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着小紫給的地址走,不出一會我便來到由舊樓改建的樓上旅館。
 
看來小紫昨晚離家出走之後,便來到這間旅館租房,以渡過昨晚。
 
旅館很撲素,豪不華麗,完全是純粹租房的感覺,收費也好便宜。
 
我看過旅館的價目表,如果以小紫最近在攝影上取得的報酬來計算,她是可以租一個房間長達一星期。
 
確定自己沒有來錯旅館之後,我便推門進去。
 


門被推開,被牽扯住的鈴隨即因作用力而響起,發出「噹噹」的聲音,我仿如走進了古店的一樣。
 
穿過了門,我便來到該旅館的廳。
 
廳不大,只有幾張沙發和裝飾植物,當然也有櫃檯,而客人卻只我一人。
 
旅館侍者立即就留意到我,他放下平板電腦,停下遊戲,準備上前招呼我。
 
但是有一位女性比他先快一步,這位女性大聲說:
 


「哥哥,你來了!」
 
沒錯,那位女性正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因為昨晚突然離家出走去,所以到現在她還是穿着昨晚的睡衣。
 
欠缺了梳洗工具的她,沒辦法好好處理媽媽身體的長秀髮,本來已經有點睡翹翹的頭髮,現在變得更翹了。
 
另外,這間旅館好像只提供租房服務,連洗手間都沒有提供,所以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現在是一張沒好好梳洗過的臉,實在不太好看。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到我到來了,她便從角落的沙發彈起,立即向我近來。
 
「充電器呢!充電器呢!」
 
第一句話竟然是先問充電器,我多少是有點傷心。
 
「嗱,這裡。」
 
「謝了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話聲還未落下,她就已經衝到附近的一個電座去。
 
充電器接到電座上,然後USB端接到她的電話去,電話開始充電。
 
這個過程很普通,但小紫卻因為這個普通的過程而安心了不少,甚至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呼,危險危險,危機渡過。」
 
電話真的有這麼重要嗎?還是說有些甚麼事情要靠這個電話來做?例如聯絡誰?
 
小紫啟動了電話,讓電話一邊充電一邊保持開機狀態。
 
然後,她再次走近我,伸出手說:
 
「我要的東西呢?」
 
「在這裡。」
 
我遞出了袋子,而小紫也把袋子接下來,檢查裡邊的東西。
 


「呵呵,哥哥好細心呢,裡邊竟然還有梳洗用品。不知道會不會有些小吃呢?」
 
我不多加理會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對我細心的稱讚,我只對她說:
 
「小紫,回家去吧,爸爸媽媽都好擔心妳。」
 
「嘖,爸爸只是擔心媽媽的身體罷了,媽媽也是。我不回去。」
 
「聽話好嗎?小紫。妳瞞着大家去和攝影圍進行攝影,和爸爸吵架,離家出走,已經是罪犯滔天了,再不回去家跟爸爸媽媽道歉,事情可要走進死胡同。」
 
「不,我不需要他們也能好好生活。」
 
「妳這麼說太過份了,爸爸媽媽都是為了妳好的啊。回家去吧。」
 
「不,我不回家,而且,我還要繼續去當模特兒。」


 
我立即就叫出了一聲「甚麼!」,雙眼也同時瞪得大大,眼球都要掉出來了。
 
果然被我猜中,小紫實的是想要再去攝影模特兒。
 
所以她才會要我帶那一件校園泳裝給她,好讓好再穿一次,再被男人們圍着拍照。
 
她之前去當模特兒拍照的事情,已經搞出了個大頭佛。
 
事情都還未平息,她還想再去當模特兒,這當然不可以。
 
小紫這樣做只會還事情更加嚴重,甚至會到達無可補救的地步。
 
我絕對要阻止她,於是我甩開吃驚的情緒,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
 


「小紫,妳不能去!」
 
「不能去?為什麼?人家這次的報酬是以往的兩倍,有這麼容易賺到的錢,有何理由不賺。再說,我現在離家出走,急需要錢呢。」
 
「攝影團那一班男人都不懷好意,他們可是為了看妳那姣好的身體而來啊!」
 
「放心,這次不是一班男人,是一個。這次可是工作室裡的私影呢。」
 
私影,意思就是一對一的拍照,並不對外公開參與。
 
當中只有模特兒和攝影師,可能還幾個助手吧。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要進行私影,而且地點是工作室這個室內地點,這實在是充滿着危險的氣息。
 
室內和室外不同,在室內發生甚麼事,別人也不可能知道。
 
要是小紫是跟修端去拍照,我還可以很安心。
 
但她可是跟網路上那些素不相識的攝影師,也可能是跟攝影團裡的其中一個攝影師去工作室私影。
 
這真的非常危險!!
 
「這個絕對不能去,無論如何!!」
 
基本上,我是一個沒有哥哥架勢的哥哥。
 
說我和小紫似兄妹,還不如說似朋友,更有人誤會過我們是情侶。
 
但這一次,我擺出了身為哥哥的架勢,極力地勸止小紫去進行私影。
 
然而,我的架勢還是太弱了,根本沒有效果。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別開了臉,發出「真可笑」的一聲「哼」,別着臉對我說:
 
「反正哥哥和爸爸一樣,都對人像攝影師有偏見。」
 
「沒有偏見,因為事實確實如此。」
 
我知道不是所有人像攝影師都是立心不良,在人像攝影師當中還有像修端那樣的攝影師。
 
一個知禮知德的攝影師,一班有節操的攝影師。
 
但是現在我只能這麼說。
 
再說,事實真的是這樣啊!
 
在網路上東拼西湊而成的那一個攝影團中的攝影師,就算不是全部,但大部份都是立心不良。
 
他們攝影的目的,並不像修端那樣,是為了藝術,他們是為了女體,是為了情欲的滿足。
 
為何小紫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要在這樣的眾人面前賣弄自己?
 
更甚,她現在是賣弄媽媽的身體,把自己母親的身體裸出給男人看。
 
「小紫,別再天真,這世界並非天下無賊。」
 
「由始至終,哥哥就認為攝影師他們是壞人,從來沒有試過去明白他們。天下間那有這麼多的懷人存在呀?」
 
「不明白他們的人是妳呀!」
 
「夠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下激動得把袋子整個推向我來。
 
她的動作實在太突然,而且太有力。
 
當我雙手接過袋子後,一時失衡,整個屁股跌坐到地上去。
 
「原來哥哥和爸爸媽媽他們都是同一夥,枉我還這麼信任哥哥你!」
 
「聽我說,小紫。」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接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手伸進了袋子裡去。
 
她從裡邊取出了那一件校園泳裝,然後和我拉開了距離,怒氣沖沖地瞪着我。
 
「後天私影過後,我便有好多的金錢,我便能夠自己過生活。」
 
留下了這句話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便取走了正在充電的電話,然後走了開去,走回去他租下的房間。
 
她已經不想要跟我對話了。
 
我連忙站起來,追上去,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動作太快。
 
在我追上去了後,她已經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邊。
 
「小紫!聽我說!妳不可以去的!快回家去!爸爸媽媽都很擔心妳!」
 
「閉嘴!你好煩呀!我不想再跟你說話了!滾!」
 
雖然以前也和小紫有過吵架的經歷,但我卻從未見過小紫會以這麼激動的語氣來跟我吵架,看來她真的非常生氣。
 
小紫叫我滾,但我還打算說服她。
 
可是無論我怎麼講話,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的小紫都沒有任何反應。
 
她沒有罵我,就一直沉默着,搞得我像個瘋子一樣對着房門講話。
 
我的舉動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租客的不滿,有好幾個租客更從他們的房間探頭出來,對我怒瞪。
 
就連旅館侍者也希望我離開,不要打擾客人。
 
再這樣下去,我非要被帶到警處不可。
 
現在只能先離去,回家再作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