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從!小心!」
 
「不要跑過來!不要跑過來呀!」
 
「退後點!退後點!」
 
即將要抵達終點的我和小翠,聽到已經在終點的大家對我們作出這樣的呼叫。
 
他們的聲音聽起來是非常不歡迎我們,似要把我們趕走。
 


但當然,大家並不是要趕走我和小翠,而是要保我們安全,所以才這麼叫喊着。
 
他們要叫喊這些話的原因,也就是我和小翠被困住在海蝕洞的原因。
 
潮漲。
 
之前看到告示板的時候,我以為只有入口那邊有一個低凹的地區會在潮漲時被海水淹沒。
 
直到來到了終點,我才知道,原來連出口都有這一個地區。
 


因為潮漲的關係,現在這個低凹地區已經被海水完全淹沒,連供人行走的石頭都看不見。
 
「搞…搞甚麼!!為什麼會這樣!!」
 
我大叫,而海水則以海浪聲回應我,對我說「這是自然現像,怪我囉?」。
 
上一秒希望,下一秒絕望。
 
本以為終於能夠離開這鬼地方,回到農舍裡去休息、睡覺、玩撲克牌、看星光………
 


但現在!但現在!但現在啊!
 
「羅天從,乖乖的站在那裡別亂動,大家正在想辦法幫你們。」
 
愛恩社長雙手放到嘴前,對我呼喊。
 
聽到她的話,我這下才發現所有男生都不在眼前,相信他們可能是在找些甚麼來為我們建一條路。
 
但是,四周又能有些甚麼可以供他們用,以解決目前的問題,讓我和小翠都能夠通過已經灌滿海水的低凹地區?
 
除非他們身上有斧頭,能夠伐樹,否則別無他法。
 
正如我所想,Chris Wong此刻正帶着幾個男生回來。
 
思賢也在當中,他似乎從其他路徑繞過海蝕洞,所以才會在那裡出現。


 
各有男生們都回來,但他們卻是空手而回,沒帶來任何的東西以供我和小翠通眼前這路段。
 
「天從的,別擔心,我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巫老師,沒問題的,妳在那裡等一等啊。」
 
肥宅師兄和思賢都對我和小翠如此叫喊道。
 
然而,我是很清楚,他們根本拿現在的事情沒辦法。
 
他們自己也可能是非常清楚,他們自己是真的沒有辦法,所以臉上才流露出焦急的表情。
 
「嗚……」
 


在這一刻,小翠在我身旁發出着悲鳴般的一聲「嗚」。
 
她這一聲,使我現在才發現她的臉色正難看極了,身體微抖,她的雙手也在不自覺之下緊緊地捉住我的手臂,這完全是害怕的表現。
 
我不自禁就去輕摸她的手,對她說了個謊話:
 
「沒事的,我們一定能夠過到去。」
 
「騙人,不可能會過到去的。」
 
「妳的巫術派不上用場嗎?」
 
「派不上。」
 
其實我是知道這個答案的,我是知道小翠的巫術沒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


 
她無法像摩西一樣把海分開,開出一條路讓我們走。
 
如果她有此方法,根本就不會害怕得躲在我身後,發着抖,露出難看的臉色。
 
「可惡,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如報警吧!」
 
這時在對岸的思賢如此提議。
 
報警實在是一個好方法,非常安全,大不了明天見報,被寫着「一行年輕男女玩試膽遊戲被困海蝕洞,需出動警力夜入離島拯救」,然後被取笑。
 
但是愛恩社長卻道出一個事實,說:
 
「行不通,這島上沒有訊號,無法撥號。」
 


是的,這個離島沒有一間電話公區的網絡覆蓋到,根本無法撥號。
 
「那麼那麼,乘船到島外去總行吧?」
 
「行不通,現在已經沒船會駛經這裡。」
 
「天啊!這是甚麼鬼地方,這麼偏僻的!!」
 
這個離島雖然能夠與大量的科技隔絕,能使人享受到美好的自然環境,但同時也有它的弊處,而現在思賢明白到了。
 
思賢的反應也讓我明白到,這個時候也找不到人啟船出海送我們中的某人到馬尿水碼頭去報警。
 
「這樣不行,這樣又不行,那麼我們有甚麼辦法啊!」
 
焦急得很的思賢漸漸地失去理性,沒辦法好好分析情況,但相反,以女王見稱的愛恩社長卻冷靜得很。


 
她打量了一下目前無法通過的路段長度,也打量一下我和小翠現在身處的位置。
 
然後,她說:
 
「羅天從,巫小翠,助跑然後跳過來!」
 
「妳肯定這樣沒有問題嗎?」
 
我聽後也目測一下距離,但只見這是一個挺勉強能跳得過的距離,所以我不禁這麼回話過去。
 
愛恩社長堅定地點了點頭,信心十足,又對我說:
 
「羅天從,恐懼把你的眼遮住,使你在心理上覺得這個距離很長,但實際上並不是。」
 
我多少想對愛恩社長回應說「妳站在那裡當然是這麼說」,但我知道我講出這樣的話,下場會很慘。
 
但細心去想想,或者愛恩社長是說得對的。
 
因為當人在恐懼當中,任何的事物都會變了樣,就似當一個人生氣的時候,他總能夠對任何事怒罵過不停。
 
我或許可能真的因為恐懼,而使得我把這段距離看起來非常遠。
 
現在聽了愛恩社長的說話,我深呼吸後再去看這段距離,開始覺得自己是能跳得過去。
 
「天從的,我們到時會拉你一把的,放心跳過來的。」
 
肥宅師兄在講過這句話後,已經和幾個男生站到邊緣去。
 
他們是準備在我助跑跳過來的時候再拉我一把,以確保我能到達對岸去。
 
「Come on!潮漲還未到高潮,再拖拉下去,這段距離就要變長,到時就跳不了過來!」
 
沒錯,Chris Wong說得很對,潮水還在上中,我可沒有時間拖拉下去。
 
想要離開海蝕洞,就只能趁現在,用盡力跳過去。
 
肥宅師兄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愛恩社長也已經幫我分析事情,現在差的,就是跳過去。
 
「跳過去,跳過去,跳過去,跳過去啊,羅天從。」
 
我對自己叫了幾句話,給自己一點信心。
 
然後,我下定了決心,決定要助跑然後跳過去,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回農舍好好睡覺。
 
可是,我卻步了。
 
是因為我勇氣還不夠嗎?不,並不是這樣。
 
我卻了步的原因,是因為我身旁的那傢伙,是因為小翠她。
 
正當我要退後幾步助跑時,小翠的雙手用力地抱住我的手臂。
 
我望了望她,只見她的臉色比剛才還要差。
 
旁人或者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但是我卻明白到事情發生的原因,即使她根本沒有對我說一個字。
 
小翠害怕了。
 
她和我不一樣,她覺得自己跳不過去,那怕她是明白到愛恩社長所講的話。
 
所以,她不敢跳,她沒辦法去跳。
 
而如果,我跳了過去,成功了的話,到時候小翠便是獨自一個人留在海蝕洞之中。
 
她會一個人留在那裡,留在一個她所害怕的地方。
 
不要說她是個女生,就連一個男生留在那裡,也會覺得害怕,更何況她本來就害怕那個地方。
 
「小翠,妳……」
 
我低聲地叫了叫她,但她沒有反應。
 
她的眼睛只流露着不安與徬徨,就連與我有這麼親密的身體接觸也不知道。
 
小翠當下這個緊抱住我手臂的動作,簡直是在告訴我知道,她好不想我離開,她好不想我跳到對面去,把她自己一個留在這裡。
 
我看到了她,心中不禁起了一股好奇怪的感覺。
 
該怎麼說才好呢?這種感覺。
 
就似是看到一隻可憐的小貓在雨中乞求食物的一樣,使人忍不住就要保護牠,把牠帶回家,給牠溫暖。
 
我竟然這一刻有一種想要保護小翠的感覺。
 
我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感覺,明明她是加害我家人的壞蛋,但我竟然會有這種感覺。
 
這是男生天生想要保護女生的衝動嗎?還是另一種感覺叫我必須要這麼做?
 
我搞不清楚,我也不搞不清楚我為何真的這樣做了。
 
「不,我跳不過來。」
 
當下,我拒絕了跳過來,即使眼前的大家為我做好一切的準備。
 
愛恩社長呆眼了,肥宅師兄也呆眼了,就連我身旁的小翠也呆眼了。
 
「羅天從!跳過來!」
 
「對不起,愛恩社長,這次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聽妳的命令了。」
 
我膽大地拒絕了女王的命令。
 
愛恩社長平時拒絕人的次數可多,但被別人拒絕,可能沒幾次,當下她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傻…傻B…」
 
小翠望着我,我當下從她的眼睛之中再沒見到不安和徬徨,反而見到疑問,以及一絲絲的喜悅。
 
自己禁不住就撫住她緊抱我手臂的手掌,但我沒有對她說話,我只跟對岸的大家說:
 
「要跳過來實在太危險了,萬一失敗了,可能會連命也沒有,所以等到明早吧,明早潮應該都退了,到時候再過這段路就安全得多。」
 
我知道在凌晨三點四點的時候,應該已經是退潮的時候,路應該已可走。
 
但畢竟是晚上,始終危險,還不差在一時,等到日出了再走,反正夏天的日出很早就來。
 
而唯今之計,只能是我和小翠在海蝕洞中待上一晚,孤男寡女共處一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