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過了衣服之後,我便離家前往附近的公園。
 
但在離家之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叫住了我,她向我問:
 
「天從,你要去那裡啊?」
 
「附近的公園,應該很快就回來。」
 
「這樣啊,那個呢,能不能幫媽媽買個蛋糕回來啊?」
 


此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拿出了幾張紙幣在我面前搖來搖去,似是搖動貓尾草逗貓玩耍的一樣。
 
我拒絕,因為我只打算去見見愛恩社長,然後就回來繼續坐以待斃。
 
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再三拜託我,最後我只好答應。
 
媽媽把蛋糕店的位置告訴了我知道,也告訴了我她要怎樣的蛋糕,然後我就離開家裡去。
 
而我首先要到的地方是附近的公園。
 


日落西山,華燈初上,天空現在是一片奇妙的藍色。
 
在這樣的一片天空下,我走着路,前往附近的公園。
 
公園已經亮起了黃黃的街燈,把每個被家人拉回家吃飯去的孩子那依依不捨的臉照得黃。
 
原本是和孩子門玩耍的滑梯和攀爬架,現在也獨自站在那裡休息去。
 
本來是熱鬧的公園,現在已經變得冷清,沒有孩子在玩耍。
 


在這裡,除了幾個老人還圍在一起決要完結這局中國象棋大戰才回家外,還有一個獨自坐在一旁的美少女。
 
她就坐在那裡,等着誰到來,在等待的同時平靜地讀着小說。
 
她就是愛恩社長。
 
果然,她真的一直在等我,即使已經等了我超過一個小時。
 
我心裡懷着不安和害怕的走近她,我怕她見到我之後便要對我喝斥,對遲來了一小時多的我進行訓話及懲罰。
 
「愛…愛恩社長…」
 
我戰戰兢兢的叫她,心裡想着要編個怎樣的藉口混過去。
 
但在這時,愛恩社長卻很平靜地對我說:


 
「你來了。」
 
她的說話很平靜,不帶任何憤怒和不滿的感覺,就似我原本就要她等我一小時多的一樣。
 
她望着我,眼睛也不帶上平時女王一樣的感覺,很普通,沒有架勢。
 
看到這樣的愛恩社長,我一時間好不習慣。
 
我未曾說「找我有事嗎?」,愛恩社長便從身後也了個東西出來,遞給了我,也不曾追問我為何遲到。
 
我接過了東西,那是一個棕色的公文袋,而公文袋裡邊似乎有份文件。
 
自己是很不自覺地把公文袋的白線解開,把裡邊的文件取出來,而在我這麼做的時候愛恩社長對我說話。
 


她不是說我竟然未在她的批准之下私自打開公文袋,反而她就似是本來就希望我把它打開的一樣。
 
她是對我說:
 
「這是香江文創寄給你的信。」
 
這句話說出,同時是我已經讀到了公文袋裡邊的文件之時。
 
這一刻,我幾乎是叫了出來,難以置信地大叫:
 
「這是!這是香江文創寄給我的通知信!?」
 
又驚又喜,而且心裡頓時是一大堆疑問,首當的疑問當然就是為何我的信件會在愛恩社長手中。
 
未等到我提問,愛恩社長便說:


 
「不,這封通知信是假的,請看清楚。」
 
「這個地方,印着了『樣本』這兩個字……」
 
「對,這是假的東西。」
 
這次我是生氣了,我立即就要對她咆哮,要她明白到這樣跟人開玩笑是極為不對。
 
這猶如是先把我帶上天堂,然後在我要見到天堂的時候把我打回到地上去。
 
但又在我要咆哮的時候,愛恩社長又遞出另一個公文袋,說:
 
「而這個是真的。」
 


我認為她又是在騙我,等到我打開它時又對我說這東西是假的。
 
為了看她打算做些甚麼,我還是把公文袋打開,把裡邊的文件取了出來。
 
而這一刻,的話是如愛恩社長所說,是真的。
 
在公文袋中,裡邊有一份真正的通知信,在信中並沒有「樣本」這兩個字,更有香江文創的印章印記,是真貨。
 
不過這份文件的持有者,是愛恩社長她。
 
在文件中清楚寫明了收件人,收件人的名字是愛恩社長。
 
「這算是甚麼意思!?」
 
我終於按捺不住自己心裡邊的那股怒氣,即時向愛恩社長罵道。
 
可是,愛恩社長很冷靜,對於我咆哮般的罵聲沒有多大的反應,就似是知道我會有這樣的反應。
 
我不想再和她待在一起,不想成為娛樂她的人,我可不是一個小丑。
 
但就在我要把這份文件連到同公文袋一同摔到地上並轉身離去時,愛恩社長的一句話竟使我停步。
 
「用我的名字去參加香江文創。」
 
「吓?」
 
「話我不會說兩次。」
 
「妳…妳讓我用妳的名字去參加香江文創?」
 
「是的,沒錯。」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活動中,規則清楚寫下,不能冒充,也不能請別人代筆,違者取消資格。
 
而在臨時出現的篩選規則中,也清楚寫明參加資格不得轉讓,即使合格者打算中途退出。
 
現在,愛恩社長打算私底下把參加資格轉讓給我,讓我冒充她的名字,繼續參加香江文創。
 
私下轉讓資格這件事,只要誰都不說出去,又有誰會知道?
 
只要掩埋得好,請別人代筆這件事,又會有誰知道?
 
沒有被發現,就等同於沒有做過。
 
現在實在是我的大好機會,在我非常需要香江文創通過篩選的通知信時,這個機會出現了。
 
那是沙漠中的綠洲,那是暴雨中的避難所,那是黑暗中的光。
 
這刻,只要我點頭,說聲好,愛恩社長這份本來是屬於她的通知信,就變成屬於我的通知信。
 
只要我有了這份通知信,我便能夠繼續參加香江文創小說創作。
 
我能夠再次向小翠挑戰,然後贏過她,讓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模樣,至少不必在明天被變成永遠恢復不了的模樣。
 
「羅天從,比起我,更需要這份文件的人是你。」
 
腦海中的思潮被愛恩社長打斷,使我閃閃發光的雙眼望落在愛恩社長的身上。
 
「我聽到你跟明悕講的話。」
 
「妳都聽到了。」
 
「我故意偷聽。」
 
女王果然是女王,即使是偷聽了,也完全不覺得是做了件錯事。
 
她就像在說剛才吃過晚飯了的一樣,很普通的直道出來,不作修飾,坦白直說。
 
「羅天從,對於你當時所講的說話,實話實說,有些事情我無法理解。」
 
「嗯,其實當中也有些事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
 
「可是,我可以肯定,你絕對是需要這份文件。」
 
愛恩社長指了指我手上握住的那一份香江文創的通知信。
 
「愛恩社長,我……」
 
「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活動,於我而言,只不過是個比以往要大的舞台,依然是舞台一個,沒特別,但是,羅天從,對你而言,那裡不只是個舞台如此簡單。」
 
沒錯,愛恩社長描述得很好。
 
對於我來說,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活動,它不單單只是一個給作者一展所長的舞台,更是我和小翠的擂台。
 
唯有站在那裡,我才能夠把和小翠一較高下,我才能夠把她徹底打倒。
 
我必須要重返這個擂台,再一次和小翠決戰,為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恢復正常而戰。
 
正因如此,我必須要這一份文件,這個來自香江文創的通知信。
 
只要有了這個通知信,本來已經在我手中溜走的一切,我都可以再捉回來。
 
我能夠繼續戰鬥下去!!
 
「羅天從,你現在只要點頭,這份文件便是屬於你,而對於你要以我的名字寫出怎樣的小說去投稿,我也不會過問。」
 
「我……」
 
千載難逢的一個機會,如果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下一次。
 
難得愛恩社長願意把她的參加資格轉讓給我,讓我能夠繼續和小翠戰鬥下去。
 
我不能錯過,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決定好了嗎?羅天從。」
 
愛恩社長開始有些不耐煩,她站了起來,以雙有抱着胸的姿態等待着我的決定。
 
而她,將不必在等待,因為我主意已決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秒,我把內心那個答案告訴了她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