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翠打算在海蝕洞中渡過一晚,直到潮退了以及日出了才離開海蝕洞,返回農舍。
 
這是一個安全又可行的方法,也是如今的唯一方法。
 
愛恩社長他們用沉默來同意這個方法,隨後都返回農舍裡去,畢竟他們總不能夠在洞外邊待上晚。
 
他們在離開之前,都把電筒留下給我和小翠,他們全部人只帶上一支離開。
 
說是給我們些安全感覺,畢竟光是最能夠在黑暗中感到安全的。
 


接過電筒之後,我和小翠又返回到海蝕洞中去,準備在洞中渡過一晚。
 
海蝕洞裡邊空間並不小,有好多的空間可以讓我和小翠躺下。
 
但始終是個海蝕洞,海風都會從中吹來吹去,如果我和小翠就躺在一個無遮掩的地方,不久後就會出現低溫症。
 
如何解決這個失溫的問題呢?
 
一直狂奔以增加體溫直到天亮?當然不是。
 


這個離島上的原住民以前為了方便捕魚而修繕過這個海傳洞,也在這裡建利用特別的木材來建過木屋。
 
相信我和小翠只要待在洞裡的木屋,以渡過一晚,就可以避免低溫症的問題。
 
我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訴了小翠知道。
 
雖然小翠很不願意,可能心怕木屋裡會有些甚麼鬼怪,但當下因為只能這麼做而同意了。
 
經過一些時間,我和小翠終於找到了一間比較完整的木屋。
 


雖然木屋是有些破破爛爛,木板和木板之間會透着些風,但總比其他的木屋要來得好。
 
至少它有四面木牆,也有木屋頂,也比較整潔,魚腥味也比較輕。
 
裡邊還有些家具,看來這間木屋的屋主以前是長期在這裡捕魚的呢。
 
不過大部份的家具發霉發爛,能夠使用的都不多。
 
不幸中的大幸是那裡有一張木板床,因為有用防水布蓋起,所以發霉發爛的程度比較上輕。
 
經我的測試,這張木板床還算結實,只要別在木板床上做運動,這張老舊的木板床是不會散架的。
 
我和小翠都決定了那張木板床便是今晚閉目休息的最佳地點。
 
選定好休息地點之後,我們都把可以擺動的東西都擺動,盡可能去填補木板與木板之間漏風的地方。


 
同時也擺好所有發亮着電筒,盡可能讓這間木屋光亮一點。
 
當所有事情都做好了後,我和小翠便來到木板床上,各自抱膝而坐,開始休息並等待到天亮。
 
可是我和小翠都不敢合上眼睛,真的心怕在閉上眼之後就要出現些甚麼。
 
始終,這個地方並不全然是個安全的地方。
 
小翠的反應比我要厲害得多,她整個人都縮起來,緊緊抱住自己的身體,眼睛只看着木板床的木板,看起來神經非常繃緊。
 
我自己也是這個模樣,只是反應沒有她那麼大。
 
當下我想到,如果讓神經這麼繃緊的話,不要說休息,甚至可能會把自己迫得抓狂。
 


一思及此,我便對小翠說:
 
「來玩小說接龍吧。」
 
「小…小說接龍?」
 
「沒錯,如果愛恩社長在的話,她一定會說『鑑於現在是第三百回連載,現在開始小說接龍,如果不是作者把某兩篇刪除了的話』。」
 
「你還有這種心情。」
 
我沒有理會小翠是否同意,便開始了這個遊戲。
 
雖然這裡沒有紙和筆,不過遊戲還是能玩的,我們直接說故事就好。
 
平時寫小說的時候,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下筆,而現在改用嘴巴來說小說故事,可以考驗到急才和組織力,玩起來可是另一種感覺。


 
就我一句,妳一句,以各自的說話組合成一個故事。
 
這次就地取材,以目前的處境來作為故事背景,我動起嘴巴,說:
 
「小從和小翠參與了一次試膽遊戲,但有點不幸地,他們兩個都被困於洞穴裡去,兩人從沒想過會遇上這樣的事情,正當他們都認為這次是九死一生之時,他們竟然發現了個燈,而這個燈竟然可能召喚實現三個願望的精靈。」
 
我在此停住,沒有說話,因為我想讓小翠接我的故事。
 
小翠聽到我的故事,也瞥了瞥我,以眼神來說我說「你還真的玩遊戲了起來」。
 
我同樣以眼神來回話,叫她把我的故事接下去。
 
小翠卻別開了臉,「哼」了一聲,看起來根本不想要理會我,覺得我好無聊。
 


但在好幾秒過後,她便說:
 
「小翠提議把精靈召喚出來,打算利用精靈實現願望的能力,讓他們兩個人都能夠離開洞穴,重見天日。小從說好,然後就擦了擦神燈,接着嚯的一聲,精靈便從神燈裡隨着煙霧飛出了來。」
 
「妳還是接了呢。」
 
「哼,我根本就不想和你這傻B玩這個遊戲,我只是感到無聊,想要打發時間。」
 
小翠的態度真的好差,不過我並沒有感到生氣。
 
我只是沉默了起來,因為我要思考應該要怎樣接故事,在想了一想之後,我便開口說:
 
「我可以實現你們三個願望,一個印度人一樣樣子的神燈精靈在飛出來後就這麼說道,小從在這一刻就要叫出請讓我們離開這個洞並回到我們的朋友身邊去,但正當他要說出口時,一道想法從他的腦裡閃過。小從覺得,既然願望是會實現的,離開洞穴是必然的,不差在一時,所以他改口說,精靈啊!請你讓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恢復到原來的模樣吧。」
 
我故事地把最後的一段話大聲說出來。
 
這樣做的原因,小翠非常清楚,所以她立即就說話,把故事接下去,她說:
 
「哼!想得美!除非你能夠在寫小說的事情上贏過你旁邊的女生,否則沒門!」
 
「可是,精靈,你不是甚麼願望都會實現的嗎?」
 
「唯獨你這個笨蛋的願望不能,旁邊的女生就不同,我會實現她任何願望。」
 
「這樣太不公平了,精靈,你現在是歧視男性嗎?」
 
「我只歧視你一個,因為我好不喜歡你,你就像個笨蛋一樣,整天吵來吵去,裝傻,扮酷,臭脾氣,愛吵架,一整天就愛家人溫馨,長不大,思想無聊又幼稚,一點好處都沒有,你根本不該當人,當作傻企鵝好了,傻B!」
 
「妳以為妳很好嗎?只會一整天板起臉孔,亂發脾氣,臭脾氣,潑辣,蠻不講理,標奇立異,低智商,膽小鬼,害人精,妳應該永遠留在陰間,跟妖麼魔鬼怪待在一起,妖女!」
 
「你試試再說一次啊!傻B!」
 
「說幾多次都可以啊!妖女!」
 
「哼!」
 
「哼!」
 
又是這樣,看小翠待在一起,我們就會吵架起來。
 
明明之前是在玩小說接龍,但在下一刻竟然變成了莫名其妙的一場吵架。
 
雖然如此,但現在的氣氛實在是比之前的好。
 
因為我們莫名其妙吵架了的關係,使得因為四周環境而生的緊張感不翼而飛,取而代之是一陣怒火。
 
傳說神鬼怕惡,只要一個人的怒火升起來,鬼怪就不敢靠近。
 
有些捉妖殺怪的小說更寫道,在遇上「鬼打牆」時,主角狂罵髒話,就能破解鬼怪法術。
 
如果神鬼都怕惡,那麼我們現在是百鬼不侵了。
 
緊張感落下去,睡意也漸上來。
 
我不打算再跟小翠吵下去,選擇閉上眼睛靠着木牆睡覺,好好休息。
 
小翠和我的想法一樣,此刻我們都不想理會對方,只想休息。
 
然而,在過了一分鐘之後,沉默就會打破,連同憤怒的氣息。
 
是有妖魔鬼怪出現了嗎?
 
不,並沒有發生此事。
 
只是,小翠突然開口講話,她說:
 
「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以為她在夢囈,沒理會她,直到她叫我「傻B」為止。
 
「為什麼跟甚麼?」
 
「為什麼不拋下我一個人,你在剛才絕對是可以跳過去的。如果你跳了過去,現在就會在高床軟枕。」
 
小翠問了我這個我難以回答的問題,而事實上,我也問過這個問題。
 
我為什麼當時會選擇跟小翠留下來,我實在各種不懂。
 
是因為當時的情況很混亂,使得我思路出錯了,而做出這樣的行動呢?我不知道。
 
「妳問我,我問誰?我也不知道呀。」
 
「是麼。」
 
小翠留下了這句話後,就沒有再講話,但是再過一分鐘之後,她又再打破沉默。
 
「喂,傻B。」
 
「嗯?」
 
「那個…我…」
 
我等待着她把話說完,也思考如何應對她攻擊性的說話。
 
然而,這傢伙在叫過我之後,突然就說「沒…沒甚麼」,使得我心裡邊一陣癢,這是對付我的新招式嗎?
 
我瞥了瞥那傢伙,在昏暗的環境下打量小翠的臉孔,看看她現在是個怎樣的「計劃成功」的笑臉。
 
不知道是不是環境昏暗的關係,還是我眼睛都覺得疲累的關係。
 
我看到在小翠的臉上並不是一張「計劃成功」的笑臉。
 
反而是一張泛起着桃紅色紅暈的微笑臉,笑得很是甜美。
 
這一刻,我竟然有種小鹿亂撞的感覺,心跳些微加速。
 
對於自己竟然對小翠有這麼的一種古怪的感覺,我實在是覺得非常恐怖。
 
於是我立即甩開思緒,對小翠說一句「我睡了,沒事別打擾我」,然後就趕緊閉眼,睡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