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我回到家裡,吃過晚飯並洗過澡之後,開始對今天所得知道的各種關於阮田居的事情重整了一下。
 
同時,我也利用手機的網路瀏覽功能,尋找《妹妹妹》這篇網路小說,並閱讀。
 
也對關於愛恩社長提及的「行兇」進行了一些調查,當然我不是特工,我只是在尋找關於那次事件在報章上的資訊。
 
而結論是-------
 
應該是居田園的阮田居,與愛恩社長非常相同,他們都有一段黑暗的過去。
 


而相比起來,阮田居的過去比愛恩社長要黑暗得多。
 
因為他間接地犯下性侵犯之罪。
 
這是去年發生的事情,也就是阮田居入獄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面這一件事,也和他的網路小說《妹妹妹》有特殊的關係。
 
《妹妹妹》這篇未完結但已被棄寫的網路小說,就正如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所說,確實是那些賣萌賣肉賣弄女性的軟色情小說。
 
故事是的內容是怎樣,我覺得沒有必要講了。
 


畢竟是無劇情可言的小說故事,簡純地寫出男性喜歡的情節,後宮、黃腔、小學生、裸露……
 
我讀了幾個章節,就明白到為何愛恩社長會對居田園這位作者及其小說如此反感。
 
網路小說和市面上的小說可不相同。
 
市面上的小說,始終是面向市場,要經過審查,所以即使開黃腔也不會太過份。
 
但網路小說可不一樣,它沒有被限制,想要怎樣寫都可以。
 


我印象中台灣這個地方,是有一條條例是用家得對自己的網路發言負責。
 
香江有沒有這條條例我可不知道,但是香江老是在喊言論自由,所以我猜在香江網路上發言可沒有限制。
 
就算真的有限制了,也有創作小說是文學藝術而藝術不應被限制等等的說話罵回去。
 
總之就是有各式各樣的護航,使得小說上再怎麼開灰色地帶的黃腔也可以。
 
大概因為網路上是這麼自由,所以《妹妹妹》這篇小說讓我肯定了阮田居的寫作能力。
 
他的寫作能力完全是出道作家的級數,不論是描寫、用字、修辭、甚至是情節的控制,也掌握得精妙。
 
他能夠把事情寫得真實,把故事中的女性都寫得栩栩如生,仿如真有其人的一樣。
 
身為故事的讀者,我完全是覺得和一班女主角們相處過了,發生過劇情了,有過關係了。


 
把故事寫真,就是阮田居的寫作能力。
 
但就因為他能夠把故事寫真,悲劇便從此發生。
 
古語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如果長期接觸一件事,就很自然會學習及模仿這一件事的特徵或特質。
 
孟母三遷就是這個道理。
 
「近朱者赤」這件事古代人已經懂,現代人也懂,所以才會出現反國教這回事。
 
那些人就是害怕國教中大量推揚國家好,而不講其不好,造成洗腦的情況,讓學生認為國家做的一切都是好,而非錯或不好,成為國家的死忠。
 


崇韓、崇日、美奴、英奴、就是一個被洗腦的表現。
 
只見該事物的好,而不見其壞,也不見以外事物之好。
 
洗腦,對於成年人還比較好說,因為成年人的思想多少比較成熟,有一套思考方式。
 
但對於只有十多歲的青少年來說,他們的思想未得成熟,人生經驗嘗淺,依然是一個有樣學樣的階段。
 
在這個階段,他們很容易就會被洗腦,我的意思是很容易被經常接觸到的事物影響。
 
這個階段的他們如果接觸到良好又健康的事物,他們的行為便會端好,例如教會的青少年;
 
這個階段的他們如果接觸到不良又有害的事物,他們的行為便會歪掉,例如流氓屁孩。
 
所以就有一位十來歲熱愛《妹妹妹》的青少年讀者,因為長期接觸這種幾乎真實的網路小說,潛移默化,影響了他的思想。


 
從而行差踏錯,做出了嚴重地影響個人前途及他人未來的行為。
 
這位讀者把一位年僅十三歲的小六女生在屋院大廈盲點裡侵犯了。
 
因為事情牽涉到兒童色情及保護的問題,所以警方在拘捕犯人後便到犯人住所進行相關的搜尋。
 
結果,與兒童色情相關的東西並未發現。
 
卻發現了犯人在電腦收藏了很多關於《妹妹妹》的網頁頁面,因為數量眾多的關係,所以報紙上邊曾有報導過此事。
 
不過此事在報章上只被輕描帶過,畢竟它與事情的關係不大。
 
在記者、警察、律師的眼中,更是一件沒有關係的事情。
 


但在阮田居的眼中,卻是一件大事。
 
事發的幾天過後,《妹妹妹》這篇小說再也沒有更新,讀者也相繼離去。
 
在一個月後,這篇小說正式被凍結,被放棄。
 
原因是阮田居入獄了。
 
他並非因為間接的侵犯罪而入獄,他只是單純地觸犯了法例,而被判入獄。
 
他入獄的原因完全和小學女生被侵犯無關,完全沒有關係!
 
我在調查報章的時候,也是分別在不同月份的報章上見到兩個事件的報導。
 
內容文也沒有提及到兩者有任何關聯。
 
以上是我所根據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的說話,加上網路資料搜集而結合出的結果。
 
而接下來,是我的個人推猜測。
 
我的第一個猜測是,阮田居入獄和他的小說,並沒有任何關係。
 
完全是阮田居非常純粹地去犯罪。
 
而第二個猜測,我認為阮田居去犯罪,以及他的小說令得一個讀者行為差錯,兩者是有關係。
 
阮田居不想把小說公開,是和他的過去有關。
 
而他的過去,也就發生過這兩件事情-------小說作品令讀者行為差錯及犯罪入獄。
 
兩者在表面上沒有關係,但我認為在暗地裡,卻是有個關係。
 
阮田居會不會因為罪惡感而做出了犯罪的事情呢?
 
就似是一個小朋友傷受了另一個小朋友後,當天晚上就會發惡夢。
 
《妹妹妹》這個網路小說,再怎麼說都是屬於居田園也即阮田居的作品,是經他的行動和思考而產生出來。
 
而這一個產物,卻潛移默化地影響着它的讀者。
 
思想未得成熟的讀者,受到了故事中的文字暗示了,洗腦了,以至他認為女性是玩物,犯下了侵犯之罪。
 
阮田居或許認為,如果他沒有寫出這樣的作品,這件侵犯事件就不會發生。
 
這位青少年的大好前途應該就不會斷送,那位女孩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阮田居認為得出這樣的結局,完全是他一手造成,沒有他的這種賣弄女性的小說,就不會有這個結局。
 
所以他沒再寫下去,把《妹妹妹》這個網路小說放棄,不再書寫,停止更新。
 
可是,這樣做並不算對事情有了個交代。
 
阮田居依然怪罪自己,結果,一時的一個錯誤思想,使得他犯下了罪行,入獄了。
 
以「不公開小說是與過去有關」和「並不是單純犯罪」作為前題,我只能夠如此猜測。
 
當然,我這樣的猜測是對是錯,就只有阮田居他知道。
 
而我希望求證一下,所以我打算明天回到學校之後,尋找阮田居,向他求證。
 
不論結果是對是錯,我都會試試去開解阮田居他。
 
這當然是為了讓他當上「小寫會」的社長,以代替我這個無能之輩。
 
為了說服阮田居當「小寫會」社長,我必先要開解他,讓他公開他的小說,重新寫作。
 
始終,「小寫會」是個交流寫小說的地方。
 
如果一個成員不去寫小說,只是想閱讀大家寫的小說故事,這樣還說得過去。
 
但作為社長,不寫小說,只讀小說,實在太不能叫人接受了。
 
情況就似叫一個記者來當消防隊隊長,不單單不能叫人接受和順服,也是不適合。
 
所以,我要讓阮田居重新寫作,公開他的小說。
 
這一晚,我躺在床上,下定決心這麼在心裡說道。
 
在這時,打算拿取洗澡後更換的衣服的爸爸走進了房間,而使我忽然地想到一些事。
 
阮田居到底會不會理會我呢?
 
說不定,他會因為覺得我很煩,而討厭我,到時不單單不會讓我和他聊上幾句,甚至對我動粗。
 
要和一個成年的男人談心底話,了解及開解他的心結,我應該要做些甚麼準備呢?
 
對自己即將要做的事情感到不知所措的我向爸爸問:
 
「爸爸,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嗯?」
 
「男人和男人之間是要怎麼對話。」
 
「仔……你……對男人有興趣?」
 
「不是呀!我有個朋友,過去發生了些事,我想試着去了解和開解他,但又怕被他拒絕。」
 
「啤酒。」
 
「吓?」
 
「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橋樑是啤酒而不是肥皂。」
 
爸爸留下這句話之後,就轉身去洗澡了。
 
「啤酒啊……」
 
我在想着啤酒是不是可以讓我幫助到阮田居,以開解他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