼出了一口氣,並轉身離去,離開小紫的房間。
 
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很識趣,並沒有說下去,沒有要說服我去承認甚麼。
 
因為香江文創的信件還未收到,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可以暫時停一下,讓我休息一會。
 
所以,當我離開了小紫的房間後,便躺到已經睡到習慣了的爸爸那張床,打開小說進行閱讀。
 
而在開始閱讀之前,我向自己問了一個問題。
 
我真的對香江文創的事情感到不安嗎?就因為我覺得自己會輸?
 
向了自己問了這個問題之後,我立即就打開小說閱讀。
 
因為我立即就給了這個問題一個答案,而答案顯然是------不。
 
我會想早點收到香江文創的信,就似是小學生想旅行日早點到來。
 
不單單只是我,我相信其他同樣參加了香江文創小說類別的人們,也會希望寄給自己通知入選了的那封信件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