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天的攝影活動結束了後,爸爸便下令宣佈,以後不可以再當這樣的模特兒被男人圍着拍照。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然有和爸爸爭論,說當攝影模特兒並不是不健康的事情。
 
但爸爸沒有理會小紫任何一句說話,直接把他的宣佈封棺蓋章。
 
看來爸爸是不滿意極了。
 
他的行為雖然和小紫硬要參與攝影活動一樣無理,但爸爸這獨斷的行為其實是為了保護家人。
 


畢竟,再怎麼說,作為一個丈夫,爸爸當然不希望自己妻子的身體被男人圍着觀看。
 
作為一位父親,爸爸也是不希望女兒被男人圍着觀看。
 
小紫希望媽媽和我能夠幫忙說服爸爸,但這是沒可能的事。
 
先不說在現時這個情況下說服爸爸根本是無可能的事,媽媽本來就是反對小紫去進行這樣的攝影。
 
而我,在見識過那一班攝影團的人之後,保持中立態度的我,現在是爸爸的那一邊了。
 


最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只能夠咬牙切齒的閉嘴。
 
家庭長久和諧的氣氛,就於這一日崩裂,從那一天起,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沒有再跟我們講話。
 
她就似是對我們全部人都生氣的一樣。
 
我想要跟她說話,告訴她知道爸爸是出於好意,是想保護她才出此下策。
 
但她竟然埋怨我,說我沒有幫忙她說服爸爸,我實在是愕然極了。
 


家庭的和諧氣氛崩裂,不知道要幾時才能夠修好,我實在是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說到底,如果沒有接下攝影團的攝影活動工作,這和諧的氣氛根本不會被破壞。
 
所以我真的希望這種攝影活動以後不要再來。
 
希望那一次的攝影活動是最後的一次。
 
然而天意弄人,這種攝影活動又再一次出現。
 
而更叫人覺得過份的是,當我們知道這樣的攝影活動再次出現時,已經是攝影活動完結之後的第三天。
 
「妳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爸爸走進了小紫的房間,幾乎是怒吼的說道。


 
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立即趕至,就見爸爸把幾張紙推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面前去。
 
而那幾張紙,全都被列印的照片,當中着一位成年女性的泳裝照,而且是穿着被稱為「死庫水」的校園泳裝。
 
前傾托胸、躺臥睡床、裸足鴨子坐、各種可於寫真集見到的姿勢都被這位成年女性擺出。
 
動作婀娜,誘惑,嫵媚,實在叫人心跳加速。
 
最重要的是,那一位擺出這些姿態的成年女性,竟然是我媽媽。
 
正確是說,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有小紫身分的媽媽看到這些被列印的照片後,不禁遮住小嘴倒抽一口氣。
 


我則是立即別開臉,不去看這些東西。
 
當下,我完全明白到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爸爸列印的這些照片我從未見過,我也未見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穿着校園泳裝去拍過照,這是說明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我們一家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去了跟攝影團進行拍攝活動。
 
攝影團是從那個途徑聯絡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我不知道。
 
爸爸又是從那個途徑取得這些照片,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之前爸爸宣佈了禁止再進行這樣的攝影活動,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竟然欺瞞我們全家人,私下接取當攝影團模特兒的工作。
 
現在大事不妙了!
 
反而這件事的主角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是一臉「啊啊,被發現了啊」的大無謂表情。


 
本來坐在床上看漫畫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撥了撥媽媽身體的烏黑長髮後,便不迫地說:
 
「理由就是我覺得這樣沒有問題。」
 
對於小紫的態度,爸爸更是火氣直上,但是他努力壓抑着,不至於要怒咆回話,他說:
 
「妳是覺得自己沒有錯!?」
 
「錯就錯在我隱瞞了這件事。我說啊,如果我告訴了你們知道攝影團出更高的報酬邀請我去當模特兒,你們會讓我去嗎?不,你們肯定不會,所以我才要隱瞞此事。」
 
「妳隱瞞了事情,是錯!但更錯的是,妳無視了我的說話,繼續去當甚麼模特兒,帶着妳媽媽的身體在其他男人面前展示,而且是這個樣子!」
 
爸爸用力把紙一甩,各張列印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擺弄身體的照片的紙張被撒得一天去。
 


那些紙張最後慢慢飄降到地上去,猶如在提醒我們這件事是塵埃落定。
 
「甚麼這個樣子?這是甚麼意思?這樣有甚麼問題,爸爸你倒說說看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隨手拿起一張,並向我們推了過來。
 
這是一張裸足校園泳裝坐姿的姿勢,雙手夾胸,僅是如此。
 
我明白到小紫想要表達些甚麼,她是想說她並沒有做甚麼色情的事來。
 
確實如此,單看這姿勢,實在和色情是扯不上關係。
 
但誰都知道,正在擺弄的動作,是在賣弄媽媽身體那豐滿的胸部,意識相當不良。
 
說穿了就是走灰色地帶,和我之前在義賣會中「娘娘」所賣的東西一樣。
 
賣弄女性的身體,以遮掩的方式來避過女性身體敏感的地方以迴避過淫穢不雅的審查,走法律的灰色地帶。
 
雖然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擺弄姿勢的程度未有「娘娘」製作的插畫一樣嚴重,但還是異曲同工,分別不大,皆是意識不良。
 
小紫目前就是以這「不涉及色情」的理據來向爸爸反駁,爸爸回答說:
 
「妳認為這樣沒有問題?妳可知道為什麼那些男人要拍這些照片,他們可是為了滿足性幻想!才不是為了甚麼藝術,甚麼攝影!」
 
「根本就是你有偏見,你認為只要是圍着女生拍照的人,就是為了這污穢不堪的目的而拍照。」
 
「我沒有偏見!因為事實就是這樣!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要拍出這種姿勢?穿這種衣服?」
 
「可笑。人家要性幻想,就算穿多少衣服都還是能夠幻想個夠,這麼說的話不是大家都不應該上街去嗎?」
 
「一派胡言!」
 
「現在都甚麼年代了,思想還這麼守舊,現在每個女生不都是這樣嗎?有何問題?我看不見有問題。」
 
我想要插句話,叫小紫向爸爸道歉,因為今次再怎麼說,都是小紫不好。
 
就算小紫不認為她自己有錯,一句對不起就能終結一場吵架,不是非常超值嗎?
 
但是,現在的情況,容不下我插句話。
 
誰要插話,誰就要被亂槍打死,當下就是這個危險的情況。
 
爸爸實在是生氣極了,氣得整個人發抖,小紫這次是引爆了爸爸的地雷。
 
氣得抖動着身體的爸爸,怒吼大聲說:
 
「妳不好好認錯而且態度越是惡劣,現在是教訓妳不夠了嗎?想要體罰?都欠打了是不是!」
 
聽到爸爸說要體罰這句話,小紫一點怯意也沒有,她鄙視着爸爸並立即回嘴:
 
「好啊!講不過人就動手。」
 
下一刻,她直着自己的臉頰,即媽媽身體的臉頰,大聲叫道:
 
「打啊!照這裡打!這是媽媽的身體!你打下來就是打在媽媽的身上!」
 
沒錯,事實正如小紫所說的一樣。
 
如果爸爸真的要體罰了,傷害到的只會是媽媽的身體,雖然小紫本人還是會痛。
 
就算爸爸改為體罰小紫的身體,也即是打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體,結果還是傷害到媽媽。
 
小紫明白此點,所以她根本完全不害怕,她對於爸爸不會出手打媽媽這一點十分有信心。
 
她繼續叫嚷,對爸爸大聲嚷着「打啊!怎麼不打了!不是說要體罰的嗎!打啊!」,不斷挑釁着爸爸。
 
這一刻,家庭的和諧崩裂到極點,這房間裡充斥着惡劣的氣氛。
 
「羅紫蘭,妳真的以為我不敢嗎?」
 
「對!你就是不敢!要打就快手!」
 
「妳!」
 
「打啊!就照這裡打!對着這張臉打下來呀!」
 
啪!!!!
 
突然,一下巴掌的聲音響起。
 
巴掌的聲音落下,我們就見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臉頰上紅了起來。
 
瞬時,房間內所有人都一臉愕然,特別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她是愕然得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而更叫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一個巴掌並不是來自爸爸。
 
反而是來自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當下,我們的目光都落在小紫身體的媽媽身上,只見她現在一臉錯愕,整個表情像是在說「甚麼我會打出這個巴掌」的一樣。
 
接着,沉默取代了吵架,氣氛仿如掉到了冰點的一樣。
 
這樣的沉默直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滴落了眼淚才結束。
 
「嘖!」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憤怒的「嘖」了一聲,然後把我們都撞開,直奔出她的房間去。
 
她不單只是要奔出這間房,更是要奔出這個家,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想要離家出走啊!
 
「小…小紫,對不起,那個,媽媽我不是有心的。」
 
「夠了!我恨死你們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穿上了鞋子,然後就奪門離去,就直接穿着睡衣離家出走。
 
我立即追上去,叫住她,叫道:
 
「小紫!等等!」
 
「天從,不要追。」
 
但是爸爸立即喝止我,說:
 
「讓她自己去冷靜,想想到底做錯了甚麼,到時到候她就自然會回來。」
 
這刻,我只能看着家門,呆呆地站住,甚麼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