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田居的事情,會使得他不願意把他的小說公開的過去,挑起了我的好奇和興趣。
 
可是阮田居並沒有把關於這件事的事情告訴我,真叫我心裡非常癢。
 
雖然阮田居沒有多說甚麼,但他留了下一個叫「居田園」的筆名給我,這可以說是我能夠追查下去的線索。
 
我是打算追查下去了,可這不是單單地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我打算追查下去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小寫會」新社長一職的事情。
 


起初,符合出任新社長一職要求的人,就只有這個一直拒絕我的小翠。
 
為了說服她,我都脫下了不知道多少根頭髮。
 
但現在,符合要求的人已經不只有她一個人。
 
還有阮田居他!
 
無論是氣勢,還是領導能力,阮田居都是完美地滿足要求。
 


我讀過他的那稿小說稿,知道他寫小說的實力並不是個新手的級數,他寫小說的能力不需要懷疑。
 
三大條件已經滿足了,證明了阮田居是另一位適合出任新社長一職的人。
 
只是他不願意公開他在寫小說一事,所以我認為就算我邀請他出任這一職,他必會拒絕。
 
我覺得,如果要阮田居來代替我,我就必需要說服他。
 
而說服他,就必須要了解他的過去,也代表我得要去追尋「居田園」這條線索。
 


距離月底,也即是社團要員列表遞交的日期,已經不是剩下很多日子,都快要迫在眼眉前了。
 
如果在限期前還找不到代替我出任新社長一職的人,那麼,我就會自動成為「小寫會」的新社長,我可不要這樣。
 
我的行動要快,所以我決定了,在放學之後就去尋找關於「居田園」的事情。
 
而我認為,比起前往學校圖書館尋找這位作者,我到「小寫會」去更為有得着。
 
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閱讀小說的數量絕對比我要多,見識廣闊的他們,應該會對「居田園」有所認識。
 
找他們兩個問一問的話,保證沒錯。
 
叮噹叮噹!!
 
放學鐘聲打響,老師宣佈下課,各位同學便收拾東西,準備參與社團活動去,或者跟上放學大隊回家。


 
阮田居選擇放學回家去,而一班女同學則像追星族一樣跟着阮田居走。
 
另一方面,戲劇社未有表演活動,所以小翠也選擇了回家,可她並沒有任何人陪伴。
 
看着他們兩個這樣的對比,雖然與我無關,但我卻莫名其妙地呼出了一大口氣。
 
最初阮田居都叫每個人都害怕,但藉着籃球比賽,迅速拉近了和大家的關係,我指的是女生。
 
反觀小翠,在最初她也叫每個人都害怕她,而現在,雖然大家沒再像最初一樣對她感到害怕,但還是沒有和她親近過一些。
 
小翠依然是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過去如是,現在如是。
 
看到她,我又禁不住呼出一大口氣,同時擔心她的社交生活。
 


「天從,怎麼了?」
 
「沒甚麼,只是想深呼吸一口氣。」
 
「是啊,那麼,媽媽先去網球社那裡啊。」
 
「嗯,時間到了我再來接妳。」
 
我已經習慣了校園生活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道別後,我就前往「小寫會」去。
 
剛來到,就見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都在。
 
肥宅師兄在用手提電腦書寫他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而愛恩社長則凝望着窗外的風景。
 
我和他們兩個打了個招呼之後,便進入正題,問:


 
「我有一件事想問一問,是關於一位作者的。」
 
愛恩社長保持凝望窗外風景的姿勢,同時聽着我講話,而肥宅師兄則保持輸入文字的姿勢,說:
 
「是那一位作者的?」
 
「是一個筆名叫『居田園』的作者。」
 
突然,一道視線猛地打落在我身上,我仿如被這股線視射穿了身體的一樣,感到相當有壓力。
 
朝視線的來源望過去,竟見愛恩社長直瞪着我。


 


她現在這個樣子,似是見到了甚麼非常憎恨的人一樣,我不禁不嚇到。
 
「肥…肥宅師兄,愛恩社長她,是怎麼了?」
 
「天從的,別擔心的,你只是踏到了愛恩她的地雷的。」
 
「這種事情你讓我別擔心!?該不會『居田園』是愛恩社長前男友的名字吧?」
 
「呵呵,天從的,看小說看太多了的,世上才沒有這麼巧合的。」
 
如果能這麼巧合就好了,至少我能明白自己的死因是甚麼。
 
那有像這樣,自己到底踏到了名為甚麼的地雷都不清不楚。
 
肥宅師兄想為我說明清楚,但這時候,愛恩社長已經走了過來,來到我身邊。
 
她要開口說話,但未曾開口,我就已經被她的女王強氣壓得打顫來,差點就要跪下來了。
 
「居田園,說你想知道關於他的事情。」
 
「喺!」
 
我不自覺就立正起來,就像是士兵在跟軍官說話時一樣。
 
「我想要知道他是那一本小說的作者!」
 
「為什麼。」
 
「因為我-------」
 
「羅天從,如果你是因為要學習他的寫作技巧,這是可以。但如果,你是要參考他的小說題材,不可以。」
 
「呃?這是甚麼?」
 
「現在是由我發問,由你回答。」
 
「喺!」
 
「居田園的小說,不應該閱讀。」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愛恩社長的反應會這麼大,應該是因為這個叫居田園的作者所書寫的小說令她相當反感。
 
面對這一個情況,就使我更好奇,使我好想知道更多關於居田園這個作者的事情,以及他的小說。
 
到底是甚麼原因,而使得愛恩社長對居田園的小說如此反感?
 
是寫作手法?是題目?是觀眾的面向?是小說的內容?
 
於是,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向愛恩社長問道。
 
愛恩社長並沒有回答,就似是提及居田園的小說都會讓她精神受到污染。
 
所以,接下來由肥宅師兄代替愛恩社長把事情告訴我知道。
 
肥宅師兄停下了小說創作,神情一臉認真,簡直是在向我說一件大事情一樣。
 
看到這兩個人的反應,激動和認真,我當下真是覺得,我是問了一件我不應該問的事情,情況如同我在探尋愛恩社長的前男友一樣。
 
停下了手上所有工作的肥宅師兄,托了托眼鏡,對我說:
 
「天從的,首先我們要搞清楚一件事的,如果你尋找居田園的小說本的,你可尋不着的,因為他是個網路作家,寫的是網路小說。」
 
原來居田園是個網路作者,怪不得我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自己是比較古派的人,喜歡拿着書本閱讀,所以對網路的小說閱讀並不多。
 
「而居田園最有名氣也是唯一一部小說故事的,名字叫《妹妹妹》的。」
 
「《妹妹妹》……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像市面上那上賣肉賣萌的輕小說名字。」
 
「天從的,你說得沒有錯的,這部故事的確是以市面上的輕小說模式所書寫。」
 
我知道市面上有些輕小說是內容健康的,也很有意義。
 
可惜的是,但大部份的輕小說,卻是賣萌賣肉,讀完了也不知所云,而肥宅師兄所說「輕小說模式」就是指那種以賣弄女性為主的且帶黃腔,只為求滿足男性讀者感官刺激而內容空洞的寫作手法。
 
說到這裡,我已經明白到愛恩社長為什麼會對居田園這個作者反感,原因就是他所寫的這種軟色情小說。
 
不要說愛恩社長,一般女性讀過都會感到反感。
 
「所以,我想知道的居田園,其實是個會寫這種小說的網路作者嗎?」
 
我根據目前的情報,做了一個小總結,可是愛恩社長卻在這時插了一句,當作補充。
 
而這一句補充,是相當有爆炸性,她說:
 
「也是一個兇手。」
 
「兇手!?」
 
起初,在我聽到居田園這個名字時,我已經懷疑這個名字會否就是阮田居的筆名,畢竟兩個名字太相似的,而我也不是像輕小說的主角一樣像個反應遲鈍的笨蛋。
 
而現在,愛恩社長說居田園是個兇手。
 
剛好是對應了阮田居曾入獄過這個事實!
 
從此推斷,我認為阮田居就是居田園,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
 
果然,阮田居真的不是一個善男順女的人,他竟然行兇了。
 
然而最近發生的事情,使我對阮田居有些改觀,到底阮田居是忠是奸,我一時間分不出來,我只好繼續追問下去。
 
「愛恩社長,這是甚麼意思,妳說居田園是兇手,他行兇了!?」
 
大為緊張的我問道,而愛恩社長則對我點頭。
 
繼續對我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