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品嚐。」
 
在愛恩家的曲奇餅活動依然進行中。
 
大概在中午的時候,在田居社長的指導和幫忙下,愛恩完成了她的曲奇餅製作。
 
對於製作曲奇餅完全不懂得的我和肥宅師兄,只好用愛恩家的全高清電視機和電影,那部電影當然是之前提及過的藍光碟電影。
 
知道了愛恩焗製好曲奇餅之後,我們暫停了電影,一同聚到餐桌前,開始試味。
 


在試味開始之前,肥宅師兄更為我們泡了紅茶。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愛恩家只有這種杯子,肥宅師兄竟然找來了歐洲貴族飲紅茶的茶杯來使用。
 
他還稍微裝潢了餐桌,也把曲奇餅放到不知在那找來架子上。
 
全個外形看起來是似模似樣,感覺是要變成了貴族,在品嚐下午茶了。
 
「我不認為有必要。」
 


「不過的,這樣看起來不錯的。」
 
「不錯歸不錯,沒必要歸沒必要。」
 
「呵呵」
 
愛恩嘴巴上說肥宅師兄盡是做多餘的事情,但其實她對肥宅師兄的裝飾很滿意。
 
我們四個人坐下來,開始為愛恩所焗製的曲奇餅試味。
 


我拿起了一塊,發現曲奇餅的大小和外型比起之前的有所改進。
 
這次的曲奇餅是心形,而且是一口大小。
 
這種一口就可以吃完的大小,相信小孩子們應該會挺喜歡。
 
但味道又如何呢?
 
根據小說情節,每個美女都不會料理,料理成品不是完全失敗作,就是黑暗料理。
 
那麼在現實之中呢?結果依然和小說情節一樣嗎?
 
我把一口大小的心形曲奇一吃而盡,並咀嚼。
 
「挺意外的!!」


 
我立即發表意見。
 
雖然味道不及市面上的好,而且質地也比較粗糙,但確實是比之前的好。
 
肥宅師兄聽到了第一個試味的我的感想後,便急不及待地吃了幾塊試味。
 
「如果只吃一塊的,味道是比較淡的,但再多吃幾塊的,就剛剛好的,不會太濃味的。」
 
肥宅師兄已經對這次焗製的曲奇餅給了一個正面的分數,就和我一樣。
 
我學肥宅師兄一樣,多吃幾塊,試試看效果,果真如他所說。
 
看到我們的反應,田居社長也拿起了一些來試味。
 


「比不上市面上的成品。加上果仁,巧克力碎,改用另一種牛油,必定會更好,現在似乎有些單調和淡味,小孩子不一定會喜歡。」
 
在這裡,就只有田居社長給負面的分數。
 
田居社長要求真高,愛恩又不是曲奇餅專家,製作曲奇餅的經驗不多,怎麼能要求她製作出高品質。
 
我放眼望向愛恩,想看看她聽到田居的評價會有怎樣的反應。
 
自己預料她會有些不滿,畢竟她的成品被給了這樣的分數,被要求做得更好。
 
愛恩也試了試她焗製的曲奇餅,咀嚼,然後細味。
 
最後優雅地喝了一口紅茶,用紙巾擦嘴,再沉思一兩秒說:
 
「沒錯,田居說得對。」


 
真叫我意想不到,我以為愛恩會以女王的氣勢直接說「你不能要求我!」,誰知道她竟然同意了田居的想法。
 
「最初我在試味時,也是這麼認為,田居,我們的想法是一致的。」
 
「不加上果仁,對小孩來說果仁比較難咬碎,容易誤吞生意外。」
 
「對,巧克力碎可以於口腔裡溶化,同時是甜味,小孩會喜歡。」
 
「在調味上多少要更改。」
 
「想法一致,調味料的份量需要更改。」
 
「對,再做一次。」
 


「很好,田居,來協助我。」
 
他兩個人就這樣互相講話,感覺似是兩個趣味相投的人在聊天的一樣。
 
我和肥宅師兄一句話也插不進去,愛恩和田居說話內容,根本沒有我們可以插得進去的地方。
 
猶如一對情侶一樣,在兩人的中間不會有第三者及第四者的空間。
 
我和肥宅師兄身為旁人,只能夠在外邊看着這對男女聊天,然後做事。
 
他們兩個想法一致這一點,甚至把我們迫退到很遠了。
 
恍惚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他們兩個就活在他們的小世界裡對話及行動。
 
真不知道是應該說他們兩個真的很配還是怎樣。
 
「感覺我們只能幫忙吃呢。」
 
「呵呵,是的。」
 
肥宅師兄笑着回應我的自嘲,然後又說:
 
「說到底的,愛恩她本來只是打算邀請田居到來幫忙的,我和你的出現是一個意外的。」
 
「因為田居社長認為他可能在獨處時會失控。」
 
「是的,田居的,真的是個不錯的男生的,和愛恩她很配的。」
 
「肥宅師兄也是這麼認為嗎?現在學校裡的大家都是這麼認為。」
 
「呵呵,剛才天從不是已經見到他們配合不配合的?」
 
我回想起剛才愛恩和田居說話的時候,馬上就點頭。
 
在點頭之後,我接着說:
 
「說不定,愛恩和田居會正如大家所說,速配起來,迅速成為戀人。」
 
這樣的話,學校的大家一定會悲痛不已,因為女神已經被男神所獨佔,而皇帝已經找到他的女王。
 
說到這裡,我開始幻想着愛恩和田居成為戀人之後,他們的感情生活到底是這樣。
 
而叫我更好奇的是,那一個人會是主動,那一個人會是被動?
 
愛恩在和田居約會時,也會用女王般的語氣向他說話嗎?
 
皇帝般的霸氣,是否在愛恩面前變得無用武之處呢?
 
我喝了一口熱乎乎的紅茶,不禁思考起這些情景。
 
當下紅茶的清新香味,和淡淡的甘味道,使我為之一振。
 
更使我明白到為什麼這個紅茶的品牌會叫淡定牌。
 
這一陣特別的感覺,把我從興奮的幻想世界中拉回了來,而因為我已經不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我才留意到一件事。
 
「肥宅師兄,你怎麼呆了?」
 
肥宅師兄就呆呆地坐在我對面,一言不發,一整個人看起來被心事填滿了的一樣。
 
就連我呼叫他的聲音,他都好像沒有聽到耳裡去。
 
我伸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他才回神過來,還向我問:
 
「啊?怎麼了的?」
 
「肥宅師兄,你剛剛出神了,昨晚沒睡好嗎?」
 
「或許是的,請讓我喝一口紅茶淡定一點的。」
 
肥宅師兄拿起了茶杯,喝了一杯紅茶。
 
沒錯,是一杯,而不是一口,他就像一個在沙漠裡很口喝的人一樣,一下子就把紅茶喝光了。
 
他還再增添了好幾杯,我看着他一連串喝了好幾杯,多少是感到愕然。
 
假如淡定牌紅茶真的有淡定的效果,就似是鎮定劑的能力,使一個驚慌失措的人冷靜下來,控制一個情緒。
 
那麼,我眼前的肥宅師兄肯定是在濫藥了。
 
他就好像要靠着這些大量的鎮定劑去鎮靜自己,控制一個想要爆發出來的情緒。
 
而當然,事實可能真的只是他太口喝,所以才多喝幾杯。
 
剛才的描述,只是我誇張地去描述他,像在寫小說。
 
「喝這麼多,等等就要去廁所了。」
 
在愛恩家到廁所行方便,規舉是非常多,特別是身為男性的我們,可以的話都忍到回家去。
 
我知道肥宅師兄明白此點,不過我還是提醒一下他。
 
終於,肥宅師兄在杯過了這一杯後,就沒有再喝。
 
接着他站了起來,回到電視機前,對我招手說:
 
「來的,天從的,繼續看電影的,接下來是最精彩的一幕的。」
 
「來了。」
 
工作可以使一個人麻醉,而電影同樣可以。
 
因為兩者在進行的時候,大腦根本沒有空去想其他事情。
 
到底愛恩和田居在廚房製作曲奇製作了多久,我是不知道。
 
我只知道,肥宅師兄利用電影,把我麻醉,也麻木。
 
同一部電影,他連續看了三次。