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小翠發出着怪叫,更同時伸出雙手來協助平衡,但並沒見效。
 
再這樣下去,她就得跌落到海水之中,身受危險。
 
當機立斷,我瞬間就反應過來。
 
我立即伸出手,握住小翠的小手掌,五指緊緊地扣住。
 
頓時,一種觸電的感覺朝我全身襲來,不過這種觸電的感覺又很快地退去。
 


我沒有多理會這種感覺來自何方,因為這一個動作過後,我已經感覺到小翠失衡的力正要把我向前拉動。
 
立即,我向後一拉,這股失衡力便被我輕易消去,小翠頓時就被我拉到身旁前,撲落在我的胸口前去。
 
危機瞬間過去了,不過安全了的小翠並沒有立即就反應過來,只呆呆愣愣地繼續伏在我胸口上去。
 
「喂,妳沒事吧?」
 
「啊…我,我沒事。」
 


經我這一問,小翠才反應得過來,馬上發現她自己在伏到我的胸口前,軟綿綿的臉頰都貼了上來。
 
反應過來之後,她就退後了一兩步,沒再伏到我的胸上去。
 
她也連「謝謝」也沒說一句,就紅起臉,別開了過去。
 
我想要對她說些甚麼,例如叫她說句謝謝,感謝我救了她一把。
 
不過,當我正要講出話來時,小翠保持着別開臉的姿態,偷瞥了我一眼,更對我說:
 


「傻…傻B,妳還要拖到甚麼時候啊?」
 
她的說話,我不是很懂,甚麼拖到甚麼時候,真叫人摸不着頭腦。
 
但當我看到我的手之後,我便立即明白了過來,甚至怪叫一聲。
 
原來在我把小翠拉回來了之後,我的手就一直拖住她的手,而且是五指緊扣的那一種。
 
我竟然就這麼自然地拖住她的小手,也竟然完全沒有想要放開的意思。
 
這一刻,在我怪叫的同時我也連忙鬆開手,沒再去拖小翠的手。
 
我更因為自己與女生有這樣的親密接觸而臉紅,即使眼前的人是我最討厭的小翠。
 
自己是不想讓小翠見到自己的臉紅得像個蘋果,所以我連「對不起」都沒有說,就學像她一樣別開着臉,不去望她。


 
現在這一刻,我們兩個都臉泛紅,別開臉,也一言不發,氣氛實在古怪。
 
「那…那個,妳沒事的話,我們繼續走,好嗎?」
 
「嗯。」
 
「那個,衣袖妳還要拉住嗎?」
 
不知道是不是回想起剛剛和小翠五指緊扣的時候,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是覺得身體發燙。
 
小翠還保持着別開臉的姿勢,以動作來回應我。
 
她沒有多想,也沒有多說,就拉起了我的衣袖了。
 


「呃…我們走吧?」
 
「嗯。」
 
互相交換過句說話之後,已經來到了海蝕洞的我們,再度出發,向終點走去。
 
一路上雖然無話,但隨時間過去,以及四周的環境漆黑可怕,剛才那古怪的氣氛已經消散開去。
 
我們由奇妙古怪的心情,變成了膽怯害怕的心情。
 
在海蝕洞之中,雖然未有怪聲,或者任何怪事發生。
 
但單看到以前原住民遺棄的木屋,就有一種好陰深恐怖的感覺,仿佛會有幽靈在裡頭飄出來。
 
感覺在這裡會見到水鬼,我是覺得不足為奇的呀。


 
有時候我更覺得自己不是在個海蝕洞裡行走,而是在惡魔的口腔裡走着的一樣。
 
我們可能永遠都一直走着,永遠都離不開這裡,直死了後靈魂也被困在這裡。
 
我更在想,當我們通過出口之後,就會來到一個異世界,就如動畫《千語千尋》中的劇情一樣。
 
在那裡我們會變成肥豬,然後被吃掉。
 
一個人有豐富的想像力,有時候實在是一種麻煩。
 
在我身後的小翠,因為四周陰深恐怖環境,更加靠在我身後走着。
 
我時不時就聽到她合緊着嘴巴,發出低聲「嗚…」的一聲,這是她感到害怕的聲音。
 


「我們……還要走到幾時?」
 
小翠邊走邊東張西望,同時對我說話,問了一條我都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
 
我如實說:
 
「應該,快到了吧,我們都走了這麼久。」
 
到底是不是快到了,我實在不知道。
 
我會講這樣的話,只不過是在給小翠一些希望的同時也給自己一些安慰,告訴自己等等就能離開這鬼地方了。
 
「可…可是,四周的看起來一樣,傻B你肯定我們沒有在原地踏步?」
 
「別…別說得那麼恐怖,妳這樣講害我覺得我們以後也出不了去。」
 
「難道你不覺得這些環境都熟口熟面的嗎?你就不能帶眼走路?」
 
「帶眼走路的人是妳,這裡的環境都黑色一片,怎麼看都是一樣的,當然熟口熟面。」
 
走進海蝕洞之後,我手上拿着的電筒只是照着地面,完全不敢去照地面以外的地方。
 
因為我可不想見到有甚麼恐怖的事物。
 
總覺得,這個地方偏僻,而且又安靜,是個犯下謀生案的好地方。
 
我怕自己亂照,到時照出一具被肢解了的死屍,那麼我肯定會嚇得要死,說不定立即暈過去,我受不起這樣的刺激呀。
 
所以,在電筒只照着地面的情況下,小翠當然會覺得四周的環境都熟口熟面,似是剛剛才見過。
 
我沒有再講話,只繼續前進,而小翠也繼續拉住我的衣袖,繼續前進。
 
「傻B,我們會不會走不出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翠又再次說話,而這次她的聲音帶着很明顯的顫抖。
 
「如果妳要說些不吉利的說話,我寧願妳閉嘴。」
 
「這個洞從外邊看起來,根本沒有那麼深,為什麼我們走了這麼夠都還未到出口,你說說看呀。」
 
「我剛剛不是說過就要到出口了嗎?」
 
「你幾分鐘之前是說過,但幾分鐘之後呢?我們還在走路呀。」
 
「那麼妳說說看我們現在怎麼做?停在原地,然後等警察來救嗎?」
 
「傻B你根本不懂!你根本不知道鬼怪的可怕之處!對於現在的環境你一點都不害怕不擔心!」
 
「煩死了!我可是竭力地讓自己鎮定下來,妳卻在那邊說鬼說怪,閉嘴行不行呀!」
 
忽然間又吵架起來,我和小翠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奇怪。
 
誰說我不懂得她的心情,對於妖魔鬼怪,我比她還要覺得可怕,我比她還要害怕。
 
我只是個平凡人,如果有妖魔鬼怪襲來,我必死無疑。
 
就算沒有鬼怪,萬一有甚麼野獸出沒,我也是最危險的一個,自己是完全沒有戰鬥的能力。
 
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堅強,因為我是這裡唯一一個男生,也是唯有這樣做,我才能繼續走下去。
 
也是唯有這樣做,我才能帶着小翠一起離開這個洞。
 
如果我們兩個都害得要命,連走動都不敢,那麼事情到底會如何?
 
這個小翠,她不明白我的心情,就在我身後說三道四,吵來吵去,淨說些鬼話,真是氣死我了。
 
我咆哮了過後,就沒再講話,小翠也是一樣。
 
不過再走了一分鐘左右,她又再講話,但這次她的說話聲中沒有半點顫抖。
 
拉住我衣袖的小翠叫了叫我,說:
 
「傻,傻B。」
 
「怎麼了,要吵架嗎?」
 
「你很高大的嗎?」
 
「吓?這是甚麼意思?」
 
「沒…沒甚麼。算了,當我沒講話。笨蛋。」
 
如果這是個卡通片,我現在一定是滿頭問號,我真的搞不懂這個女生在想些甚麼。
 
不過,她到底想些甚麼都沒在重要了。
 
因為重要的是,我們終於見到海蝕洞的出口了。
 
就在那裡,有好幾盞電筒的光點和光線在照出。
 
我舉起手中的電筒,對向那邊的大家照過去,還不斷地開關開關,像似是對大家用光來打暗號的一樣。
 
只見大家同樣對我這麼做,以予回應,更讓我肯定在那邊的是Chris Wong他們。
 
「太好了,終於走完啦。」
 
「終於出來了。」
 
我和小翠都紛紛嘆出這一口氣,現在我感覺似是重返人間般的高興,我是第一次覺得人類是這麼可愛,相信小翠的想法和我都差不多。
 
終於看到了終點的我們,快步向前走,而大家對我們的呼叫聲也傳了過來。
 
越是走近,我越是聽到得清楚他們在呼叫些甚麼。
 
而也因為靠近,使我明白到一件事。
 
我和小翠都無法離開這個海蝕洞,我們兩個都被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