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了山林路徑裡的我和小翠,兩人一路無語,只是埋首前進。
 
我走在前邊,她走在我後邊,我們就這樣一路走着。
 
夜間山林裡的景色,看起來是一模一樣的,除了樹木就是樹木。
 
抬頭看,僅能從樹葉與樹葉之間看到夜空。
 
在漆黑的山林中聽到海風吹過,簡直是感覺到有鬼在叫。
 


就連在這環境中聽到樹葉的磨擦聲,也覺得是有鬼在樹後移動,像沙漠鷹在食物附近盤旋。
 
在日間裡,我根本不可能會對這些事物產生害怕的感覺。
 
但來到夜晚,這些東西仿佛換上另一張臉,是一張我完全不熟識的臉,很是可怕。
 
這裡和鬼屋是很不一樣的。
 
鬼屋是在你不經意的時候,突然有甚麼出現,在突然的響聲加上突然的畫面,都是突然發生的可怕。
 


然而在夜間的山林中,漆黑的環境使你無法猜知任何事情,這是心理和氣氛上的一種可怕,甚至是恐怖。
 
話雖如此,我也沒有害怕得手顫腳抖。
 
原因可能我是個男生的關係,又可能是因為小翠在我身邊。
 
小翠是個巫女,有甚麼妖魔鬼怪她一定會感應得到,我也相信她有辦法應付得到,所以是安心一些,但只是一些。
 
始終,因為思賢之前的說的鬼話,讓我留下了個陰影。
 


「傻!傻B!」
 
在我埋首走着路時,身後突然傳來聲音。
 
雖然我知道是小翠在說話,但因為環境及氣氛的關係,還是嚇了我一跳。
 
「人嚇人無藥醫啊!」
 
我撫着怦怦跳的手罵過去,同時轉身望向小翠。
 
我以為她現在是一張很憤怒的表情,但她現在竟然是一張受不了的表情。
 
小翠縮起着身體,雙手緊緊地抱住胸,眼睛只望地面,不敢四處張望,她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
 
「喂,妳怎麼了?肚子痛?」


 
「你放慢些腳步會死嗎?走這麼快。」
 
我現在才留意到,原來我和小翠差了六七個人的距離。
 
實在不禁在想,到底是我走太快,還是她走太慢。
 
「我現在只想盡快完成遊戲,回到床上去睡,我都覺得這裡冷了。」
 
「聽好!傻B!我警告你,你不可以離開我兩步的距離,也不可以試圖拋下我一個人。」
 
「喂,妖女,我剛剛想到個好主意,妳猜猜我想到些甚麼?」
 
「你!你!你!你如果拋下我,我要你不得好死!」
 


經小翠提到,我剛才有一刻是想要把她拋下在這裡,獨自帶着電筒向前走,好讓她自己想辦法到終點去。
 
但當然我是不會這樣做,先不說小翠是個女孩,她也是恢復媽媽和小紫原來身體的關鍵。
 
如果她在這個遊戲進行的途中有任何不測,那就大事不妙。
 
我要告訴她知道不是我走太快而是她走太慢,要求她好好跟着我走。
 
但在我要發出第一個音的時候,一陣海風猛吹了一下。
 
樹因為風吹而搖擺不定,葉子互相磨擦發出陣陣的怪聲。
 
同時也因為海風大力一吹,使得變塊樹葉落下,直落在小翠的頸後,卡住在短袖上衣和皮膚之間。
 
我看到這個畫面,也看到小翠隨即爆發的反應。


 
「嗚哇!!」
 
她怪叫了一聲,直衝到我身後,整個反應只花了兩秒,這反應是大得又把我嚇到。
 
她躲到我身後,靠在我背後,猛地大叫:
 
「走開!走開呀!不要!不要呀!」
 
「喂,妳發甚麼神經病?」
 
「那裡!那裡!那裡有些甚麼呀!」
 
小翠豎出手指,直指她剛才站的位置。
 


我舉起電筒照了照那裡,甚麼都沒有發現,除了樹之外。
 
「甚麼跟甚麼呀?妳還真是莫名其妙?那裡甚麼都沒有。」
 
「沒有?」
 
「妳自己看。」
 
此刻小翠從我身後探出了頭,望向她本來待在的地方,發現的確除了樹之外就甚麼都沒有。
 
但小翠還是不相信,她又對我說:
 
「剛才是有些甚麼在摸我的後頸!那裡一定有些甚麼!傻B你去看看。」
 
「看妳個鬼,那是樹葉好不。」
 
「樹葉?」
 
聽到了我的說話後,小翠便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後頸。
 
之後就「啊」了一聲,看來終是摸到卡在後頸那裡的樹葉了,再來就是把樹葉取了出來,然後拋走。
 
我半瞇起眼看着她整套動作,心裡不禁在想「她是在搞甚麼鬼呀?」。
 
小翠知道了我正瞥着她,忽然就臉紅,她立即就別開了臉,說:
 
「哼!被你這傻B逃個一劫。我剛才是在那裡放了陷阱,打算害你出洋相。嘛嘛,現在被你識穿我的陷阱,我無話可說。」
 
「喂,小翠。」
 
「怎!怎麼了!?」
 
「我在想一件事。」
 
「甚…甚麼事!?」
 
「莫非妳,其實是,怕鬼?」
 
小翠的臉紅得更厲害,她把臉別開得更厲害,快要超過人類轉動頭部的極限了。
 
「誰!誰怕鬼了?這種東西,只有傻B才會害怕。」
 
「真的,妳真的不怕?」
 
「嗚…其實…是,有一丁點。」
 
「只有一丁點?」
 
「閉嘴!你好煩!我說我是只有一丁點就是一丁點………其實是有一些。」
 
「只有一些。」
 
「煩死了!你真的吵死了,傻B!哼!」
 
果然,正如我所猜的一樣,小翠怕鬼。
 
我看到她耳根都紅了,全個身都背向我了,還對我「哼」一聲,我就知道我完全是猜對了。
 
這刻我終於明白到,為什麼之前思賢在說些鬼話的時候,小翠會一直沉默,連嘲笑的一聲「哼」也沒有。
 
我也為明白到,為什麼在選房間的時候,小翠不像平時的一樣獨行獨斷去依自己喜好的選房間。
 
其實作為男生,猜到女生這一個秘密,是應該要沉默,而不是追根究底的求證。
 
但因為眼前的小翠這個萬惡的妖女,我遮住良心,決要戲弄她一番。
 
不過,小翠竟然怕鬼,這真的不合邏輯。
 
因為她是個巫女,不是都總會和神鬼交鋒交流的嗎?應該會經常接觸到神鬼才對,照理來說不可能會怕。
 
「真是的,身為巫女竟然怕鬼啊。」
 
「吵死了,巫女不可以怕鬼的嗎?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女生,會怕這些有甚麼問題呀!」
 
「比鬼還要恐怖的妳竟然會怕鬼,太不合理了。」
 
「閉嘴!煩死了!給我閉嘴然後繼續走,再講話我就要巫術令你變啞巴!」
 
看到小翠生氣極了的表情,我心裡邊是有一陣暗爽。
 
我照她的說話去做,合上嘴巴不再講話,舉起電筒繼續向前走。
 
小翠在「哼」了一聲過後,也乖乖的跟在我身後,和我一同前進。
 
但不知道是我走得太快的關係,還是她走得太慢的關係,我們兩個又有了幾個人身位的距離。
 
「傻B!傻B!」
 
「怎了?又見鬼嗎?」
 
「我不是說過你不能和我超過兩步的距離嗎?現在是幾多步了!」
 
「吵死了,妳為何不能像平時一樣裝酷?合上嘴巴,沒有表情。公主病!」
 
「你有種再說一次!傻B!」
 
「說幾多次都可以!妖女!」
 
此刻小翠實在是氣得咬牙,七孔也即將冒煙。
 
我自己也因為她的態度而有些火,即使我知道她是因為害怕而有這樣反常的態度,或態度惡劣化。
 
老實說,我現在真想要把她一個人拋下來,我帶着電筒走去,給她個教訓。
 
但我沒有這樣做,我做了另一件事。
 
「嗱!」
 
我走近了她,伸出了手向着她,又再說:
 
「妳抓住我的衣袖,讓我們一起走吧。」
 
「哼,誰要抓你的衣袖,髒死。」
 
「那就算,我自己一個快步向前走,妳自己就留在後邊慢慢走。」
 
「你想得美,我才不會讓你這樣做呢!」
 
話聲都未落下,小翠就靠了過來抓住了我的衣袖,她還抓得很緊,像是想要把我的衣袖拉扯下來。
 
小翠現在的臉上是有了些安全感起來,和之前的臉孔已經不一樣了。
 
面對這個愛裝愛嘴硬的傢伙,我不禁用鼻子發出「哼」的一下笑聲。
 
小翠咆哮道問我在笑甚麼,我沒有回答,只轉身繼續前進。
 
也讓小翠拉住我的衣袖,和我一起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