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惡作劇一事,以犯人得到應有的懲罰才為結束。
 
女生們為她們的男神阮田居出了一口氣,實為開心,不過我們班的男女生卻出現了關係問題就是了。
 
始終事情被搞大了,怎何的關係都會受到波及。
 
總而言之,惡作劇的事情是結案了。
 
不過從中發生的另一件事,卻還未得到解決。
 


我懷疑阮田居是我拾到了那一篇愛情小說稿的作者。
 
在這裡我不能用「認為」,因它帶有肯定的成份,阮田居跟愛情小說是各種的格格不入,所以我只能夠用「懷疑」兩個字。
 
但從目前所發現的事情來看,確實是直指阮田居他。
 
自問我對班上的同學都相處了長時間,每個人的寫字方式以及寫作風格,我多少都有所了解。
 
但我對於自己拾到的作文紙,裡邊的字體和寫作風格,卻是陌生的。
 


可以說明這篇小說稿是由一個我從不認識的人所書寫。
 
而最近,一位我以前從不認識的人加入了我們班,那個人便是阮田居。
 
事情一拍即合,讓我懷疑這篇小說稿的主人是阮田居。
 
至於為何他的小說稿會出現在地面上,而不是被他好好的收藏着,這一點不會很難解答。
 
一心和家寶對他惡作劇過,把他書包裡的東西全部倒出了來,散落到地面上去。
 


這一張小說稿,就因為這個原因,從書包裡掉出來,也飄到一個沒有被人發現的地方去。
 
事情又再次一拍即合。
 
說是巧合?世界上那有這麼多巧合?
 
雖然種種的證據,直指向阮田居,但因為他看起來和寫小說,特別是標準少女的愛情小說,完全格格不入,所以我不能肯定說是他。
 
一個運動健將,竟然喜歡寫小說,而且是愛情小說,實在太難幻想了。
 
就算真的是寫小說,也應該是寫武俠之類的故事吧,怎麼可能是寫少女在校園裡的戀愛故事。
 
在課堂恢復原來般之後,我在課堂上的空閒時間,把這篇小說稿給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因為我想知道她的看法。
 
「媽媽,妳看看。」


 
「嗯?這是…這是…這是…」
 
「妳拿反了。」


 
「啊!嘻嘻,不好意思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搔着後腦杓,吐着舌對我說,而我已經習慣了愛犯小糊塗的媽媽,所以沒多大反應。
 
她把小說稿拿好了後,就開始讀,當她讀畢了,便問我:
 
「這是天從寫的嗎?」
 


「不是,這不是我寫的。其實我倒是想問問妳,妳認為是誰寫的?」
 
「嗯……那個啊,小翠,是小翠寫的?」
 
大概是聽到了自己的名字被說出,坐我斜後方的小翠便對我瞥了一瞥,但很快又很無趣的「哼」一聲別開了臉。
 
我無視了小翠,繼續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說:
 
「媽媽認為是女生寫的嗎?」
 
「呃?不是嗎?因為看起來似是女生寫的呢。」
 
「如果我說是男生寫的呢?」
 
「呃!真的麼?真的沒想到啊?這是誰寫的?誰啊誰啊?」


 
看來認為這篇小說稿不會是阮田居寫的人,並不只有我一個。
 
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我認為只有一個辦法。
 
不打開冰箱就永遠不知道冰箱裡有甚麼東西,我的意思是直接問他。
 
經過籃球比賽一事,我已經沒有再像以前一樣害怕他了,我覺得自己是已經可以和他正常般說話。
 
所以,直接向阮田居提問,我認為我做得到,而且不用有誰陪伴在我左右。
 
不過我並不打算在課室上問他。
 
這裡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並不認為在女生們的包圍下,我能夠輕易和阮田居講上一兩句說話。
 
第二個原因是關乎到寫小說這件事情。
 
在阮田居真的是這篇小說稿的主人這個前題之下,他根本並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他是寫小說的人。
 
這是在說,阮田居可能是不想被人知道他在寫小說,所以不向人提起。
 
如果阮田居是不想被人知道他是個寫小說的人,那麼我最好識趣一點,在一個人沒那麼多的時候問他。
 
而當然,我是知道他有這一個時候。
 
課堂完結的鐘聲在不久之後就打響,現在已經來到午飯時間。
 
當老師宣佈下課並離開課室後,一班女同學就如我所料的一樣湧到阮田居的身邊。
 
猶如後宮佳麗爭寵一樣,每個女生都希望自己能夠單獨地跟阮田居享用午膳。
 
可惜的是,阮田居誰都不想要寵幸,他就站起來,決要離去。
 
才剛步出課室,又遇上另一些妃子,被嚷着要被寵幸,實在吵耳。
 
唯有當阮田居離開班房好遠好遠,這聲吵耳的聲音才消失。
 
這個時刻,應該是我要行動的時刻。
 
不過我認為阮田居未有那麼快才能夠得到安靜,所以我打算自己吃過午飯之後才去找阮田居說說小說稿的事情。
 
在吃過午飯之後,我終於開始行動。
 
走過走廊,踏過樓梯,我向着阮田居應該會在的地方走去。
 
阮田居和小翠有點相像,他們兩個都喜歡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
 
小翠喜歡待在天台,那裡沒有人打擾她。
 
而阮田居呢,雖然未得到證實,但我認為他會喜歡待在學校後邊那個僻靜的地方,也即是我被欺凌過的那個地方。
 
畢竟阮田居在那裡出現過兩次,所以我才會這麼認為。
 
我步行到那裡的拐彎位,然後貼近牆邊,偷偷張望,其實這是為了免得我受到襲擊,始終在那裡發生過不好的事情。
 
而當我放眼張望去後,果然不出我所料,阮田居真的在那裡。
 
他就靠在掛了好多水管的牆邊坐下,低下頭在寫筆記本,不知道在寫甚麼。
 
在他的身旁有一個小賣部的飯盒,裡邊的飯和菜都已經吃光了,看來阮田居已經吃完了午飯。
 
現在看到他正聚精會神地在筆記本上寫着東西,小翠的身影不禁被我重疊了上去。
 
他就似當時的小翠一樣,在午飯過後,在轉動她外婆的音樂盒。
 
而兩者都一樣,對於我的出現,完全沒有發覺。
 
我記得以前我去送阮田居去瘀血的藥油時,撞見了他在書寫東西,當時的撞見,使得都慌了。
 
所以,我這次先背對着他咳了一咳,以這個不會引起尷尬的方式告訴他知道我來了。
 
我照着我的想法去行動,咳了一咳,再等大約五秒,然後轉身。
 
當看到阮田居已經收好了筆記本後,我就走了過去,對他說:
 
「打擾了你真不好意思,其實我有件事想找你。」
 
阮田居沉默,沒有回應。
 
他只是從靠牆的坐姿,換成站立的姿態,臉向着我。
 
他的那張臉還是有些可怕,使得不禁頓了一頓,在頓過了後,我又說:
 
「那個…今天在班房裡的惡作劇,希望你不要記在心頭上,一心和家寶都只是妒忌你而已。」
 
「…………」
 
「還有,我拾到了這個東西,它,是屬於你的嗎?」
 
我從身後取出了那張小說稿,並遞到阮田居手上。
 
阮田居伸出手,接下了我遞來的小說稿。
 
我留意着他的表情,在他第一眼見這張作文紙的時候,表情是和我一樣。
 
但在下一刻,他的臉色變了,一額冷汗流了出來,就似是自己的秘密被公開了的一樣。
 
不單單只是他,就連我也一樣,流了一額冷汗。
 
因為從阮田居的表情來看,這篇小說稿,果然是他的。
 
熊一樣強悍的阮田居,竟然!竟然!竟然!是一個寫少女愛情故事的作者!
 
這一刻我都驚呆了,因為這個反差實在是太強烈了。
 
「你!」
 
一瞬間,阮田居用他凌厲的雙眼直瞪我,我立即被他突如其來的氣勢嚇得退後了幾步。
 
「阮…阮…阮田居…同學?」
 
「你!」
 
我打起了顫,我因為害怕而打起了顫,因為他低沉的聲線,因為他凌厲的雙眼。
 
大概是最近發生了事,使得我忘記了阮田居其實是危險的,因為他曾經是個被判監的人,是個危險的人。
 
現在的情況,就似是我目睹了他殺了一個人,而他為了自保,要打算也把我殺掉的一樣。
 
而實際上,我的確是知道了他寫小說,而且寫的是標準少女愛情故事,我知道了他的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我…我會被滅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