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一直拉住我的外套的衣袖,和我一起在山林路徑中前進。
 
一路上,總算是順利,那傢伙也沒有再咆哮,叫我走慢一點。
 
其實想一想,還真是覺得不可思議。
 
我雖然知道她害怕鬼怪,但我為什麼要伸出衣袖來給她抓住,好讓她有一些安全感?
 
小翠可是傷害我家人的妖女,我應該是希望她被妖魔鬼怪嚇得哭,甚至尿褲子,這樣我可以取笑她。
 


但我沒有這樣做,我反而去給了她一些安全感。
 
實在是奇怪?我到底是怎麼了?
 
「喂,傻B。」
 
正當我在想這件事情的時候,拉住我衣袖的小翠很平靜的叫了叫我。
 
我以為發生甚麼事,所以立即停步,並回望向小翠。
 


但見小翠竟然沒有停步,當我停下來一秒後,她就撞落在我背部上。
 
「痛。你停甚麼啊!」
 
「吓?是妳剛才叫我啊。」
 
「我又沒叫你停。」
 
「那妳又為什麼要叫我?」
 


「沒了,沒事了,繼續走吧。」
 
真是的,完全搞不懂這個小翠,她到底在想些甚麼啊。
 
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們兩個人終於走出山林路徑。
 
走出山林路徑之後,在我們眼前的就是一個海灘,以及不遠處的一個海蝕洞。
 
星光僅能照出海蝕洞的大概,我看不得仔細。
 
而從大概的外形看起來,這個海蝕洞簡直是個嘴,有牙齒有嘴唇。
 
要走進那裡去的我們,簡直是要自走入怪物的口中,被怪物吃掉。
 
洞口大概有三層樓高,闊能同時通兩架四人坐私家車。


 
洞很深,單靠星光是看不到裡邊是怎麼樣子,我相信就能我手中的電筒光也照不到洞的盡頭。
 
大自然真的很厲害,她竟然能夠侵蝕出如此長的一個洞啊。
 
如果在白天中,我肯定會以「大自然之藝術」來描寫這個海蝕洞。
 
但現在,在這個黑夜之中,我只能用「怪物的口」去描寫它。
 
看到這一個洞,我頓時想起了我以前讀過的驚慄小說,小說中寫道往往寫道主角要走道這類似的洞穴,破壞儀式,以解決屍變事件。
 
洞穴裡迷宮一樣的路,叫人感到好不舒服的屍生人,以及各種血腥的情節………我現在都不禁回想了起來,並把這些印象都疊到眼前的海蝕洞裡去。
 
這麼一想,不禁覺得現在吹來吹去的海風陰陰寒寒,大自然中的各種聲音更覺是鬼哭鬼叫。
 


心裡實在不禁一寒。
 
「嗚……」
 
感覺到這種不好的氣氛的人不只有我一個人,就連在我身旁的小翠也是。
 
她把我的衣袖拉得更緊,整個人都靠到我身後去。
 
這個時候,我真希望小紫能夠在我身旁,因為她太強了,能夠給我很大的安全感。
 
如果小紫在這裡的感話,她定必會對我說「勇氣到底是甚麼?勇氣就是把恐懼變成自己的力量!」,然後一口氣帶着我穿過這海蝕洞。
 
但現在,小紫不在我身邊,我得堅強些!
 
「沒問題的。」


 
我握緊着拳頭,在自說自話後就繼續向前踏步,和小翠繼續前進。
 
走過了一小段路,我們來到了海蝕洞前邊不遠,整個不能盡收在眼簾內的海蝕洞就在我們眼前。
 
在這裡,我們發現了兩個鏽色斑斑的告示板。
 
兩個飽受風吹下大的告示板上有些字,雖然字已經淡色了,但細心去看還是看到告示板的內容。
 
一邊的告示板是說「前邊海蝕洞,當心危險,注意碎石跌下」。
 
而另一邊的告示板是在說「注意!前路為潮間帶,如遇潮漲,請勿前進及靠近」。
 
「潮間帶嗎?」
 


「潮間帶就是指潮漲和潮退海水都會經過的地方,連這點都不懂嗎?傻B。」
 
「我那有說我不懂!」
 
告示板上的「前路」,並不是指海蝕洞中的路段,而是指我們現在身處的位置至到海蝕洞之間的路段。
 
在那路段中,有一長段是低凹的地方,那裡就是告示板上所說的潮間帶。
 
而在那個位置上,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石頭並列,似乎是由原住民利用天然材料所建的石橋,以供前往海蝕洞中。
 
石頭與石頭之間疏落,在可供人行走時也不會妨礙潮汐。
 
畢竟,在潮間帶裡還是有些植物和生物生活,有個特別的生態環境,例如香江的彈塗魚、招潮蟹、紅樹林。
 
要前往海蝕洞裡去的我們,可以踏着石頭通過路段低凹的地區,但目前,這個低凹的地區正湧現着海水,現在可能是晚間的潮漲時間。
 
來來去去的海水,不斷地沖刷着石塊,有些石塊也即將要被海水淹去。
 
不知道是冰川溶化的關係,使得海平面上升,所以使本來可以順利通過低凹路段的石塊即將要被正潮漲的海水淹沒;
 
還是因為多年來潮漲潮退,使得石塊下邊的泥土流失,讓石塊的高度日漸下降,導致現在可以被潮漲中的海水淹沒:
 
是怎樣都好,我們現在得決定要不要踏過石塊走進海蝕洞去,以完成我們的旅程。
 
「喂,小翠,走還是不走?」
 
「走吧?」
 
「嗯。走吧。」
 
明明告示板已經寫着遇上潮漲時請勿前進靠近,但我們還是要走過去。
 
我認為這都是氣氛的禍害,因為我們兩個正是處於試膽遊戲的氣氛之中。
 
之前的各有人都通過了海蝕洞,而我們兩個沒能通過,感覺是我們兩個超沒膽色。
 
所以明知被警告了,還是照做。
 
也可能是因為現在的時間急趕,畢竟有些石塊已經要被潮漲中的海水淹沒,現在再猶豫不決,不能當機立斷的話,等到石塊被海水淹過後,就別再想通過不通過了。
 
我和小翠下過了決定,便立即行動,由我先走跳到石塊上,再一步一步的通過低凹路段,走到海蝕洞之中。
 
自己實在是得小心。
 
畢竟,我可不想失足掉到海中之中然後搞得一身濕,這種滋味不好受。
 
再說,這裡附近有紅樹林,這個位置的潮間帶和在海灘上的非常不同。
 
海灘的潮間帶是沙地,而這裡的應該是泥地。
 
泥地是種很特別的地,眼睛看下去是實,但有可能比想像要軟,而且要深。
 
我上通識課時聽說過,曾有個人在這種潮間帶的泥地上不知道在找些甚麼,結果雙腳陷入泥地之中,無法自拔。
 
在沒有人發現他的情況之下,他便遇上了潮漲,到最後活活地淹死在水中。
 
自己很不想步這個人後塵,所以無論如何都得小心走路。
 
帶着戰戰兢兢的心情,我小心翼翼的踏過一個個快要被潮漲中的海中淹沒的這石頭。
 
石頭雖然是有些滑,不過還是能夠行走於上邊,結果我很順利就通過了低凹的路段,來到了海蝕洞的岩石地上。
 
我過到了對岸,而接下來就換小翠過來。
 
但是她卻邁不出步來,只站在對岸,對我說:
 
「這真的沒問題嗎?」
 
「妳平時的霸氣跑那了?現在來跟我講這個!?」
 
大概是我這句話有點嘲笑的意味,小翠聽了後就感到不爽,於是立即鼓起氣勇,踏到第一塊石塊上去。
 
接着是另一塊,然後又是另一塊。
 
不用幾秒,她便已經要從對岸踏着石塊來到我這邊。
 
然而,在這個時候,正在潮漲的海水,已經把通往我這邊的最後一塊石頭淹沒了。
 
明明在幾秒前還能見到石塊的頂部,真沒想到幾秒後就看不見,大自然的力量真驚人。
 
雖然最後一塊石被海水淹沒了,但從小翠現在所待在的位置,她只要用力一跳,就可以跳到我這裡來。
 
不過,卻還站在那裡,未有跳過來。
 
「妳還發甚麼呆!快跳過來好不!」
 
「這真的能跳得過嗎?我可不覺得。」
 
「好,那麼妳就自己一個人走回頭路,我繼續向前走,和大家會合,再見囉。」
 
「你休想!給我站住!」
 
稍微刺激一下小翠,她就拿出勇氣行動起來。
 
小翠嚥下了一口口水,然後雙腳發力,用力起跳,向我這邊跳過來。
 
真的,這是一個很短的距離,目測可能只有半米,我實在不擔心小翠會跳不到。
 
可是,在恐懼之下,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總是有意外要發生,就如小說情節一樣。
 
這一殺那,就在小翠一雙腳都落在我這邊海蝕洞的岩地一刻,她竟然失去了平衡。
 
猶如馬反時人仰的一樣,看起來就似是那張有個人騎馬向後仰的世界名畫中的人物一樣,小翠整個人頓時向後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