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害怕的感覺,由香江文創寄信日前幾天我已經感覺得到,只是我一直不承認並無視。
 
而當來到了香江文創寄信日那天,那種感覺是強烈得要很。
 
在收信日那一天,害怕的感覺更是最厲害。
 
我是害怕,我真的是在害怕,我害怕自己會收不到香江文創的通知信。
 
就正如小紫所說,這種害怕的感覺是因為我以前有過了慘敗的陰影。
 


不過,過去的陰影只是其中一個原因,並不是全部。
 
對自己的小說沒信心,這也是原因之一。
 
雖然我是加入了「小寫會」,也進行過多次的寫作,但我自己是不認為在短短數月就能達到像小翠一樣的境界。
 
就算我的小說所要表達的信訊是多麼有意思,就算有了明悕的插畫。
 
我也沒有很大的信心確信自己會通過篩選,不能像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一樣,對所寫的小說充滿信心。
 


因為我不是像小翠一樣的天才,也不是已經書寫多年小說的人。
 
我從前就不喜歡寫作,寫作也只為賺點小錢,替同學應付中文作文功課。
 
底子相差這麼遠,叫我怎麼能夠有信心?
 
但這些都不是叫我最感到害怕的事情。
 
叫我感到最害怕的事情,便是和小翠的約定。
 


要是我失敗了,要是我輸了,她便會把媽媽和小紫變得無法恢復原來的模樣。
 
在答應約定的時候,我當時只因為要迫使小翠和我進行對決,所以才答應。
 
但在最近,我才發現我根本付不起這個成本。
 
我怕傷害了我的家人。
 
如果我輸了,我便是永永遠遠的傷害了她們。
 
她們一定會怪責我,一定會恨我,因為是我害她們永遠都無法恢復原來的模樣。
 
正因為這樣,正因為這些事情,使得我相當的害怕。
 
我害怕我會輸。


 
我害怕我會收不到香江文創的通知信。
 
為了逃避這種感覺,我不斷地自我暗示,告訴自己知道沒有問題,告訴自己我的小說會通過篩選。
 
誰說我在害怕或不安,我都會否定。
 
而事實,我的確沒有在本應該收到信的那一天收到信。
 
當時我心裡更是慌,不知如何是好,不知所措,整個人幾乎精神崩壞。
 
幸好媽媽告訴我,說那天我沒有收到信可能是意外發生了。
 
我當時是深信不已,因為我只能去相信,我總不能去相信我沒有收到信是因為我已經落選了這件事。
 


但事實上,當日根本沒有意外發生。
 
翌日不論是小翠還是肥宅師兄及愛恩社長,他們全部收到通知信。
 
唯一沒有收到信的人,就只有認定他自己已經落選了的念慈,他就和我一樣是沒有在收信日收到通知信。
 
知道自己是和他一樣,因為香江文創的篩選規則是,沒有收到信的人便是落選。
 
但我不能夠相信,所以我選擇了相信七個工作天這個希望。
 
我知道這只不過是個叫我自己苟延殘喘的希望,但我這刻只能去相信,因為我不能夠輸。
 
所以我不斷地自我暗示,要我自己去相信這七個工作天。
 
但隨着時間過去,依然沒有收到通知信的我便越來越感到無力,我無力再去相信自己會在這七個工作天內收到信件。


 
情況就如同昨天壞掉了的機器,在不維修的情況下,怎麼可能在七天之後又能正常運作。
 
我理智的部份知道這一點,清楚不過。
 
但我的感情上卻不讓我放棄,因為我放棄了希望,我就是承認了我自己失敗,我是落選。
 
沒能在小說創作上贏過小翠,我便會讓媽媽和小紫永遠都無法恢復原來的模樣。
 
所以我不能承認,我不能相信我自己是輸了。
 
但我又能做些甚麼?
 
現在的我只能夠等待時間過去,等待着公佈我落選的時刻來臨,也就是下週一的派信時間完結的一刻。
 


因為從不出現過的信,以後都不會出現。
 
我很害怕,我很害怕這一天的到來;我很不安,我對於這一天的來臨十分不安。
 
我不知道我還能在這幾乎是絕望的事情中還能做些甚麼?
 
內心的這股不安和害怕,實在要把我迫瘋,要把我殺死!
 
沒錯,從始至終,我都對於香江文創的通知信感到不安和害怕,就如同大家對我的描述一樣。
 
我是不安!我是害怕!這刻我只能夠承認了!
 
我已經沒有藉口,沒有可以讓我相信的事情,我沒有辦法逃避即將要到來的命運,落選的命運。
 
我承認了!我認了!我輸了!
 
我又再一次輸給了小翠,輸得一敗塗地了!
 
無論我再怎樣努力去升提自己,我和她的水平還是差得太遠。
 
因為我的不自量力,我將要害小紫和媽媽無法恢復原來的那樣了。
 
我真的…真的…好失敗。
 
……………………………
 
這些都是我的心情,我的想法,我把這一切原原本本一字不改的告訴明悕知道。
 
明悕在我講話的時候沒有打斷我的發言,她只耐心地聽着我的說話。
 
直到我把這一切都講完,明悕才對我說:
 
「小從…那個,你可以先退開一點嗎?」
 
明悕紅着臉的對我說,這刻我才發現自己和她是成了個很叫人尷尬的動作。
 
我立即遠離明悕,連忙道歉。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這樣做的,因,因為我太激動了,所以…」
 
「嗯,我明白的,所以這次就原諒你啦。」
 
明悕沒有介意,反而微笑着原諒了我,令我覺得她好溫柔。
 
「明悕,我突然對妳講那些話,對不起,妳一定是被嚇到了。」
 
我搔了搔頭,又再道歉。
 
「確實是被嚇到,而且對於當中的一些事情不是很懂,雖然大致上還是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明悕,謝謝妳,謝謝妳聽我說話。」
 
「我們是朋友嘛。不過,小從,講過話後,你心情好了點嗎?」
 
「是好了一點,心裡邊沒有再鬱着鬱着的感覺。」
 
突然,明悕拍起了掌,讓我不禁吃驚。
 
隨後,她走到我身邊,摸了摸我的頭髮,把我當作小朋友一樣看待。
 
「了不起呢,小從,能夠把自己心底話完全說出來,面對自己不想面對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
 
明悕就像個姊姊一樣稱讚着我,被她這樣撫着頭髮,心裡邊不禁覺得舒服了好多。
 
大概是心靈得到安慰了,一種欲哭的感覺也隨即而來。
 
我摘過了眼鏡,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再次謝過明悕,也謝過她的溫柔。
 
在明悕收回了她的手後,便繼續對我說:
 
「我覺得這些說話,小從不應該對我說的啊。」
 
雖然明悕是這麼說,但在她的臉上並沒有抱怨我對她說這些話的表情,她沒有討厭。
 
「小從,你應該把這些說話,向你的家人說才對啊。」
 
「家人?」
 
「我只能夠當小從你的聆聽者,但是小從的家人是可以當回應者的。」
 
「可是,我不敢告訴家人知道。」
 
「沒問題的,因為他們都是小從你的家人。」
 
明悕的說話,我不是很聽得懂。
 
但總結一下,明悕說我應該要把我的心事告訴家人知道,因為能夠幫到我的方法,就在他們的身上。
 
「還有啊,小從,在發洩過後,就要收拾心情了。」
 
「收拾心情?這是甚麼意思?」
 
「意思是不能夠一缺不振,你得要振作起來啊,一直意志消沉下去,所以事情都沒辦法解決,所以,振作點。」
 
明悕像個男生一樣拍了拍我的肩頭,我很感謝她的鼓勵,非常感謝。
 
「明悕,謝謝妳,妳很會照顧小朋友。」
 
「嘻嘻,如果這樣做會讓小從喜歡了我就好囉。」
 
「關於這一點……」
 
我只好苦笑帶過。
 
雖然明悕活潑開朗,而且溫柔,照顧像我這一樣的一個小朋友也很能手,是當女朋友和妻子的首選。
 
但是,在我心中,並沒有萌生對明悕的愛意。
 
在我心中,我只把明悕當作是我的一位朋友,是一位我相當信任的朋友。
 
一位願意聽我說話而且會給我建議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