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利用一個小息的時候,在學校那個僻靜的地方和阮田居對話,非常可惜是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效果。
 
那時候,我只證明和肯定了一些事情。
 
阮田居和居田園是同一個人,而《妹妹妹》這部網路小說,的確是阮田居所寫的。
 
另外,也證明了啤酒搭橋這一招對阮田居是有效的。
 
關於阮田居是否因為罪疚感而犯罪或是一時的思想錯誤是犯罪,這點無法考證。
 


只是阮田居曾糾正過我,對我說那是他罪有應得的。
 
也說他自己不應該寫小說,也沒有資格公開小說。
 
從阮田居的說話之中,可見他是受了不輕的傷,就連他自己也是這麼形容。
 
他過去所發生的事情,真的影響着他,而他也不想被誰去了解他的過去。
 
如果我沒辦法了解他,為他解開困擾,沒能讓他重新回去寫小說,然後使他成為「小寫會」的新社長,那麼我可就糟糕。
 


一想到這個無能的我未來得要應付一連串的社團活動,以及香江文創,我就頭痛了。
 
而現在對於阮田居的事情,更叫我痛上加痛。
 
這種心煩的頭痛,不單單叫我眉頭都皺起,也叫我無法集中精神應付課堂。
 
老師所講解的課題,我都聽不進去,我滿腦子都是關於阮田居的事情,仿佛他成為了我的情人。
 
「羅天從同學!」
 


猶如一拳打得玻璃粉碎般的呼叫聲響起,使我從煩亂又煩惱的思潮中醒來。
 
當下我才發覺到,原來是老師在呼喚我,我只好馬上站起來。
 
「喺!老師!」
 
「別發呆啊,過來取回你的作文功課,你這次為什麼寫得那麼差呀?都快要離題了。」
 
「我下次會注意的。」
 
全靠老師的提醒,我才記得現在是作文功課批改完後的發還時間。
 
而也是全靠老師的提醒,讓我更加清楚了解到,「小寫會」新任社長的事情,是如何地影響着我的寫作。
 
我穿着書桌與書桌之間的走道,來到教師桌前取回在合格線上低空飛過的作文功課。


 
看到這個成績,我實在想哭,因為這是我有生以來最低分數的一次作文。
 
我已經可以聽到小翠那傢伙在她的坐位上發出「嘰嘰嘰」的偷笑着了。
 
回到坐位後,我用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把不堪入目的作文功課收好。
 
「天從,不要灰心啊,下次一定可以拿到高分的。」
 
聽到我的嘆氣聲,也看到我這一張臉,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馬上來了一句說話,鼓勵我,為我打氣。
 
我實在很感謝媽媽的溫柔,不過我會嘆氣,並不是分數不理想。
 
說真的,功課分數這回事,有誰會在意?
 


值得在意的是考試時的分數。
 
我嘆氣是因為「小寫會」的事情,影響了我的寫作,不單單是作文功課,就連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也影響到。
 
解決的辦法是有,但過程一波三折,好不順利。
 
而我甚至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才對,所以才會嘆氣。
 
我對媽媽苦笑,以示感謝她的鼓勵,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又對我說:
 
「不過說回來啊,天從最近好像很煩惱呢?是在煩惱些甚麼事嗎?」
 
「沒甚麼。」
 
我不想告訴媽媽知道我最近發生的事情,這並不是不想她擔心,而是告訴了她知道也無補於事。


 
目前的情況,可不是一個狀況外的人可以了解到,也不是一個對小說創作認識不多的人可以了解到。
 
無法把自己正在煩惱的事情說出去,只能讓它鬱在心裡邊,真在是辛苦。
 
「啊!我知道了,是初戀呢。」
 
「初戀?」
 
「不是嗎?天從一定是因為初戀而煩惱呢,媽媽我讀書的時候也為這件事煩惱好多次啊。」
 
媽媽在小學的時候已經為初戀煩惱?
 
先不說女生都已經這麼早熟這件事,媽媽竟然會有煩惱!?我不太敢相信。
 


面對巫小翠事件,她都能輕鬆面對,這樣的媽媽真的會對戀愛這回事有煩惱嗎?
 
我覺得唯一可以使媽媽真正煩惱起來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到底要買那一條連身裙比較好。
 
面對媽媽的說話,我再次苦笑。
 
而這時候,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頭靠過來,來到我耳邊,在我耳邊低語:
 
「是小翠嗎?天從為了小翠的事而煩惱?」
 
某程度來說,的確與這傢伙有關。
 
要是她答應我,出任「小寫會」的新社長,我才不會落得如此困境。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偷望了坐在我斜後方的小翠,然後又再補充一句說:
 
「媽媽看得出天從你喜歡小翠呢。小翠可是個善良的女孩子啊。」
 
「一派胡言!」
 
不論是前後兩者都是一派胡言!對,就是一派胡言!
 
先不說我會喜歡那潑婦,那怪胎,那妖女,那魔鬼,那怪物,那醜八怪,那四不像,那蠻不講理的無腦生物,那……(下略二十種描述)這件事。
 
那傢伙善良!?那裡有善良?我完全看不到好嗎!
 
如果她是善良,那麼我就是佛心來的。
 
「嘻嘻,媽媽就知道,因為我是媽媽啊。」
 
「我已經不想和妳討論這個話題。」
 
「呃,啊,那麼,天從去跟小翠討論啦。」
 
「不要!」
 
和小翠討論我喜歡不喜歡她這件事?還是討論她是不是個善良的女孩子?
 
兩者我都不要!
 
不過,我忽然想到,或者我可以把目前的事情,以及困境,告訴小翠知道。
 
她是一個作家,和她講寫小說的事情,應該能給上些意見。
 
另外她是一個巫女,說不定她的巫術魔法可以幫到我忙。
 
使我了解阮田居,好讓我解開他的鬱結,讓他重新投入創作小說的事情之中。
 
又或者是直接對他的大腦發出訊息,叫阮田居代替我出任「小寫會」新社長一職。
 
這一刻,在我想到了小翠是個我可以對她講出這一切的人之後,我竟是感覺到一陣歡愉。
 
就似是背着個背包走到累了而有個人可以幫忙我拿一下背包的一樣歡愉。
 
如果是小翠的話,她應該會明白到我的說話。
 
也可能會猜得到整件事情。
 
「天從都口不對心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抿嘴笑着,她的一句話把我在思潮中叫回來。
 
我半瞇起眼睛望着她,在托了托眼鏡之後,我說:
 
「媽媽,妳最近越來越壞了。」
 
「呃!?」
 
「先是跟小紫的朋友一起去追星,然後就是對我惡作劇。」
 
「呃呃!?」
 
「果然是小紫的朋友把媽媽帶壞了,看來我得叫小紫每天放學都來接媽媽回家去。」
 
「不要不要。」
 
校園生活是媽媽憧憬的事情,特別是中學的校園生活。
 
所以要放學後的社團活動中,把媽媽帶回家去,她可會哭出來。
 
看啊,她現在已經是一張要哭出來的臉了。
 
當然,我只是對媽媽開玩笑,對她惡作劇一下。
 
畢竟小紫也希望媽媽留在女子網球社那邊運動,為她的身體保持一定運動感覺,為全新一屆的校際網球比賽作好準備。
 
媽媽有着小糊塗的性格,傻傻地相信我真的會做出這件事來。
 
「呢,呢,天從,媽媽還想要去網球社玩啦,呢,不要讓小紫帶走我啊,好嗎?」
 
「那麼妳就要乖,現在給我專心上課,別再講我和小翠的事情。」
 
「嗯嗯嗯。」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用力地點了幾下頭,然後就坐得端端正正的專心上課去,是個標準的乖學生模樣。
 
我有時真的好想問,為什麼我家的媽媽會這麼天真可愛?
 
這條問題我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我現在想知道的是,到底阮田居現在是個怎樣的情況。
 
以及我要怎麼跟小翠說關於阮田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