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小紫本人的同意,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將會參與Chris Wong的攝影活動。
 
而因為爸爸擔心媽媽的安全,所以要求我陪同媽媽一同前往。
 
因為今個月的零用錢關係,我被迫答應了。
 
然後時間來到了進行攝影的當日。
 
這天是星期六,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也是個距離暑假倒數只剩一週的日子。
 


會選擇星期六這一日進行拍攝,除了是給女生們一點時間保養和準備,也是為了拍攝的效果。
 
Chris Wong和攝影學會的各位,打算在學校裡的網球社拍攝這輯照片,而他們都知道,在休息週的上學時間中,學校如同是熙來攘往市集。
 
寫小說的作者不喜歡在一個吵鬧而且人來人往的地方進行寫作,而拍照的攝影師,在正常的情況之下,當然也不喜歡在一個閒雜人進進出出的地方拍照。
 
這種地方是非常妨礙創作。
 
要是拍旅遊照片,就算十多個路人入鏡,也沒成問題。
 


但是,若是這類型涉及到藝術創作的拍照,一隻昆蟲入鏡也嫌多。
 
為了迴避擾攘的路人,所以才會選擇星期六這一日進行拍攝。
 
拍攝的時間,拍攝的地點,注意事項,這些事情Chris Wong早就告訴過大家知道,當然我也把這些事情告訴了爸爸和小紫。
 
我陪伴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回校,並向網球場前往去。
 
在網球場上,早就有人在。
 


女子網球社的女生們,攝影學會的男生們及Chris Wong都在一起聊天。
 
他們就似是為了等等的拍攝而暖身子,互相認識,打破隔膜。
 
看到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到來,女生們便招手,叫我們過來,但其實只是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過去。
 
攝影學會的其中一位男生立即上前打招呼,說:
 
「久仰大名了,羅紫蘭同學,你好。」
 
男生很有禮地伸出手,希望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握手示好。
 
媽媽有着怕生的性格,所以在面前這麼主動的男生,頓時被嚇得握住我的手碗。
 
怯怯的她,好不容易才開口回應,打招呼回去。


 
「你…你好。」
 
「我叫修端,是攝影學會的會長,今天的攝影請多多指教,合作愉快。」
 
「嗯,那個,我叫何柳……羅紫蘭,你可以叫我小紫,合作偷快。」
 
不知道修端是否很習慣和第一次見面的女生說話,總是一臉不緊張,從容不迫,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完全是個反比。
 
畢竟進行人像拍攝的攝影師,總會時常接觸到素未謀面的模特兒。
 
為了打破隔膜,以讓拍攝順利,就要靠着對話聊天以破冰。
 
可能是因為這樣,修端便習慣了跟第一次見面的女生說話聊天,變得很自然。
 


接着,修端便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介紹負責攝影的朋友,為他的朋友打破與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之間的隔膜。
 
趁着修端進行着社員們的介紹時,我打量着眾人的照相機裝備。
 
當下,立即就讓我感覺到他們就像是專業人員似的,並非鬧着玩。
 
他們每個人都是使用單鏡反光相機,和一般人使的照相機是完全不同,是另一個層次。
 
另外,他們在腰間掛了兩個袋子,這兩個袋子都是擺放鏡頭用的,看來他們是準備好隨時換鏡頭來拍照。
 
有人帶上了了反光板,有人帶上了外置閃光燈,也有人帶上腳架。
 
如果他們一字排開,我覺他們就如同一隊行軍小隊似的。
 
換看Chris Wong,他只是用一部小型數碼相機,任何像樣的裝備都沒有,看起來真的好遜,說不定Chris Wong只是來玩玩而已。


 
同樣的進行創作,但寫作和攝影所需要的裝備是全然不同。
 
先不說這些裝備合共多少重量,單說價錢,已經要叫我傻呆了。
 
如果寫作要花上數千數萬元,我肯定到死也不能在小說創作上贏過小翠。
 
「你就是小紫的哥哥嗎?」
 
就在我為攝影學會眾人的裝備感到驚呆的時候,修端便叫了叫我。
 
「是的,你好,我是小紫的哥哥,羅天從。」
 
「你好,你好。」
 


「不好意思,我在場的話,其實會不會阻礙了你們拍照?」
 
「相反,你的出現會讓我們拍攝得更順利,因女生們在有熟人陪同下,會感到安心好多,姿勢擺起來會更好。」
 
「沒有阻礙你們實在是太好了。」
 
「其實有些事情上,我們攝影師是不便出手,例如為女生整整衣服,調調姿勢,這些身體接觸上的事情,是很需要模特兒熟識的人幫忙。」
 
「我還以為攝影師會親自動手。」
 
「就算是熟識的女生,基於男女的關係,拍照時身體接觸是可免則免,更何況是第一次見面的女生,我們還需要你的協助呢。」
 
「我的協助?」
 
「如果我們要求擺出模特兒的姿勢令你感到很不雅,或者發現某些地方走光了,超過底線了,請務必告訴我們知道,當然,我們自己也會注意這些事情。」
 
聽到這番說話之後,我多少清楚知道一件事,這次的攝影活動是很健康的。
 
如果這番說話讓爸爸聽到,相信他也會這麼認為。
 
接下來,我們便圍在一起聊天,互相認識,直到所有女生到齊。
 
當要參與拍照的女生們到齊之後,她們便到了女子網球社社辦去,進行更衣。
 
我本以為一眾攝影師只有呆等女生更衣的直到完成的份,誰知道他們還有好多事情要忙。
 
我被邀請成為一個臨時模特兒,站在他們指定的位置,以為他們取得測光的數據。
 
不單單只是測光數據,還有構圖預覽,當然還有補光測試等等。
 
直到女生們都換上了女子網球社的服裝回到網球場上後,男生們的各種測試方才完成。
 
我再次體會到各位攝影學會社員的認真和專業。
 
隨後,攝影活動便開始。
 
這次的拍攝方式是彩用一對一的攝影方式,也就是一個攝影師與一個模特兒,然後分成多組去拍照。
 
化身成攝影師的社員,為化成模特兒的女生親自示範動作和姿勢,然後拍照。
 
大概是在開始拍照時的聊天發揮了效用,使得模特兒對她們各自的攝影師熟識了,姿勢擺起來漂亮得很。
 
攝影師還一邊和她們在拍照時聊天,好讓她們更是放鬆,不感緊張。
 
甚至時不時對她們擺出的姿勢稱讚幾句,增添模特兒的自信心。
 
每個模特兒都臉帶微笑,還有一份初為少女模特兒害羞的感覺,女生們都非常投入,能夠做到這樣的效果,除了模特兒本身之外,還真是靠攝影師呢。
 
不過,這裡有一組似乎拍照不是很順利。
 
「小紫,來試試這張不望鏡頭的。」
 
「……………」
 
「很好啊,如果把頭抬頭一點就更好了。」
 
「……………」
 
「好,就是這樣,不如我們來試試揮拍的動作好嗎?聽到小紫妳是網球社的王牌,相信有揮拍的必殺技吧?」
 
「………………」
 
「呀………好吧,來照着我的動作擺吧,像這樣的。」
 
拍攝進行得很不順利的這一組,便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修端的這一組。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雖然是經過了在拍照之前的聊天時間,但並未緩減到她面對陌生的害怕感。
 
而且,媽媽也沒有聽說過是分組進行一對一的拍照,她可能是以為會幾個女生一起拍照的。
 
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怎麼能夠擺出修端想要的姿勢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所擺出了姿勢僵硬得如同安上了螺絲的一樣,生硬得很。
 
就算女性本來就有與生俱來的優美曲線,但在這個情況下是完全沒了。
 
修端努力地試着讓媽媽不感到緊張,但卻沒有起到效果。
 
對於現在的情況,修端只好苦笑,他放下了相機,說:
 
「好,我們先來休息一會吧。」
 
沒錯,唯今之計,只好休息,中斷拍照,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放鬆些。
 
聽到了休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呼出了一口氣,可見她剛才是多麼的緊張。
 
「媽媽,妳還好吧?」
 
我走到了她的身邊,遞上了一支冰涼的水,讓她飲用,減輕她緊張的心情。
 
「天從啊,那個,我覺得我是做不了,這件事好難啊。」
 
「只不過是妳太緊張了,媽媽,放鬆些,就當作是旅遊拍照。」
 
「要當作是旅遊拍照嗎?」
 
「是的,這樣去想,有沒有覺得放鬆了些?」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點了點頭,但我看她其實還是很緊張,再這樣下去,修端會因為媽媽太過緊張而拍不出好照片。
 
在小說的創作裡,一切的事情都可以由自己去掌握,只要我想到我便能寫到。
 
但是,攝影卻要和各種事情與相配合,只要達到天時地利及人和,才能拍出一張佳作。
 
小說寫作和攝影,真是一種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創作。
 
休息了一會,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修端再次進行拍攝。
 
為了讓媽媽不感到緊張,這次修端換上了一支白色的長鏡頭,進行遠攝,減輕了攝影師與模特兒因為距離太近而產生的壓迫感,好讓媽媽不感到緊張。
 
修端是個很細心的男生,從這次拍攝之中,每每照顧身為模特兒的媽媽,我便知道。
 
但是,本來就有怕生性格的媽媽,並未有因此而擺出好的姿勢,整個情況只是比之前的好一點。
 
我想着自己有沒有辦法幫到修端,我幫助修端,同時也是幫助媽媽。
 
但就在這時,我的眼角描到了一個站在網球場外的人。
 
我以為是某個女生的男朋友來探班,或者真的出現了星探。
 
但那個人,竟然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