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網球社社長代表一班社員答應了參與Chris Wong的攝影活動,這次攝影活動可以說是勢在必行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會參與,在照相機的鏡頭之下當模特兒。
 
然而,這件參與攝影的事情不是單單關乎到媽媽她自己,也是關乎小紫她本人,畢竟媽媽現在是有着小紫的身體。
 
所以,媽媽要參與攝影活動,就要得到小紫的同意。
 
雖然我不認為小紫會拒絕,但始終是在得到她本人同意之下去參與是比較好的一件事。
 


放學後,我便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回家去。
 
在休息週之中,雖然全日都是社團活動時間,不過在下課鐘聲響起後,還是有正常的社團時間。
 
有些樂此不疲的同學,會繼續進行社團活動,但為數不多。
 
畢竟整日都是社團活動時間,放學後很應該要做做別的事情,調劑一下身心。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伴隨放學大隊一同回家,不一會便返回到家中。
 


稍微休息了一會後,然後我就開始寫小說,完成今天的份量,接着就是晚餐的時間。
 
在晚餐時間中,我們一家人都聚在一起享用晚餐,這是天倫之樂。
 
一邊吃晚飯,一邊閒聊,而在此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提及了關於攝影活動的事情。
 
「力量與美!?」
 
「嗯嗯,是啊,媽媽打算和大家一起參與攝影活動呢,當模特兒。」
 


「這種事情我沒所謂啊,拍個照而已。」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對於自己的身體要被拍照,變作模特兒,完全是不在乎的表情。
 
實在叫人認為她是把這次的拍攝活動當作旅遊拍照一樣看待,不緊張,非常輕鬆。
 
「那個呢,既然小紫這麼說,媽媽我便和大家一起去拍照啊。」
 
「啊啊,去吧去吧,玩得開心點。」
 
滿不在乎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夾下了一塊雞肉並吃下,她真是完全不在乎攝影的事情。
 
在眼見之下,這個情況就似是女兒說要去當模特兒攝影,而媽媽卻不過問,不關心。
 
「可是,老婆。」


 
見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漠不關心攝影的事情,爸爸總算按捺不住,開口講話。
 
「這是類似寫真集的攝影嗎?意識是否不良?」
 
爸爸現在的反應以及提問,才是一個對事情有所關心的反應。
 
「嗯?啊,這種事情呢,不是的,這次很健康的攝影活動,是滿滿的藝術風啊。」
 
「話是這麼說,但我是有不放心。」
 
「別這樣嘛,老公,我又不是一個人去呢,也不是去偏僻的地方啊。」
 
少女模特兒被非禮或者侵犯,這種報導在時下的報章上時常看到。
 


意識不良的寫真集,充滿意淫的照片,也是屢見不鮮。
 
甚至有攝影師持有少女模特兒不雅照片,以勒索金錢或者肉體交易的案例。
 
這些種種都讓人認為女孩子去當模特兒進行攝影是件很危險的事情,也是件很不健康的事情。
 
爸爸會對Chris Wong的攝影活動有所誤會,絕對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所以,爸爸對我說:
 
「天從,你和媽媽一起去吧。」
 
「我?」
 
「是的,有你在我會比較放心。」


 
「可是我……」
 
「說回來,爸爸今天發薪了,也該是給零用錢的時候了。」
 
竟然用上零用錢這一招,爸爸真的好狡猾。
 
以前媽媽說過,爸爸總是會給人驚喜,出奇不意,而我這一刻是非常認同。
 
看在零用錢的份上,我迫於無奈地答應了爸爸,將會陪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前往攝影活動。
 
大概是看到我這個被爸爸以泰山壓頂打敗的哥哥,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認不住就偷笑。
 
偷笑過去,她嘆了一口氣,然後說:
 


「爸爸啊,爸爸啊,其實攝影沒有你所想像般危險的呀。」
 
看來小紫也是明白到為何爸爸會對於媽媽參與攝影活動感到不放心。
 
「其實有很多攝影師也是有專業操手的呢,在報章上的只是個別事件。而且,自己的身體被欣賞了,不是叫女生最感到自豪的地方嗎?難道要大家都對自己的視而不見才叫自豪?」
 
「……………」
 
「又不是古代人,何必這麼保守?現在每個女生都是這麼拍照的,沒甚麼問題啊。如果是這麼怕被別人見到身體,不如把自己的身體用布包起來算啦。」
 
我忽然間想起一個民族。
 
這個民族的女性都是用布把自己身體和臉包裹住,只露出眼睛和手指。
 
但這個民族的女性是否因為怕自己的身體被見到,還是宗教原因而這麼做,我就不清楚。
 
我對於小紫的說話,只聯想到這個民族,並沒有其他感想。
 
媽媽好像有話想說,但她卻沒有還沒有整理好想法,所以講不出話來。
 
至於爸爸,他對小紫的說話作出了回應,說:
 
「小紫,即使每個女孩都是這麼拍照,但並不代表沒有問題,難道寫真集那些照片妳是認為沒有問題?」
 
「例為十八禁總算沒有問題吧?呵呵。」
 
「爸爸是認真在跟妳說話的,小紫,因為爸爸覺得妳這樣的想法非常危險。」
 
「甚麼嘛,這只不過是那些人太超過了,爸爸不應該一竹桿打一船人啊。」
 
話說到這裡,小紫放碗筷放下,然後離坐。
 
我以為她吃飽飯,但原來她是去把一張時裝雜誌拿過來,向着我們所有人展示。
 
「難道說,爸爸也認為這樣的照片不健康嗎?」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向我們所展示出來的照片,是時裝雜誌今夏泳裝推介專欄的照片。
 
那是一張有一個身材姣好的年輕女性穿着了泳裝於海灘上的照片。


 
構圖和背景都很不錯,模特兒也很漂亮,看起來並沒有涉及到意識不良。
 
「…………」
 
爸爸一時無語,因為就連他也認同小紫展示的照片沒有問題。
 
而看到了爸爸無語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乘勝追擊,繼續說:
 
「看吧,其實當攝影模特兒根本不危險,而且有這麼好的身材和姿態,展示一下又如何呢?只要不超過某道底線,攝影便是健康的,當攝影模特兒也是健康的。」
 
爸爸未有說話回應,他只吃下一口辣牆配白飯。
 
他細味了,咀嚼了,思考了,然後離坐並取來了一份免費報紙。
 
接着爸爸把報紙打開,把裡邊一篇關於「模特兒少女受侵犯」的法庭判決展示給我們看。
 
另外,他也把在暑假中香江一個大型展覽中所出售的寫真集受到投訴的報導給我們看。
 
不用多說,爸爸是想要以此說明,攝影是充在着危險和不健康,並非如小紫所說的一樣。
 
未有說話的爸爸安靜地坐回到飯桌亢,沉默地吃了一口辣醬配白飯,以此來向小紫表示「妳自己看吧」這句話。
 
對於爸爸的固執和不變通,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不禁咬住嘴唇,感到不服。
 
「就是說啊,爸爸,那只不過所謂的『靚模』底線放太低,那邊的是色狼作怪而已,不是有句話是說『人多有白痴』,那只是個別事件,當攝影模特兒還是安全的呢。」
 
「女兒,世界上有很多男人是立心不良的。」
 
「吓!?」
 
「所以要小心為上,特別是當攝影模特兒這件事情。」
 
「是爸爸太守舊了,穿個小背心,肚臍裝,就說不良,意識不好。」
 
聽着爸爸和小紫的說話,我是明白了他們兩個的立場。
 
爸爸是認為當攝影模特兒,始終涉及到肉體,而拍照的大部份是男性,所以必須要小心,否則就危險,而且更要注意意識的不良,拍的是照而不是肉照淫照。
 
小紫認為當攝影模特兒是安全的,難得有人賞識自己的身體,就算要稍微露一露也不為過份,有好身材而不透一透,太保守了,還不如用布包裹住自己一身比較好。
 
他們最主要就是在要不要「透身材,露露肉」這一點爭持不下,各持己見。
 
再這樣讓小紫和爸爸爭持下去,絕對會生意外,所以我立即講話,把他們的話題打斷。
 
「給你們個謎語猜猜看,買了用不到,用了不知道,那是甚麼?」
 
聽到有謎語,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興奮地在猜謎,當然,迷迷糊糊的媽媽沒有答對,反而答出好多奇怪的答案。
 
其實我就是希望如此,以媽媽迷糊的答案來緩和氣氛。
 
「我吃飽了。」
 
不知道是氣氛真的被緩和了,還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真的吃飽,或者是她明白到我的心意,所以便留下這句話,然後離坐而去,回到她的房間去。
 
爸爸沒有多說話,只叫我為他再盛一碗白飯。
 
小紫沒有和爸爸吵架,實在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雖然有人說過家人偶爾吵吵架是會增進感情,但我還是喜歡和和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