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完全沒有心情睡覺。
 
一想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事情,我更是煩惱。
 
反而睡在我旁邊的爸爸卻是發出一陣陣鼻鼾聲的熟睡,明明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但他還能睡覺,實在佩服。
 
不知道媽媽她怎麼樣,是否像爸爸一樣睡著了?
 
還是在偷偷的哭着?
 


媽媽是個很溫柔的女性,她出手給了小紫一個巴掌,相信她的心裡是非常的痛了。
 
也不知道小紫現在怎麼樣了,她到現在並未有回家。
 
是去了那裡呢?是朋友家嗎?還是在夜深的街上留連?我實在是擔心她。
 
是的,小紫的確是說了些好過份的話,也做了些好過份的事。
 
但她始終是我妹妹,我也是她哥哥,所以我很擔心她。
 


我試過傳短訊給她,叫她回家去,但訊息只有傳達而沒有被讀取。
 
我也試過撥號給她,但也無法和她取得聯絡。
 
我只希望小紫現在是安全。
 
「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我自問,同時不禁嘆氣。
 


明明攝影是一種創作,是一種文化創作,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使得本來和睦的家庭變得如此不和諧。
 
這個情況就似是寫小說寫到要自殺的一樣,實在太恐怖了。
 
到底在這次的事件中,錯的人是誰?
 
是思想保守的爸爸?
 
是有開放思想的小紫?
 
還是動手給了小紫一個巴掌的媽媽?
 
又或者是一直保持中立的我?
 
我輾轉反側,久久不眠,思考着這個無法解答的問題,直到天快要亮才入睡了一會。


 
第二日,爸爸照常上班,我也繼續寫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而媽媽也繼續做她的家務,小紫則依然是沒有回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真的非常擔心離家出走了的小紫,擔心得神不守舍,家務錯漏百出。
 
「媽媽,妳怎麼了啊?」
 
「呀呢?我在涼衫啊。」
 
「這都是還未用洗衣機清洗的衣服啊。」
 
「是啊,是啊。」
 
「媽媽妳又在做甚麼了?」
 


「準備吃午飯啊。」
 
「我們剛才才吃過早餐。」
 
「是啊,是啊。」
 
媽媽雖然平時有些小糊塗,但是今天的糊塗犯得特別嚴重,全都是因為小紫離家出走的關係。
 
少看媽媽一眼,事情就要大條,害我都無法集中精神去寫小說。
 
不過,就算媽媽做家務沒有出事情來,我也因為小紫離家出走的事情而煩惱,也是沒有心情去寫小說。
 
時間來到了下午,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午睡了過去,使得我清閒了許多,有更多時間去寫小說。
 
可是還是因為擔心小紫的關係,我沒能夠寫出理想中的內容。


 
坐在電腦面前的我,停下了文字輸入,暫時停止書寫,整個人靠在椅背上嘆了一口氣。
 
「小紫,妳到底跑到那裡去了?怎麼還不回來啊?」
 
我望着天花板發問,不過天花板沒有回答我。
 
接下來我就望着天花板發呆,甚麼都沒有去想,不論是小說或者小紫的事情。
 
我打算放空自己,讓自己的思想隨處去,不管思想是跑去了宇宙還是深海。
 
可能是昨晚沒有好好睡過,所以當我放空得久了時,睡意便急襲來。
 
睡意一到,我便閉眼,打算就此睡一睡。
 


但在這一刻,我的睡意全退,因為我的手機收到短訊的鈴聲在這刻響起。
 
是小紫傳來了短訊嗎?
 
我立即睜開眼睛,打開短訊,而果然這是小紫傳過來的短訊。
 
她在短訊裡邊說:
 
「我很好,平安無事,不用擔心 :) 」
 
讀到了小紫這段短訊,我是安心不少了,昨晚我真是非常擔心她。
 
接着,我輸入短訊,對她問:
 
「大家都好擔心妳,妳在那裡?快回家吧。」
 
短訊送達了出去,而送達的短訊很快就顯示出已被讀取,不一會就紫就回覆我,說:
 
「哥哥,我想你帶幾個東西給我。」
 
「帶甚麼東西?你人在那裡了?」
 
「我需要幾套更換的衣服,電話充電器,另外我衣櫃裡邊有件校園泳裝,請拿給我。」
 
我大驚,因為小紫的短訊之中不單單帶有不回家的意思,也帶有她還想要繼續進行那種拍攝活動。
 
對於後者,我希望是我自己誤會。
 
如果是誤會的話,小紫要那件校園泳裝做甚麼?
 
她除了用那件校園泳裝去進行那種拍攝之外,還能夠做些甚麼?難道真的去游泳嗎?
 
我可不想小紫繼續和網上東拼西湊的攝影團進行那樣的拍攝,也不想一家人的關係因為這種拍攝而受到傷害。
 
於是,我立即輸入短訊,勸止小紫她,我在短訊裡說:
 
「小紫,馬上回家,不要再去拍照了。」
 
等了一會小紫才回應我,不過她是向我傳來了一個GPS圖。
 
從這張圖來看,小紫應該是想要告訴我知道她現在身處的位置,好讓我把她需要的東西帶給她。
 
她根本沒有理會我剛才傳給她的短訊內容啊!
 
接着小紫又對我傳了一段短訊,內容是補充了詳細的地址。
 
再來她又補充了句話,說:
 
「我相信哥哥,所以把地址給了你,請不要讓我失望。」
 
小紫這句話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叫我不要把她身在的地方告訴爸爸媽媽知道,也不要帶着爸爸媽媽去和她見面。
 
關於她所說的話,我唯一能重做到的就只有後者。
 
雖然是有點背叛了小紫的信任的感覺,但我認為小紫現在的身處地,是必需要告訴爸爸媽媽知道。
 
萬一發生甚麼事情,爸媽也能夠找到小紫。
 
而等等去和小紫見面,我當然不會叫上爸爸媽媽。
 
畢竟現在的情況這麼惡劣,他們見面的話,相信又會吵架起來。
 
我想由我來試試看,說服小紫,叫她回家,並向爸爸媽媽道歉。
 
這件事情應該很困難,但我得去做。
 
這是為了修好家庭的和諧。
 
確定過自己的想法後,我便用短訊回覆說:
 
「好,等等見。」
 
這句話傳達並被小紫讀取過後,就一直沒有回覆。
 
接下來,我便更換衣服,準備外出,同時前往小紫的房間,帶上她說需要的東西。
 
推開了小紫房間的門,我踏了進去。
 
馬上就見散了一地的紙,那些紙都是列印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擺出各種姿勢供人拍照的紙。
 
小紫在昨晚離家出走之後,這個房間就一直保持着吵架時的環境,誰都沒有收拾這房間內凌亂的東西。
 
紙張,小紫未看完的漫畫,未有疊起的被子,簡直像是要保護案發現場的一樣,所以東西未被動過。
 
看到這些紙,昨晚的吵架場面便在我腦海內重播起來。
 
爸爸和小紫的對罵,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一個巴掌,這些畫面一一浮上來。
 
想到這些畫面,我的心裡實在是一陣痛,一陣傷心。
 
我喜歡一家人和和氣氣,不喜歡吵架,即使有人說吵架能增進感情。
 
所以我真的希望這次的事件能夠盡快結束。
 
而我相信,只要小紫跟爸爸道個歉,並承諾以後不會再去當攝影模特兒,事情就自然會告一段落。
 
我們一家人的關係,將會變得和以前一樣,和諧的,融洽的。
 
把思潮先甩開,我開始在小紫的房間中尋找她叫我帶給她的東西。
 
把她要我帶上的東西都放到一個袋子後,我便順道收拾好這個房間。
 
漫畫放好,被子疊好,紙張放到垃圾桶。
 
房間不出一會就被我收拾好,這間房簡直是要迎接它的主人一樣整齊呢。
 
最後,我留下了出外的紙條於飯桌上通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我要外出後,便立即向小紫所在的地方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